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60章 投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曹洪的女儿……漂亮吗?”

    “不是漂亮……”夏侯徽瞥了魏霸一眼,幽幽的说道:“而是绝色。”

    “比你如何?”

    “妾身不及她一半。”

    魏霸笑了起来,抬起手揉了揉鼻子。他觉得夏侯徽的说法有些夸张了。夏侯徽虽然算不上绝色,却也是中上之姿。如果比夏侯徽漂亮一倍,那得是什么概念?大乔小乔,还是貂婵?这么漂亮的女人,会一点名声也没有?

    “媛容,你既然对她这么了解,那你看谁比较合适?”

    夏侯徽愣了一下,转到魏霸的对面,眨眨眼睛:“夫君,除了你,还有谁合适?曹洪这么做,很显然是希望把女儿嫁给你,好攀上你这棵大树。他是魏国重臣,和他结亲对魏国人心的影响有多大,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啊,免了。”魏霸摇摇头:“我有你们三个,已经心满意足,无福再消受其他人。”他摆了摆手,示意夏侯徽不要再劝了。他对美女欣赏之心有之,占有欲却没那么强,更何况他也清楚自己当初纳夏侯徽为妾已经困难重重,纳曹洪的女儿恐怕麻烦更多。

    最重要的是他没什么兴趣,不仅是对美色没有太多的兴趣,对和曹洪结亲带来的政治影响也没什么兴趣。在他看来,他现在有足够的实力,根本不需要通过联姻来拉帮结派。

    “你看谁比较合适?”魏霸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的建议,我相信曹洪不会认为我是怠慢他。想必你也不会对他不利。”

    夏侯徽见魏霸不像是说笑,不免有些意外,私心里却又有些欣慰。一方面是魏霸知足常乐,不贪图美色,另一方面是魏霸清楚曹洪的用意,要挑一个合适的人选来和曹洪结亲,并且要听取她的建议,这是对她的信任和器重。

    “当然是对你来说可以信任的人。”夏侯徽缓缓说道:“当然了,身份还不能太低,至少要配得上曹洪这个骠骑将军的身份。”

    魏霸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合适的人选。

    “你何不问问姊姊。也许她有合适的人选?”

    “关兴?”魏霸立刻明白了夏侯徽的用意。关兴已经纳了妾,生了孩子,但是还没有合适的女人做正妻。对他们这些贵族来说,找个女人生孩子并不是多大的问题。可是要找一个适合的女人做妻子。那就不是小事了。要考虑的问题很多。如果关兴娶了曹洪的女儿,不仅他以后和魏霸走得更近,关凤和夏侯徽之间也能更融洽。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魏霸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你先和姊姊通个气,然后再和曹馥谈一下,别让他以为是我不给他面子。”

    彭小玉走了过来,将一封公文递给魏霸,笑吟吟的说道:“你要想让曹馥满意,只要把烈火弹的价格降一点下来,让他有钱赚,回去也能交差,比什么都好。这样姊姊去说时也好开口一些。”

    魏霸佯怒道:“你说得倒轻巧,降点价,那可都是钱啊。”

    “薄利多销嘛。”彭小玉也不怕,掩着嘴笑道:“魏国要两线作战,他们会需要大量的烈火弹,这点钱总能挣回来的。”

    魏霸取出公文,一边展开,一边说道:“你总是有理。媛容,你去谈吧,价格你看着办,不要比吴国低就行了。要不然我没法向陆逊交待。”

    “唉。”夏侯徽感激的看了彭小玉一眼,喜滋滋的起身走了。她出了门,魏霸的脸色却沉了下来,他将手中的公文放在案上,以手合什,抵着下巴,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冷笑一声:“姜维真把自己当成丞相的继承人啦,这口气可比丞相还要大。一开口就是百万枚,他以为是天下下雨下的?”

    彭小玉没吭声,静静的看着魏霸。这封信是从关中来的,名义上是丞相府的命令,但是执笔人却是姜维,没有丞相诸葛亮的签名。

    “该怎么回复他?”

    “送一百枚样品给他。”魏霸将公文还给彭小玉,沉吟片刻,又问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换战马吧。”彭小玉一边接过公文,一边不紧不慢的说道:“各取所需,等价交换,既不授人以柄,又不让他占了便宜。如果你这里一口回绝,到时候他克扣阿爹的军资怎么办?再说了,和气生财,没有必要,不要撕破脸。”

    魏霸考虑了一下,觉得彭小玉说得有理。如果按照他的方法一口拒绝,解气是解气,却未免让人觉得不识大体。要烈火弹换战马,等价交换,这个办法更周全一些。

    夏侯徽和关凤商量之后,关凤同意了让关兴迎娶曹洪之女为妻的建议,魏霸又找来了杨戏,由他执笔写了一封面面俱到,词藻华丽的回函,派人送了出去。

    ……

    曹馥腆着肚子,满意的看着那艘崭新的海船。这艘海船是合浦船厂第一批下水的海船,做工考究,技术先进,特别是抗风浪性能优越。有了这艘船,他以后就可以远离海岸行驶,那些近海劫掠的海盗就拿他没什么办法了。

