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85章 对不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严格的说,吴国不是与蜀国结盟,而是与诸葛亮控制的蜀国结盟,当诸葛亮失去了对成都的绝对控制权之后,吴国就只能从诸葛亮这儿还能找到一点盟友的感觉,魏霸、李严那两个狼子野心是不可能成为盟友的,他们无时不刻不在想着怎么吞灭吴国,把吴国变成他们战功簿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哪里有心帮助孙权。

    孙权能指望的只有诸葛亮。

    与此对应,诸葛亮能指望的也只有孙权。

    然而盟友不是亲爹,不可能存在无条件的帮助,结盟的目的就是互相帮助。在互相帮助的表面之下,为了能保持盟约,双方还要有让对方忌惮或者心动的条件,以保持威慑和平衡。

    诸葛亮的有利条件是技术,以及对魏霸、李严多少还有些牵制作用。而孙权的有利条件就是离开他,诸葛亮在战场上、朝堂上的反击都将步履为艰。

    孙权要求诸葛亮提供战船的技术,却不是请求,而是交换。如果诸葛亮不提供这个技术,那孙权就会让陆逊一直休整下去,让魏国有机会主力调往并州,挫败姜维的攻势。

    这是一个交换,或者说是一个讹诈,却绝不是一个请求。

    这才是盟友的本色。

    “我的确有战船改造的技术,但是我没有新式海船抗风浪的技术。”诸葛亮从容的说道,没有因为孙权要挟他而生气,也没有因为诸葛恪在他面前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而愠怒。他只是平静的表述着一个事实。他顿了顿,眉眼间露出一丝惋惜和焦虑。“你应该清楚,现在魏霸眼里只有大将军府,没有丞相府,这样的技术他不可能告知我。”

    诸葛恪眉头轻皱:“那叔父有没有办法弄到这个技术?”

    诸葛亮摇摇头:“李严身边的属吏经过一番清洗,这么重要的信息。大概只有李严父子知道。至于魏霸,合浦船厂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关键部件的生产作坊根本渗透不进去。陈祗的品质虽然有问题,但是能力却着实不差。”

    诸葛恪心头一动。目光瞬间亮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他又放松了神情:“那如何能让战船快速行驶,这个技术叔父是有的。对吧?”

    诸葛亮无声的笑了,他点点头:“我虽然不知道这个技术是不是他现在用的技术,但是肯定能比普通的战船快。”

    诸葛恪向后靠了靠,浅浅的笑道:“那叔父希望我回去怎么汇报吴王呢?”

    “你难道不知道?”诸葛亮反问道:“元逊。何必待价而沽,你我都知道,合则两利。分则两伤。互相试探。只会延误战机。”

    诸葛恪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在诸葛亮面前,他就像一碗清水,藏不住任何心思,使不出任何手段。

    ……

    让费祎送诸葛恪到驿馆休息,诸葛亮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让杨伟拿来了图纸,铺在案上。仔细的斟酌了很久,直到费祎从驿馆回来。

    一看到案上的图纸,费祎就猜到了什么。他无奈的叹息道:“丞相,国之利器,不可与人。再者,战船的技术虽然襄阳也有,可是掌握在冯进等人的手中,他们是不可能泄露给吴人的,一旦追查起来,魏霸不会罢休。”

    “我知道。”诸葛亮一手端着油灯,一手按着图纸:“可是,如果陆逊持续按兵不动,更多魏军主力进入上党,伯约是支持不住的。再者,我们的粮草也有限,无法长期围困壶关,再拖下去对我们很不利。”

    “可是……”

    “我把这些尺寸改一下。”诸葛亮的手指在图纸上停住了,“我想可以让他们得不到完全的技术。”

    “吴人难道看不出来?”

    “以后也许能,但是短期之内,他们没有这样的人才。”诸葛亮自信的笑了笑。“我相信,就算是冯进他们也看不出来。真正能明白其中妙处的,大概只有我和魏霸。”他抬起头,迎着费祎的目光:“文伟,你和魏霸相处较多,听说过他的术数之学是从何而来的吗?这可不是读几篇文字就能看明白的。”

    费祎摇摇头,露出苦笑。“魏霸的学问仿佛天生,根本不是读书读来的。如果要说读书,大概只有《晏子春秋》是下过功夫的。我自问读书也不少,可是他提出的那些问题,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费祎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向诸葛亮凑近了些。“丞相,你可知道大地如卵的学说?”

