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82章 试探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孙权向诸葛亮求援,诸葛亮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洛阳一战无功而返,他在朝堂上受到了李严的步步紧逼,在经济上也蒙受了重大损失。魏霸催债,实在大出他的意料。可是他现在连阵亡将士的抚恤都拿不出来,又哪里有钱还给魏霸。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没有达到预先的作战计划么。如果攻克了洛阳,立了大功,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哪里会有现在的窘境。

    一步落空,步步受窘,这就是诸葛亮现在的境遇。他哪里还能安下心来休养。吃得越来越少,睡得越来越少,他的身体状况也不一天不如一天。姜维在攻打壶关,连个给他分忧的人都没有,他就是想休息,也找不到信得过的帮手啊。

    面对兄长的关心和责备,诸葛亮很无奈,甚至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对于孙权购买战马的打算,他表示欢迎,却有一些忧虑。

    “这些战马都是什么人买的?”

    “两类人。”诸葛瑾轻叹一声:“一是宗室诸将,二是江东籍的将领。江淮人实力有限,不能和他们相提并论。”

    “如此下去,吴军之中,就不会再有江淮人的立锥之地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诸葛瑾沉默了片刻:“元逊兄弟也在军中,你觉得他们哪个能成大器?”

    “兄长想为他们购买战马?”

    诸葛瑾点了点头。

    诸葛亮沉吟片刻:“自家兄弟,就不说客套之辞。元逊有才,却生姓粗疏,得吴王信任,能成大业,却也能误大事。至于叔长,生于富贵,长而骄奢,尚不及元逊。”

    诸葛瑾沉思了片刻:“那么还是元逊好一些?”

    诸葛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诸葛瑾犹不死心,他还能怎么说。再说了,这大概也是无奈之举,孙权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江淮系从此一蹶不振,让江东系独大。

    “我会尽快的调集战马,不过你们小心些,如果让魏霸听到了风声,他恐怕又会来讨债。”诸葛亮苦笑道:“我欠了他一大笔钱。”

    诸葛瑾也苦笑道:“不仅是你欠他钱,我们也欠他不少钱。”

    ……

    湘关,魏霸迎来了来自成都的贵客:李丰。

    再一次担任使者与魏霸会面,李丰没有了上一次的拘谨。他泰然自若的接爱了魏霸的款待,酒足饭饱之后,魏霸将他请到了书房。

    此时,李丰才收敛了一些傲气,摆出了一副礼贤下士的谦逊,向魏霸拱了拱手:“将军,此次奉家父之命前来,是有几件事想请教将军。”

    “少将军请讲。”魏霸笑嘻嘻的说道:“你不要担心隔墙有耳,有什么话,出于你口,入于我耳,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如此甚好。”李丰很满意魏霸的态度。“第一件事:你是否的确卖过烈火弹给魏国,总共多少?”

    “有。”魏霸不假思索的说道:“总共一百万。”

    “这么多?”李丰佯作惊讶的说道:“将军有所不知,上次朝议丞相的洛阳战事,有人便说丞相之所以不胜,就是因为魏军有大量的烈火弹,是以遭受重大挫折。将军是此次失败的元凶,将军有通敌的嫌疑,要求大将军下令,缉拿将军回京问罪。”

    魏霸撇了撇嘴,不屑一顾:“这样的流言蜚语,无非是为丞相开脱,不听也罢。”

    “可是将军刚才也说,你的确卖过烈火弹给魏人,而且数目不少。”

    “是的,可是那都是战前的事。丞相出兵洛阳,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官方的通知。我一直以为魏人买这些是用来对付吴人的,哪知道丞相会出兵。”魏霸叹了一口气:“虽说我问心无愧,可是我也知道大将军难做,此情铭记在心,将来必涌泉相报。”

    李丰笑了。他当然不是来抓魏霸的,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卖个人情给魏霸,好为接下来的谈判做铺垫。魏霸这么识相,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请将军放心,家父是相信你的,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坐在这里了。哈哈哈……”李丰故作爽朗的笑道:“第二件事,将军有没有出售战船给魏人?”

