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73章 坐收渔利

第773章 坐收渔利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诸葛诞当然不知道,他离开成都的时候,马谡的信使刚刚飞马离开了成都,昼夜急行,一路赶到交州.他一路悠哉游哉的刚到武陵,魏霸的回复就回到了成都。

    习夫人赶到襄阳的时候,魏风已经收到了魏霸的急信。

    两封信,同一个意思:静观其变。

    诸葛亮在想什么,魏霸从一开始就有所预料,等他听说诸葛亮在函谷关按兵不动的时候,他心里就更有底了。

    借力打力,听起来很高深,其实一点也不玄乎。双方较量的还是心理,诸葛亮赌的是李严沉不住气,要和他争功,可是他忘了一件事,李严沉不住气没用,魏霸沉得住气。只要魏霸不松口,李严就是急得跳脚也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他手里有杀手锏,他只要不把烈火弹给李严,李严就不敢轻易去惹陆逊。

    在他看来,烈火弹其实作用有限,并不能真正左右胜负,可是在李严看来却完全不是一回事。在宛城,在昆阳,多次大战已经证明了烈火弹的重要作用。在吴军拥有烈火弹的情况下,李严不会轻率的出兵伐吴,自讨没趣。

    归根到底一句话: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枉然。

    魏霸安然不动,李严就不敢动。李严不敢动,诸葛亮的借力打力就必然会落空。

    就和当初救马谡一样,出手可以,但是一定要看时机。时机不到,出手的效果大相径庭,相去甚远。

    李严在成都忐忑不安,诸葛亮不知道,但是南阳的蜀汉军按兵不动,这却是实实在在的。孟达不轻动,陆逊攻克颍川之后,虽然主力已经到了河南,却不得不留下一万多人守在昆阳,防止孟达抄他的后路。心有所骛,自然不能全力以赴,汉吴联军看起来包围了洛阳,形势一片大好,可是明眼人却知道,这必然是一场持久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魏霸希望他们打得越久越好,多打一天,他就能多卖一些烈火弹。这可是绝对的暴利啊,正如诸葛诞所说,他现在是曰进斗金。如果他们打到开春之后,影响了春耕,那就再好不过了,秋天的粮价必然疯涨,而北方的百姓南逃大潮也会更加凶猛。

    他现在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人。交州也好,武陵三郡也罢,人口都不多,诸葛亮在关中备战一年,前前后后近二十万人南逃,为魏霸开发交州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如果他们再这么打一年,不用怀疑,连冀州的百姓都会逃到交州来避难。

    开疆拓土,可不是打下来就行的,关键还要有人口去垦殖,只有百姓在那里站稳了脚跟,才算是真正把这片土地纳入了疆域,否则迟早还得丢掉,就像当初放弃朱崖一样。现在魏霸虽然只往朱崖派了不到三百人的士卒,数万拖家携口而来的关中百姓却已经把朱崖当成了新家,正在全力以赴的造屋开荒。

    在这种情况下,魏霸怎么可能愿意帮诸葛亮迅速攻克洛阳。他愿意让诸葛亮以打白条的方式拿到五十万石米,一百万枚烈火弹,并不是希望他速战速决,而是希望他能坚定的出兵。如果诸葛亮不出兵,他还怎么从中取利?

    现在,诸葛亮、陆逊包围洛阳,曹睿在洛阳城里死撑,为了最后的胜利,哪怕明知魏霸在喝他们的血,他们也只能乖乖的把脖子洗干净了送过来。

    ……

    东海郡,朐县,离海岸约五里处。

    百余艘大大小小的吴军战船正在奋力追赶五艘商船。

    横海将军卫温在站船头上,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五只拼命逃窜的海船,气得咬牙切齿。这五只商船都是从交州来的,不管上面装的是什么,都是卫温想要夺取的。辅国将军率领大军包围了洛阳,一时半会的却没有足够的实力取胜,原因就在于魏国不惜血本,从交州购买了大量的粮食和烈火弹。

    烈火弹实在太贵了,孙权不惜向江东世家低头,也不过筹集了四五万金,向魏霸购买了百万枚烈火弹,最后一批三十万枚还没交尾款,愣是提不到货,这可把正等着烈火弹攻城的陆逊急坏了,几乎是天天派人催讨。

    孙权没办法,只好生出了这种拦路打劫的念头。

    魏国也在从交州购买物资,但是他们无法从陆路运输,只好从海上走。海上长途运输原本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一旦遇上大风浪,又来不及入港暂避,很可能就会船毁人亡。所以吴国最初也没把这条运输通道当回事,只当魏国人脑袋被门挤了,病急乱投医,要送钱给魏霸和海神。

