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88章 此一时,彼一时

第788章 此一时,彼一时

    井陉,张合率领一万jīng骑越过了井陉,将雄伟的太行山留在了身后。

    在洛阳之围解了三个月后,东吴一直没有进兵的动向,曹睿终于能把张合这员宿将调到并州战场。此外,他不仅给张合补齐了之前战损的人马,还给张合拨付了一支原属张辽的并州骑兵,由张辽的儿子张虎率领。这支人马中有一些河内、上党籍的老卒,是当年张辽奉大将军何进之命在河内等地招募的。经过近五十年的战争,这些人都由英气勃勃的年轻人变成了须发花白的老人,人数也从当初的数千人变成了几十人。

    派这些人来,不是为了厮杀,而是利用他们对家乡的熟悉做向导,引导这支大军穿过山峦,出现在蜀汉军的背后。

    姜维、魏延攻打壶关已经有三个多月,魏军一直无法从南部和东部突破防线,如果不是郝昭守城经验丰富,壶关早就丢了。一腾出手来,曹睿就派出了张合这员经验丰富的老将来解壶关之围。

    张合绕了很远的路,避开了姜维的防守,从井陉进入太原郡,再由太原郡南下,直扑蜀汉军的背后。张合知道,魏延率领一万西凉jīng骑正和夏侯霸对峙,守护着姜维的左翼。要解壶关之围,就必须先击败魏延和这支jīng骑。

    为了能尽可能的杀伤魏延,张合派人通知了夏侯霸,要他一起出击。

    夏侯霸接到消息之后,欣喜若狂。这段时间以来。他虽然多次出击,可是魏延不论是作战经验还是兵力都比他强,让他无法靠近壶关一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郝昭被困在壶关不得脱身。现在张合到了,魏军不论是兵力还是将领的指挥能力都占了上风,他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夏侯霸做好了准备,接到张虎、田复率领的前锋进入潞县的消息之后,立刻率领五千多骑出击,气势汹汹的杀向壶关。

    魏延接到报告,随即出兵阻截。法邈得到消息后。赶来见魏延。提醒魏延,夏侯霸突然出兵,又是一片义无反顾的气势,恐怕有援兵到来。

    魏延不以为然。

    法邈很无奈。他跟着魏延这几个月。对魏延的脾气早就掌握了。自己一个没有上过战场的书生。连军谋都算不上。魏延是不会把他的话放在眼里的。

    魏延虽然骄傲,却并不疏忽,他加大了斥候探查的范围。做好了应变的准备,又派人通知了姜维,这才领兵迎战夏侯霸。双方在壶关北二十里的地方遭遇,随即开始了攻击。

    双方交手多次,早就知根知底,是以没有多作试探,一开始就全力以赴。夏侯霸率领着数百虎豹骑冲杀在前线,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浪cháo,冲击着魏延的中军。

    经过半个时辰的战斗,夏侯霸的攻势不见任何缓和,反而越来越猛。魏延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一面反击,一面不动声sè的将主力脱离了战场。他的jǐng觉很快被证明是明智的,斥候来报,西北方向发现大量的魏军骑兵,正在急速赶来。

    魏延此时才大吃一惊,他知道自己上当了。夏侯霸这么玩命的攻击不是为了解壶关之围,而是为了拖住他。如果他不是主动将主力撤出战场,而是与夏侯霸搅在一起,当魏军的援军出现时,他就全无还手之力。

    魏延不敢怠慢,立刻撤出战场,同时向姜维报jǐng:魏军有新的援军到。

    张虎、田复赶到时,魏延已经脱离了战斗,夏侯霸虽然一心想缠住魏延,终究还是因为兵力不足,无法包围魏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延扬长而去。不过,他们并不气馁,合兵一处之后,再次向魏延追了过去。

    魏延此时却没有恋战之心,他担心这些援军并不是全部,还有更多的援军即将到来。在没有搞清楚敌人的真正实力之前,他不愿意草率的发动攻击。他带领大军向姜维靠拢,准备依靠步卒大阵进行反击。

    得知魏延撤退,姜维勃然大怒。

    围攻上党近四个月,眼看着上党郡的周边各县都已经落入手中,壶关却久久无法攻克,姜维早就有点心急了。一天不能攻克壶关,一天就不能真正的占有上党,并州的战事就不能算有真正的突破。对长安承受了巨大压力,给他筹集粮草的诸葛亮来说,每拖延一天都是一个煎熬。

    姜维本人同样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诸葛亮力排重议,没有用魏延,也没有用吴懿,而是让他来做这支大军的主将,让他的肩上承受了太多的负担。如果不能完成战略任务,他将成为罪魁祸首,他的能力也将受到普通的质疑。

