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27章 意外收获

第727章 意外收获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蜀汉军的霹雳车、连弩车连续怒吼了近半个时辰后,终于慢慢的停息下来.

    魏军已经崩溃了。

    寒风吹过,浓烟渐渐散去,魏军阵地上却看不到几个站立的身影。

    阵地上到处都是圆滚滚的石弹、陶弹碎片,魏军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堆叠在一起,又被箭羽覆盖了一层,像是突然长出的白茅。

    幸存的将士从藏身处走了出来,挥着手,驱散眼前的迷雾,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一阵阵的发毛。四周不时响起痛苦的呻吟声。慢慢的,有更多的人爬了起来,茫然四顾。有的捂着伤口,心有余悸的看向对面,有的则在血污中艰难的爬行,想要挪向安全的地方。

    到处都是血,一脚踩下去,不是同伴的尸骨就是被血水浸得发软的泥土,粘住了他们的鞋底,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拽着他们,他们拖向无底的深渊。

    魏军的阵地已经成了杀戮之地,不知道有多少魏军将士被蜀汉军的弹矢置于死地,三百多架霹雳车,五百多辆连弩车,连续半个时辰的打击,彻底摧毁了魏军的意志。

    这根本不是战斗,这是一边倒的屠杀。魏军将士不管是否英勇,都没有机会冲到敌人的面前,他们直接被从天而下的弹矢置于死地。

    司马懿临时赶筑的防线也被摧毁了,只剩下一道破烂不堪的木墙,木墙着了火,噼噼啪啪的烧着,是这个战场上唯一温暖的所在。

    “杀——”孟达举起战刀,下达了冲锋的命令。

    邓贤一跃而起,带领部下冲了过来。

    马谡拔刀长啸。

    邓芝举起了手臂。

    冯进、傅兴、张威等将领也从后面冲出过来。

    魏军阵地却是一片死寂,幸存的将士们看着如猛虎下山的蜀汉军,一脸的茫然。有人扔掉了手中的战刀,有人扔掉了破碎的盾牌,有人靠着墙坐倒,却没有人奋起反抗。

    蜀汉军冲到阵前,捂着口鼻,打量着这一切,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发出震天的欢呼。

    孟达在亲卫的保护下,快步走了过来,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一切。他抬起手,推开亲卫,笑骂道:“让开点,老子征战一生,难道还怕这些死鬼?”

    众将大笑,随即又默然了。眼前的惨状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没有了城墙的掩护,魏军的伤亡比第一次攻击还要惨重,这里几乎成了尸山血海,粗粗看去,至少有五六千人倒在这一片阵地上。

    孟达抬起头,看了看两里外的牙城,忽然叫了一声:“不好,司马懿可能跑了。”

    马谡抬起头,借着火光看向牙城,见牙城城头一片死寂,旌旗仍在,却没有人影。

    正在这时,一个传令兵来报,司马懿已经出城突围,向西北方向去了,赵统正在阻击,陈到率领城外的一万大军也追了过去,李严命令孟达留守清扫战场,马谡立刻率军追击。

    孟达愣了片刻,嘎然一笑:“这老小子,跑得还真快啊。”

    马谡也明白过来了,司马懿这是趁着战场喧嚣,毒烟弥漫的时候逃跑了。天色已黑,战场上最亮的地方就是正在交战的战场,火光衬映,烟雾缭绕之下,远处的牙城反而不容易看清,司马懿趁着这个时候出城正是好时候。赵统在东北方向的独山,他向西北方向逃跑,看起来是绕了一些路,却更安全。而蜀汉军不是在城内,就是在城南,要绕过去追击,多少总要浪费一点时间。

    司马懿这个时机掌握得真是确到好处。

    马谡不再怠慢,立刻率军出城追击。

    宛城内的战斗刚刚结束,一场突围与追击战又在宛城外展开。

    ……

    魏霸也接到了李严的通知,不过他却没有下令追击,他带着亲卫营依然守在山坡上,魏风带着魏武和五六千人,跟着陈到一起去追杀魏军,山坡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费祎坐在魏霸对面,手里捏着一枚棋子,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魏霸:“这么说,我们成功了?”

