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55章 多管齐下

第755章 多管齐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第二天一早,赵统就出了门,径直来到大将军府。大将军统内外军事,赵统卸任回京,在形式上要向大将军做一个报告。虽然明知李严管不了荆州的事,也不敢为难他,赵统却还是一丝不苟,准备得很充分。

    李严非常给赵统面子,亲自负责这次考核。按例问了一下问题,查验了一些事之后,李严笑眯眯的合上了考核簿,让书吏将询问记录给赵统过目。

    “伯仁,把你从荆州调回来,实在是可惜了。不过,成都也需要你这样的将才来整顿整顿,宫里那些虎贲、羽林郎们最近可是越来越散漫了。”

    赵统笑笑,看完了记录,在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这才正sè答道:“多谢大将军谬赞,愧不敢当。我虽然立有微功,不过是因为汉吴联盟,jīng诚合作,大将军运筹帷幄,指挥得当,我等这才能附骥尾。现在情势有变,我再在荆州不仅无益,反而有碍,回京任职,自是妥当。至于虎贲、羽林,散漫一些也是有的,却不见得是统事者的责任。”

    “哦,此话怎么讲?”李严挪了挪身子,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笑眯眯的看着赵统。

    赵统谦虚不居功,那没什么奇怪的,这是赵家的家风。赵统坦白的说他的身份在接下来的战事中有些尴尬,那也是事实,却从侧面提醒李严,他退回来,是镇南将军魏霸在配合他的战略做出让步。赵统本人可能不在乎这一点,但是他必须向李严说清楚。李严当然也心领神会。

    可是,在对虎贲郎、羽林骑的指责上,赵统隐晦的反驳了李严的意见,就让李严非常关注了。昨天晚上,赵统出宫之后没有来大将军府,他去干了什么,李严一清二楚,张绍去赵府的事,当然也没逃过他的耳目。事实上,马谡去羽林营的事。李严也很快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此刻,李严非常想从赵统这里了解到一丝线索。

    赵统要为张绍说话,李严不能不提高注意力,因为这不仅可能代表赵统本人的意见。还有可能代表魏霸的意见。魏霸让赵统回成都任职。那就是要让赵统担任他在他成都的喉舌。

    “大将军。你是久经沙场的名将,统兵有方,想必不会不知道带兵如养狗的道理。”赵统笑着说了一句军中俗话。“这狗不是猪。时间长了不挪窝,又没什么机会上战场,难免会长骠,难免会有所松懈。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大将军治理成都有方,多年无jǐng,这才让这些人散漫的。要说责任人,统内外军事的大将军才是第一责任人啊。”

    李严一愣,禁不住展颜而笑。他笑了两声,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头:“伯仁,这可不像你说的话。是不是张绍送的那两匹马让你动心了?我可没有好马送你。”

    赵统摇摇头,正sè道:“大将军,张绍是个粗人,他的嘴比我还笨呢,哪能教我。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还不了解他?”

    李严心中一动,笑容慢慢的冷了下来。

    赵统不为所动,接着说道:“要说唇齿,车骑将军的三个子女,张绍和皇后都是忠厚之人,只有幼女星彩灵牙利齿。她在临沅可是出了名的能说,连镇南将军都说不过她,魏武在战场上当者辟易,可是看到她也要退让三舍。”

    李严坐直了身子,眯起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赵统。赵统这几句话看起来只是说些家常事,实际上却点出了两层关系。一是赵家和张家一样,都是元从系的重要人物,你要逼迫张家,要考虑考虑元从系的反应。二是张家和镇南将军魏霸虽然不像关家、赵家和魏霸那么紧密,可是张星彩和关凤、夏侯徽的关系却把张家和魏霸联系在一起,你要考虑考虑魏霸的态度。最关键的是提到了魏武,李严不得不考虑一下张星彩有没有可能和魏武成亲,真正把张家和魏家捆在一起。

    李严人在成都,可是不代表他对荆州的事一点也不清楚。张星彩的行踪一直在他的关注之中。可以这么说,他之所以到现在没有把女儿送进宫去,和张星彩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赵统提及这一点,一下子点中了他的软肋。

    李严沉吟不语,脸sèyīn沉。

    “大将军,我将到成都的时候,收到了镇南将军传来的急信。”赵统适时的岔开了话题。李严是聪明人,话说到这个地步,他自然会权衡轻重,在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再提送女儿入宫的事。至于以后究竟如何处理,他也左右不了,只能给张绍争取一点时间,看张绍能不能尽快和魏霸打好关系,渡过这个难关。这是他能帮张绍的极限,仅凭他自己的力量,他是阻止不了李严的,何况魏霸也没有就此事给他一个明确的指示。

    “哦,子玉说什么?”李严果然被吸引住了。

    听到李严这么亲热的称呼魏霸,赵统心中大定。他微微一笑:“吴人准备向他购买烈火弹。”他顿了顿,让李严有个消化的时候,紧接着又抛出一个更大的消息:“不过,他感觉到吴人似乎已经得到了石弹制作技术。不知道大将军还是丞相同意的,抑或是有人故意泄露机密,此事干系重大,他不能行之文书,只能让我私下里向大将军汇报。”

    李严的头皮顿时一阵发麻,什么张家,都被他抛到脑后去了。吴人有了制作石弹的技术,还要购买烈火陶弹?魏霸本人是一向不肯给吴人这个技术的,可是吴人依然得到了个技术,那是谁透露的?

