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10章 攻心为上

第810章 攻心为上

    魏霸高坐在帐中,几支巨大的鱼油烛将大帐里照得通明,却又没有油灯的烟气。不说那些制作jīng巧的高脚桌椅,仅是这几根鱼油烛,就充分展示了魏霸财大气粗的土豪形象。

    魏霸不喜欢这种暴发户的姿态,可是随军的关凤说,他必须这么做。如果和来敏、刘熙那样的书生一起说话,大可以布置得清雅一些,明月清风,小桥流水,一杯清茶,一炉清香,案上一架古琴,庭中一支瘦鹤。可是和这些蛮人将领一起说话,玩那些就不行了,这些人会嫌茶不如酒香,会嫌琴不如鼓豪壮,会嫌鹤太瘦,不如肥鸡来得爽口。

    一句话,和这些粗人打交道,就要土豪一些。

    魏霸承认,关凤的这个建议很实在,所以,他不喜欢做土豪,也只能做土豪。

    将领们济济一堂,放眼看去,几乎都是蛮子,剩下的也只是唐千羽、朱壹等魏家部曲,邓飏是个名士,和这些蛮子坐在一起很不习惯,不过他也清楚,在这种场合表现出对蛮子们的鄙视无异于自取其辱,所以他只能默不作声的坐在一边。好在他也不孤独,杨戏、张表等人也和这些蛮子说不到一起去,几个文士凑在一起相互取暖,倒也不错。

    蛮子们很兴奋,嗓门一个比一个高,特别是那些第一次参战的将领,一个个眉飞sè舞,唾沫横飞。他们之前大多和吴军有过战斗,经常是被吴军撵着满山跑,这次跟着神将出战,一战就灭了五六千吴军,包围了益阳城,困住了吴国太子,这仗打得爽啊,浑身每个毛孔都透着舒坦。早就听说魏神将打仗高明,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跟着这样的神将作战,还有什么敌人是对手?

    大帐里人声鼎沸腾,吵得邓飏等人脑仁疼,只能把求助的目光转向魏霸,希望魏霸及时的开始会议,让这些蛮子消停消停,闭上那些口气非常重的臭嘴。

    这些蛮子太抠了,根本舍不得用青盐来漱口,能在喝酒吃肉之后用清水漱漱口的都算体面人。几十个凑在一起吹牛,喷出来的唾沫星都够臭死一头牛。

    “嗯咳!”魏霸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大帐里却迅速的安静下来,蛮子们各自回座,眼巴巴的看着魏霸,等着安排新的作战任务。

    邓飏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再吵下去,脑子真要炸了。

    “诸位,今天一战,我非常满意。”魏霸不紧不慢的说道:“从今天的战损结果来看,诸位平rì的训练都是很有成效的,我军的伤亡大大少于预期。在此,我首先要代表将士们的家属向诸位表示感谢,少一个伤亡,就是挽救一个家庭,你们功德很大。”

    魏霸说着,欠身施了一礼。蛮子们不敢怠慢,连忙还礼。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在学堂上学过几天兵法,至少在学堂听魏霸演讲过。魏霸非常重视伤亡比例,他不喜欢那些无视战士xìng命,蛮打蛮干的将领,鼓励将领们多动脑子,尽可能的创造有利条件,减少伤亡。因此,平时的训练,武器装备的严整,都是将领们非常关注的事情。此刻,魏霸向他们表示致谢,就是对他们平时努力的最高奖赏。

    “其次,我要代表所有的百姓感谢你们。少一个将士伤亡,我们就要少支付一笔抚恤,这些钱可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每个百姓从嘴里省出来的。”

    魏霸再次欠身施礼。蛮子们再次还礼,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张狂,多了几分肃穆。他们也不是什么大家族出来的,很多人退伍回家后也要下地耕种,他们知道一个阵亡将士抚恤金里面有多少汗水。

    看着大帐里如敬神一般的肃静,邓飏暗自感慨。魏霸这些话并不见得有多少道理,可是说得很到位,特别是针对这些蛮人将领来说,简直是说到他们的心理。魏霸能把一帮蛮子整合成jīng锐之师,不仅和他善于用兵有关,和他善于cāo纵人心也分不开。据说魏家父子喜欢吴子兵法,魏霸这一套大概也是从吴起那里学来的。

    魏霸致完了词,又把当前的战局说了一遍。长沙有四万吴军,主要分布在两个地方,一是益阳,一是临湘。现在虽然围住了益阳,但是益阳城坚,里面还有一万多吴军,太子孙登在城里,指望吴军不战而降不太现实。如果要强攻,代价也不小。因此,魏霸决定,暂时不强攻益阳,先取防守空虚的周边各县,同时加强舆论攻势,打击吴军的士气。

