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698章 虎豹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唐千羽有这样的猜测一点也不奇怪。

    虎豹骑和武卫营都是曹魏的皇帝亲军,武卫营的骨干是虎侯许禇一手训练出来的虎士,水平不弱于魏家武卒,要论个人格斗水平,有的大概比魏家武卒还要高明几分。而虎豹骑更是天下名骑,自从成立之曰起,统领虎豹骑的就是曹氏宗室,先是曹纯,后是曹真、曹休,是魏军骑兵精锐中的精锐,威名还在渔阳、上谷等乌桓名骑之上。当年曹**征关中,与马超对阵,就是以五千虎豹骑列十重阵,再加上虎侯许禇随身侍卫,愣是让被羌人称为天将军的马超没敢轻举妄动。

    虎豹骑和武卫营同时到了六道堰,除了曹睿亲临之外,想不出有其他的解释。

    唐千羽和魏武互相看了一眼,同时把目光转向了魏霸。他们对魏霸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份战场上的直觉着实让人羡慕。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们可没有得到任何有关虎豹骑和武卫营的消息,如果按照原定计划杀奔郦县,到时候虎豹骑从背后杀出来,他们这五千人大概没几个能活着离开。

    连逃都逃不掉,别说没有步卒,就连这两千骑兵都不行,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以天下之大,还没有能和虎豹骑正面作战的骑兵,更何况这些刚刚建成的骑兵。

    一想到那个严重的后果,就连胆大包天的魏武都觉得头皮发麻,也因此对魏霸多了几分敬佩。

    “曹睿还真看得起我啊。”魏霸捏了捏手指,笑了一声:“摆这么大的阵仗?”

    “阿兄,你真是……”魏武拉着魏霸的手,憋了半天,也没说出来,最后还是挑起大拇指,冲着魏霸比划了一下:“阿兄,你真神了,怪不得老爹让我来跟你学。”

    魏霸眨眨眼睛:“很神奇吗?”

    “那是,太神奇了。”魏武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其实一点也不神奇。”魏霸摇摇头,目光从魏武等人脸上扫过:“你们仔细想想,就可以看出其中的问题,就算猜不到虎豹骑、武卫营这样实力强劲的敌人存在,也可以知道这背后肯定不简单。”

    魏武茫然的眨眨眼睛,央求的看着魏霸,希望他能讲得更清楚一点。

    魏霸没有让他失望,清咳了一声,说道:“首先,湍水防线虽然不是宛城西唯一的防线,却是一道非常重要的分界线。这道防线南起新野,北至郦县,一共有四座城池,都驻有人马,比起东侧的房川水,湍水更利于防守。况且,过了湍水,就进入南阳腹地,到达宛城周边,我们就算不攻宛城,也可以在近距离威胁宛城。这么重要的地形,曹睿怎么会只派七千人防守?郦县可没有合肥坚固,守城的也不是张辽、乐进这样的名将。””

    魏武若有所思:“是哟,这么说来,郦县的防卫的确有些松懈了,就算夹河而阵,有城有河,可是依然谈不上保险,配不上它的重要。”

    “这是其一,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敦武已经有两天没有回来了。”魏霸看向敦武,露出欣慰的笑容,敦武现在虽然才二十四,却已经成为一个身经百战。“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敦武不会一点消息也没有就突然失踪。他失踪,只有两种可能,一是遇上了可怕的对手,他连逃的机会都没有,二是他发现了重要的情况,来不及回来报告,必须先去打探。不管是哪一种情况,这都是不可忽视的重要细节。”

    “如果忽视了这么重要的细节,就算这次不遇上虎豹骑和武卫营,以后也会遇到其他的劲敌。人不能没有运气,但是运气不会一直陪着你,最终还要靠自己的警惕。”

    魏霸看看魏武,又看看唐千羽,眼中殷切之情溢于言表。他太希望他们能尽快成长起来了。

    “少主,我明白了。”唐千羽惭愧的说道。

    “那个……阿兄,我记住了,下次……”魏武不好意思的摸摸头,难得的主动认错。

    “嗯,前车之鉴,后车之师,不要等吃了苦头再长记姓。因为有时候,你可能不会有改正的机会。”魏霸拍拍魏武的肩膀:“好了,现在我们知道有人想捅我们刀子,那该怎么办呢?”

    魏武咬牙切齿的说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们也去捅他一刀。”

    “勇气可嘉,可是只有勇气还不够。”魏霸打了个响指,丁奉连忙打开刚刚收起的地图,几个人围到地图旁,重新商量起来。

    ……

    曹宇看着许定,眉头轻锁:“你确定?”

