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90章 劫人

    费祎飞身下马,将马疆扔给迎上来的武士,提起衣摆,冲进了府门.

    门外当值的武士们立刻迎了上来,铁戟交叉,挡住了他的去处,厉声喝道:“什么人,敢闯镇南将军府。”

    “我是费祎,我要见镇南将军。”费祎嘶声喝道:“快让开,耽误了国家大事,你们担得当起么?”

    “谁这么大的口气?”丁奉扶着刀,从旁边的走廊上转了过来,打量了一下费祎,愣了一下:“你是……”

    “我是费祎费文伟。”费祎再次报上姓名:“我从武昌赶来拜见镇南将军。”

    “唉哟。”丁奉吃了一惊,连忙推开那些武士,一边把费祎往里让,一边问道:“费先生,你这是怎么了,几天没睡觉了?”

    费祎叹了一口气,却来不及回答丁奉,一边急匆匆的向里走,一边问道:“镇南将军在府中么?”

    “唉呀,不在,镇南将军刚刚出海钓鱼去了。”

    “钓鱼?”费祎一拍**,嚷道:“他还有心思钓鱼?出大事了。”

    丁奉尴尬的看着费祎。费祎今天可真够惨的,一脸的灰尘不说,两只眼睛红得像兔子,嘴唇干裂,脸颊深陷,感觉就像饿了几天,粒米未进似的,走路都打飘。费祎一向不紧不慢,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风度翩翩,今天却急得方寸大乱,这种情况可是绝无仅有。

    这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丁奉也有些慌了。“要不,先报告夫人?”

    “夫人?”费祎眼睛一瞪:“国家大事,也是女人能关心的么?快说,将军去哪儿了,带我去找他。”

    丁奉一摊手:“只知道在海里,究竟在哪儿,我也不清楚,也许去了曰南也说不定。”

    “这可真误了大事了。”费祎跺足大叫,束手无策。他想了想,又叫道:“给我准备几匹好马,我赶去海边看看,也许能碰到他也说不定。”

    丁奉连连点头,立刻给费祎安排了几匹好马。费祎急急忙忙的吃了一顿饭,带着几个随从飞奔而去。

    后院的小楼上,魏霸靠着栏杆,看着费祎的身影消失在远处,不禁笑了起来。

    “费文伟也有乱了阵脚的时候,真是不容易啊。”

    法邈坐在他对面,摆弄着手中的折肩,一会儿打开,一会儿又收起来。“马幼常这招棋下得好,攻其必救,却又名正言顺,的确不好应付。”

    “正是,所以费祎来找我,我也只好不见。”魏霸苦笑道:“要不然,连我都不好表明立场。”

    “姜维这一败,丞相真的难应付了。”法邈沉吟片刻:“将军,你觉得丞相会怎么处理这件事?”

    “不好说,应该没什么好办法。”魏霸顿了顿,又道:“丞相是个聪明人,不过,他要对付的人太多。想以一已之力与整个朝堂抗衡,难免力不从心。以前还有荆襄系做他的后盾,现在荆襄系都成了他的敌人,他还怎么斗?”

    “荆襄系成为他的敌人,那可是将军的功劳。”法邈轻声笑道:“若不是当初将军用关中的战功换取马谡的姓命,马谡又怎么会成为他的心头之患。”

    “其实……”魏霸沉默良久,轻声叹息:“我也不希望走到这一步,只可惜,又不得不走到这一步。”

    “世道人心,本来就是如此。顺势而行,方能成就大事。逆流而上,终究徒劳无功。”法邈安慰道:“将军,这是丞相自己的选择,其实和你没什么关系。”

    “我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想想丞相现在的境遇中有我的一份原因,难免有些歉疚。”

    “如果将军歉疚,不如接过丞相未完成的重任,一统天下,救天下百姓于水火。”

    魏霸转过头,看了一眼法邈,法邈也在看着他,两人目光交汇,会心的一笑。法邈只提一统天下,却不提兴复汉室,这分明是鼓动魏霸再进一步的意思。

    这人果然和他父亲法正一样,没什么忠义可言,唯利是图。

    “我想,大将军会比我更热心的去完成这样的伟业。”魏霸轻声笑道:“至于我,还是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事比较好,志向高远当然是好事,可是心思太大了,也可能不稳。”

    “将军运筹帷幄,却又谨慎不骄,这才是做大事的样子。”法邈“哗”的一声打开扇子:“像李严父子那样心浮气躁的人,怎么可能真正成事。他们只配被人玩弄于指掌之上。”

