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795章 仿佛当年

第795章 仿佛当年

    不仅诸葛亮没信心了,孙权也乱了阵脚.

    李丰的蛮横原本只是一个笑话,怎么看怎么像个引人发笑的俳优,可是当他背后的魏霸以都试的名义集结人马,孟达以大战在即的名义扣留了他的战马,切断了他和诸葛亮之间的联系,李丰的蛮横就不仅仅是一个笑话那么简单了。

    这是风雨欲来的征兆。

    孙权非常紧张,整夜的在地图前沉思,越看越觉得前景不妙,越看越觉得向蜀汉称臣似乎更理智一些,为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和蜀汉开战,怎么看都觉得不值得。

    倒不是战场上肯定输,而是不值。这一仗打完,吴国至少两三年内无法再调集大军出征,江淮战场的情势将急转直下,刚刚稳定了并州的魏国很有可能趁着这个机会南侵,重新把战线推进到长江沿线。和蜀汉关系的破裂,也意味着吴国将不可能再从蜀汉得到支援,陷入两面作战的窘境。

    毫无疑问,三国之中,吴国现在还是最弱小的。不仅弱小,而且没有发展空间。魏国有冀州、青州、兖州这样的雄州,虽然一时受挫,暂时还能支持得下去。蜀汉后来者居上,有诸葛亮在关中,魏霸在交州经营,实力的迅速增加是有目共睹的。诸葛亮之所以攻洛阳不下,不是因为蜀汉的实力不够,而是因为李严、魏霸不仅不帮忙,还牵制了诸葛亮的一部分精力。如果蜀汉的权力集中到某一个人的手上,不管这个人是诸葛亮还是李严,将蜀汉的实力团结起来,拿下并州,攻克洛阳,指曰可待。

    可是吴国不行,向南,交州被魏霸占了,向东,是一望无际的大海,他没有可供开拓的疆土,没有增长点,随着战事的紧张,腹地的山越却在魏霸的引诱下纷纷逃亡,随着时间推移,他将越来越虚弱。

    除了诸葛恪和胡综等近臣,他已经不和其他大臣讨论,特别是那些江东籍的大臣。因为他们意见比较一致,都赞成向李严低头,向蜀汉称臣,以避免战争。不仅是江东世家,就连江淮系的张昭、诸葛瑾等人也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了类似的态度。

    恍惚之间,孙权觉得又回到了建安十三年,曹艹的战书到达吴郡,满朝文武都赞成投降的时候。那时候还有鲁肃,还有周瑜,可是现在有谁呢?就连吕蒙都死了,军中的重将以陆逊为首,而陆逊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江东人。

    晚上,当孙权和诸葛恪相对而坐的时候,他由衷的叹了一口气:“可惜,公瑾不在,连子明都不在了,后继无人啊。”

    诸葛恪不动声色的接了一句:“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只要大王敢于任用,何愁后继无人。”

    孙权瞥了诸葛恪一眼,半开玩笑的说道:“元逊,你去长沙,能挡得住魏霸吗?”

    诸葛恪淡淡的说道:“长沙有太子,还有张仲嗣。”

    孙权眯了眯眼睛,又说道:“如果我把子高调回武昌,把张承的兵全交给你,再给你增两万兵呢?”

    诸葛恪躬身一拜:“愿为大王驱驰。”

    孙权却没有说话。他打量着诸葛恪,犹豫不决。他看好诸葛恪,但是诸葛恪太年轻了,资历不够,更重要的是他手下没有足够强大的部曲。对于东吴的将领来说,实力强与不强,先看有多少部曲,部曲的战斗力如何,在关键时候,是要靠部曲冲锋陷阵,决定胜负的。没有强大的部曲,就很难把握这样的机会。另外一点就是看他的资历,没有足够的资历,他就无法让其他的将领俯首听命。当初的周瑜、陆逊都遇到过部下将领不听话的情况,不过那时军中将领还以非江东系为主,在共同利益面前还能保持一致,现在军中江东系的实力大增,以一个江淮系的年轻将领去指挥大军,恐怕镇不住局面。

    想来想去,只有陆逊有这样的实力。可惜陆逊终究只有一个,他不可能既对付孟达,又对付魏霸。

    半天没有听到孙权的反应,诸葛恪有些心凉了,慢慢的坐直了身子,却一直低着头。

    孙权暗自叹了一口气。他觉得有些对不住诸葛恪,挑起了他的雄心壮志,却不能付他以重任。他又为自己觉得悲哀,现在的他,再也没有当初拔刀斫案,要与曹艹一战的豪情了。

    孙权咳嗽了一声:“元逊,你如果到了长沙,以何方略取胜?”

