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33章 李严的危机

第733章 李严的危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一匹快马奔进了成都城,很快,陇右大捷的军报就送到了天子刘禅的面前。

    刘禅伸出胖胖的手指,挠着胖胖的脸蛋。脸上的肉晃晃悠悠的,荡起一阵微波。

    “丞相……不回来了?”刘禅眨着眼睛,不解的看着董允:“他不回来,谁来主持封赏的事宜啊?”

    董允脸sè严肃,眼中却闪过一丝得意。“陛下,丞相刚刚取陇右,百事待举,短时间内怕是不会回成都了。不过,丞相不在,封赏的事可以交给骠骑将军。他是这次南阳战事的主将,又是先帝留给陛下的顾命大臣,封赏战功之事由他来负责,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哦。”刘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托着腮,歪着头,想了想。“骠骑将军到哪里了?”

    “在江州。”董允终于忍不住的笑了,他咳嗽了一声:“骠骑将军久驻江州,旧部故吏众多,这次凯旋,当然要在江州停留一下。”

    刘禅的眉头皱了一下,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江州什么时候都可以去,还是让他赶紧回成都吧。丞相不回来,这一摊子事没人管可怎么成。”

    “唯。”董允连忙应了,又说了几句,起身告辞。

    等董允走了,刘禅一轱辘爬起来,一溜小跑的来到椒房殿,气喘吁吁的说道:“皇后,皇后……”

    张皇后连忙迎了出来,一看到刘禅这副模样,吓了一跳。“陛下,你这是……”

    “丞相不回成都,丞相不回成都,他要让李严来主持封赏的事,魏霸没事啦。”

    张皇后恍然大悟,不禁嫣然一笑。魏霸离开宛城之后,关于他的消息就不断传来。先是他的自劾表到了成都,接着来敏以东宫旧臣的身份上书陛下,为魏霸叫屈,再接着小密探张星彩的报告也来了。张星彩跟着魏霸一路去了湘关,接着又去了交州,一直到大海之滨,这一路玩得开心,吃得开心,心情非常好。她向天子汇报了一路的见闻和一大堆好吃的、好玩的之后,附带了一句:魏霸好样的,在他的治下,交州民生安定,欣欣向荣。

    刘禅本来就没有降罪魏霸的心思,在他看来,魏霸这次做得的确是够出格的,居然敢冒充丞相大人的书迹,更荒唐的是敢私刻丞相的印信,这怎么说都是一个大罪。不过,敢在丞相头上动手脚,刘禅又对魏霸颇有几分景仰,这些可都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心愿,魏霸全帮他完成了。

    不过,刘禅虽有心偏袒魏霸,却没那个胆量。他只能把魏霸的自劾表送到丞相府,至于丞相府怎么处理,那他就不过问了。这些天,他一直在不安和期待中度过——不安是因为怕丞相趁机处置魏霸,而期待是因为张星彩帮他收罗的那些有趣的东西正在路上。在期待的同时,他又担心魏霸受到处置之后,这些东西是第一次的同时也是最后一次。

    现在,丞相不回来了,也没有表示对魏霸的处理意见,而是把这件事推给了李严,刘禅心里放心多了。在他看来,李严和魏霸并肩作战这么久,多少有点情份,而且李严一直与丞相不对付,肯定会偏袒魏霸一些,说不定魏霸能因此逃过一劫。

    ……

    江州,李严看着刚刚送到的文书,再看看儿子李丰,怒极反笑。他甩了甩袖子,轻蔑的一笑:“丞相真是好手段,躲在关中不回来,却把这个难题交给了我。他真以为一躲就可以了之?”

    看到父亲如此镇定,李丰心情这才轻松了一些。他接到陛下的诏书之后,立刻意识到了这其中的为难之处,所以rì夜兼程的赶来。魏霸冒犯的是诸葛亮,诸葛亮自己不处理,却把这件事推给父亲李严,父亲该怎么处理?接受了魏霸的自劾表,降罪处置魏霸,那是替诸葛亮做恶人,和魏霸翻脸;不处理魏霸,那就是循私枉法,甚至可能落一个结党营私的罪状。

    这是进退两难。李丰想不出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现在父亲不以为然,他终于可以放心了。

    见到李丰如释重负的模样,李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儿子的手足无措让他很失望。魏霸比他年轻多了,却能在朝堂上纵横挥阖,进退自如,甚至兴风作浪,而李丰年近而立,遇到一点事就手忙脚乱,哪里有做大事的风范?

    难道我李家的荣耀只能到我为止?要想延续富贵,就只能依靠马谡和魏霸照应?

    李严有些不甘,一时却又没有更好的办法。他沉吟了良久:“你去一趟交州吧。”

    “去交州?”李丰很诧异:“去交州干什么,成都的事怎么办?”

