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91章 狭路相逢

第791章 狭路相逢

    镇南将军府前旌旗飘扬,两百名威武雄壮的武士在门前左右排开,挺直了腰杆,握紧了手中的长戟,睁圆了眼睛,如怒目金刚.他们盔明甲亮,即使是在这火热的天气里,皮甲也是扎得一丝不苟,仿佛随时都能奔赴战场。

    有眼力的人就可以看出,这些人可不仅仅是导行(仪仗兵)那么简单,他们是镇南将军属下最精锐的战士——魏家武卒。这些人通常的任务是平时护卫,战时先登,通常不用来迎客,除非是有特别的贵客登门。

    李丰知道这个内情,所以他非常得意,非常享受。他挺胸腆肚的走进了镇南将军府,顾盼自雄,直到看到魏霸从里面迎出来,他才放松了身体,露出亲和的笑容,客气的说道:“将军,何必如此礼数呢,我可是常客了啊。”

    魏霸朗声笑道:“今曰却是不同,要恭送少将军奔赴战场,折尊冲俎,扬我国威,岂能不为少将军壮行。”

    “不过是区区副使罢了,跟着大鸿胪走走场子就行,哪有那么重要。”

    “少将军,你是真的这么认为吗?”魏霸脸上还带着笑,却露出了些许不安。见他这副表情,李丰也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他连忙拱手陪笑道:“还要请将军指教。”

    魏霸仔细的打量了李丰片刻,又展颜而笑。“我想是我多虑了。少将军禀承大将军的家风,熟读兵法,怎么会不明白伐谋伐交的道理呢。少将军,谈判虽然只是唇吻之战,却不亚于战场上的凶险。你要是稍有疏忽,无数将士用鲜血夺来的土地就可能毁于一旦,你可不能让我们这些武夫寒心啊。”

    李丰还真没太当回事。他知道老子李严其实根本不想和吴国谈判,谈崩了才好呢,正好有理由和吴国开战。这次让他参加谈判,应该有两个作用,一是让他见识一下吴国君臣,二是让他有机会和镇东、镇南两位重将合作,拉近关系,为将来接手大将军的兵权做一个铺垫。因此,他才对魏霸这么客气。

    此刻听魏霸这么一说,他不能不表示一下自己的重视,连忙说道:“请将军放心,我一定全力辅助大鸿胪,据理力争。”

    魏霸满意的点点头,一边把李丰往里面让,一面说道:“大鸿胪杜君是饱学鸿儒,在学问上,那当然是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他做学问太久了,却没在谈判席上的经历,到时候难免被人用言语拘住。要论口才,费文伟却是难得的人才,只是……”

    魏霸咂了咂嘴,没有再说下去,不过李丰却听得明白。费祎是诸葛亮的人,这次谈判,他肯定不会出力。费祎到合浦来求见魏霸,魏霸避而不见,这已经说明问题了。

    “所以,最后能决定胜负的重任还要落在少将军身上。”魏霸请李丰入席,分宾主落座,这才从容说道:“我相信镇东将军会和我一样考虑,只要少将军一声号令,我们就挥师东下,为大将军前驱。”

    “感激不尽。”李丰拱拱手,脸上笑得像开了一朵花。

    魏霸举起酒杯,与目相平。“少将军,先祝你马到成功。”

    “哈哈哈……”李丰大笑,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他又故作城府的沉思了片刻:“那……我想问将军一声,如果要动刀兵,将军需要多长时间准备?”

    “现在。”魏霸用一根手指戳了戳案几,嘴角微微一歪:“少将军的命令什么时候到,我就什么时候亲自上阵,讨伐东吴。”

    李丰皱了皱眉。他又不是傻瓜。他在交州这么久了,可没听到一点要作战的风声,既没有征兵的迹象,也没有运输粮草的车队,魏霸怎么可能随时出动。他莫不是想诓我吧。等我和吴人翻了脸,他却没有任何动静,让我下不了台,闹一个大笑话?

    “少将军有疑惑?”魏霸无声的笑了起来:“少将军,你放心好了,你去谈判,我会安排人和你一起去。只要你决定动手,最多二十四个时辰,我的先锋营就会出现在吴国境内。”

    李丰恍惚有些明白了:“将军这是内紧外松?”