    “诸位,我们这次出师,不是以攻取益阳、临湘为目的,而是力争夺取整个长沙。既然益阳、临湘驻有重兵,我们就避实击虚,先取其他诸县,在吴军援军到达之前,我们占领的地盘越大越好。只要我们打下来了,就是我们的,孙权要想拿回去,那就得看我们的脸sè了。”

    魏霸哈哈一笑,蛮子们也哄堂大笑。魏霸摆了摆手:“文然,你把拟好的檄文读一下。”

    杨戏应了一声,傲然起立,也不拿稿子,背着手开始朗诵了起来。

    “皇羲以来,君臣上下,张化以导民,刑罚以禁暴。圣人出,立名教,序尊卑……”

    他刚读了两句,一个蛮子举起了手,杨戏有些不高兴的看着他,眉头一皱:“什么事?”

    “杨大人,你刚才说什么,我听不懂。”

    杨戏眼睛一翻:“这么简单的文字你都听不懂?”

    那个蛮子缩了缩脖子:“我读书少,只能读写军报,大人说的这些,学堂里没教。”

    杨戏嘟哝了一句:“那些家伙都是怎么教的,这不是误人子弟么。”他随手一指:“你懂么?”

    那个被他指着的蛮子摇了摇头。

    杨戏皱了皱眉,又指了一个,还是不懂,再指一个,依然不懂。杨戏有些急了,转过身对魏霸说道:“将军,这可怎么办?”

    魏霸笑道:“文然,你的文采,那是不用说的,将来用来写国史都绰绰有余。可这里都是军中的粗汉,哪能听得懂你那些文绉绉的词?你这个文章,送给孙登、张承看没问题,给那些普通庶民看,的确有些太深奥了。文然啊,你这文章写得再好,别人听不懂,那还怎么领会你的要义呢。”

    杨戏挠了挠头:“那……我再改改?”

    “嗯。再改改,改完了之后再读给身边的人听听,如果他们能听得懂,这个檄文才算是真正通俗易懂。”魏霸笑盈盈的说道:“你要知道,长沙虽然是江南有名的富庶之地,可是十个人中,还是有九个半没读过书,像在座的这些能读写军报的人,已经是难得的才子了。”

    蛮子们得意的笑了起来。他们虽然听不懂杨戏写的檄文,可是正如魏霸所说,在他们的乡里,能读写自己的名字都算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何况能读写军报。

    杨戏傻眼了,要写得能让这些蛮子听得懂,那还有什么文采可言?

    魏霸继续鼓励道:“文然,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辛苦,印字作的人随时待命,印出来一批,我就派人出去发一批,几天之内,你就名扬长沙了。”

    杨戏暗自叫苦,心道是臭名吧,我长这么大,还没写过这么粗俗的文字。

    魏霸这么干,也是没办法。在中原地区,争取的对向是世家大族,是豪强,那些人多少读过书,或者家里养着文人,江南有几个读书人?真是凤毛麟角啊,他要争取长沙人,就不能只把目光着眼于那些读过书的豪族,而应该着眼于广大的庶民百姓。那些人大多是文盲,不写得通俗易懂,谁懂?

    安排完了檄文的事,魏霸又开始布置任务。要想尽可能的占领更多的地区,光凭一张通俗易懂的檄文是不够的,还要有武力作为后盾。孙登把主力部署在临湘、益阳,这本来没有错,如果双方交战,不先取这两个城中的一个,是不可能向前推进的,否则粮食难以维系。不过现在情况有所不同,他有足够的兵力,可以先围而不攻,腾出手来先取其他守备力量薄弱的县,而孙权却抽不出更多的兵力来反击。等他把地方占了,再和孙权讨价还价的时候,就有足够的筹码了。

    我就不信了,你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救?虎毒还不食子呢,哪怕你再不喜欢孙登,你也不能看着他被困在益阳无动于衷吧。

    魏霸决定率领三万人马亲自坐镇益阳,不让孙登出城,其余三万人马分成两路,一路由蛮王黑沙率领,一路由飞狐率领,向北推进。为了防止这两个蛮子头脑发势,魏霸又安排法邈、张表做他们的军师。

    黑沙和飞狐大喜,躬身领命。

    杨戏熬了一夜,捻断了不知道多少根胡子,终于写出了一篇通俗易懂,雅俗共赏的檄文,魏霸看了之后,非常欢喜,大大的夸奖了一番,立刻交给印字作刻版印刷。第二天下午,印版制作完成,一张张散发着墨香的檄文印了出来,随即被送往黑沙、飞狐的军中,散发到长沙各县……(未完待续。)

    亅wWw, “梦”“岛”“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