    他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想出了很多攻城的办法,三十多万枚烈火弹也全扔了出去,可是壶关依然稳稳的掌握在郝昭的手中。这似乎又重现了当初冀城的一幕,强攻攻不破城,只能等着城中粮尽。

    原本姜维以为三个月的期限之后,城中的守军意志会削弱,可是三个月过去了,城上的魏军看不出有任何动摇的可能。偏偏在这个时候,魏延又放弃了北部防线,让他按捺不住怒气,与魏延发生了冲突。

    面对姜维的暴怒,魏延不屑一顾,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两人彻底撕破了脸,大吵一场。魏延领着自己的骑兵脱离了大营,另找地点立营。

    姜维很生气,他恨不得将魏延的兵权收过来,亲自指挥。可惜,哪怕有丞相的信任,他也无法与魏延的威信抗衡,只能看着魏延的背影生闷气。没等他气消,夏侯霸和张虎等人逼到了跟前。

    姜维身边只有两万人,而且久攻无果,早已倦怠,面对来势汹汹的魏军jīng骑,他们只能撤开了包围圈。紧接着,姜维又收到了张合率领主力赶来的消息。

    姜维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胜利的机会,不可能再占领上党,更不可能完成占据并州的战略意图了。

    万般无奈之下,姜维宣布撤退。

    然而撤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张合率领骑兵追击,夏侯霸、张虎、田复等人轮流出战,几乎把姜维当成了一块肥肉,每个人都想从姜维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他们来去如风,一次次的冲击着姜维的阵地。

    姜维使出了浑身解数,且战且退,待到吴懿赶来接应时,他已经只剩下一万人。不过,看到吴懿的第一眼,姜维不是长出一口气,也不是检讨自己的成败,而是咬牙切齿的对吴懿说:

    “我要上书弹劾魏延。”

    吴懿苦笑不已,暗自叹息。

    ……

    魏延的劾书比姜维先到了诸葛亮的案头。

    接到魏延的劾书,诸葛亮好半天没有反应,像一个泥胎木偶般的坐在屋里,一动不动。魏延对姜维的指责,他并不放在心上,他担心的是既然有大量的魏军骑兵进入太原,而领军的又是张合,那姜维攻取壶关的计划就彻底破产了。双方的兵力差距不大,但是魏延和姜维不和严重的削弱了蜀汉军的战斗力,特别是当魏延掌握着几乎所有的骑兵时。

    这个矛盾的根本来源是因为姜维的资历不够。他安排姜维做主将,引起了魏延这样的将军反感,姜维连续三个月都未能攻克壶关,恐怕也和部下的将领们不肯出力不无关系。不仅是关兴这种元勋之后的将领不服姜维,就连张睎这样没有背景的将领恐怕也不会对姜维言听计从,他们虽然不至于明面上反对,但是暗地里使点小手段,那还是很容易的。

    他想让姜维一战成名,结果却把姜维推到了力不从心的地步。如果由他亲自率领这支大军攻击壶关,也许不会出现这个局面。

    归根到底,这还是他的错。魏延与其说是弹劾姜维无能,不如说是在指责他用人不当,任人唯亲。而想这么说的人恐怕也不止魏延一个,只是那些人要么没有魏延这样的底气,要么不像魏延这样嚣张。

    洛阳之战连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输得一败涂地,没有任何战绩可言。除了付出近三万人的伤亡,大量的粮草辎重之外,唯一的结果就是欠了魏霸一大笔钱,还给了李严一个指责的借口。

    诸葛亮几乎已经能想象得到李严得意的冷笑。

    两天后,姜维撤出上党,退守轵关的消息传到长安,丞相府人心惶惶。长史杨仪、参军胡济等聚在一起商议如何承担这次战败的责任。如今丞相府在与大将军府的较量中节节败退,如果诸葛亮再把这件事承担起来,丞相府将更无力对抗大将军府,势必造成李严实力的进一步膨胀。如今之计,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由姜维来承担这个责任,如果不够,那就把吴懿、魏延都加上。总之一句话,必须把诸葛亮本人从其中撇清,以保证丞相府的核心不倒。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当年陇右之战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要杀马谡,结果马谡被魏霸救了。今天姜维被推到了替罪羊的位置,却没有能够为姜维出头。

    “不能让姜维承担主要责任。”诸葛亮哑着嗓子说:“再说了,面对张合这样的宿将,面对一万五千多jīng骑的追击,姜维没有骑兵,能全身而退便是难得。我怎么能因为自己的利益,坏了国家的栋梁。”……)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