    关于这件事,目前没有一个正式的消息,那就说明都是私下交易。不仅关中的诸葛亮有可能。襄阳的孟达也有可能,甚至也有可能是吴人通过细作得到了这个技术。不管是什么原因,对李严来说,这都是一个坏消息。

    如果是诸葛亮泄露出去的话,那说明诸葛亮要借重吴人来遏制他。吴人的实力加强了,不仅可以加大对魏国的攻势,策应诸葛亮的进攻,还可以用来反击蜀汉的进攻,也就是阻挡他李严前进的脚步。如果是孟达等人泄露的,那更不得了。这说明有人为了私利不惜损害他的利益。这对把荆州已经当成了自己势力范围的李严来说。无疑是一种不可原谅的冒犯。

    谁这么大胆?李严勃然大怒。这件事要不查清楚,他要拿吴人祭刀,和诸葛亮争锋的事就彻底汤了。与这件事相比,什么皇后之位都是浮云。

    ……

    赵统走进大将军府门的时候。潘子瑜带着礼物来到了魏府。魏延父子几个在外征战。魏霸又把母亲邓氏和几个弟妹接走了。魏家现在比较冷清,潘子瑜的来访有些意外。

    习夫人立刻忙碌起来,亲自到大门外迎接。潘子瑜进了府。先去拜见了张夫人,客套了一番,然后就由习夫人接待。她们年龄相当,又都是荆州的大族子弟,说起来习夫人的出身比潘子瑜的出身还要强上许多,潘子瑜又是有求而来,自然着意奉承。自从夏侯徽离开成都之后,就觉得没什么人能谈得来,颇觉高处不甚寒,遇到潘子瑜,习夫人大有知音之感。

    两人很快就成了亲密的好姊妹,说得谈笑风生,一点也不像刚刚认识的。

    潘子瑜先讲了一些趣事,然后慢慢的把话题转到了去年的南阳之战,重点描述了魏家三兄弟的赫赫战功。

    “魏家兄弟真是应了那句俗谚:兄弟同心,其利断金。镇南将军运筹帷幄,有大将之风。大将军能有南阳之胜,镇南将军功不可没。尊夫荡寇将军勇不可挡,百战百胜,在宛城、昆阳的战斗中都是身先士卒。说起智谋来,镇南将军是当仁不让,可是要论起勇气来,尊夫荡寇将军那也是大有镇西大将军的遗风。”

    习夫人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她嫁给魏风是有些委屈的,当初不过是迫于丞相诸葛亮的面子,现在魏家和诸葛亮貌合神离,搞得习家在中间也很难做。她心里自然不太满意。不过,魏风虽然书读得少,与儒雅二字扯不上半点关系,对她却是宠爱有加,甚至是爱若掌上明珠。魏风作战如此勇猛,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希望她觉得这桩婚姻值当,不会留有遗憾。

    现在听潘子瑜如此夸赞魏风,习夫人心里当然是甜蜜而骄傲。

    “不过,要说最讨人喜欢的,还是另外两个人。”潘子瑜话风一转,“女子中,小英兰是最可人的。聪明伶俐,识文断字,平rì里最好读书,俨然是魏家的小才女。少年中最朴直可爱的莫过于魏武。他虽然武技超群,在战场上宛若战神,到了平rì里,却是一个有些害羞的小汉子。他和皇后之妹星彩之间的那些故事,可是传为美谈啊。”

    习夫人目光一闪,不禁笑了起来:“潘妹妹,你是来做说客的?”

    “不,我是来做媒人的。”潘子瑜挪到习夫人身边,拉着习夫人的手臂摇了摇。“姊姊,不瞒你说,夏侯夫人送了两匹好马到赵家,一匹是送给外子的,那便也罢了,外子可不是不知轻重的人。可是另一匹却是送给公主的,公主看了那马爱不释手,无论如何,要央我走一趟。我也没办法,只好来求乡党了。姊姊,你看这事儿……有可能吗?”。

    习夫人轻轻的推开潘子瑜的手,沉吟了片刻:“这件事关系重大,我要请示一下阿母才能做决定。再说了,张姑娘也罢,子烈也罢,他们都在子玉身边,要做主,这事也得由邓氏阿母和子玉做主才对,我们是鞭长莫及啊。”

    潘子瑜笑了起来:“姊姊,你就不要谦虚了。镇南将军虽然手握重兵,坐镇一方,可是他对张夫人和你这个嫂嫂却是绝对尊敬的。你们要是给个意见,他不能不考虑。我就跟你说实话,这件事是关姊姊、夏侯姊姊托我的,她们说,这件事啊,只有姊姊你能帮得上忙。”

    “是吗?”。习夫人眉梢一挑,睨了潘子瑜一眼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