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23章 量变和质变

第723章 量变和质变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孙权曾经怀疑魏霸千余架霹雳车一起发射的可行姓,主要理由有两个:一是这么多的霹雳车无法在有限的阵地上摆开,后面的霹雳车离城墙太远,有可能超过射程,根本无法打到城墙上去;二是这么多的霹雳车需要大量的石弹,根本来不及供应.

    事实证明,孙权的担心是多余的,魏霸很好的解决了这两个问题,方法却只有一个,那就是用空心陶罐代替实心的石弹。陶罐更轻,可以抛得更远,轻松的由四五百步之外扔进宛城中,而里面的引火物却能发挥焚烧的作用,将魏军准备的防护措施予以烧毁。

    孙权没有预料到的一个问题是:一百架霹雳车发射一天,与一千架霹雳车发射一个时辰,看起来发射的石弹数量相近,可是效果却绝对不同。一千架霹雳车同时发射时的壮观场面,打击力度,远远不是一百架霹雳车所能比拟的。

    量变引起质变,当数量超过一定的规模,所引发的效果可能完全是两个概念。当魏霸下达发射的命令,千余架霹雳车开始怒吼的时候,场面绝对惊心动魄,让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刻骨铭心。

    石弹、陶罐如冰雹般的倾泄在城头,打得魏军晕头转向,他们是如此的惊恐,以至于那些陶罐破碎之后,突然冒起了火都没有人感到惊讶。他们彻底被打懵了,征战以来,就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石弹像飓风一样,横扫魏军阵地,留下一片狼藉。

    盾牌被打成碎片,盔甲被打得凹凸不平,城墙上准备的战备物资被打得千疮百孔,七零八落,士卒被打得头破血流,骨断体残,鲜血肆意横流。

    除了厚实的城墙依然保持着原样,其他的一切在石弹的密集攻击下都化为乌有。

    没有一面完整的盾牌,没有一个完好无缺的人,甚至没有活人,就被有人能逃过石弹的攻击,在所有的掩护物被破坏之后,他们也无法面对密集的箭雨。

    城墙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箭矢,到处都是石弹,到处都是火,到处都是破碎的陶片。火苗点燃了箭羽,点燃了守城用的热油,点燃了任何可以燃烧的东西,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烟味。

    宛城的西南角已经成了一片火海,在噼噼啪啪的火声中,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呻吟。

    魏军援军赶了过来,却被密集的箭林弹雨拦住,一枚枚石弹呼啸而至,打得尘土飞扬,一只只陶罐落在人群中,裂成碎片,随即青烟袅袅,冒出了火花。伴随着四处飘荡的青烟,一股辛辣的气味笼罩了魏军将士,让他们鼻涕横流,咳嗽不已,眼前一片模糊,连看路都成问题,更谈不上防守了。

    阵型一乱,箭矢趁隙而入,大量杀伤。进入蜀汉军射程的魏军遭到了迎头痛击,而他们连敌人的面还没有见着。

    魏军慌乱不堪,四处找隐蔽物藏身,根本无法靠近西角南予以支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在废墟中辗转呻吟。

    仅仅小半个时辰,魏霸就摧毁了宛城的防守,宛城的西南角已经没有几个还活着的魏军将士,他们要么死了,要么逃了。就连守备最森严的两个城门也不例外。

    宛城向蜀汉军敞开了大门。

    李严又惊又喜。他知道自己的估计太悲观了。当魏霸第一次告诉他这种战术的时候,他只是估计到这种战术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但是他没有想到效果会这么好。

    他知道,自己对将领们说要在四天之内攻克宛城的诺言不仅不是豪迈的空话,而且是一个非常保守的预言。他原本估计魏霸至少要用半天时间才能摧毁宛城的防守,可是现在,他下令攻击的命令犹然在耳,魏霸已经完成了任务。

    李严知道,从现在开始,攻城的战术将发生一次重大的变革,这种猛烈而狂暴的集中射击将掀开攻城史的新篇章。而他,就是这场战役的指挥者和胜利者。

    李严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他费了好大的力气,这才抬起手,向前一指:“传令,延伸射击,孟达所部准备出击!”