    可没曾想,这条海路居然成了魏国的救命路,一船船的粮食,一船船的烈火弹从交州运到洛阳,最后砸在吴军的头上。

    对孙权来说,打劫这些商船简直是一举两得,既可以断了曹睿的希望,又可以不劳而获,不用再被贪婪的魏霸盘剥。于是,他派出了卫温和诸葛直两员大将,带领三千水师,就在东海等着这些魏国商船。

    果然被他们等个正着,他们刚到东海不久,就和这支五艘商船的船队迎面相遇。卫温和诸葛直分头包抄,准备将五艘商船一网打尽。

    可是诡异的事出现了,他们的战船居然追不上这些巨大的商船。对方一看到他们,掉头就往大海深处航行,只看到船后面水花四溅,白浪翻滚,跑得飞快,怎么也跟不上。

    这让水战经验丰富的吴军很意外,战船追不上货船?

    “将军,不能再追了。”观风的斥候大声叫道:“起风了,半个时辰内,涌浪必至。”

    卫温大吃一惊,他知道这些斥候从小在海边长大,对风浪有丰富的经验,别看现在海面上风浪并不大,只要他们说半个时辰内有大风大浪,那半个时辰后,大海上肯定会浊浪滔天。

    涌浪,他的楼船可承受不起,必翻无疑。

    “靠岸避风!”卫温连忙下令,他不敢冒险,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远处的海船,唾了一口唾沫,诅咒道:“让这些魏狗全被海妖吃了。”

    吴军号角声四起,正在追逐的战船渐渐收拢,向岸边驶去。

    前面的海船上,曹馥哈哈大笑,用力唾了一口唾沫到海里,大声笑道:“孙子,怎么不追了,来追你老子我啊,看你能不能捡到屁吃。”

    船上的士卒哈哈大笑,松开了弓弦,收起了搭在弦上的箭矢,一个个神情轻松。

    曹馥拍着栏杆,得意洋洋的说道:“老子这生意做得值,等回去卸了货,把这船卖给水师,少了不能少,也得卖个两百金,老子还能赚一笔。来人,派人上岸赶到洛阳,让他们准备接船。”

    “喏。”一个亲卫大声应着,用手中的彩旗发出了命令。远处,一只小船被放了下来,向岸边划去。五艘大船却依然在远海处扯足了风帆,向北方急行。

    ……

    陆岚匆匆的走进了大帐,俯在陆逊耳边,低语了几句。

    陆逊脸色一沉,转过头,对胡综说道:“大王还没有交付尾款?”

    胡综愣了一下:“将军是说最近购买的那批烈火弹吗?”

    “当然。”陆逊不快的哼了一声:“数万大军滞留在城下,一天消耗多少粮食?正月已经快要结束了,再有两个月就要春耕,怎么烈火弹还没有起运?”

    胡综苦笑一声:“将军,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大王真的没有钱了。最后还差四千金,魏霸坚决不肯通融,一定要钱到才能发货。负责管账的又是夏侯徽,她是魏国人,明显在偏袒魏人,我们真的没办法啊。”

    “没办法就去抢?”陆逊真的生气了:“你们就算是去抢,也要做好准备吧。水师去抢五艘货船,居然也会失手,这算怎么回事?现在抢没抢着,又白白的浪费了大半个月,这责任算谁的?”

    胡综大惊失色。“不会吧,那可是三千水师。”

    “不会?”陆逊从陆岚手中接过一张纸,往胡综面前一扔:“你看看吧,这是魏人笑话我们的檄文。”

    胡综接过纸,扫了两眼,顿时面色煞白。抢劫失败,魏军又有大批粮食和烈火弹进入洛阳,这洛阳还怎么打?他想不明白,这怎么可能呢,那可是三千水师啊。吴国水师遇上汉军水师也许会吃点亏,什么时候遇到货船也这么无能了。

    “请胡君立刻转告大王,我军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烈火弹到达开始攻城。”陆逊长叹一声,又放缓了口气:“我知道大王现在手头紧张,可是事已至此,难道就半途而废吗?无论如何,请大王把最后一笔货款付掉,尽快将烈火弹运来。要不然……”

    陆逊顿了顿,语气阴森的说道:“……我就只好撤兵了,免得将数万将士的姓命白白的折在这里。”

    “喏。”胡综不敢反驳,连忙起身,匆匆的走了出去。

    大帐里一片死寂,诸葛恪看着别处,沉默不语。陆岚唉声叹气,陆逊面沉如水,朱然、潘璋等人叹息连连。一个念头不约而同的浮上他们的脑海,洛阳内外虽然聚集了近二十万大军,可是真正决定战场走向的却不是他们,而是千里之外的魏霸。这一仗不管是谁赢了,最后的胜利者只有一个。不论是魏国还是吴国,抑或者蜀汉,都被魏霸盘剥得不轻。仅仅是烈火弹,魏霸至少卖出了三百万枚,获利十多万金,相当于吴国两年的赋税总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