    “你去见见魏霸,成都的事,我自己来。”李严叹了一口气,突然想起了狐忠。如果狐忠不是诸葛亮的人,这件事完全可以交给狐忠,狐忠一定能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的。

    可惜。

    ……

    三月,合浦郡徐闻县。

    碧蓝的海水拍打着岸边洁白的细沙,哗哗作响,随即又慢慢退去。温暖而带着些许腥味的海风徐来,吹得人神清气爽。高大的椰树沿着海岸排开,如同一个个哨兵,守护着这片富饶的土地。

    魏霸身着chūn衫,抱着腿,坐在一块礁石上,看着远处只是一线的海岛,一时有些出神。那个岛在后世叫海南岛,现在叫朱崖洲,在汉武帝时代,朱崖就已经划入了大汉的疆域,置朱崖、儋耳两郡,到汉昭帝时,国力不济,无法有效控制,省儋耳,并入朱崖,到元帝时,连朱崖都罢了,退守到海峡以北。

    不是汉人不想占领这块土地,实在是朝堂上的内耗消磨掉了国力,心有余而力不足。

    大汉的疆域比起后世,并不算最大,如果不谈和汉人没什么关系的蒙元帝国,就说满清帝国的版图也超过了汉朝。不过,满清版图的拓展主要是来源于xīn jiāng、xī zàng并入中国版图,其他的并不比大汉的版图大。而后世的越南现在还只是大汉交州的一部分,数百年后才脱离汉朝的控制,dú lì建国,最后变成了对手。

    魏霸不知道历史还会不会走向那条路。

    “如果能在那个岛上了此残生,也不失为人生一快事。”魏霸指指远处海天之间,笑道:“不知骠骑将军能不能满足我这个心愿。”

    李丰苦笑一声,看着远处赤着脚在沙滩上飞奔的张星彩,听着魏英兰兴奋的叫喊声,撇了撇嘴,心道镇南将军,你就不要再装了。你要是真愿意放弃一切,归老这个破岛,没人能拦得住你。挂印辞官的人多了去了,你把家人带到那个岛上去,哪怕关起门来称**没人管你。问题是你能么?

    李丰很清楚魏霸不可能真的放弃现有的利益,这一点,只要脑子清醒的人都能明白。他一路从成都赶来,进入魏霸的辖区之后,就听到了不少风声,有表示不满的,有表示愤怒的,刚从昆阳得胜归来的将领们甚至威胁他,如果镇南将军真的被骠骑将军给免了,以后骠骑将军出征,休想他们再出一点力。

    李丰不够jīng明,却不是傻子,他很清楚和魏霸交恶的后果,更何况他还是有求而来。

    李严让他到交州来找魏霸,可不是简单的问问魏霸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根本不用问,李严一清二楚。李严要和魏霸做一个交易。

    或者说,李严要魏霸再帮他一次。

    诸葛亮全取陇右,接着又将魏延由镇北大将军转为镇西大将军,依旧领前军师,看起来官职并没有升,但是给魏延取凉州的机会,就是在向魏霸示好。魏军退出陇右之后,取凉州如探囊取物,根本不费力气,以魏延的能力,让他去取凉州和送功劳给他有什么区别?

    诸葛亮的用意很明白,他在安抚魏延的同时,保留了惩处魏霸的主动权。如果他惩处魏霸,魏霸看在魏延立功的份上,只要诸葛亮做得不过分,他不会太反抗,而如果诸葛亮只是有言语上申戒一下,并不伤害魏霸的实际利益,那他就是对魏霸法外开恩。如果更进一步,他认可了魏霸的越权,认为这是权宜之计,功大于过,对魏霸来说,这就是洪恩浩荡了。

    可是,这些事只有诸葛亮能做,李严不能做。李严不管是处理魏霸还是不处理魏霸,都是一个棘手的事。诸葛亮把这件事交给他,实在考验李严的智慧,但这绝不仅仅是为难一下李严这么简单,他在为接下来的争斗埋伏笔。

    李严取了南阳,诸葛亮取了陇右,谁的功劳大?看起来平分秋sè,李严还抢了个先,略占上风。可是如果再把目光放得长远一点,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诸葛亮取了陇右,却没有回朝,而是再接再厉,紧接着就派魏延取凉州。

    这可不是好消息,这说明诸葛亮根本没打算理会李严的挑战,他要用更大的战功来来压倒李严。

    凉州入手之后,他有了战马来源,就可以组建骑兵,接下来,他可以挥师东向,直取河东、并州,直到收复所有在与吴国的分配方案中归属蜀国的土地,完成光复汉室的不世之功。

    可是李严还能干什么?他什么也不能干。他只能坐在成都,看着诸葛亮建功立业。到了那时候,诸葛亮根本不用说一句话,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让他退避三舍……(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