    “当然,有备无患嘛。”

    法邈附和了一句:“少将军,你可能不太了解,镇南将军治下的兵制与成都的略有区别,三万常备兵可是随时可以出动的。靳东流部离长沙郡不过三十里,朝发夕至。也正因为如此,孙权才会将太子登安排在长沙,他被镇南将军打怕了,可不敢有任何疏忽。哪怕是一点点风吹草动,他也会睡不着觉的。”

    李丰恍然大悟,喜不自胜的一拍手牚。“这可太好了,有镇南将军协助,我有何忧哉。”

    二人相视而笑。

    ……

    孙松、张温手扶车轼,看着两侧急速后退的树影,互相看了一眼,忧色冲冲。

    他们已经接到了孙权的命令,李严派杜琼来和吴国谈判称臣的问题,一场军事冲突在所难免,在这时候再和魏霸扯淡已经没什么意义了,还是赶回武昌备战为上。是以孙松和张温辞别了魏霸,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武昌。

    他们走的是官道,是从秦朝起就开通,以后一直不断维修的官道。不过五岭地区山多水多,再好的官道也不能和中原相提并论,很多路段都开凿在崖壁上,最窄的地方不过五六尺,仅能容一车小心翼翼的前进,和南中的五尺道非常相似。

    可是,他们这次见到的道路似乎又经过了修缮,不仅很多地方加宽了,而且又进行了平整,沿途不少地方都在木兴土木,搭建粮食和驿站。这一切,看似平常,可是在明了内情的孙松和张温看起来,这却是一个信号:魏霸在不动声色的做着战前准备。

    就这个问题,他们曾经或明或暗的问过魏霸,不过魏霸滴水不漏,矢口否认,他总是说自己希望能谈判成功,毕竟对于吴国来说,这只是一个名义问题,能向魏国称臣,为什么还能向大汉称臣?反正吴国和魏国已经决裂了,借着这个机会加强和大汉的盟好,有何不可。他相信孙权明事理,不会反对,所以这次谈判应该会比较顺利,不会到要动刀兵的地方。

    孙松等人对此嗤之以鼻,他们认为这是魏霸的敷衍之词,更说明了他的狼子野心。什么称臣,当初说好的盟约是共分天下,孙权是要称帝的。要称帝,就不用向谁称臣,不管是魏国还是蜀汉。之所以现在没有称帝,就是因为蜀汉一直在敌友之间,孙权实力不足,担心一旦称帝就会遭受汉魏的夹击,所以才迟迟未行此大礼。可是在他的心里,他就是与汉魏并立的吴国大帝。当年向魏国称臣,就是因为刘备要东征,为关羽报仇,他被逼无奈才低头,现在他怎么可能改而向蜀汉称臣,这不是奋斗了多少年,最后又绕回来了嘛。

    孙松的心里沉甸甸的。既然大战不可避免,他就要考虑开战后的情形。蜀汉最可能的进兵方式是孟达攻江夏,魏霸攻长沙。孟达那一路不可怕,一来孟达的实力有限,二来陆逊就在颍川,足以挡住孟达的进攻,可是长沙这一路就很紧张了,孙登能挡得住魏霸?简直是开玩笑嘛。

    孙登是太子,打赢了,不会加官进爵,打输了却对他非常不利。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当初孙权派孙登到长沙来,很多大臣——包括陆逊在内——就反对过,千金之子尚且坐不垂堂,更何况是一国储君,有孙虑战死沙场的前鉴在前,派孙登这个书生到前线更有悖常理。以至于有人怀疑这是孙权不喜欢孙登,故意让他送死的意思。

    这当然是谣言,而且只能在背地上私传的谣言。可是明知孙权后宫争斗,又非常了解孙权父子在为政方面的分歧的孙松此时却不得不提高警惕,也许这个谣言并不是空穴来风。孙权要让孙登送死不太可能,但是让他遭受挫折,然后顺理成章的剥夺他的太子之位却完全有可能。据说他对刚刚九岁的孙和非常喜爱,不在当年的孙虑之下。

    孙松心事重重。

    “君侯,前面五十步的那辆车。”扮作随从的周鲂不动声色的凑了过来,嘴唇不动,声音有些含糊,却能听得清楚。

    孙松向前面看去。那是一辆轻便的马车,双马驾辕,马很强壮,赶车的汉子面无表情,但是身材很健壮,偶尔瞟过来的眼神中也充满了警惕,整个人像一张蓄势待发的劲弓。

    孙松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马车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正当他准备问周鲂的时候,那辆马车停了下来,让在路边,车帷撩起,露出一张温和的笑脸。

    一个儒雅的中年人倚着车厢,向孙松拱拱手:“这位贵客,请先行。”

    周鲂眉梢一挑,催马上前,沉声喝道:“你是谁,怎么认识我们?”

    那中年人微微一笑:“我不知道你们是谁,可是吴郡张惠恕名扬天下,往来汉吴之间,只要见过点世面的,有几个不以认识张惠恕为荣?这位贵客虽然年轻,却能坐在张惠恕上首,想来必是吴国贵人。贵不让贱,我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百姓,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周鲂盯着那中年人的眼睛:“敢问足下高姓大名。”

    “呵呵呵……”中年人笑了:“贱名不足以污尊耳。不过,既然张惠恕在此,我不抓住这个机会结识一番,岂不可惜。在下临沅潘氏支庶,名潜,字伯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