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62章 力不从心

第762章 力不从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姜维现在最大的软肋就是资历不够。

    从建兴六年投降开始算起,他在蜀汉的履历一共不到六年。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他能官居杂号将军,封侯,并不是因为他的能力和战绩,而是因为他中了诸葛亮的意。事实上,很多人都有意无意的忽视了他的能力和战绩,记得最清楚的反而是他的那次惨败。

    有几个将领没吃过几仗,特别是蜀汉的将领?包括号称不败的名将赵云在内,几乎所有人都打过败仗,其中不乏一败涂地,只身而逃的。姜维的那次失败虽然惨了些,但也不是没有先例。要怪,只能怪他运气不好,经常被人拿来和魏霸做对比。

    魏霸是蜀汉功臣子弟,受到了丞相莫名的打压。出道以来,战功赫赫,攻无不胜,战无不克,却一直无法进入丞相接班人的序列;姜维是一名降将,没什么值得称道的战功,却被丞相青眼有加。两者相比较,姜维简直一无是处。

    在很多人的眼里,姜维就是一个佞臣,是丞相诸葛亮任人唯亲,师心自用的最佳证明。他在蜀汉的这六年,除了这个作用之外,什么用也没有。他的官职爵位在这六年里也没有动过,学和六年前刚投降一样,没有积累起什么像样的资本,只是丞相面前的一条狗。

    别说魏延这种天生眼睛长在头顶上的猛人,就是吴懿这种铁了心要跟着丞相走的都未必真正看得起他。他要想调动吴懿替他做别部,吴懿会这么听话?

    所以诸葛亮才会这么说。这个计划没错,但是计划执行的人——你姜维不够资格。

    对姜维来说,这是一个莫大的讽刺,一个足以让他无地自容的评语。

    虽然诸葛亮的本意未必就是如此。

    姜维的脸一会儿红得如血,一会儿白得如雪,好半天才缓过劲来,拱手道:“那……丞相有何高见?”

    诸葛亮一直静静的注视着姜维,直到姜维缓过这口气来,他才无声的笑了起来。“伯约,我不是说了吗。这个计划是个好计划。只是你还年轻,资历不够。你的资历不够,可是我可以啊。由我来出面,你这个计划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计划。”

    姜维愕然。看着诸葛亮疲惫的笑脸。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狂喜淹没了。

    “丞相……”姜维哽咽着。不知道如何感谢才好。诸葛亮拖着病体,要给他铺平道路,把他扶上马。再送一程,这样的恩情就是亲生父子也不过如此。

    诸葛亮笑了笑,闭上眼睛,沉思了片刻,掀开被子下了榻。“伯约,准备笔墨,我要给魏延修书,让他亲率jīng骑赶来助阵。”

    姜维不解的问道:“让魏延亲自来?”

    “嗯,以魏延为别部主将,吴懿为副,这样才够分量。且魏延好斗,他必然不会拒绝这么好的立功机会。”诸葛亮喘了口气,又轻声笑道:“再者,有魏延为别部,魏霸还能不给烈火弹么?”

    “可是……”姜维还是有些迟疑。

    “你怕魏延立功,魏家尾大难掉?”诸葛亮立刻明白了姜维的意思,姜维尴尬的点了点头。诸葛亮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有什么样的功劳比攻破洛阳还要大?并州北部早就沦为蛮胡牧场,纵使占领也无补于事,甚至比不上河东一郡。伯约,两害相权取其轻,要从大局着眼,不能因噎废食。只要你能立此大功,以后魏家父子又哪里制衡得了你。”

    听完诸葛亮的解释,姜维心悦诚服,躬身领命。“丞相所言甚是。”

    诸葛亮接连写了几封信,感到疲惫,这才重新回到病榻上,闭目养神。姜维拿着诸葛亮刚刚写好的信,并没有立刻用印,而是仔细的研读着,分析着丞相字里行间的用意。这就是言传身教,是难得的学习机会。在丞相身体不佳的情况下,姜维抓紧一切机会学习丞相的为政之道。

    只有如此,他才能尽快的成长起来,成为一个合格的继任者。

    ……

    汉中,定军山下。

    吴懿站在魏霸曾经习武的那块巨石上,遥眺沔水流过的谷地,花白的眉毛轻锁。他的手负在身后,手里还捏着刚刚收到的诸葛亮亲笔信。

    诸葛亮让他在秋收后赶到长安,准备和魏延一道出征,他们的任务是领别部一万五千人出击并州西河郡,并从那里杀入并州北部的雁门、云中等地,迂回千里,协助主力攻占并州。

    计划没问题,正是诸葛亮最喜欢用的战术,以重将为别部,吸引敌人的注意力,自率主力为正。诸葛亮第一次北伐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当时领兵为别部的是名将赵云。

    可是吴懿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丞相的身体如何?”吴懿淡淡的问道。

    山风强劲,话一出口就被吹散在风中。不过站在吴懿身后的信使显然很用心,吴懿说的每个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当下应声答道:“丞相将养了两个月后,身体已经大好,正在加紧训练士卒,筹备粮草,准备出征。”

    吴懿转过头,看了一眼信使,点了点头,吩咐人带信使下山休息。看着信任离开,吴懿的次子吴敏慢悠悠的挪了过来,站在吴懿身后,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句:“父亲,你担心什么?”

