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03章 挑战书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曹宇和陈泰在路上多花了半个时辰,终于差了一步,失去了突袭魏霸的机会,迎接他们的是坚固的阵地。事已至此,悔亦无益,他们只好暂时后撤十里,就近监视魏霸。

    看着魏军来而复去,魏霸松了一口气。到目前为止,这个时间差是被他抓住了,第一步的战略目标已经实现,接下来就是如何拖住曹宇,让马谡有机会强渡湍水,夺取郦城的问题了。

    魏霸下令全军休息,将士们辛苦了一夜,有的甚至是忙了一天一夜,早就疲惫不堪,如果不好好休息,哪里还有体力迎接明天的战斗。

    大营里的火把一个接一个的熄灭,湍水两岸恢复了平静。魏霸却没有休息,他留下魏武看护阵地,自己来到了西岸的大营。

    关凤躺在榻上,还没有休息。听到魏霸的脚步声,她连忙坐了起来。

    “你不用起来。”魏霸轻轻的按着她的肩头,柔声道:“你这几天辛苦了,好好睡一觉吧。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关凤放松了身体,躺了下来,却依然不肯睡,两只充满血丝的眼睛看着魏霸。魏霸笑笑,摸摸她的脸,抬起脚笑道:“让我洗一洗再来陪你,要不然,会薰坏你的。”

    关凤笑了起来,吸吸鼻子。“在军营之中,哪个身上没有虱子臭虫,有点气味又有什么奇怪的。”不过她虽然这么说着,还是松开了魏霸。魏霸让人打来水,就在帐篷里,关凤的眼皮子底下,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这才钻进了被窝。

    钻到魏霸的怀里,关凤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她偎在魏霸的胸前,听着魏霸强有力的心跳声,很快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当关凤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一缕灿烂的阳光从外面照进来,关凤下意识的坐了起来,伸手就去掀被子。魏霸正端坐在案前,伏案急书。听到她的声响,魏霸转过头,看了她一眼,笑道:“不要急,再睡一会儿吧,我让人熬了粥,马上就好。”

    关凤惊呼一声:“什么时候了?”

    “卯时三刻。”

    “啊呀,我怎么睡到现在?”关凤说着,脸上飞过一抹绯红。魏霸见了,不由得一阵出神,痴痴的看着关凤,忘了说话。关凤羞涩的瞪了他一眼,却没有起身,拥被而卧,慵懒的揉了揉眼睛。“你在写什么?”

    “哦。”魏霸这才回过神来,重新坐了回去,扬了扬手中的笔:“我给曹宇写封战书,约他在此分个胜负。你再睡一会儿,我还有几个字就能写好了。”

    “你约他决战?”关凤轻笑一声:“曹宇会这么傻么?”

    “他不傻,可是他想从我身上找回尊严。”魏霸笑道:“人只要有欲望,就有破绽。身为曹氏宗室,被我所擒,他一定觉得很丢人,曹睿大概也是如此,要不然,他不会把虎豹骑、武卫营这样的精锐交给他。既然如此,我给他一个机会,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他也许想找回尊严,可是他不会强攻你的阵地,谁都知道,这个阵地不好攻。”

    “所以我要让他觉得这个阵地可以攻。”魏霸说着,已经写完了战书,他将墨迹吹干,递给关凤:“你看看,可有什么需要补充的。”

    关凤接过来看了一眼,不禁笑了一声,骄傲的看了魏霸一眼:“你啊,这张嘴简直比刀还锋利。书读得不怎么样,书生的尖酸刻薄却一点也不差。”

    魏霸哈哈大笑:“既然姊姊也这么说,那说明杀伤力够了,我这就派人给曹宇送去,然后侍候姊姊高升,再帮你画个眉,修个面。这几个你累坏了,脸色不太好啊。”

    “去你的,堂堂的镇南将军,怎么能做这种事?”

    “张敞画眉,都能在《汉书》上留下佳话,我为夫人修面,将来也许也可以在青史里带一笔呢。”

    关凤娇笑道:“那我可受不起后人的指责。”

    ……

    曹宇接到魏霸战书的时候,正在吃饭,看完这封战书,他一点胃口也没有了,仿佛吃下了一只苍蝇。

    魏霸的话说得很客气,却无处不透着阴毒。他先是问候曹宇,大王被我生擒之后,能卷土重来,勇气可嘉。虎豹骑为天下最著名的骑兵,武卫营是天下有名的步卒,我只有两千降卒组成的骑兵,刚刚练成,不敢与虎豹骑争锋。不过,我魏家武卒却也是身经百战的步卒,愿与武卫营一战,看看谁才是天下最强的步卒,看看大王自上次战败之后,有没有新的心得。如果大王愿意,我愿意截断湍水,只在湍水东岸留下两千步卒,大王也将虎豹骑退后,以两千武卫营对阵,我们决一胜负。

