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87章 两个姓周的

第787章 两个姓周的

    这次孙松、张温出使交州,当然有自己的任务,但是他们最重要的任务却是掩护周鲂和他的细作小组,争取在不引起魏霸注意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搞清楚合浦船厂的秘密.有了这些秘密,吴国才能有和李严谈判的权利。

    他们很清楚,不管魏霸多么贪婪,他肯定不愚蠢,这么重要的军事技术,吴国是不可能通过钱财来买到的。要想得到这些技术,他们只有自己想办法。

    孙权接受了陆逊的建议,集结了包括葛衡在内的一些技术人才进行研究,主要内容就是军事技术,包括霹雳车的改进,新式战船的研发,这些都是迫在眉睫的利器,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成功的,在自己的技术人员埋头研究之外,到交州来偷取技术自然成了一个捷径。

    正因为如此,孙权才会把周鲂这个尖刀派到交州来。

    可是合浦船厂开门做生意,却不是敞开所有的大门任意参观,那些承载了机密技术的坊间是根本进不去的,这些地方不仅监守严密,而且有重兵守护,一旦有人试图潜入,格杀勿论。以周鲂的精干,也不敢在这个时候直接刺激魏霸,不得不小心从事。

    硬闯风险太大,周鲂只好来找孙松,希望他从官面上找到突破口,至少创造一点机会。

    孙松也找不到什么好办法,他们商量了好一会,周鲂提醒说,可以试试从陈祗身上打开缺口。交州人都知道,陈祗是个小人,小人总比君子更容易策反,或者说,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小人终究会投降的。

    孙松和张温都表示同意,一个内歼的作用比无数个精干细作都大,特别是陈祗这个身份,能从他那儿得到的消息可是任何细作都打听不到的。

    这个任务交给了张温。因为张温是名士,而陈祇也自诩自认出身名门世家,只是夏侯玄那些名士看不上他,一直把他排斥在外。现在张温主动结交,想必陈祇不会拒绝。不过这件事急不来,陈祇虽然秉姓不佳,却不笨。如果艹之过急,很可能引起陈陈祇的警觉,弄巧成拙。

    三人商量了一阵,拟了一个行动方案,周鲂才悄悄的离去。

    ……

    合浦。

    隐蕃温和的笑着,拱手和陈表作别,转身上了车。车夫轻扬马鞭,辚辚远去。

    陈表看着隐蕃离开,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他非常惋惜,隐蕃才学过人,又有见识,只是因为一次失败的细作经历,从此只能游历四方,著书立说,却在仕途上没有大的前途。他这次来是告别,游历了番禺之外,他打算去更远的地方游历,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再见面了。

    失去了这么好的一个朋友,陈表觉得很遗憾。他也曾经想过举荐隐蕃在吴国入仕,可惜囿于隐蕃曾经的经历,他的举荐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而隐蕃本人也拒绝了这番美意。

    隐蕃只愿意做一个布衣之交,而且尽可能的避免谈论有关吴[他妈的]事、经济方面的内容,恪守在野之人的本分,以免给陈表带来麻烦。陈表对此非常感激,对隐蕃提出的一些要求,他也尽可能的满足。

    比如前不久,隐蕃的两个仆人北上吴郡交易的路传,就是陈表开具的。有了这个路传,他们可能一路畅通到吴郡,而不会受到沿途官吏的刁难。

    这也是陈表的一片心意,可是他不知道那两个人并非是隐蕃的仆人这么简单,他们一个叫彭珩,一个叫陈茗。

    隐蕃回到住处,进了书房,就看到了彭珩。他没看到陈茗,这个剑术一流的蜀山弟子总是隐在暗中,保护或者说是监视着彭珩的一举一动。

    “有什么收获?”隐蕃开门见山的说道。

    “收获不小。”彭珩也不绕圈子,简洁明了,这也是多年细作生涯养成的习惯,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事情说清楚。“孙权向吴郡、会稽的世家借了很多钱,不得不放松了对他们的压制,这些世家现在都集中在顾雍、陆逊周围,准备向孙权施加压力,争取更多的权利。”

    吴郡是孙氏起家的地方,现在更是吴国的经济中心,虽然离政治中心武昌很远,可是吴国很多重臣的根基都在吴郡,家属大都留在吴郡做人质。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吴郡就是吴国的第二个都城。彭珩和陈茗以经商的名义走了一趟吴郡,收获当然不小。

    “不过,这次收获最大的却和两个人有关。”彭珩顿了顿,露出一丝浅笑。

    “哪两个人?”

    “两个姓周的人。”彭珩道:“一个是周胤,一个是周鲂。”

    隐蕃怔了怔:“他们怎么了?”

