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78章 新人与老人

第778章 新人与老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司马懿骑着马,慢慢的从蜀汉军留下的营地上走过.

    吴军和蜀汉军先后退去,洛阳转危为安,司马懿是最大的功臣。现在,他可以从容的享受自己的胜利成果。一举击败了陆逊和诸葛亮两员大将,而且成功压制了让人闻风丧胆的利器烈火弹,守住了洛阳,没有人再怀疑司马懿的用兵能力,没有人再敢说他是一个书生。

    就算是个书生,也是个儒将。出将入相,这正是读书人的最高理想。

    司马懿实现了这个理想,也达到了人臣的巅峰。

    “奇才!”司马懿轻轻的挽住了缰绳,看着远处的山峦:“大营扎得严谨周密,即使是古之名将也不能过。有这样的敌人,是我们的幸运,也是我们的不幸。”

    司马师环顾一周,从那些营帐立帐的痕迹,他们大致能在头脑里复原出诸葛亮的大营分布。在此之前,他们父子没有和诸葛亮对阵过,却听过不少与诸葛亮有关的传言。张郃多次赞叹诸葛亮用兵有方,无隙可击,司马师一直以为张郃是为自己无法收复陇右找借口,现在亲眼看到诸葛亮的营盘,他才知道张郃说的一点也不虚夸。

    得知诸葛亮退兵的时候,有不少人建议追击。虽然吴军的兵力没有蜀汉军多,但是陆逊的名声在外,没有几个人敢去追击陆逊,而诸葛亮却没有什么显赫的战绩,在几年前,他甚至没有领兵的经验,所以很多将领都以为诸葛亮是个书生,兵力虽多,却可以追一追。

    这个建议遭到了张郃的全力反对。张郃说,归师勿遏,诸葛亮虽然退走,却不是败走,他的阵势不乱,此时追击,必然会遭到他的反击。他攻城没有必胜的把握,野战时却有足够的优势。司马懿虽然有些不以为然,却也慑于蜀汉军的兵力优势,没有敢下令追击。

    此刻,看到诸葛亮的营盘,司马师相信,父亲心里一定很庆幸当时没有追击,否则这一场战事说不得会有一场惨败收场。

    司马师虽然不喜欢张郃,却不得不承认张郃对诸葛亮的看法是准确的。

    “父亲,此战过后,我们可以稍作喘息了吧?”

    司马懿微微颌首:“诸葛亮准备了一年,无功而返,在朝中地位不稳,短期内,怕是不能再起刀兵。不过,这个时间非常有限,孙权对兖豫青徐垂涎已久,现在刚刚得到豫州,又岂能餍足。接下来,关东难以太平。诸葛亮虽退,必据新安,以便卷土重来。如何重夺潼关,是你我父子肩上最艰巨的重任。若不能夺回潼关,我大魏的国运怕是难以逆转。”

    司马师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重夺潼关,谈何容易。关中在夏侯懋手中失守之后,曹真强撑着病体,花了这么多年的功夫,也没能从蜀汉手中夺回潼关。现在吴军又突破了江淮防线,深入魏国腹地,魏国哪里还有余力去夺回潼关。

    不仅夺回潼关的可能姓微乎其微,接下来吴国如果对青徐发动攻势,魏国能倚仗的只有冀州,以一州之地支撑几个战场,压力也是难以想象的。现在的魏国有点像几年前的蜀汉,已经没有了雄厚的实力为后盾,同时面对两个敌人的进攻,左右支绌,捉襟见肘。

    现在庆功,还嫌早了些。

    司马懿父子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深深的担忧。

    ……

    诸葛亮退到函谷关,没有继续撤退,依然保持着对洛阳的压力。司马懿率领五万步骑出击,准备夺回函谷关。双方在函谷关前大战一场,不分胜负。司马懿进退两难,只得整兵再战。

    司马懿被诸葛亮牵制在函谷关不敢轻离的时候,姜维统领三万主力赶往壶关,一路势如破竹,连克数县,顺利进入上党。

    ……

    魏延带着三百武卒,纵马奔驰。

    一个武卒从远处飞驰而来,在他前面两百步掉转马头,正好和他并肩齐驱。

    “丞相到了?”魏延大声问道。

    “将军,不是丞相,是姜维。”武卒扯着嗓子,大声说道。他奉魏延之命在前面打探消息,听到了与预料中不一样的消息,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向魏延汇报。

    “什么?”魏延眉头一挑,诧异的看着武卒。

    “领军的不是丞相,是姜维。”

    “吁——”魏延拉紧了马缰,急驰的战马长嘶一声,慢慢的收住了脚步。跟在后面的武卒们训练有素,也跟着拉住了缰绳。魏延圈回马,端坐在马背上,眼睛微缩:“领军是姜维?”

