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01章 东海有敌(上)

第801章 东海有敌(上)

    与魏霸痛饮一番之后,诸葛恪回到了大帐,却久久不能平静。从整个过程来看,魏霸约见他的目的还是劝降,把诸葛诞拿出来当例子,也不外乎这个目的。诸葛诞在魏国仕途不畅,到了关中之后,诸葛亮也没有立刻重用他,到了魏霸麾下还不到一年时间,他就担任了水师副都督,就算其中有夏侯玄、邓飏等人引荐的作用,魏霸这敢用人的魄力还是让人折服。

    但是,让诸葛恪不安的不是这个,而是诸葛诞现在率领交州水师在吴郡这件事。

    诸葛恪已经收到了孙权的通知,说魏霸可能派了一些水师到吴郡,准备袭扰后方,一旦开战,魏霸可能会两线进攻,为了能挫败魏霸的yīn谋,要诸葛恪做好恶战的准备,至少不能让魏霸进兵太顺利。

    诸葛恪对此一向不以为然,他认定这是魏霸的虚张声势,不管是七万大军围长沙,还是一万水师袭吴郡,都概莫如是。用兵贵合不贵分,那一万水师距离三千里,魏霸根本无法有效指挥,心理上的威慑作用大于实际的战斗作用。

    但是,这两件事合在一起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诸葛恪没和诸葛诞见过面,但是他两次去关中,听诸葛亮提起过这个人。诸葛诞是名士,有名士的轻浮习气不假,可是诸葛诞同样有才。诸葛亮暂时没用他,本来是想让他沉静一段时间,待他表现出一定的才能,再予以提拔,好让人知道他不是因为姓诸葛才得到重用,没想到诸葛诞耐不住,直接去了交州,而一到交州,就被魏霸授予了水师副都督的重任。

    诸葛亮说,诸葛诞有一股子士为知己者死的血xìng,谁赏识他,他就会为谁出生入死。他自知时rì无多,所以想把这个机会让给后人,让诸葛诞为其效忠,为其添一助力,但是他心目中的那个人绝不是魏霸。诸葛诞不辞而别,又去了交州,是他意想不到的事情。

    现在,这个人才白白便宜了魏霸,而魏霸又牢牢的把握住了这个机会,获得了诸葛诞的忠心。诸葛诞初领重任,他能不用心表现一下吗?这样一来,这原本可能只是疑兵的一万水师很可能化作一柄真正的利刃,一下子捅入吴国的后背。

    也许,水师绕行数千里偷袭吴郡就是诸葛诞的提议。这段路可不近,而且这段时间风高浪急,是一段非常危险的征程。当然了,一旦实现,其战术效果也是非常惊人的。要不然孙权也不会慌成这样,除些不战而降。

    如果说,诸葛恪对长沙的战事还有一点把握,那么他对诸葛诞率领的这支水师究竟能造成多大的伤害,就一点把握也没有了。

    可是,这并不能击垮诸葛恪的意志,相反让他更加斗志昂扬。他认为,魏霸在长沙部署的七万大军看起来兵力雄厚,可是这其中至少有一半是预备役,只经过基本的战斗训练,却没有上过战场,真正有战斗力的还是那三万常备兵。以这样的兵力配比,魏霸面对长沙的四万吴军并没有足够的胜算,正因为如此,他才要把那支奇兵透露出来,增加威慑力。否则,他根本不用告知,直接动手就是了。

    这是魏霸心虚的表现,也坚定了诸葛恪要守住长沙的决心。现在,他已经不敢肯定魏霸不会动手了,但是他有信心能守住长沙。同样,他希望孙权能顶住压力,不要被魏霸吓倒。在诸葛恪看来,孙权虽然还没有同意称臣,可是他把杜琼请到武昌进行谈判,提高了谈判等级,实际上已经在示弱,之所以没有立刻答应,只是为了挽回一些面子。从心理上,他已经认输了。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

    东海。

    胡综站在一艘楼船上,看着远处的两艘巨舰,心生寒意。

    他从武昌一路赶来,就是为了看一眼这些巨舰。在张温等人的表述中,魏霸新打造的这些巨舰有着强大的战斗力,足以对驻防在这里的吴国水师造成毁灭xìng的打击。孙权将信将疑,当夜就命令胡综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东海,亲眼见证一下。

    为了赶速度,胡综坐的不是舒服的大船,而是一艘作战用的蒙冲,这种战船船体狭长,也因此空间狭小,除了那二十个桨手之外,留给胡综的只有躺着睡觉的地方。

    胡综在这样的船上两天三夜,终于在九月二十八rì凌晨赶到了横海将军卫温的大营上。听完了胡综传达的命令,卫温二话不说,立刻击鼓聚将,率领水师出击。

    两天前,他刚刚发现了这些巨舰,但是对方一直停在离岸较远的荒岛上,没有进入吴国的疆域,又没有挂任何战旗,他没敢主动挑衅,现在有孙权的命令,他迫不及待的想试一试这些体量巨大的战船的实力,如果可能,最好能缴获过来,当作自己的座舰。

