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52章 生财有道

第752章 生财有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胡综再也按捺不住了,长身而起,怒气冲冲的说道:“将军,你这是讹诈。一枚陶弹能值千钱?那陶罐最多二十钱,里面的着火物再贵,还能比蜀锦贵?”

    “蜀锦当然没有这么贵,问题是蜀锦你有钱就能买得到,我这陶弹你没地儿买去。”魏霸好整以暇的说道:“不瞒你说吧,我这个价格是有点高,因为我根本不想卖给你。你也清楚,蜀锦是要人美,陶弹却是要人命。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我多卖一枚陶弹,就有可能多杀一个人,这是伤yīn德的事啊。我已经卖……造了那么多陶弹,杀孽太重,实在不想再多杀人了。”

    魏霸语气中那瞬间的改口没能逃过胡综的耳朵。他不由得一怔。魏霸还把陶弹卖给谁?李严、诸葛亮如果要,就算拨一部分钱财给他,也不能说是卖,那买陶的会是谁?魏国,还是另有其人?

    胡综的心里顿时绷起了一根弦,脸上却装出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

    “再说了,我还担心你们买去的这些陶弹最后会落到我的头上呢。”魏霸耸耸肩:“归根到底一句话,我其实就是不想卖。胡君远来辛苦,实在过意不去,再来一块瓜?”

    面对魏霸的坦诚,纵使胡综机智百出,也有些没办法。人家根本不想卖,给你开个价都算给你面子。让他更担心的是,魏霸如果把陶弹卖给了魏国,那事情可就麻烦了。谁说敌国就不能卖?一枚陶弹一千钱,这简直是暴利啊。反正魏国又不和魏霸的辖区接壤,肯定打不到魏霸的头上。至于诸葛亮和孟达谁倒霉,那关他什么事。

    胡综越想越紧张,越想越复杂,有些坐立不安。他们对魏霸的无耻有所预料,可是没想到魏霸会无耻到这个地步,居然开出一枚陶弹千钱的天价。他们当时估计魏霸开个两三百钱的价格就算顶天了。

    一枚千钱,五十万枚起售,那就是五万金啊。这大概是孙权一年能控制的赋税总额。

    这是吴国根本承受不起的一笔开支。打寿chūn又不是有了这些陶弹就能完成的,还要调动至少三万大军,数不清的粮草、军械,总开支惊人。如果陶弹就要花这么多钱购买,那和花钱买寿chūn有什么区别?也许是买寿chūn更便宜一些吧。

    这生意没法谈了,胡综百般劝说,魏霸不为所动,一个钱也不肯让。胡综急了:“将军,陶弹的确威力不凡,可是在你发明陶弹之前,我们也曾经攻城掠地。现在没有这些陶弹,我们同样可以攻城掠地,将军如果坚持这么高的价格,那我们只好多牺牲一些士卒的xìng命了。”

    “悉听尊便。”魏霸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反正你们大吴人多,多死几万人也没关系,和我更没有半个钱的关系。”

    看着水火不浸,寸步不让的魏霸,胡综无可奈何,只得拂袖而去。他走到门口的时候,魏霸突然叫了一声:“胡君,请留步。”

    “将军还有什么事?”胡综已经彻底被魏霸激怒了,口气很不好。

    “我想问件事,你如果不方便,可以不回答。”魏霸站了起来,掖好衣襟,走到胡综面前:“谁领军攻寿chūn?”

    胡综迟疑了一下:“辅国将军陆逊。”

    “是他啊。”魏霸仿佛早有预料的点了点头:“如果真是他,那我可以让一点。不过,我要和辅国将军面谈。”他抬起手,示意胡综不要急。“说实话,你们吴国,我只相信辅国将军一个人。陶弹交到他的手上,我能相信会真用在寿chūn,而不会落到我自己的头上。其他人……”他摇了摇头,轻蔑的一笑。

    “你要和辅国将军谈?”

    魏霸用力的点了点头:“是只和辅国将军谈,否则,你现在就签合约,交定金。出了这个门,下次再来的时候,我不知道会不会答应你,也不知道会报什么价。”

    胡综无奈,只得答应把这个消息传回武昌。魏霸报的价太高了,他根本不敢答应。而且他也清楚,孙权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五万金,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胡综走了。魏霸耸了耸肩,回到了大堂。堂上已经多了两个人,一个是夏侯玄,一个是邓飏。

    “将军不光是仗打得好,生意更是做得一流。”邓飏半真半假的笑道。

    “这就是智慧的力量。”魏霸不以为然的笑笑:“我之所以能开这么高的价,是因为他没有第二个地方买去。你信不信,用不了多久,他还得回来求我卖给他。”

    “我看未必,孙权拿不出这笔钱。”夏侯玄摇了摇头:“这大概是吴国一年的赋税总额,考虑到吴国特有的制度,孙权真正能动用的钱财恐怕还不到这么多。”

    “孙权拿不出,可是有人拿得出。”

    “谁?”

