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05章 好勇斗狠

第805章 好勇斗狠

    孙登也一头雾水。发生在浏水南岸的事情,同样发生在了资水南岸。

    一夜之间,三万多蜀汉军撤得无影无踪。张承派斥候过水打探,才发现蜀汉军正在撤退,他们已经撤出三十里,看样子,他们似乎还要继续撤。

    孙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谈判有结果了?不应该啊。如果有结果,父王不可能不通知我。魏霸不想打了?这更不现实,魏霸出道以来,什么时候服过软?

    就在孙登疑惑不解的时候,他收到了邓飏的信。邓飏说,都试已经结束,承蒙贵军理解,我们没有发生冲突,非常感谢。希望这次谈判也能像这次都试一样顺利,汉吴永保盟好,共分天下,刀兵不起,永保太平。

    孙登将信将疑。紧接着,他又收到了诸葛恪的信,知道在临湘也发生了同样的事,魏霸的主力已经撤军,只剩下一万人还驻扎在浏水之南。

    孙登和张承商量,两人猜不透其中的真相。在没有得到更多的信息之前,他们无法做出更多的判断,只能以静制动,守好城池,以免被魏霸偷袭。除此之外,他们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进一步消息,等待武昌谈判的结果。

    九月三十日晚上,孙登和张承都无法入睡。两人穿戴整齐,张承穿上了甲胄,来向孙登告辞。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收到武昌的谈判结果,按照之前魏霸的说法,子时之前收不到结果,那就形同宣战。尽管现在魏霸已经退出三十里,张承依然不敢怠慢,他下令所有的将士枕戈待旦,以备不测。他身为主将。当然要亲临指挥,孙登作为太子,也要在益阳城里等候结果。

    是战是和,结果会在这一夜之间揭晓。不论是张承还是孙登。心情都紧张到了极点。

    ……

    新阳。

    夜色之中,不时的有马蹄声隆隆响起,一队队身影从黑暗中冲出来,在营前停住。核对印信,对好口令,确认身份之后,步行入营。

    县寺的大堂上。十数名将领静静的坐着,没有人大声说话,有相熟的凑在一起耳语。更多的人则是静静的坐着。门外不停的想起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个将领走进来,自己找位置坐下。

    法邈坐在一旁,翻看着手中的公文,只有当有人进来的时候,他才会抬起眼皮看一眼,点头致意,然后又把目光收回公文上。

    从酉时开始。他就这么坐着,一直坐到了上灯。

    当靳东流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来,法邈嘴角露出一抹浅笑,合上了手里的公文,站了起来,拱了拱手:“诸位,人都到齐了,我这就去请神将。”

    在座的都是荆州三郡的高级将领,出身武陵五溪蛮的占了三分之二,其中不乏飞狐、寒如这样的部落首领,坐在最前面的大汉就是如今五溪蛮的蛮王黑沙,他同时还是魏霸身边的两大护卫之一。其他人也大多是零陵、桂阳等蛮夷部落的头领,是后来才进入魏霸麾下的。对他们来说,镇南将军的名头远不如神将的名头来得大,听法邈说要去请神将,众人齐声道:“恭请神将。”

    法邈入内,片刻之后,魏霸从后面走了出来。他嘴角含笑,四下一顾,温和而不失威严的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被他看到的人,都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杆。魏霸入荆州三四年,武陵三郡的百姓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至少不用再承受吴国的征召和盘剥,魏霸也征召兵役,但是说得很清楚,适龄男子只当三年兵,三年之后转为预备役,不到万不得已,只接受都试,不予以强征。魏霸兑现了他的承诺,哪怕是攻打南阳的时候,魏霸也没有大量征发兵役。

    魏霸治下也许离盛世还太远,也谈不上每个人都丰衣足食,但是大部分人的温饱基本上都可以解决,在这乱世之中,能做到这一点已经不容易了。随着中原、关中地区的移民涌入,新稻种的推广普及,棉花的销路打开,荆州三郡的百姓对魏神将的恩德还是很感激的。能在魏神将的麾下带兵打仗,也是这些粗直汉子的荣耀。

    “诸位,我说过,没有紧急战事,不征召预备役作战。这一次,依然如此,但是我需要你们帮我壮壮声势。”魏霸咳嗽了一声,温和的说道。他虽然没有横眉怒目,却没有人敢放肆,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神将,我相信这可能不是一个好消息。”飞狐站了起来,拱了拱手,又看了看其他的将领们,笑道:“好多勇士可等着神将的命令,要为神将冲锋陷阵,斩将夺旗呢。”