    虽然没能如愿和魏霸结亲多少有些遗憾,但是妹妹能嫁给关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关兴是关羽的儿子,有侯爵在身,现在又是统兵数千的将军,关凤是魏霸的正妻,关家和魏家的关系之近毋庸置疑,妹妹能嫁给关兴,以后和魏霸也就算是亲戚,这条财路会拓得更宽。

    更让曹馥满意的是,结了亲之后,他得到了最优惠的价格:每枚烈火弹四百五十钱,运费自理。这是给他个人的价格,不行诸文书,他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再加价卖给曹睿,那都是他的利润。

    他决定每枚加价一百钱,这样一来,三十万枚就是三千金的利润,丰厚得让人做梦都能笑醒了。

    曹馥非常满意,曹睿给他的任务就是最好能谈到六百钱以下,他不仅圆满完成了任务,而且大赚了一笔,仅是预付定金的差价就足以让他购买一条新海船。

    还是老爹的眼光独到啊。要不然,他还真想不出和魏霸结亲这个办法。由生意伙伴成了亲戚,这钱来得就更容易了,以后的富贵也更有保障了。即使是迟钝如曹馥也看得出来,魏霸虽然还不是蜀汉说一不二的权臣,可这一天迟早会到来,而且最后一统天下的不可能是魏,也不可能是吴,只可能是蜀汉。

    与这样一个大有前途的人搞好关系才是最有眼光的投资,就像当初老爹投资武皇帝曹操一样。

    “曹兄,这条船还满意吗?”陈祗笑眯眯的对曹馥说道。他虽然比曹馥年长几岁,可是他非常清曹馥的背景,也清楚曹馥将来肯定会成为魏霸的座上宾,所以他自降身份,刻意和曹馥拉近关系,称兄道弟。之前曹馥为了能从他这儿买到新船,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都没从他这儿讨一个好脸色去,甚至连见个面都难,哪能像今天这么亲热。

    “陈大监造的船,那还有话说?”曹馥对陈祇的用意心知肚明,笑眯眯的说道:“等我用这条船将妹妹送来,与关君侯成了亲,到时候一定请你喝酒,以示谢意。”

    “那我就等着了。”陈祇豪爽的大笑起来。过了片刻,他又装出一副很随意的样子:“曹家是魏国宗室,骠骑将军是魏国重将,家世尊贵无二,令妹聪慧绝伦,非俗人可比。这金银珠玉什么的,我送不起,大概也入不了令妹的青眼,这可真是挠头啊。不知曹兄能否指点一二?”

    “你这就错了。”曹馥大笑道:“我们家都是俗人,我妹妹也不例外,你送一大堆钱是再好不过了。”

    陈祗宛尔一笑,转身从随身手中接过一只锦盒:“钱嘛,我是真没有,不过,我得到一对沉香木镇纸,转赠于曹君。如果还能用的话,将来送一张书案充作贺礼,还请曹君莫嫌菲薄。”

    曹馥大吃一惊。沉香木都比较小,用沉香木做的书案,那得值多少钱?

    陈祗对曹馥的震惊非常满意。他凑到曹馥耳边,低声说道:“还请曹君保密,魏将军对贪渎之人切齿,虽然我这并非贪渎,而是自己捡漏来的,可要被魏将军知道了,难免有些麻烦。”

    曹馥意味深长的看了陈祇一眼,嘿嘿笑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他明白陈祇的意思了。船厂每年有大量的珍稀木材出入,陈祗利用职务之便弄到了极品沉香木,却不敢用,现在要用来讨好关家,迂回讨好关凤,这个心思可真是深远啊。

    看来夏侯玄说这人是个小人一点也没错。曹馥脸上在笑,心里却在想,离这家伙太近了大概不是什么好事。魏霸现在用他,不代表以后还会一直用他,这种贪渎的小人迟早会被收拾掉的。曹操三次颁布求贤令,要不拘一格用人才,可是结果如何,最后朝堂上还是世家的天下,道德有亏的人终究难成大事。吴质帮了文皇帝那么大忙,生前手握重兵,权倾一时,死了却什么也没有,还落了个“丑”的恶谥。陈祇这个很可能会步吴质的后尘,不宜过于亲近。

    “我妹妹不识文墨,书案大概用不上。”曹馥打了个哈哈:“这对镇纸我都觉得她用不上,可能要辜负大监一片美意了。”

    陈祗也不见气,陪着曹馥笑,笑得非常从容。曹馥的妹妹是什么样的人,他其实非常清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