    “大王,臣以为,魏霸是虚七实三,并无战意。”诸葛恪清了清嗓子,恳切的说道:“大王,群臣之所以异口同声,希望大王答应李严的要求,原因不外是利害权衡。称臣不过是虚名,开战却是实害,以虚名而邀实害,殊为失策。”

    孙权皱了皱眉,静静的看着诸葛恪,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相信李严、魏霸都明白,他们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也正是因为觉得大王答应的可能姓很大,而不是他们有必胜的把握。”诸葛恪接着说道:“这件事看起来很简单,可是再往后想一想,称臣不过是一个看似无足轻重的要求,甚至有些香甜的诱铒,可是这个诱铒的里面却包含着一个致命的鱼钩。”

    孙权眉头渐渐的挑了起来。

    “如果他们能如愿,就等于推翻了之前的盟约,我大吴从此只能成为他们的藩属,不再有可能称帝,否则,大王就是叛逆,李严可以名正言顺的下令讨伐大王。”

    “如果这次他们如愿,那么在蜀汉的朝堂上,诸葛丞相再败一阵,李严再胜一阵,有可能集大权于一身,并且有可能侵入关中。如果他掌握了关中的兵权,将来征取并州之后,又攻入冀州,大王能阻止他吗?等他收复冀州,再反过身来渡过大河,侵入江淮,大王能阻止吗?当天下大定,他再祭起异姓不得封王,或者追究大王之前的事情,要进行削藩,大王能阻止吗?大王,隗嚣、公孙述在前,前车之鉴,不可不察啊。”

    “大权集于李严一身,固非丞相之利,亦非大王之利。”诸葛恪喘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那些人或者是蠢,不明白这个道理。或者是不忠,知而不言,言而不尽。只要他们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吴国的存亡根本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列。”

    “元逊,你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当初的鲁子敬。”孙权摆了摆手,打断了诸葛恪的话:“我知道了。你说说看,魏霸会不会真的发动攻击。”

    诸葛恪笑了:“大王,魏霸如果真的要发动攻击,他会这么大张旗鼓吗?此人用兵,向来出奇制胜,不喜正面决战,为的就是减少伤亡。如今一反常态,未战而宣,这不是很明显吗?大王若是软弱怯战,他就越发张大其事。若是大王不肯示弱,积极备战,要与其共存亡,他只怕就要退缩,别寻他法了。”

    “你是的意思是说,魏霸是虚张声势?”

    “也不能这么说。”诸葛恪笑得越发开心,“兵法有云,以我之不可胜,待敌之可胜。正因为我之不可胜,敌方不来攻。如果大王部署周全,有玉碎之意,魏霸又有何机可待?”

    孙权沉思了良久,慨然道:“元逊,我拨两万精锐,你去长沙,我会调回子高,不过,张承暂时要留在那里。”

    诸葛恪有些遗憾,却还是点了点头,躬身领命。

    ……

    湘关,魏霸穿着一身雪白的长衫,在院中缓缓盘着云手,衣摆轻拂,长袖飘飘,若神仙中人。

    魏武在一旁陪着,他也在盘云手,不过相比于魏霸的圆转,他的云手多了几分刚猛之气,神情也显得更加猛烈,仿佛在与人交手一般。

    “子烈,你要再放松一些。”

    “我一放松就容易睡觉。”魏武咧了咧嘴,抽动了一下绷得紧紧的脸,露出几分沮丧:“阿兄,我真体会不到你说的那种境界。”

    “因为你总想与人争,要争,当然就会用力。”魏霸缓缓的收了势,笑道:“老子说,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这句话,你应该多体会体会。”

    “老子五千言,我都能倒着背,可就是做不到不争。”魏武舔着嘴唇,苦着脸道:“阿兄,比如说,星彩要打我,我可以缩着脖子让她打,可是别人如果要打我杀我,我也缩着脖子不成?”

    “唉,你这夯货,看来和修道是无缘了。”魏霸摆了摆手,示意魏武自己到一旁练去。魏武抬头一看,两个武卒押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汉子走了过来,而那汉子虽然腿都软了,却一脸的狰狞,神情中多有倨傲,不禁好奇心大起,收了拳势,站在一旁。

    魏霸上下打量着周胤,笑得很开心。“周仲英,别来无恙?”

    “呸!”一直闭着嘴的周胤突然张开嘴,吐出一口浓痰,正中魏霸的前摆,青黄色的浓痰粘在雪白的衣摆上,煞是刺眼。周胤满意的往后仰了仰头,用鼻孔看着魏霸,轻蔑的骂了一声:“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