    诸葛亮一愣,沉思片刻,摇摇头。

    费祎把听来的一件说了一下。魏国名士邓飏到交州,见魏霸第一面的时候,两人打了个赌,进行了一场类似于名士之间常见的辩论,结果邓飏通过了魏霸的考验,一跃而成为武陵太守。这次辩论的核心就是一个关于大地是平还是圆的问题。

    “这么说,不是天圆,而是地圆?”诸葛亮惊愕的坐直了身子。

    “据说是的。”费祎苦笑道:“无法想象,却又无可辩驳。也许哪天等丞相有空去交州,亲眼看一看,才能确认是真是假。”

    “不用看了。”诸葛亮轻轻的摆摆手:“我虽然不了解邓飏,但是我相信魏霸。你还记得他问夏侯玄的那个问题吗?其实我也一直有过这样的疑惑,但是我一直没找到答案。我相信,这个答案大概只有魏霸一个人知道。”

    “唉——”费祎暗自叹了一口气,觉得分外惋惜。能了解魏霸的,大概只有诸葛亮,能了解诸葛亮的,魏霸绝对也是难得的那么几个人中的一个,可惜,他们偏偏成了敌人。

    这大概就是命。

    ……

    晚上,诸葛亮在油灯下忙碌着,他要将图纸上的尺寸进行修改,并重新绘图。这些图都是魏霸当初亲手画出来的,用的是一些奇怪的画法,和普通的示意图有很大的区别。诸葛亮第一次接触到这些图的时候,也费了不少心思,花了不少时间,才真正搞懂这些数字和线条的意义。也正是搞懂了这些意义,他才明白了这些技术的精妙,理解了魏霸设计的真正用意。

    他也才能有这样的自信,说吴国没有人能发现他做的这些手脚。

    这样的事,当然不能交给别人来做,只能亲力亲为。而亲力亲为的代价就是又一个彻夜不眠。当晨光从门缝里钻进来,照在图纸上时,诸葛亮掩上了图纸,轻握拳头,敲了敲酸痛不已的背,眯着酸涩的眼睛,看着在光线中飞舞的灰尘,莫名的叹了一口气。

    “魏霸,希望你不要怪我。”

    ……

    朱崖。

    一艘三层的楼船乘风破浪,几艘两层的楼船在四周护卫,如众星拱月。

    李丰和魏霸并肩站在顶层飞庐上,抚着栏杆,眺望着越来越近的海岛,飘飘欲仙。

    在经过了最初的紧张之后,他现在吹着海风,沐浴在交州温暖的阳光中,尽情享受交州的人情风光。两个身材娇小,容貌俏丽,却又与中原人截然不同的婢女站在身后,肤色漆黑如墨的一个手里捧着青铜唾虎,脸色雪白如玉的一个手里摆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有一壶酒,一只酒杯,几样果干。虽然穿着轻纱长裙,脚上却是一双棕丝为底的丝履,露出小巧的脚指和修长的小腿。

    这是魏霸送给李丰的婢女,据说来自遥远的天竺。同一个地方,居然会有肤色相差如此悬殊的两个美人,让李丰既新奇,又有成就感。

    “少将军,这就是汉武帝开边时的朱崖郡,后来被弃,成了一个无主之地。”魏霸笑道:“我刚刚送了几万百姓到岛上垦荒,把这片土地重新纳入大汉的疆域。”

    “镇南将军开拓土,功勋卓著,等我回去之后,一定要向大将军言明。”

    “哈哈哈……”魏霸大笑:“什么开疆拓土,最多不过是收复失地罢了。而且这上面只有一些蛮夷,没有什么敌人,只要想收,随时都能收回来,哪能和大将军收复中原的伟业相提并论。”

    “这倒也是,孙权、曹睿,可都不是弱敌。镇南将军,大将军要想建此伟业,离不开你的鼎力相助啊。”

    “只要大将军一声令下,我自然是身先士卒,死不旋踵。”魏霸手指前方的海岛:“跟着大将军立下如此大功,平定中原,兴复汉室,待天下太平,我就可以解甲归田,到这海岛上终老一生。少将军,你看,我这愿望……不高吧?”

    李丰心领神会的笑了:“镇南将军,若果真如你说,能够平定中原,兴复汉室。这一片荒岛岂足以酬将军的大功?你放心好了,大将军绝不会让有功将士心冷的。荣华富贵,当与将军共享之。”

    魏霸抚掌大笑。

    过了片刻,魏霸收起笑容,咳嗽一声:“少将军,其实,不仅我能襄助大将军,还有一个人,可以帮上大将军不小的忙。”

    “马谡么?”李丰笑道:“他将坐守成都,足兵足食,当然也是不可或缺的。”

    “不。”魏霸摇摇头:“我说的是丞相。”

    “丞相?”李丰一愣,也收起了笑容:“他……会帮大将军立功?”

    “我希望如此。”魏霸淡淡的笑着,提醒道:“少将军,要想剿灭东吴,最好能让丞相也从征,如果由他牵制魏军,不仅能让孙权无法和曹睿联手,还能避免大将军破坏联盟的指责。少将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