    在貌似尊敬的话语之中,魏霸的轻蔑之意溢于言表,胜利者的姿态让人生厌。可是曹宇却偏偏无话可说,谁让自己的确被人家俘获过呢。

    在生气之余,曹宇也有些心动。他的确需要一个机会来击败魏霸,以证明自己的能力。他相信,魏家武卒虽然也算是精锐,可是要和武卫营相比,似乎没什么优势可言。可是他又担心这是魏霸的诡计,是以犹豫不决,只好派人请陈泰来商量。

    陈泰看完魏霸的战书,也有些为难。魏霸写来了战书,如果曹宇不接着,那自然是尊严扫地,对魏军的士气会造成进一步的打击。更重要的是,以后曹宇将无法在军中立足。不论是虎豹骑还是武卫营,都不会看得起一个不敢迎战的怂包。如果曹宇丢了面子,那他这个副将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看来不得不迎战,至少不能就此退却。

    “大王,且答应下来,看看魏霸如何处置。”陈泰思索良久,最后说道:“如果他真的只留下两千武卒,又走出阵地,与武卫营对阵,那不妨一战。如果他出尔反尔,不肯迎战,那自然是他自己食言而肥,曲不在大王。”

    曹宇觉得有理,答应下来。

    很快,曹宇在挑战书后写上自己的答复,交给在营前等候的武卒。武卒接过之后,满心欢喜,对着那些观望的武卫营将士挥了挥手:“来曰战场上见,看看鹿死谁手,谁才是天下最强的步卒。”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魏军大营,一听说魏霸要以魏家武卒挑战武卫营,所有的魏军都激动起来。这可是从来没有听过的狂言啊。自从许禇归至曹艹麾下,武卫营正式组建起来,还没有遇到真正的敌手。凡是武卫营参加的战斗,几乎是从无败绩,就是在当年马超统领的西凉铁骑追杀下,武卫营还是保着曹艹全身而退。

    至于他们的首领虎侯许禇,那更是闻名天下的高手,他虽然已经过世,可是武卫营还是以他为荣,谁也不肯坠了他的名头。有人要挑战武卫营,如果不把他打得鼻青眼肿,满地找牙,那还是武卫营的风格吗?再加上对方是出道以来战无不胜的魏霸,是一个非常有份量的对手,打败他,武卫营的威名将再上一个台阶。如果能斩杀他,甚至可以极大的影响这场战局,为皇帝陛下、燕王殿下,以及那些先后被他击败的魏军将士出一口恶气,何其快哉?

    短短的时间内,这个消息就成了最热门的话题,甚至有人开始出赌局。当然了,绝大多数魏军都是压武卫营胜。

    将士们的兴奋让曹宇和陈泰大出意料,他们没有想到将士们的反应会这么激烈,到了这一步,就算是曹宇不想迎战也不行了。陈泰有些后悔,他倒不是担心武卫营不是魏家武卒的对手,而是因为他又一次被魏霸掌握了主动权。

    行军作战,主动权是非常重要的,孙子曾经说过: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如果被对方主导战事的进展,这显然已经在心理层次上落入了对方的控制之中。

    陈泰心里有一些不安。他不敢怠慢,和曹宇商量之后,立刻给曹睿写了一封报告,把这里的情况系统的向曹睿汇报,由曹睿来做决定。

    就在陈泰和曹宇犹豫不决的时候,魏霸迅速做出了反应,他将湍水上的浮桥一一拆除,拖回西岸,在东岸的阵地里只留下两千人,同时将阵地打开了一道缝,魏武率领五百武卒走出了防守阵地,列出阵势,向魏军发出了堂堂正正的邀战。

    曹宇有心不战,等曹睿的回复再说,可是他很快发现,这事情已经由不得他了,武卫营的将士群情汹涌,纷纷请战,就连武卫将军许定都有些跃跃欲试。

    曹宇无奈,只得派出五百武卫营将士出阵迎战。

    对方不是魏霸出战,曹宇也不好亲自上阵,就连许定都不好意思和一个后生对阵,只是派出了一个都尉。不过,这个都尉可不是弱者,他正是与陈泰一起从潼关战场赶来的文钦。

    一看到文钦,魏武笑了,他拔出长刀,很随意的指了指对面的文钦:“竖子,上次你逃得快,不知道爱惜小命,回家躲在你老母的怀里吃奶,居然又跑到老子面前来了。既然如此,这次老子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让你看看什么叫高手。”

    文钦气得暴跳如雷,上次败在魏武手上,是他难以忘怀的耻辱。现在被魏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他岂能不火冒三丈。

    “呔,竖子,休要夸口,来战!”文钦拔刀击盾,大声咆哮,向魏武冲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