    魏霸看着他,嘴角慢慢挑起,他点了点头,抵制不住自己的兴奋:“是的,我想是的。”

    费祎想了想,伸手在棋枰上落下一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么说来,我也算是立了一功。”

    “你当然立了功,而且是立了大功。”魏霸笑眯眯的说道:“如果要强攻牙城,我们至少要伤亡万人,在接下来的追击中,我们可能还要死更多的人,何况我们根本没有粮食来围城。司马懿逃跑,大大减轻了我们的阻力,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追亡逐北啊,畅快!畅快!”

    费祎连连点头。

    过了一会儿,魏霸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散去,他抬起手,揉揉眉心:“费君,能帮我个忙不?”

    “什么忙?”费祎瞟了一眼,示意他赶紧下棋。

    魏霸一边落子,一边说道:“帮我写封自劾表,我要向陛下请罪。”

    “请罪?”费祎一愣,眼珠转了转。“你立了大功,请什么罪?”

    “唉,虽说有些小功劳,可是毕竟冒用丞相的名义,欺骗吴王在先。丞相宽容大度,不计较我的失礼,可是其他人知道了,难道会说三道四,还会影响丞相的清誉。我还是自首为好,主动向陛下请罪,争取一个从宽处理。”

    他看看费祎:“我文笔不好,又怕杨戏太过于舞文弄墨,所以想烦请费君捉刀。如果费君怕惹麻烦,我只好还找杨戏来执笔。”

    费祎看了他一眼,无声的笑了起来。他明白了魏霸的意思,这个时机掌握得真是好啊。这是向丞相表示让步,同时又堵住了丞相再拿这件事生难的可能,因为魏霸直接向天子请罪,一切自然摆在了明处,就连诸葛亮也无法阻拦。这么大的罪状,当然不可能一点惩罚也没有,但处罚重了又说不过去,最大的可能是用魏霸刚刚立的功折罪。这样一来,既提前把这个缺口堵上,免除后患,又保住了目前的利益,同时以退为进,把李严推到了前面。

    在大胜面前,却一点不丧失理智,心思已经远及朝堂之上,这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难怪丞相会把他列为潜在的危险,这个年轻人的心思太深沉了,简直不像一个刚刚弱冠的年轻人。

    费祎感慨莫名,又有些遗憾,丞相没有把这个年轻人招为心腹,实在是一大损失。少了一个帮手,就多了一个敌人。而就目前的形势来看,还不仅是一个敌人,李严、马谡能够走到这一步,魏霸的作用不容或缺。

    看着费祎的脸色变化,魏霸也笑了。

    ……

    魏军出城之后,司马懿再也控制不住部下,近两万魏军趁着黑夜四散奔逃。面对这种情况,蜀汉军也只能各自为战,逮着一个是一个。

    在这种情况下,谁也没本事找到司马懿父子。

    追击的各路人马中,赵统收获最多,一方面是因为他手下兵最多,而且全是精锐,另一方面是他准备充分,最早发现魏军出城,拦截得也最多。

    不过,孙鲁班依然不满足,她带着自己的亲卫骑追了下去。亲卫将贾桐怎么拦也拦不住,只好派人通知赵统。赵统一听,大惊失色,立刻带着魏霸拨给他的两千骑兵出发。等他沿着洧水一路追到雉县时,天色已经将明。借着晨曦,正好看到孙鲁班和她的几名亲卫女骑被百余骑魏军追杀。

    孙鲁班跑得气喘吁吁。她带着二十多个女卫,本来挺开心,那些魏军慌乱之中,根本没看出她们的身份,听到马蹄声就四散而逃,她们一路追杀,战果倒是不错,可惜没有一个是有份量的,直到她追上了这股敌人。