    许定点点头:“大王,那人武技高强,潜到我军大营附近,又接连杀死两个虎士和两名虎豹骑士,这样的人绝不是普通人,也不会是偶然路过的剑客。我看过死者的伤口,全都是一击毙命,是军中高手无疑。”

    曹宇转过头,看看陈泰:“玄伯,你觉得呢?”

    陈泰不动声色的说道:“我觉得许将军的分析有道理,我们可能已经暴露了。”

    “那又当如何?”

    “既然已经暴露,我们不妨正大光明的支援郦县,让魏霸和马谡知难而退。”

    曹宇思索良久,摇了摇头:“虎豹骑和武卫营都是陛下亲军,执行特殊任务尚可,现在既然已经暴露,击杀魏霸的机会丧失,再滞留在外就不妥了。万一有敌军突入到宛城附近,威胁到陛下的安全,那可如何是好?玄伯,我知道你的想法有道理,可是我们不能把目光局限于郦县,你说是不是?”

    陈泰微微颌首。他觉得曹宇太软弱,却不能说曹宇的考虑没有道理,毕竟和曹睿的安全相比,郦县微不足道。更何况宛城离郦县也不过百余里,假如真的有事,只要曹睿一声令下,随时可以赶到支援。

    “大王,那我们就驻扎在这里,索姓亮出旗帜,看看马谡和魏霸会如何反应。”陈泰斟字酌句的说道:“若马谡和魏霸畏惧而退,那当然是再好不过,若他们不知进退,还要强攻郦县,那大王就给他雷霆一击,以儆效尤。万一宛城有事,大王也可以及时撤退,不至于误了大事。”

    曹宇连连点头。许定听了,也不由得多看了陈泰一眼。陈泰虽然年轻,也没听说过有什么战功,可是他的这个方案却是攻守兼备,非常稳妥。只要虎豹骑亮出战旗,不仅郦县的魏军士气大振,正在攻击了蜀汉军想必也会受挫。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强行攻击,只会把自己暴露在虎豹骑和武卫营的攻击之下。

    可以这么说,虎豹骑和武卫营虽然加起来只有五千人,却抵得上两万大军,有这样的精锐支援,想必郦县的魏军一定会心安不少。

    除此之外,陈泰还不露声色的关照了曹宇的面子。曹宇在顺阳向魏霸投降,虽说天子没有降罪,对他来说,终究是一个难以磨灭的耻辱。如果这次能够战胜魏霸,甚至吓得魏霸不战而退,那他多少可以挽回一些面子,以后也能挺起腰杆做人。

    “玄伯,此策甚妙。”曹宇也感受到了陈泰的维护,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

    山洞里一片寂静,众将脸色凝重,就连一向好战的魏武都有些沉默。

    虎豹骑、武卫营,魏军最精锐的步骑在不经意之间就到了面前,即使是避免了被他们突击的厄运,可是双方的实力差距在这里,他们依然没有多少信心。有这样的强敌在侧,还有机会攻取郦县吗?

    魏霸感受到了这份压力,他直起腰,看看众人,不由得轻笑一声。

    “虎豹骑和武卫营虽然是天下有名的精锐,但是只要露在明处,未必就不可战胜。”魏霸“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显得非常轻松。“他们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的人,骑的也是四条腿的马,就算强一点,难道还能战无不胜?我师父当年为了救陛下,曾经在虎豹骑中杀了个七进七出,我虽然不才,今天也要试试虎豹骑的成色。”

    他看看魏武和唐千羽、丁奉等人,嘴角微微一挑:“曹睿看得起我,给我安排了这么大的阵仗,我不能不接着,你们说是不是?我相信,这大概也是曹睿最后的信心所在,如果能一战取胜,曹睿说不定会落荒而逃,将宛城拱手送给我们。”

    “哈哈哈……”魏武第一个大笑起来,拍着**,大声说道:“阿兄,我真是服了你了,面对虎豹骑和武卫营这样的精锐,你都能这么有胆色。我想,老爹如果听到这句话,一定会夸你的。这才是我们魏家的种嘛。”

    魏武一边说着,一边模仿着魏延拔剑四顾,斜睨天下的模样,还别说,真有那么几分神似。

    魏延当年接受汉中太守的重任,曾经当着许多人的面对刘备说:若曹**举天下而来,请为大王拒之。偏将十万之众人至,请为大王吞之。一席话说得豪气干云。今天魏霸要和魏军最精锐的步骑交交手,并且有信心战胜他们,这份豪气即使和魏延相比也毫不逊色。

    魏霸的信心将众人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笑容重新出现他们的脸上。

    “战略上,我们要轻视他,可是战术上,我们要重视他。”魏霸摆摆手,打断了魏武的调侃,接着说道:“这可能是影响双方士气的一战,切不可掉以轻心。”

    “喏!”众将轰然应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