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34章 旁敲侧击

第734章 旁敲侧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这当然不是李严希望看到的局面。

    李严也不可能束手待毙。他要突破这个困局,他需要魏霸的帮助。

    这才是他派李丰赶以交州来面见魏霸的真正目的。

    按照诸葛亮最终同意的汉吴联盟方案,汉吴灭魏之后,分割天下,荆州以东的扬豫充青徐,一直到北方的冀州、幽州,总共六州,都是吴国的领地,荆州就是蜀汉的东界。如果不打破这个联盟,李严就没有立功的机会,他要用兵立功,就只有向盟友吴国举起战刀。

    要和吴国翻脸,李严就必须得到魏霸的帮助。很显然,诸葛亮不会把这个机会让给他,如果他强行发动对吴国的战争,那不仅会遭到诸葛亮的反对,在各种物资上也很难得到充足的供应。诸葛亮有关中,有汉中,还掌握了益州的大部分权力,他能让李严从中分一杯羹?

    李严能依靠谁?除了镇守南阳的孟达,他能依靠的就有魏霸。而魏霸正是让吴国君臣最关疼的人——没有之一。宛城外千余架霹雳车齐声怒吼的场面不仅打跑了司马懿,更让孙权心惊胆战。可以预见,在他们解决石弹、陶弹的制作技术难题之前,没有人会愿意和魏霸在战场上正面相遇。

    每一个人都清楚,对于魏霸这种人,不和他做敌人是不够的,最好能和他做朋友。李严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派李丰千里迢迢的赶到交州来和魏霸套近乎,只要魏霸点个头,他愿意冒着和诸葛亮撕破脸的危险力保魏霸。

    反正他和诸葛亮之间已经无法两全,如果能因此和魏霸把关系拉得更近一步,何乐而不为?

    可惜,魏霸一直不松口,他对李丰的暗示装聋作哑,根本不予理睬。

    李丰很郁闷,甚至有些上火。海风宜人,他却觉得有些焦躁不安。

    见两人又要谈僵了,法邈及时的站了起来,拉着李丰的手臂笑道:“将军征战多时,难得与家人团聚。少将军,你就别在这儿打扰将军了,跟我来,我带你去珠官看看,回成都的时候,也好带点回去孝敬老母。”

    合浦最著名的特产便是珍珠,所谓“盈尺青铜镜,径寸合浦珠”,都是稀有之物,到合浦来,当然要带点珍珠回去送人。不过李丰现在其实没什么心情关注珍珠,他有更重要的是要向魏霸确认。法邈向他挤了挤眼睛,李丰这才不情不愿的跟着走了。

    两人走出百余步,离开了魏霸的视线,李丰立刻反手握住法邈的手臂,央求道:“伯远,将军究竟是什么意思,莫非是担心我父子的诚意?我都从成都赶到这里来了,这还不够吗?”

    “少将军,将军不是不信骠骑将军的诚意,他是需要一点时间。”法邈压低了声音,轻声说道:“你不会不知道,去年为了帮骠骑将军打赢这一仗,镇南将军付出了多少代价吧?”

    李丰眼珠一转,看着法邈,似乎有些明白了。魏霸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啊,他要看到南阳之战的封赏结果才能同意再次出手?要是这么说,那倒也能理解。这就和做生意一样,第一次的帐还没结,谁愿意和你接着做第二次生意?

    “伯远,你也不是不知道,家父本来已经准备妥当,军功簿也早就送到宫里去了,陛下这不是要和丞相商议,这才拖了下来吗?”

    法邈笑了笑。李丰虽然不够聪明,可是这点规矩还是懂的。他摇了摇头,故作不悦的说道:“少将军,你误会我的意思了。你这一路走来,难道没看出什么?”

    李丰一头雾水,真不明白法邈在说什么了。他从江州赶到合浦,进入魏霸辖区之后,看到最多的就是chūn耕场景,所见之处,到处有在田里忙碌的农夫,还有就是随处可见的水利,特别是那种高大的水车,用水力自运,无需人cāo作,就能源源不断的将河水提到高处,着实让李丰感慨不已。

    可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问题?

    “少将军看来和骠骑将军聚少离多,不知道去年那一战有多凶险。”法邈笑着指指李丰,一副熟不拘礼的亲热。李丰虽然不喜欢,此时此刻,也不好和法邈计较,只好陪着笑脸,虚心请教。“少将军,战场凶险,我们就不说了。当初镇南将军和骠骑将军说好的,五万大军,半年之粮,可是你想想,最后骠骑将军指挥了多少人?”