    “周胤被贬在庐陵,周鲂失踪了。”彭珩搓了搓手指:“我怀疑,他可能在执行什么机密任务,因为庐陵太守府的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隐蕃长吸了一口气,屏息了片刻,又慢慢的吐了出来。周鲂虽然在战场上没有什么突出的战绩,但是这个人却是以机密之事见长的能吏,他的突然失踪往往意味着一件极其机密的任务,以至于他不得不隐藏行踪。

    “这件事关系重大,必须尽快汇报将军。”隐蕃抬起头,目光炯炯有神。“我已经收到了将军的命令,即将回去主持外院事务,这里的事,以后就托付给二位了。”

    彭珩听了,连忙坐直了身子,笑道:“恭贺先生,以后还要请先生多多照拂。”

    隐蕃笑着摆了摆手,神情之间闪过一丝从心底泛上来的愉悦。像魏霸这样的重将,身边不可能没有负责机密事务的机构,原本这些事是由夏侯徽负责的,彭小玉入府之后,这些事大部分由彭小玉负责。随着魏霸实力的增强,事务曰渐增多,仅是彭小玉一人已经忙不过来,于是魏霸将这个机构分成两部分:内院和外院,内院依然由彭小玉负责,主要负责与朝堂有关的内部机密,新设的外院则负责与魏吴之间的事务,由隐蕃负责。

    彭珩虽然只是一个行动组的头领,但是他有彭小玉这个妹妹,对隐蕃即将担任的任务有很清晰的概念,所以才这么郑重其事的祝贺隐蕃。以后,隐蕃就是他的直接上司了。

    ……

    半个月后,隐蕃来到了朱崖,见到了魏霸。

    “气色不错。”魏霸笑道:“心情怎么样?”

    隐蕃躬身一拜:“心情也甚好。能为将军效劳,蕃之幸也。”

    “哈哈哈……”魏霸爽朗的笑了,摆摆手:“好了,赶紧说事吧,说完事,先回去和你老母、小妹聚一聚,休息两天,然后再精神抖擞的上任。元丰,我可以提醒你,外院的事务纷繁,没有一个好身体,你是支撑不下来的。如果不能全力以赴,你也是支撑不住的。所以,在此之前先把家人安顿好,有什么要求,直接对我说,不要有什么顾虑。”

    “喏。”隐蕃感激的拜了一拜,却没有提什么要求,而是立刻开始汇报工作。他最后特别提到了周鲂,提醒魏霸注意这个人,吴蜀现在关系微妙,周鲂的突然失踪很可能和蜀汉有关。

    魏霸略有所思,他沉吟片刻,笑了。“不是和我大汉有关,而是和我有关。如果我猜得不错,周鲂现在可能就在朱崖。”

    隐蕃顿时紧张起来:“将军,那如何处置他?”

    “这件事,就交给你吧。”魏霸看看隐蕃,语气虽轻,神情却很严肃。“这也算是你上任的第一件大事。元丰,拿出你的本事来,让周鲂见识见识你的手段。”

    “喏。”隐蕃不紧不慢的应了一声,眼神中连一丝兴奋都看不到,仿佛魏霸对他说的只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事,而不是一件足以影响他一生的事。

    魏霸非常满意。看来让隐蕃出去游历一年的成果还是非常有效的。一个机密事务的负责人,聪明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可是深不可测的城府心机更重要,没有足够的自制力,是不可能做一个成功的情报头子的。现在的隐蕃磨去了火气,隐伏了光芒,真正成了一把利刃。

    安排完了隐蕃的工作,魏霸回到房中,对正在翻看新到资料的彭小玉说道:“小玉,给邓艾写信,安排他一个紧急任务。”

    彭小玉应了一声,一边铺纸提笔,一边问道:“什么任务?”

    “让他立刻派人去庐陵,查明周胤所在位置,如果能把他带出来,那就带出来。如果不能,那就直接杀了。”

    彭小玉一边书写命令,一边偷眼瞧了魏霸一眼,轻声笑道:“夫君,你对这个周胤有些忌惮啊。”

    魏霸点点头:“不错。这人胆子很大,和我一样,敢冒险,不循常规。那次在辰水,若不是周峻太软弱,我的首级已经成了他们的战功了,哪里还会有今天。汉吴交战在即,我不希望这个人再一次成为我的敌人。”

    彭小玉笔不加点,一挥而就,写完之后,她又笑了起来。“孙登这个太子当得还真是没趣。太子妃的兄长被贬,又不是什么谋逆的大罪,他居然一点办法也没有。这人要么是生姓凉薄,要么是软弱无能,和他的父亲孙权一点也不像,难怪孙权不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