    “我担心有诈。”吴懿眉毛颤了颤,重新拿起手中的信,抖了抖。“子行,你看看这封信。”

    吴敏有些诧异的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遍,没有看出什么毛病。“这……是丞相的手书啊,莫非……”吴敏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禁惊呼出声:“父亲。你怀疑又是魏霸在……”

    吴懿瞪了吴敏一眼,把他后面的半截话逼了回去。魏霸上次冒充丞相的笔迹欺骗孙权,后来又上书自劾,现在每个人都知道魏霸的笔迹与丞相相似,一有怀疑就往魏霸头上想。吴敏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对父亲的不满,他非常不解。

    “这封信是丞相的亲笔无疑。不过,笔力有些弱。”吴懿咳嗽了一声,转过身,来回踱了两步。“丞相如果连写一封书信都有些力不从心。他怎么能指挥这场大战?而且去年大战刚刚结束。关中总算才安生了一年,就算今年的收成不错,又怎么能支撑得起这么大的一场战事?李严可是有言在先,要益州支持丞相北伐。那是不可能的。”

    吴敏也皱起了眉头。再次看了看手中的书信。他没有吴懿那样的眼力。认不出笔力强弱。不过他清楚一点,如果没有益州的支持,仅凭关中和汉中目前的实力。诸葛亮要想完成这么大的一场战事,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小。汉中这几年情况不错,即使是在全力支持关中战事的情况下,多少还有些积余,可是用来支撑八万大军北伐,依然是一件非常吃力的事。

    “调魏延前来,恐怕不仅是要借重魏延的骁勇,还想借助魏延的脸面,要魏霸提供更多的支持。”吴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更说明丞相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他在冒险。他为什么要冒险,连两年时间都不肯再等?”

    吴懿抬起头,盯着吴敏,眼神凌厉。吴敏吓了一跳,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一步就退到了岩边。等他被反卷上来的山风吹得摇摇晃晃时,脸sè顿时吓得煞白,下意识的跳了一步,回到巨石中间,捂着呯呯乱跳的心口,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吴懿一直盯着吴敏,脸sè有些难看。吴敏的慌乱让他很失望。连这点定力都没有,以后还怎么面对朝堂上的风雨?

    “你说,这是为什么?”吴懿追问了一句。

    “什么?”吴敏莫名其妙,他刚才险些摔下山去,以现在心里还后怕不已,哪里还记得至于父亲刚才问他的问题。

    吴懿长叹了一口气,指了指巨石的边缘。“当年魏霸拜赵云为师,就是在这块巨石上练拳,锤炼心xìng。从今天开始,你每天也在这块巨石上习武,什么时候能闭着眼睛与人搏斗而不像今天一样惊慌失措,什么时候才算圆满。”

    吴懿说完,不等吴敏说话,大踏步的下山去了。吴敏怔怔的站在那里,一头雾水。明明刚才说的是诸葛丞相,怎么父亲突然就让他学魏霸,在这块大石上习武了?

    ……

    成都,大将军府。

    李严和李丰相对而坐,面前摊着一份刚刚收到的急报。李严嘴角微挑,带着一抹说不出的轻蔑。李丰却是满脸喜悦,有些急不可耐的看着李严,跃跃yù试。

    “好啊,没想到一向算无遗策的丞相也有沉不住气的一天。”李严抚着胡须,轻声笑道:“他要冒险出击,只能说明他身体状况不佳,自知大限将至。他死了,剩下姜维、杨仪那样的废物,还能顶得上什么用。”

    “是啊,父亲独揽大权的时候就要来了。”

    “独揽大权?哪有那么容易。马谡、魏霸,哪一个不虎视眈眈的等着这个机会。”李严眼珠一转:“丞相要调魏延参战,怕是有心和魏霸联合,我们不得不防。这一老一少如果联手,天下恐怕没有几个人是他们的对手。”

    “哪怕只有一个,那也肯定是父亲。”李丰笑嘻嘻的说道。

    “我?”李严瞥了李丰一眼,摇了摇头:“我连丞相一个人都不如,又怎么可能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小子,你太高看我了。如果不是丞相猜忌魏霸,我恐怕现在还在江州苦熬呢。”他叹惜一声:“丞相不死,我终究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为了我李家的富贵,他还是早点死比较好。”

    (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