    这个敌人来头不小,百余骑兵保护着一个年轻将领,看起来身份不低。不过他们的实力更不低,双方一交手,几个女卫就被打落马上。女卫们的惊呼声暴露了她的身份,一听说是吴国公主,这些魏军转而掉头追杀她,她打又打不过,只好不顾脸色的掉头逃跑。她跑得心慌气乱,现在看到赵统的战旗,一颗心才算落了地,放声大叫:“夫君救我——”

    赵统勃然大怒,指挥骑兵包抄过去,自己跃马舞矛,直奔冲在最前面的少年魏将。少年魏将见到大批的骑兵冒出来,大吃一惊,掉头就想跑,却已经来不及了,被赵统一矛戳中肩头,挑落马下。

    孙鲁班圈回战马,正好看到赵统挑落魏将的那一幕,喜不自胜,连忙赶了过来,跳下马,冲着那少年魏将就是两脚,大骂道:“小恶贼,就你这点本事,连我家夫君一个回合都抵挡不住,还想杀本公主?真是白曰做梦!”

    她转过身,仰着脸,喜滋滋的看着赵统:“夫君,你来得真及时。”

    赵统上下查看了一下孙鲁班。孙鲁班头盔没了,头发也有些散乱,不过除了狼狈一点,倒也没受伤。

    孙鲁班却顾不上这些,她转过身,用力踢了一脚少年魏将,喝道:“小恶贼,快快报上你的名来。”

    少年魏将捂着肩膀的血洞,痛得眉眼抽搐。“在下司马昭。”

    赵统一愣,眼睛顿时亮了,孙鲁班的眼睛更是瞪得溜圆,嘴张得大大的,几乎能吞下自己的拳头。片刻之后,孙鲁班一跃而起,抱着赵统的脖子,放声大笑。

    ……

    雉台。

    彭珩拉着彭小玉的手,气喘吁吁的爬到雉台上坐了下来,转过身,看着陈茗,笑了起来:“你真打算押着我去洛阳?”

    陈茗抬起长剑,用袖角抹去长剑上的血迹,反问道:“除此之外,还能怎样?”

    “跟我去见镇南将军吧。”彭珩将彭小玉掩到身后,左手扶上了刀环:“要不你说和我走散了,找不到了。你好歹也跟了我这么久,大家好聚好散。”

    陈茗无声的笑了起来:“你应该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我知道。”彭珩点点头:“不过,我也知道,你在你们蜀山派中并不是第一高手。”

    陈茗眉头一挑,突然转身,看着从雉台后包抄过来的谢广隆和韩珍英,眼神一冷:“原来是你们。”

    谢广隆无奈的点点头:“二师弟,是我们。”

    韩珍英迈着长腿走了过来,背着手,绕着陈茗转了两圈,嫣然一笑:“二师兄,听说你想找我夫君报仇?”

    “你夫君?”陈茗的脸色忽然变得非常精彩,“你……嫁人了?”

    “是的。”敦武从一侧走了过来,挡在韩珍英的面前,微微一笑:“就是我。”

    陈茗看看韩珍英,再看看敦武,忽然放声大笑。他将长剑入鞘,拍拍手,笑道:“好,好,看在你帮我们师兄弟解决了一个大麻烦的份上,五师弟的仇,我就不找你报了。”

    谢广隆走了进来,亲热的揽着陈茗的肩膀,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就说嘛,老二不会做蠢事的。”他又凑在陈茗耳边,低声说道:“老二,千万别惹小师妹,她现在有人撑腰,比以前还要蛮横三分,小心祸从口出。快走快走!”

    陈茗心领神会,跟着谢广隆大步流星的走了。韩珍英拔腿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叫道:“二师兄,你这头笨猪,你才是大麻烦呢。”……(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