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38章 英雄所见略同(下)

第738章 英雄所见略同(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孙权放下手中的急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手支着额头,手指揉着眉心,愁肠百结。

    攻取昆阳之后,魏军全线撤退,重兵集结于颍川、谯沛一带,孙韶等人长驱直入,几乎占领了大半个徐州,眼看着就要兵临兖州,却因为后力不足,无法继续扩大战果。

    这种看着果实挂在树上,只差咫尺,却怎么也得不到的滋味太难受了,几乎让孙权寝食不安。

    就在孙权想着怎么积攒实力,再次发起攻击的时候,周鲂、陈表给他送来一个消息:魏霸在交州造船。造船没什么稀奇的,吴国水师称雄天下,大船厂有三个,南海郡治番禺就是一个规模仅次于豫章船厂的船厂。魏霸没有掌握南海,改在合浦造船是意料之中的事。

    可是周鲂的报告中提到了一个问题:从各种迹象来看,魏霸似乎在着力改进船的抗风浪能力。

    这个问题就大了。

    经过这几年的混战,特别是刚刚结束的南阳之战,只要有是点见识的人都认识到一件事,那就是一个新技术的出现,往往会带来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当年魏霸能打破魏军水师,现在能一举攻克宛城,都是因为他掌握了新的技术。这个技术是别人没有的,所以一出手,他就占了先机,成就别人不能成就的大功。

    这就和赌博一样,谁都想自己手里有一把别人想不到的筹码,在关键的时候拿出来,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可是谁都不希望对手手里有一把自己想不到的筹码,仅仅是这种可能,就足以让人心慌意乱。

    更何况孙权已经多次见识过魏霸技术的威力。

    孙权自己多次试船,深知战船的抗风浪能力对于水师有多重要。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许抗风浪能力比抗打击能力还要重要。因为天地之威可比矢石强大多了,一阵大风吹来,战船一旦倾覆,就算有再强大的武器,再jīng锐的士卒,都失去了用武之地,只能听天由命。

    魏霸造船,目标似乎很明确,那就是吴国。

    孙权自己也清楚,天无二rì,灭魏之后,为了争夺天下,吴蜀必有一战,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目前的联盟,只不过是为了先灭掉魏国而已,并不存在真正的道义。因此在互相合作的同时,孙权对蜀汉的防备并不比对魏国的防备更松。

    可是让他很失落的是,三国之中,他依然是最弱的那一个,即使魏国接连丢失了关中、陇右和南阳,魏国的实力依然比吴国强。失去了陇右,魏国毕竟还有幽并在手,依然能保持一部分的骑兵,而他却是两面受敌,而且都是强敌。

    如果魏霸再在战船上取得突破,全面超过吴国,谁能保证蜀汉不会在灭魏之前先把吴国灭了??

    一想到李严和诸葛亮的争斗,孙权就觉得这种可能xìng更大。李严除了攻打吴国,还能有什么立功的机会?至于魏霸,他能奇迹般的崛起,完全是站在吴国君臣的屈辱之上的。

    孙权左思右想,派人去请费祎:你们答应过的,攻取宛城之后,就把石弹的制作技术给我,现在南阳也得手了,朝廷的赏赐也都下来了,石弹制作技术该给我了吧?

    费祎满口答应,我这就回报大将军,看看他什么时候履行诺言。

    孙权气得差点掀桌子,这都几个月了,你们还没定,居然还要拖诿,还有点信用没有?

    费祎无奈的摊摊手。大王,这事儿当初就是大将军定的,他要是不同意,我着急也没办法啊。不瞒你说,这些技术是我国的机密,大将军能不能给你,我一点把握也没有。依我看,你还是先做另一件事吧。另一件事看起来至少要比石弹制作技术靠谱,而且借着这个机会,你还可以再和大将军、丞相谈谈。

    孙权这时候才想起来另一件事:称帝。

    没错,当初诸葛亮答应过他的,帮李严拿下南阳,蜀汉就同意孙权称帝。现在的确该称帝了,可是孙权却觉得这个称帝还要再思量思量。旁边卧着两只老虎,我一只随时可能被人吃掉的小鹿称帝,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看来什么盟友靠不住,真要想安心的称帝,还要自己的实力过硬才行。

    孙权找来了张奋。他把魏霸在交州造船的事告诉张奋,然后说,你能不能尽快想办法把这个问题解决一下,至少不能落在魏霸的后面。

    张奋面露难sè。最近为了攻克石弹制作技术,他已经废寝忘食了,再来个战船的改进,就是把他劈成两半,那也不够用啊。

    看到张奋一脸为难,孙权叹了一口气。张奋是聪明,不过要他和魏霸比,那还是有点强人所难。

    人才啊,得人者得天下,失人者失天下。孙权这时是彻底领悟了这句话,却更加惆怅。魏国还有一个奇才马钧,吴国一时半会的到哪里去找能和魏霸抗衡的人才?

