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54章 投其所好

第754章 投其所好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听完了马谡的主意,张绍简直是久旱逢甘霖,顿时觉得眼前云开日现,一片光明。他恭恭敬敬的把马谡送出了大营,看着马谡飘然而去,这才回到营中,连声喝道:“快,快给老子备马,我要出去。”

    马谡坐在车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件苦差使终于要结束了。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李严都不会再催他。这件事真是麻烦啊。李严自己不出头,却让他去周旋。这件事是那么好周旋的吗?真要是容易的事,李严也不会交给他了。

    他现在就是专门替李严处理麻烦的,而且他也知道,李严这可不是信任他,相反,李严这是在有意无意的排挤他。他辛辛苦苦的做完了这些事,得罪了太多的人,以后在朝堂上的名声也坏了,要想登上那个高位,必然会遇到极大的阻力。

    可是,李严有李严的势,他有他的术。作为曾经让诸葛亮倚为心腹的智者,从这种难题中脱身而出不过是信手拈来。

    ……

    张绍带着几个亲卫,骑着刚从西凉送来的战马,一阵风似的回了家,先把马谡说的主意对母亲夏侯夫人说了,又让她准备一份厚礼,先去赵府拜见赵云夫人,然后自己赶到宫门口中候着。夏侯夫人听了之后,也非常高兴,立刻忙碌起来。

    赵统从宫里出来的时候,一眼看到一脸灿烂笑容的张绍。他不由得有些意外,迟疑了一下,还是赶上前去,笑道:“继先,你这是……”

    “我是来迎你的。”张绍走上前。亲热的搂着赵统的肩膀,挤了挤眼睛:“天色快黑了,今天还要去大将军府吗?如果要去,我就说两句,不打扰你的公务。如果不去,我们就先去喝两杯。”

    赵统看看天色,说道:“天色已晚,今天就不去大将军府了。不过酒也没时间喝,我还要先回家看看老母。”

    “我陪你一起啊。”张绍笑嘻嘻的说道:“正好我也有一阵子没见伯母了,希望她不要怪罪我才好。”

    赵统打量了一下张绍。没有再说。他知道张绍这么做肯定有事。他向自己的战马走去,却被张绍拦住了,张绍招了招手,一个亲卫牵过来一匹鞍辔整齐,高大健壮的战马。张绍接过马缰,塞到赵统手里:“来。这是兄弟我的贺礼,贺你步步高升,还希望伯仁兄不要嫌我菲薄。”

    赵统虽然仁厚,终究是武人,对战马的喜爱之心那是发自肺腑的。一看到这匹油光水滑,四肢修长的战马,他立刻喜欢上了。爱不释手的摸着马脖子:“这么重的礼,我怎么敢当。”

    “你不敢当,谁敢当。”张绍从赵统眼中看出了满意,虽然有些肉疼,却一脸豪气的说道:“宝马赠英雄,也只有伯仁兄这样的英雄,才能配得上这样的好马。跟着我,只能呆在马厩里长骠。”

    赵统着实喜欢,却没有接受,反手将缰绳还给张绍。连连摆手道:“算了吧,我以后和你一样,以后要在成都任职,也没机会上战场了。你还是留着,以后赠与有缘人吧。”

    张绍也不勉强。和赵统一起上了马,向赵府走去。亲卫们牵着那匹马,跟在后面。

    赵家在城外,离成都有小半个时辰的路程。待到门外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赵家门户大开,门前打扫得干干净净,两排矛兵挺着胸脯站在门口,列队相迎。

    赵统下了马,和张绍并肩进了门,就听了一声马嘶。他愣了一下,回头看看门外,那匹好马还好端端的站在门外,根本没有嘶鸣。这时,又一声马嘶传来,赵统这才注意到是来自东跨院。

    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夫君,夫君,你快来看啊。”孙鲁班从里面冲了出来,也不管张绍,拉着赵统就往东跨院跑。一进门,赵统就看到了一匹浑身红若胭脂的高大战马。

    一匹漂亮得让人窒息的好马。

    赵统一下子明白了,他看看孙鲁班那兴奋得发亮的眼睛,再看看一脸陪笑的张绍,指了指张绍:“继先,你小竖子敢跟我玩阴的?”