    李丰眨了眨眼睛,仿佛有些明白了。

    “不说马谡的人马,仅仅是降卒先后就抓了两万多人,这些人都是要吃粮的。”法邈心有余悸的说道:“你知道最后粮食紧张到什么程度?廖立亲自带着人在这里拦截商船,所有的粮食全部扣留,一颗不剩,全部运往前线。少将军,我们为了支持骠骑将军打赢这一仗,可是把仓库都扫得干干净净啦。”

    李丰连连点头:“这我知道,家父不会忘记的。”

    “记功与否,那是另外一回事,以后再说也不迟。如果不相信骠骑将军的为人,镇南将军也不会这么做。”法邈接着说道:“大战之后,积储全无,现在别说出兵,就是防守也捉襟见肘。现在最重要的就是chūn耕,chūn种才能秋收,否则今年的粮食缺口将是惊人的,谁也填不上。”

    直到此时,李丰才恍然大悟。感慨魏霸现在也没余粮啊。这倒也是,不管干什么,人都要吃饭,没粮食,什么事也做不成。

    “少将军,你回去对骠骑将军说,南阳一战之后,汉魏吴三国都累了,短时间内不会有大战。你看昆阳大捷后,吴国向北推进了没有?他们也打不动了。至于丞相,他的情况也发不到哪儿去,不管是关中的粮食储备,还是凉州的战马,没有两年时间,丞相休想再起大军征伐。因此,两年之内,天下会相对太平,大家都需要时间喘口气嘛。”

    李丰笑了起来,拍了拍胸口,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他们父子最担心的就是诸葛亮再立大功,压过他们,既然诸葛亮短时间内不可能出兵,那就没那么着急了,有的是时间慢慢谈。

    法邈领着李丰进了徐闻城,来到珠官,给李丰准备了一些珍珠,又请李丰吃了一顿交州风味的小吃,最后说道:“少将军,我在骠骑将军府混了几天,虽然没做出什么成绩,可是对骠骑将军和少将军的为人,我还是清楚。这儿没有外人,我想跟你说一句不见外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

    李丰连忙正sè道:“请指教。”

    “少将军,你应该清楚,镇南将军既然敢上书自劾,肯定是有自保手段的。”法邈也收起了笑容,手指蘸了些酒水,在案上随意的画了画,李丰眼睛眨都不敢眨,盯着法邈的一举一动,希望从中看出点门道来。“镇南将军这么做,一来是想把事情摆在明面,以绝后患,二来也是想看看世道人心,认清究竟谁是朋友,谁是敌人。他这个人,别的好处没有,这恩怨分明却是不用说的。”

    “那是那是。”李丰心领神会,连连点头。

    “请少将军回报骠骑将军,汉吴瓜分天下,终究只是权宜之计。天无二rì,等灭了魏国,吴王如果不肯俯首称臣,那只有各执鼓桴,再决沙场。这一点,我们清楚,吴国君臣也清楚,所以,骠骑将军不是没有立功的机会,而是大把的机会。”法邈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丰。“吴国总比魏国好灭一点吧?这次骠骑将军能后发先于,下一次为什么不能?得道者多助,我相信只要骠骑将军放开胸怀,愿意听从骠骑将军驱策的不仅有镇南将军,还会有很多人。骠骑将军现在要考虑的不是几年后的战事,而是刚刚接束的南阳战事,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李丰终于放下了最后一点担心,故作豪爽的大笑起来。“伯远,看来当初让你离开骠骑将军府,是家父最大的失误。如果有你这样的智囊在,哪里需要我这么辛苦。”

    法邈笑笑:“少将军谬赞,愧不敢当。”

    李丰心满意足,哈哈大笑。

    ……

    法邈把李丰送回驿馆,回到行营,径直去了魏霸的书房。魏霸正抱着小魏征玩耍,彭珩坐在他对面,笑吟吟的看着,陈茗扶着剑,在外面廊下等候,见到法邈进来,陈茗颌首示意。

    法邈还了礼,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

    “将军,妥了。”

    “哦。”魏霸抱着手臂,看着小魏征摆弄他心爱的玩具,头也不抬的问道:“你觉得这人怎么样?”

    “本事不大,野心不小。”

    “那是好事还是坏事?”

    “对将军来说是好事。”

    魏霸抬起头,瞥了法邈一眼,微微一笑。他直起腰,拍了拍腿,转过脸对彭珩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你去一趟南海吧,隐蕃在那里也呆了好几个月,该回来做正事了。”

    彭珩点点头,却没有动身,只是看着魏霸。魏霸眉头一皱,沉下了脸:“怎么,你还不放心我?”

    彭珩摇摇头:“我怎么敢不放心将军。只是我父母双亡,我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她成亲的事情,我总不能不在吧?”

    “怎么,现在你想起来长兄如父了?”魏霸冷笑一声,挥了挥手:“这事你就别想了,你阿舅还等着坐上席呢。”

    彭珩尴尬的咂了咂嘴,起身离开。等他出了门,魏霸又说了一句:“放心好了,会等你回来的。”

    彭珩顿了一下,脚步顿时轻松了许多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