    “陆逊。”魏霸拿起一块瓜,啃了一大口,瓜汁淋漓。“如果我猜得不错,孙权这是想借用江东世族的力量来攻取青徐一带。按照汉吴共分天下的布局,现在我军只剩下并州尚未得手,而吴国还有大片的土地要攻取。他不可能不担心诸葛丞相攻取并州之后,再抢在他前面前取冀州。而且,拿下青徐等地,他的实力更强,也就无惧于江东世族的独大。这是一个机会,他不会轻易放过的。江东世族恐怕也不会放弃这个在朝堂上占据更多席位的机会。”

    他瞟了邓飏一眼:“南阳因为支持光武帝而成了帝乡,谯郡因为大魏的建立而成了五都之一,你以为江东人不眼红?如果吴国真能一统天下,吴郡可就是帝乡了,这好处不知道能享多少辈呢。”

    夏侯玄和邓飏心有同感的点点头。正如魏霸所说,帝乡的好处实在是太诱人了,江东人不可能不动心。如果能用五万金换取一个帝乡的待遇,江东人肯定愿意。

    “你们说,曹睿会不会有兴趣也买一些?”魏霸笑道:“孙权有了陶弹,魏国没有,会很吃亏的。”

    夏侯玄和邓飏尴尬的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耸耸肩。夏侯玄道:“这件事,我管不着。我虽然脱不掉魏国宗室的血脉,可是这种事,我还真做不来。”

    魏霸哈哈大笑,用沾满瓜汁的手指着夏侯玄:“你们这些名士啊,就是抹不开面子。好了,你问问曹馥,如果他有兴趣,我不介意卖一点给他。”

    “你这价格太高了,我估计他买不起。”

    “价格再高,还能比魏国的国运高?”魏霸撇撇嘴:“你不要管了,问问他有没有兴趣就行,价钱的事,我直接和他谈。”

    夏侯玄点头答应了。

    “玄茂兄,你决定好了,去做官?”

    邓飏躬身拜了拜:“将军,我虽然也想和张平子一样做个青史留名的智者,可是我自忖没有那天分,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一方牧守,造福百姓吧。”

    “你看过我交州的制度了,应该知道我这里和其他地方有些不太一样。”魏霸收起笑容,严肃的说道:“你若是奉公守法,我可以保你一家衣食无忧,而且活得体面。可若是你想从中发点横财,那可别怪我不给太初面子。太初想必也跟你说了,他妹妹夏侯徽去年在武陵一口气砍掉十八颗首级,最多的一个不过贪了千金,最少的一个才两百金。”

    邓飏打了个寒颤,俯身道:“我听说了,必不敢为非作歹。”

    “那好,你去武陵上任吧。先试用几个月,年底考核如果不殿,我就转你为真太守。”魏霸擦了擦手:“飞狐、黑沙都是粗人,言语上可能会有些冲撞,不过只要你秉公持法,他们还不敢乱来。要注意的倒是那些大族,赵统是君子,下不了手,所以有些人太放肆了。我希望你能拿出点狠辣劲儿来,让他们收敛一些。”

    “喏。”邓飏躬身领命。在此之前,夏侯玄就提醒过他,魏霸可能会把他安排到武陵去。赵统刚刚被魏霸调回成都去了,大家都知道这是回去帮魏霸掌握一些成都的实力,可是夏侯玄却清楚,魏霸对赵统在军事方面很满意,在理政方面却有些微词。赵统为人厚道,不肯抹下面子。在他的治下,潘家、廖家都贪婪得有些过分。这些得罪人的事,赵统不做,难道还要由魏霸来做?夏侯徽也是出于无奈,这才痛下决心,在魏霸、赵统回师之前就处决了那些人。

    对邓飏来说,这是个考验,也是个机会。如果他能把赵统留下来的麻烦处理好,他在魏霸麾下的地位就稳定了。作为举荐人,夏侯玄当然乐见其成。

    “玄茂,有将军这句话,你就好好干吧。不要怕得罪人,想想魏国是怎么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千万不要重蹈覆辙。”

    邓飏心领神会,连忙点头称是。魏国就是因为世家坐大,这才挤压了寒门士子的仕途,以至于他这样的南阳旧族都挤不进去,只能流落交州。魏霸有感于此,想必对世家的jǐng惕不会有丝毫放松。

    “上任之前,去见见廖公渊。”魏霸轻描淡写的说道:“他为政颇有章法,你可以向他请教请教,将来定有益处。”

    “喏。”邓飏松了一口气。他正有此意,不知道怎么开口呢。魏霸主动说出来,实在是太体贴了……(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