    传令兵飞奔而出,将李严的命令送到魏霸和孟达的手中。

    很快,魏霸下达了命令,霹雳车、连弩车向城墙推进,向宛城深处射击,为攻城的部队扫清障碍。

    孟达发出了攻城的命令,邓贤、李辅等人推着用生牛皮包裹的大车,迅速向城墙逼近。城头一片死寂,甚至没有一个魏军站起来射出一支箭,蜀汉军轻而易举的冲过了填好的护城河,将攻城大车推到了城墙下,攀上了宛城。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给他们造成麻烦的只有到处都是的石弹、陶片和火。

    两个城门被打开,孟达率领所部鱼贯入城,直扑魏军在城里设立的第二道城墙。他们进城之后,并没有立刻发动攻击,而是立住了阵脚,摆出一副防守的架势,开始清扫阵地。司马懿为了建起第二道城墙,已经拆了不少民房,清理出一大片地方,孟达只要将这些地方再整理一下就行了。

    孟达心情非常不错,他看着城墙的魏军,看着亲卫们簇拥下的司马懿,哈哈大笑。

    城头的司马懿面色如土,他从来没有低估魏霸,可是他发现自己的估计还是严重不足。不到半个时辰,蜀汉军就攻破了宛城,这个结果出乎他的意料。

    事实上,除了魏霸之外,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和司马懿一样惊讶的还有孙权。

    孙权坐在大营里,手里拿着一本书,暗自神伤。身为吴王,他没有道理去为李严站班,而且他已经把所剩不多的精锐都交给了赵统指挥,身边只剩下三千绕帐兵,参战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呆在一旁等消息。闲来无事,也为了表示自己很从容,他就找了本书看,没想到不看还好,一看却勾起了伤心事。

    这本书来自交州,写的也是交州以南的蛮夷风俗,作者是曾经在吴国为官的薛综。

    薛综是刘熙的弟子,避乱交州,依附士燮。吕岱平交州时,薛综随军,对交州一带就很感兴趣。后来他官至谒者仆射。魏霸夺交州,以刘熙为交州学堂大祭酒后,薛综很快就辞官而去,孙权就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

    没想到薛综居然在交州游历,而且写出了这本书。这勾起了孙权的心事,好一阵神伤。

    正在他难受的时候,胡综急匆匆的走进大帐。

    “大王,蜀汉军进城了。”

    孙权一时没会过意来,以为胡综是说蜀汉军攻城了,顺口应了一声:“是嘛,进度蛮快的嘛。”话音未落,他才意识到胡综说的什么:“进城了?”

    胡综点了点头,张着嘴巴喘了两口气。他一口气从观阵的土台上跑到这里,跑得气喘吁吁的。

    “怎么可能?”孙权一下子跳了起来,眼睛一扫帐角的漏壶,再看看案上的书,漏壶的浮桥刚刚移动了一点,书才看了几页,怎么蜀汉军就进了城?

    “真的进城了。”胡综咽了口唾沫,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大王,千余架霹雳车齐射,太骇人了。魏军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直接被打垮了。”

    胡综说着,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他自己对刚刚那一幕也不敢相信。

    孙权倒吸一口凉气,片刻之后,他推开胡综,飞奔出了大帐。一出大帐,看到被烟薰黑的半边天空,看看城头飘扬的蜀汉战旗,看着城头欢呼的蜀汉军将士,他瞠目结舌,手脚冰凉。

    这实在是太令人意外了,孙权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接连揉了几次眼睛,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

    李严、孟达却没有闲着,李严在城外安排大军戒备,孟达在城里指挥着部下像潮水一般在宛城奔涌,迅速击退了赶来反击的魏军,打开了更多的几个城门,马谡、陈到、邓芝等人率领大军鱼贯入城。

    当魏军被从天而降的石弹、陶罐和箭矢打得垂头丧气的时候,蜀汉军却气势如虹。冯进、张威等人现在彻底相信了李严的那句话:有镇南将军给我们做掩护,我们还有什么敌人无法战胜?立功的机会就摆在你们面前,能不能抓住机会,一战成名,就看你们自己的了。所以城门一打开,各部就以最快的速度杀了进来,按照事先部署好的任务,如猛虎下山,杀向目标战区的敌人。

    也许不是每个人都敢指望一战成名,可是这么好的机会,不趁机多杀几个敌人,那实在对不起自己了。进城的顺序是定好的,那就看进了城之后谁的攻击更快,谁前进的速度更猛,谁斩获的首级更多。

    蜀汉军将领如狼似虎,催促着部下奋勇向前。

    普通士卒们虽然没有将领们那么兴奋,但是顺风仗人人会打,而且个个愿打。如此顺利的攻破宛城,出乎每一个人的意料,在突如其来的胜利的鼓舞下,在将领们花样翻新的鼓励或威胁下,每一个蜀汉军士卒都不可能冷静的思考,他们只知道向前,向前,再向前。

    在蜀汉军凶狠的攻击面前,士气低落的魏军根本抵挡不住,节节败退,很快就丧失了宛城的南部城区,退守到司马懿临时赶筑的防线之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