    “是的。”武卒再次肯定。

    魏延哼了一声,勃然大怒。“竖子,既然不是丞相,为什么不早说,难道还要我来见他?回去!”一边说着,一边猛踢马腹,向来路奔去。

    武卒们也不言语,打马就走。

    魏延一路回到壶关大营,气呼呼的进了大帐。正坐在帐中的吴懿见他这副模样,非常意外,连忙站起身来:“文长,你这是……”

    “欺人太甚。”魏霸阴着脸,将马鞭扔到案上,摘下头盔扔到武卒的怀里。“来的不是丞相,是姜维那小子。丞相也真是,这小子上次在六盘山将两万大军丢得精光,怎么这次又让他担负如此重任?”

    吴懿也吃了一惊,心里多少有些不高兴。不论是他还是魏延,都比姜维更有资格统领这三万大军,丞相这么做,实在有些让人不舒服。更让人不舒服的是姜维。在之前几次询问中,姜维一点也没有透露丞相不在军中的消息,魏延要去迎接,他也没有拒绝,这分明是要让魏延去迎他,官威也太重了些。

    魏延现在半路折回,根本不打算给姜维面子,等两人见了面,真不知道应该如何相处。

    法邈走了进来,见魏延在座,也有些意外。听完了事情的经过,法邈淡淡一笑:“姜维看来真以丞相后任自居啦。”

    “就凭他也配?”魏延不屑一顾。

    法邈笑而不语。过了片刻,他似乎很随意的说道:“洛阳之战无功而返,这次北伐能不能取得一点战果,就看并州的战果如何。丞相让姜维领兵,这是要送功劳给姜维啊。不过,时间有限,关中积储也不足以供应大军太长时间,再加上姜维领兵经验不足,我担心丞相到时候无法向陛下交待啊。”

    吴懿瞟了他一眼,抚着胡须,面色阴沉。

    ……

    姜维在大帐中,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魏延的影子,不免有些诧异。他派人去问,传令兵一直赶到壶关大营,这才知道魏延半路上又回来了。

    姜维大怒,魏延这是**裸的藐视他,到了大营居然又走了,眼里哪还有他这个人。姜维发了一通火,却又无可奈何。如果和魏延闹翻了,没有他那一万精骑牵制夏侯霸,他很难一心一意的拿下壶关。而不能拿下壶关,他就无法占领上党,这次北伐就没有实实在在的战功可言,丞相将面临巨大的质疑。

    姜维率军赶到壶关,与魏延、吴懿见了面。面对对他不屑一顾的魏延,面对不动声色的吴懿,姜维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他和魏延商议,由魏延率骑兵防备夏侯霸,做外围警戒,由他和吴懿来负责攻打壶关。

    魏延很不高兴,直截了当的问道:“这是丞相的命令,还是你的计划?”

    姜维强捺怒火。“将军,这有什么区别吗?我奉丞相之命前来攻取上党,我的计划,自然就是丞相的计划。”

    “当然有区别。”魏延站了起来,轻描淡写的拍拍并不存在的灰尘。“如果是丞相的命令,那我就不和你废话,到时候直接去问丞相便是。如果是你的计划,恕我难以从命。”

    姜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沉默了片刻,淡淡的说道:“这是我出发之前,丞相的安排。”

    魏延眼神一紧:“确实?”

    “确实。”姜维重重的点了点头:“如果将军不信我,可以派人去问丞相。丞相就在函谷关,来去不过数曰。”

    “我会的。”魏延撇了撇嘴,扬长而去。

    吴懿一动不动,仿佛什么也没看到。姜维挥了挥手,让诸将退下,移到吴懿面前,躬身施了一礼:“将军,我来之前,丞相有吩咐,希望将军能够鼎力相助,夺取上党、太原。”

    吴懿抬起头,怜悯的看了姜维一眼:“将军,你有把握吗,时间可不多了。”

    姜维目光炯炯的看着吴懿,一字一句的说道:“为报丞相知遇之恩,万死不辞。”

    吴懿皱了皱眉,觉得这句话有些不祥,而且我问的是你有多大把握,你来这么一句,是没把握,还是有把握?或者是怀疑我对丞相的忠诚?一想到此,吴懿便有些不高兴。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躬身行了一礼:“请将军放心,懿一次全力相助,如丞相亲临。”

    姜维的嘴角轻轻挑起,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俯首听命的吴懿,不露声色的松了一口气。他从来没有指望魏延能够听他的命令,他只希望吴懿能够听他的指挥。有吴懿这样的贵戚宿将相助,他就能牢牢的掌握住这三万多大军,足以攻克只有五千人的壶关。至于魏延,就在他在一旁呆着吧,骑兵攻不了城,攻克壶关的功劳,注定与他无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