    三千吴军水师出寨,卫温陪着胡综留在中军,登上了飞庐,观察远处的战况。诸葛直率领本部一千人走在最前面,他乘坐的也是一艘三层楼船,装备战士五百余人,在他的前面和两侧,有四十多艘中型战舰,上面各装备战士百人。

    迎着灿烂的朝阳,吴军水师斗志昂扬,摩拳擦掌。

    诸葛直扶着栏杆,站在飞庐上,看着远处如墨点一般的海岛,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和卫温一样,他对胡综转述的相关信息将信将疑,体量超过吴军最大楼船一半,速度却和中型战舰一样快,矢石难破,那还是战船吗?

    “将军,你看,敌军战舰出寨了。”亲卫将指着远处,大声说道。

    诸葛直眯起了眼睛,抬起手,挡在眉上,遮挡有些刺眼的阳光。在水天交际处,他看到了一个黑点。

    “来了。”诸葛直在心里叫了一声,立刻举起下令:“聚——”

    旗语打出,分散在两翼搜索的战船立刻聚拢过来,形成一个以楼船为底的三角矢形。这是一个攻守兼备的突击阵型,厚实的阵势可以确保穿透对方的战阵,而展开的两翼又能保证杀伤面积。

    吴军调整呼吸,桨手们往掌心唾了口唾沫,再次握紧船桨,战士们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弓弩手们拉开了弓弩,搭上了箭,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还有一些舀起水,在船上四处泼洒,把任何可燃的东西都淋湿,以免遭到对方的火攻。

    吴军水战经验丰富,这一切做得有条不紊,双方相距五百步时,他们已经全部准备妥当,桨水开始加速,正式开始发动冲锋。

    水声哗哗,泛起白沫,碧蓝的海面被搅得白花朵朵。

    诸葛诞端坐在飞庐上,看着越来越近的吴军战船,不禁笑了一声:“仲英,你觉得这个战术如何?”

    周胤寒着脸,目不转睛的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战船:“中规中矩,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能破否?”

    “易如反掌。”

    “哈哈,那我就欠你一个人情,将来加倍奉还。”

    “不用,是我欠将军一个人情。”周胤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周胤被魏霸连骗带吓,反复思考了几天之后,只得向魏霸举手投降。他自己一死无所谓,真要是被魏霸扒了父亲的坟,再把母亲、妹妹送到辎重营去做营ji,那周家的脸可就丢光了。他可以求死,但是求死解决不了问题,要想避免这个悲剧,他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击败魏霸,一是投降魏霸。

    前一个想法也就想想而已。魏霸现在已经不是他能对付的,他领兵到现在都没超过五千人,可是魏霸现在能调动七八万大军,羽翼已成,双方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不存在较量的可能xìng。别说他个人,就是整个吴国都不是魏霸的对手,除了依附魏霸之外,他没有更好的选择。

    他不情不愿的投降了,魏霸却非常重视他,让他随军出征,并且准备给他一艘楼船,实际上是授予他偏将军的官职,有指挥两千水师的权力。不过周胤不想这么露脸,他甚至不想挂起自己的战旗。如果孙权知道他投降了魏霸,还领着交州水师来偷袭吴郡,只怕母亲和妹妹都会有牢狱之灾,所以他恳求诸葛诞不要让他挂起战旗迎战。

    诸葛诞很体谅他的难处,答应了他的请求,挂起了自己的战旗,却把指挥权交给了他。

    周胤非常感激。

    周胤盯着远处的吴军战船,慢慢的举起了手,突然下令:“开始加速,准备撞击!”

    “喏。”传令兵大声应喏,挥动手中的彩旗,传出命令。鼓手敲响牛皮大鼓,雄浑的战鼓声突然炸响,打破了海面上的平静。

    随着一阵雄壮的号子声,巨大的楼船后面喷出雪白的水花,像是两条巨龙在摇动尾巴,楼船轻晃了一下,开始加速,船头劈波斩浪,向前冲去。

    诸葛直听到了隐约的战鼓声,也发现了对方的动作,不过,他心里却松了一口气。对方现在才开始加速,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能在他们达到全速之前就撞击,对自己还是有利的。

    “加速,加速,弓弩手准备!盾手准备!”诸葛直一连串的下达了几个作战命令。

    双方越来越快,越来越近,战鼓声越发激昂,战意冲天……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