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64章 生意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明月浮上了海面,照在崭新的船甲板上。

    法邈、杨戏等人围席而坐,面前摆着一个巨大的冰盆,冰盆里浸着美酒和各种瓜果。他们都穿着棉布单衣,海风轻拂,吹去了一天的燥热,天地间一片清凉。

    可是他们的心情却一点也不清凉,相反有些焦躁。

    为了是不是要支援丞相出征并州的事,他们已经争论了近一个时辰,谁也没能说服谁。

    法邈不赞成支援,理由很简单。诸葛亮在这种情况下出征非常仓促,他根本没有准备好。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如果准备不充分却要强行出征,从根本上就错了。目前蜀汉形势占优,没有必要这么冒险,休养生息两三年,胜算会更大一些。

    杨戏却不赞同,他觉得诸葛亮的准备也许是不够充分,但是这个时机却不错。魏国连败之后,士气低落,人心惶惶,而吴国震慑于不久前的那次大战,又被江淮之地诱惑,一心一意的要攻击魏国,能够很好的策应丞相率领的大军。如果再等上两三年,魏国有可能喘过这口气来,而吴国也有可能认识到蜀汉独大对他的威胁,到时候说不定又会变卦。因此,一鼓作气的攻取并州,率先完成分割天下的任务,然后坐山观虎斗,伺机进入冀州,这才是一统天下的大好办法。

    这是完成先帝遗愿的大好机会,魏霸作为蜀汉的镇南将军,不能不积极。更何况镇西大将军也在军中。如果他不全力支持,不仅不忠,而且不孝。

    其他人有的支持法邈,有的支持杨戏,有的则一个也不支持,争执不下。

    法邈有些恼火,他觉得杨戏太书生气,空谈什么大义,根本不知道战事凶险。可是他又不能当面指责杨戏,毕竟杨戏在道义上占了上风。他总不能陷魏霸于不忠不孝的尴尬境地。

    魏霸本人没有出席这次会议。可能也有这个原因在里面。他不在场,就避免了面对这个困境,被迫做出决策的可能。

    会议最终没有得出结论,法邈、杨戏互相看了看。不约而同的决定私下面谏。他们都相信。自己一定能说服魏霸。让魏霸采纳他的建议。

    不过,魏霸分别听取了他们的意见之后,什么意见也没有说。只是表示感谢,说要再考虑考虑,就让他们回去休息。法邈、杨戏都有些蒙,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先退了出去。

    等他们退出,彭小玉起身关上了门,端着一支鲸油烛走到了案前,看看魏霸:“夫君,就寢吗?”

    “那当然,这么晚了,不睡觉还能想什么心思。”魏霸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睡觉,看看这船究竟有多稳,将来能不能出海。”

    彭小玉抿嘴而笑,脱了外衣,又接过魏霸的外衣。“你还真想出海?”

    “迟早有这么一天的。”魏霸伸直了腿,拍打着膝盖和小腿。他忘了关照陈祗一句,结果陈祇在船上安排的案几都是常见的低案矮几,对于他这个刚刚习惯了坐高腿桌椅的人来说,重新跪坐非常不习惯。

    “那是以后的事,你还是先解决一下眼前的事吧。”彭小玉走了过来,将魏霸的腿抱在怀里,慢慢的揉捏着,就像当初她刚刚给魏霸做婢女的时候一样。她今年二十一岁,不再是一个瘦小的花骨朵,而是一朵盛开的鲜花,丰胸细腰,长腿翘臀。常年跟着魏霸在外面奔波,脸色有些黑,反倒将原本就淡了很多的青斑遮掩住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那块曾经让魏霸望而却步的青斑。

    “眼前有个屁事。”魏霸笑了一声,脚在彭小玉的怀里摇了摇,挑动那一对成熟的蜜桃,顿时波涛汹涌。彭小玉红了脸,轻轻的拍了拍魏霸:“别乱动,待会儿再侍候你。你还是先说说怎么应付丞相的征召吧。”

    “我干嘛要听他的征召?”魏霸嘿嘿一笑:“我这个镇南将军又不归丞相府管。现在要调动我,只有两个人:一个是陛下,一个是大将军。李大将军没有表示态度,保持沉默,我就保持沉默。”

    “丞相的公文来了怎么办?”

    “公文?”魏霸冷笑一声:“如果他是公文来的,我就直接转给李大将军。他这是越权。我相信李大将军不会坐视不理。当然了,我相信丞相也不会这么笨,授柄于人。”

    彭小玉想了想,不禁笑着摇摇头:“这倒也是。以丞相的谨慎,这应该是私信,甚至不是他的亲笔信。这样最多只是一个建议,而不是命令。既然不是命令,那就无须理会。不过,假如是阿爹的家书呢?”