    几个汉子跟着叫了起来。“正是,飞狐老兄说得对,我等入神将麾下三年,还没有真正打过一仗,实在是手痒得慌啊。”

    “可不是,当初跟着赵老将军练习战阵,我们就想上阵,不料神将骁勇,自己就把曹睿打跑了。这次打孙权,神将可无论如何都要带着我们。”

    魏霸看了看,这几个急着求战的都是零陵、桂阳等郡的部落头领,他们的确没有参加过什么大的战事。不过他们也不完全是想为神将而战,更多的原因是眼红五溪蛮在军中的地位。武陵三郡的常备兵高级将领大多出自五溪蛮,谁让魏霸入荆州的第一站就是武陵呢。

    至于飞狐,恐怕也是出于平衡的目的。他现在虽然担任武陵尉,掌握着武陵的兵权,可是他入魏霸麾下以来,没有立过大的战功,最大的功劳就是在三山谷击败了潘濬,而那时候主将是赵统,跟他没什么关系。他能够担任这个重任,很多人都不服气,认为是他的女儿楠狐嫁给了魏霸的亲信魏兴的缘故。在蛮人部落中,他的地位远远不如蛮王黑沙,黑沙可是参加过多次大战的。

    魏霸对这些人的心理一清二楚,心机再多的蛮子也是蛮子,论心机,哪能和他以及他身边的法邈等人相提并论。他摆了摆手,笑道:“诸位勇气可嘉,我非常高兴。不过,兵者死生之地,不能大意,我向来的宗旨就是以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利益。夫子说过,让训练不足的人上战场,那等于杀人。我是不会这么做的。这次让你们助阵,就是希望给那些没有上过阵的勇士提供一个机会,让他们熟悉一下真正的战场,为将来亲自上阵杀敌做准备。”

    魏霸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所以,你们不要争,主攻任务,还是由常备兵来完成,预备役的任务就是后勤和军械。必要的时候,我也许会挑选一些训练最好的勇士上阵,不过,数量不会太多。”

    众人听了,神色各异,像飞狐一样的常备兵将领自然是喜形于色,而那些统领预备役的将领则面露失望之色。这些蛮子心思简单,根本不知道隐藏自己的想法。

    飞狐再次拱手:“将军,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现在已经是期限的最后一天,就算是现在出发,恐怕也无法达成将军的诺言了。将军,宜早不宜迟,还是立刻下达命令,我们好回营准备啊。”

    “哈哈哈……”魏霸大笑:“想不到你飞狐一把年纪,倒是斗志不减,像年轻汉子一样好斗啊。听说你又娶了两个女人,我要来还以为你只是娶了看看,现在看来,你很可能再生几个儿子出来啊。”

    众人大笑。飞狐笑盈盈的抚着胡子,自鸣得意。

    魏霸摆了摆手,哄笑声嘎然而止。“不错,我们就是现在出发,也不可能在十月初一的子时进入吴国境内。不过,我们无法进入,不代表我的诺言就无法兑现。你们要知道,我魏霸的麾下可不仅仅有你们这些勇士啊。”

    飞狐眼珠一转,故作不快的说道:“神将,如此说来,那我老狐狸可有些不高兴了。这么重要的任务,怎么能不让我们也分一杯羹。神将,你莫非是觉得我们不够善战么?”

    有人站了起来,胸脯拍得咚咚响,义愤填膺。“可不是么,神将,你这么做,太让我们伤心了。要论打仗,谁还能比我们五溪蛮更勇猛。”

    “嘿,你这傻大个,说什么呢?我们桂阳蛮比你弱了?想当初在临贺,打败陆老头的那一战,我们桂阳蛮可是功劳最大的。”

    “你们功劳最大?”先前那蛮子眼睛一瞪:“你问问大伙,认不认你这个账。”

    眼看着蛮子们又要开始翻旧账,魏霸咳嗽了一声。这一声虽然不是很响,却像惊雷一样,激动的蛮子们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只是眼神如飞刀,嗖嗖的飞个不停。

    “诸位都是勇士,却不是表现在嘴巴上,更不应该把战友当敌人。”魏霸不怒自威。“伯远,你来宣布一下作战任务。”

    “喏。”法邈站了起来,走到地图前。

    蛮子们顾不上争强好胜了,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等着听战术安排,看看自己能不能捞一个比较靠前的战斗次序。那些预备役的也不敢大意,希望自己能被安排到一个重要的位置,如果那里战事紧张,说不定自己还有上阵的机会……

    ps:

    第二更到,有月票的兄弟支持一下,又被人挤下来了,老庄着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