    ……

    孙权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又来请教陆逊。陆逊听完了孙权的忧虑,静静的考虑了一会:“大王,臣倒是想起一个人,能不能和魏霸相比,臣不敢断言,但是他的技术应该不在张奋之下。”

    “是吗?什么样的人才,伯言之前怎么没提起过?”

    陆逊无奈的笑了笑,淡淡的说道:“大王听过八绝吗?”

    孙权想了想,不禁皱了皱眉头:“是和吴范、刘惇、赵达等人并称的几个术士吗?”

    陆逊道:“我说的那个人虽然不是术士,但是其聪明才智,尤在这八人之上。他制作的浑天仪,巧夺天工,连虞仲翔都赞不绝口。”

    孙权有些明白了:“吴人?”

    陆逊点点头,没有再说下去。孙权有些尴尬,张了张嘴,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刚才还指责陆逊有人才不推荐给他,现在知道这人是吴人,他清楚陆逊有多难做了。他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还有谁?”

    “大王,臣以为,寻找能工巧匠当然是必须的,可是寄希望于一人,臣却觉得有所不妥。魏霸在霹雳车上的改进,臣以为并不是他亲自亲为,而是学堂中工匠的心血。”

    孙权非常意外,连忙催陆逊说得详细一点。

    “大王,你一定注意到了襄阳之战和宛城之战的异同。”陆逊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的说道:“襄阳之战时,魏霸不在现场,可是他如果有那样的技术,当时不会不提供给李严。李严兴师动众而来,一举攻克襄阳、樊城,能够极大提升士气,将战事迅速推进到宛城一带,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最后也不至于要向我国借粮。由此可见,魏霸当时还不知道这个技术。其后,他一直忙于征战,又哪有时间做这些技术改进,可是到了宛城,他突然就发明了一个新战术,这难道不可疑吗?“

    孙权沉吟片刻,脸sè更难看了。一个魏霸已经很难对付了,再加上那么多的能工巧匠,还怎么打?

    “大王,与魏霸个人技术出众相比,他在学堂里培养工匠,才是真正的高明之处。一人之力毕竟有限,善用众人之力,才能真正无敌于天下。”

    孙权皱起了眉,jǐng惕的看着陆逊。他怀疑陆逊是不是又在拐着弯的劝他放松对江东世族的压制,从江东人里大量提拔人才。陆逊说得没错,江淮人虽然在吴国朝堂上还占有重要的地位,但是人数毕竟太少了,要论人才的数量,自然不能和江东世族相提并论。可是陆逊只是从江东世族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他怎么不想想,作为吴王,他不能不搞制衡,否则他就会失去对朝堂的控制。

    见孙权沉默,陆逊暗自叹了一口气,转了个话题。

    “大王,臣听说,魏霸不仅jīng通机械之术,更jīng于形学。他之所以能在机械之术上有过人之处,就是因为他兼通形学。”

    孙权将信将疑。

    “关于形学,臣还有一个人选可以推荐给大王,大王可以留心一二。”

    “谁?”孙权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估计这个人又是吴人。

    “会稽赵爽赵君卿。”

    孙权目光一闪,若有所思。“我好像听说过这个人,却想不起来是谁推荐过的。”

    “赵君卿和虞仲翔是同乡,相交莫逆,会不会是虞仲翔提起过他?”

    孙权连连点头。想起虞翻,他不禁有些感慨。虞翻这个人有学问,有能力,忠心也无可挑剔,可是那脾气实在太臭了,屡次当众折他的面子。要不然他也不会把这个人才赶到交州去。虞翻到了交州,临死之前还帮了他一个大忙。如果不是虞翻,也许南海现在已经丢了。

    想想虞翻,再看看眼前的陆逊,孙权忽然发现陆逊的鬒边多了几根白发,想到他这几年的遭遇,孙权不由得心头一软。

    “我立刻派人召请葛衡和赵爽,至于学堂的事。伯言,我们从长计议。”

    陆逊默默的点了点头,心头却涌过一阵悲哀。这都到了什么时候了,孙权提防江东世家的那根弦还是绷得紧紧的,不肯有任何放松。这些人才你不用,那别人可就用了,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啊。他想力谏,可是他更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力谏只怕会适得其反,让孙权更加怀疑他的用心。

    尽人事,听天命。也许,这就是天意吧……(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