    “究竟是谁对我不利,造我的谣?”魏霸恼怒不已,“我是卖过船给魏人,可那些都是货船,不是战船。曹氏篡汉,汉贼不两立,战船乃国之利器,我怎么可能卖给他。船又不是烈火弹,用完就没了。”

    “那将军能造战船吗?”李丰笑盈盈的问道。

    “当然能。”魏霸狐疑的看着李丰:“少将军的意思是……”

    “如果将军能拿出真正的战船,和魏人买去的商船一比较,那事实也就能一目了然。如果将军能率领这些战船攻打魏国,谣言自然不攻自破。谁会相信将军把利器与人,给自己制造麻烦呢。”

    魏霸笑了起来,连连摇头。“少将军,你太高看我了。我是和襄阳水师一起打过仗,现在也能造船,可是我对水战一窍不通。大将军如果出师,我可以提供战船,领军的人嘛,大有人在,还是大将军自己选吧,我就不去献丑了。”

    李丰眨眨眼睛:“依将军之见,能统领水师的诸将中,是冯进合适,还是傅兴更合适?”

    魏霸笑笑:“少将军,这句话,你应该去问孟达,他比我更熟悉他们。再说了,谁说统领水师的人只能从襄阳水师中挑选,成都也有水师,大将军在永安和江州多年,手下不会没有几个精通水战的人吧?”

    李丰笑了,眼睛眯得只剩下一条缝。魏霸简直是太上道了,他原本还担心魏霸会争功,现在看来,魏霸很识相,一点也没有和李严争锋的意思。

    “那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李丰向魏霸靠了靠,显得更加亲密:“如果要装备万人水师,将军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提供所有的战船?”

    魏霸沉吟了片刻:“这个我不是行家,还是请少将军提供具体的战船清单,我才能给你答复。就目前合浦船厂的规模而言,我估计至少要五年。当然了,如果各种物资供应及时,时间可能会缩短一些。”

    “缩短到几年?”

    “交州木材不缺,遍地都是山林,可是交州缺铁。”魏霸为难的说道:“目前我们用的铁,一部分是从宛城运来,另一部分是从南中运来。我本来指望丞相能拿下河东,取河东铁来支付我的货款,可是现在能不能拿下河东还很难说。如果没有足够的铁供应,不耽误工期的话,应该可以缩短到三年。”

    “三年啊。”李丰眉头微皱:“三年,还是有些太久啊。”

    “怎么,大将军要用兵?”魏霸惊讶的问道。

    李丰笑了笑,得意的点了点头:“将军,这其实才是最后一个问题。家父欲出兵伐吴,想听听将军的意见。”

    魏霸皱着眉头,思索良久。“少将军,我能先问一个问题么?”

    “将军请说。”

    “丞相东征失利,短时间内恐怕不会再有实力出师。按说,朝堂之上,现在没有人能威胁到大将军的地位。在这样情况下,大将军有必要食言自肥,出兵伐吴吗?丞相出师,为了是掌握兵权,与大将军争锋。大将军出师,又与谁争锋?大将军已经位极人臣,再立功,可就是不赏之功啦,难道……”

    “难道什么?”李丰眼神一瞟,话里有话的说道:“难道官至大将军,就应该安享富贵,饱食终曰,无所用心?”

    魏霸一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李丰。

    李丰歪了歪嘴,不动声色的看着魏霸:“将军,家父有心为国家效力,为天下百姓谋太平,却还得将军这样的英才相助才行。将军愿意吗?”

    魏霸打了个激零,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避开了李丰的眼神,看着案上的手。两只大拇指互相打着圈,过了良久,他才哑声道:“少将军,能否容我思量思量?”

    “那当然。”李丰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这么大的事,当然要让将军考虑清楚再说。不瞒你说,家父和马幼常对将军你可是报以厚望啊。”

    魏霸干笑了两声,喏喏而退。

    看着魏霸匆匆的背影,李丰无声的笑了起来。诱饵已经放出,就看鱼上不上钩了。他并不担心魏霸会去告发他,从他的这些话里,魏霸找不到确凿的证据,这都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魏霸不会傻到这种地步。如果魏霸推辞,那很显然,他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忠诚的下属,以后和他合作的时候就要保持警惕。如果魏霸答应了,那就可以大胆的用他,能跟着一起造反的人,还有什么不可以相信的?

    当然了,伐吴成功之后,是不是真的再进一步,那就看具体的情况而定了。这个主动权是牢牢掌握在李家手中的。如果有足够的把握,想必父亲也不会推辞再进一步——只有到了那个位置,权力才有可能真正的在家族内部传承。如果把握不够,那见好就收,做一个位极人臣的大将军又有何不可?

    韩非子说法术势,这就是势,居于高位者,才能随时把握主动权。

    李丰很享受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