    见赵统这么说,张绍松了一口气,赶上两步,连连拱手,笑道:“伯仁兄,你看你说的,这算得了什么呢,一匹马而已。公主乃是女中豪杰,不仅亲自上阵搏杀,而且生擒了司马懿之子司马昭,这赫赫战功已经传遍了成都,哪个不知,哪个不晓?这样的巾帼英雄如果没有一匹好马骑乘,岂不是显得我大汉小气?所以我自作主张,将这匹皇后赐与的好马转赠与公主。普天之下,我觉得也只有这匹马能配得上公主的身份了。”

    张绍一席话,说得孙鲁班眉飞色舞,脸色绯红。赵统冷笑了两声,摆了摆手:“你随我来,先把事情说清楚再说。公主,马暂时放一边,这礼太重了,我们怕是收不起。”

    “啊?”孙鲁班顿时扁了嘴,耷拉下了脸。她恋恋不舍的看着那匹马,把马缰绕在手上,拉扯着,舍不得放开。张绍跟着赵统走了两步,忽然停下了脚步,一溜小跑的来到孙鲁班的面前,拱了拱手:“公主,你知道对侧步吗?”

    “什么对侧步?”孙鲁班怏怏的说道。

    “你骑上这匹马就知道了。”张绍笑道:“这匹马就是传说中的大宛天马,对侧步天下闻名,那可是什么享受也不能比的。”

    赵统沉下了脸,隐含怒气的喝道:“继先!”

    张绍涎着脸道:“你不收没关系,可是让大宛天马从公主眼前过,却不让她领略一下闻名天下的对侧步,那岂不是太可惜了。”

    见张绍说得如此神秘,孙鲁班的心里痒痒的,可怜兮兮的看着赵统。赵统心一软,让了一步:“只能试乘一下,可不能收,听见没有?”

    “行行行!”孙鲁班连声应着,翻身上马,顺着狭长的通道,一路轻驰而去。没走两步,她就大呼小叫的喊了起来:“啊呀,原来这就是对侧步啊,果然舒服,舒服。”

    赵统有些后悔的瞪了张绍一眼,咬牙切齿,转身就走。张绍连忙跟上。他们一路来到中庭,上了堂,分宾主落座。没等张绍的屁股坐稳,赵统就没好气的说道:“说吧,今天做了这么大一个局,究竟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还能有什么事。”张绍收起了谄媚的笑容,苦笑道:“还不是我妹妹的事。”

    “这事……”赵统话刚出口,张绍就离席拜倒在地。“伯仁兄,我知道,这件事你做不了主。我也不敢如此指望,我只想请伯仁兄告诉我一句话,镇南将军究竟是不是想和大将军一条道走到黑?”

    赵统犹豫了片刻:“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张绍招起头,照着马谡的指点,一口气说道:“如果镇南将军决心支持大将军,那大将军就无人可敌,我求谁都没有用,只能认命。如果镇南将军还有所保留,我张家多少还能有点用,希望镇南将军考虑考虑。”

    赵统沉吟不语。张绍如果和他试探,他还可以推脱两句,张绍把话说得这么直接,他反而有些不好应承了。他知道魏霸有想法,不可能和李严推心置腹。李严如果把女儿送进宫,真正控制了皇帝,对魏霸来说肯定不是一个理想的结果。帮一帮张家,让李严不要那么得意,同时多一个帮手,未尝不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

    “你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就是为了这件事?”

    “这件事对你来说可能只是举手之劳,可是对我张家来说,却是生死之别。”张绍长叹一声:“不瞒你说,丞相没有给出明确的意见,我也是真的没办法了。我也知道,没有丞相的支持,张家什么也不是。丞相放弃我们,我们也只能另外再找一个靠得住的盟友。想来想去,我除了去求镇南将军,就只有任大将军宰割一个结果了。”

    赵统忽然笑了起来:“那你也不应该来问我啊,你应该去问问你妹妹。她天天和镇南将军呆在一起,不比我更清楚镇南将军的态度?”

    “我知道。”张绍老老实实的说道:“可是交州遥远,一来一去,至少要一个月,能从伯仁兄这儿先得个消息,我也能多睡几天安生觉不是?再说了,可不仅仅是镇南将军能够影响大将军的决定,我还希望孙夫人能帮帮忙。毕竟……她和陛下情同母子……”

    赵统恍然大悟,他一把揪住张绍的肩膀,笑骂道:“怪不得你要把这么好的马送给公主。竖子,快说,这是谁帮你出的主意?你的本事我还不知道,这么大手笔的事,你可做不出来。”

    “是大司农马谡。”张绍不敢在赵统面前装蒜,有一说一。“是他指点我,我才敢来求伯仁兄。说实在的,直到现在,我还以为他是逗我玩呢。”

    听到马谡二字,赵统全明白了。马谡和魏霸之间的那点事,他可是一清二楚。

    “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赵统恨恨的看了张绍一眼:“你可不要心疼。”

    张绍如逢大赦,连连说道:“不心疼,不心疼。伯仁兄,你可是我张家的大恩人啊。”

    “你可别把话说得太早。我只能帮你传个话,结果如何,我做不了主。”

    “嘿嘿嘿,谁不知道镇南将军把你当亲兄弟看啊。”张绍站了起来,扭了扭脖子,晃了晃胳膊,如释重负,喜上眉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