    “时间上来不及。”魏霸笑笑:“阿爹在玉门,一来一去,快则半个月,慢则一个月,再把信送到交州来,那已经到了九十月份了。我相信丞相会在秋收之后就出兵,这样他就可以只征发一次粮食,等交州的粮食送到时,正好接上第二次运粮。”

    “是啊,丞相喜欢把什么都算到极致。”

    “可惜,他现在已经掌握不了大局,还这么做事,只会弄巧成拙。”魏霸收回腿,将彭小玉拉了过来,搂在怀中。“我也不用费事,只要给他拖上一个月,他这次出师就会无果而终。丞相虽然谨慎,却是一个乐观的浪漫主义者,两次北伐,都与他最初的计划相去甚远。这次居然还不吸引教训,又设计了一个一厢情愿的短期作战计划,还真是顽固不化。”

    “也许不是顽固不化,而是迫于无奈呢。”彭小玉轻笑了一声,握着魏霸乱动的手,仰起脸,看着魏霸:“夫君,你有没有想过,丞相的身体现在究竟怎么样?”

    魏霸眉头一挑,心中一动。“你是说……丞相自知不久于人世,这才要抢攻,给姜维创造机会?”

    彭小玉点了点头。

    魏霸重新坐了起来。诸葛亮病倒的事他知道,但是这是两三个月以前的事。诸葛亮的病并不是什么绝症,只是累的,再加上柯比能的战败,让他急火攻心,以至于病倒。这种病只要好好休息,很快就能复原。诸葛亮今年才五十出头,又没什么隐疾,只要他能放下心来养病,康复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一听说诸葛亮要出征,魏霸下意识的认为诸葛亮的病好了。

    他没有想过诸葛亮的病会加重这个可能,虽然他知道历史上诸葛亮的寿命的确不长,可现在的历史毕竟变了,天知道诸葛亮会不会变了性子,不再鞠躬尽瘁了。从各种迹象来看,诸葛亮可不是一个泥古不化的人,他非常善于学习。

    如果情况真如彭小玉所想,那蜀汉朝堂即将面临着一次洗牌,而这次出征可能就是一个引子。再把目光局限于战场上就不够了。

    魏霸沉思了很久。“写信给媛容,把我们的家底查查清楚。”

    彭小玉应了一声,起身去拿笔墨。

    ……

    两天后,诸葛亮的书信到了,正如魏霸猜测的那样,这不是公文,而是一封私信。不过送信的人却不一般,是费祎亲自送来的。

    看到费祎,魏霸就笑了,挤了挤眼睛,说道:“费君好辛苦,不光要安抚吴王,还要为丞相传话。”

    费祎苦笑一声:“没办法,谁让我是负责与吴王联络的信使呢。这次丞相要出兵征伐,不仅需要你们协助,还要吴王出兵策应,一事不烦二主,所以就由我顺便做了。”

    魏霸没有点破费祎的解释。诸葛亮让费祎来送信,绝不仅仅是为了图个方便。

    “孙权答应了?”

    “答应了。”费祎点点头:“能不能及时出兵,就看你的烈火弹能不能供应及时了。”

    “我能不能供应及时,要看他们的钱能不能及时。”魏霸无所谓的说道:“我这是做生意,当然要讲信用。定金到了开始生产,尾款到手提货。”

    “恐怕还要看你的生产能力够不够吧。”费祎话里有话的说道:“如果生意做得太大,就是钱到了,也未必来得及供货。”

    魏霸笑笑:“这三十万枚陶弹就供应不上,我还怎么开门做生意?你放心,别说三十万枚,就是三百万枚,我都能及时供货。”

    费祎皱了皱眉:“你就不怕这些烈火弹有一天会落到你父亲或者兄长的头上?”

    魏霸冷笑道:“烈火弹只能打出五六百步,最多不过千步。我父兄不会这么傻,在没有烈火弹进行反压制的情况下就冲锋吧?难道会有人逼着他们这么做?”

    费祎尴尬的笑笑:“当然不会有这么做,可是,要进行反压制,那也需要有大量的烈火弹。你这烈火弹卖得这么贵,谁能用得起?”

    “打不起仗,就不要打。”魏霸哼了一声:“知其不可而为之,听起来很壮烈,实际上很傻逼。再说了,我大汉目前形势大好,没有亡国之忧,有必要用人命去消耗对方的烈火弹吗?是什么人,为了什么原因,如此的只争朝夕?”

    费祎沉吟良久,抬起头,看着魏霸,恳切的说道:“子玉,丞相的身体……很不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