    ……

    庐陵,城东三十里,一个小山坳里。

    周胤穿着一身粗布衣,手持一柄战刀,在四个亲卫的保护下,打量着眼前这几个作流民打扮,却分明透出几分杀气的汉子,眼神微眯,嘴角带笑。

    讽刺的笑。

    他在庐陵呆了这么久,除了家里有人来偷偷看过他之外,从来没有外客。在周鲂的特意安排下,这个小山坳简直就是他的读力王国,除了这四个从小就在周家长大的部曲之外,很少出现外人。今天却一下子出现了十多个流民,而且是很强壮的流民,进退之间又颇有章法,根本不像那些山里的蛮子,不得不让他非常好奇。

    “别客气了,报上名字吧。”周胤低头看着战刀,连看都不看那个领头的瘦脸汉子。这人长了一对细眼睛,总像是眯着眼睛看人,周胤非常不喜欢。“免得待会儿被我杀了,连名字都不知道。”

    “周将军果然是周大都督之子,即使是穷途末路,一样气定神闲。”那人打量了他一番,倒持长刀,向前走了一步,躬身施礼:“在下费杨,想必周将军有所耳闻。”

    周胤想了想,抬起头看着费杨:“你和费栈是什么关系?”

    “那是先兄。”

    “哦,原来你是费栈的兄弟。”周胤若有所思,眼神中却多了几分疑惑:“是周鲂让你来杀我的?”

    费杨犹豫了一下,没有回答,岔开话题道:“我也是奉命行事,希望周将军能行个方便。”

    “行个方便?”周胤歪了歪嘴:“把我的首级给你?”

    “不,只要将军跟我去见一个人就行了。”

    “谁?”

    “无以奉告。”费杨从怀里拽出一个黑色的头套。“我奉贵人之命,请将军前往一叙,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

    “放屁。”周胤破口大骂:“我的生死,当然与你无关。周鲂公报私仇,想要我的姓命,直接来取便是了,何必搞出这么多花样。要见我可以,让他自己来,要不然,老子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去见他。”

    “唉——”费杨叹了一口气:“将军,那我就只好得罪了。”他挥了挥手,四周围着的十几个汉子慢慢围了过来,他们虽然站得乱,却互相掩护,有几分军阵之间的味道。

    周胤知道,费杨所属的是豫章山里的一伙实力不弱的盗贼,他们经常与官军开战,通晓战阵之法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要是让他们围过来,自己突围的可能姓就太小了。当下一声厉喝:“杀!”

    话犹在耳,那四个亲卫突然变阵,两个人并肩而立,挡住了冲过来的敌人,而剩下的两个则并肩那相反方向杀去。他们一出手就非常凌厉,两柄战刀电然而下,直扑对面敌人的脖子。

    费杨也同时大喝,手中长刀一举,指挥着那些汉子们冲了过来。他自己则径直扑向周胤,当头就是一刀。

    周胤眼神一紧,不敢怠慢,举刀相迎。

    “当”的一声,两刀相交,火花四溅。周胤手臂一酸,不由得暗自叫苦。多时不与人厮杀,发力居然有些不自如。

    费杨一招得手,立刻逼了上来,死死的缠住周胤。两个刚刚冲出去的周家部曲一看周胤被缠住,立刻又杀了回来,想和周胤会合在一处,却被人挡住。周胤一边和费杨厮杀,一边偷眼看了看四周的情况,见那些汉子们配合默契,身手矫健,个个不是弱手,更是万念俱灰。

    今天想要活着离开,怕是难了。

    周胤心一横,厉声喝道:“突围,告诉太子妃我是怎么死的。”

    部曲们大惊,却不肯先撤。周胤急得大吼:“快走,这是命令!”

    费杨脸色一变,抽身急退,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大声说道:“拦住他们,一个也不能放走。”

    “你有这本事么?”周胤狞笑一声,冲了过来,抡刀就劈。费杨无奈,只得举刀招架。周胤发了狂,只攻不守,一时间逼得费杨步步后退。

    “快走!分开逃,逃出一个是一个!”周胤一边大吼,一边继续追着费杨砍杀。那四个部曲一看,不再犹豫,立刻四散奔逃。费杨的人四处围堵,接连砍倒三人,却还是有一个周家部曲冲了出去。

    费杨大怒,指挥着手下围了过来,将周胤包围在其中。周胤哈哈大笑,用手中的战刀指着费杨等人:“竖子,我看你们最后能有什么好下场。我周家的人,是那么好杀的么?”

    话音刚落,他的脑后就挨了一下,眼前一黑,腿一软,倒在地上。

    “自作聪明的白痴。”费杨冷笑一声,一挥手:“带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