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26章 集腋成裘的暗示

第826章 集腋成裘的暗示

    孙权捏着鼻子,忍气吞声的时候,诸葛亮也陷入了被动.

    费祎从长沙赶来,向他通报了魏霸已经掌握他将战船技术泄露给孙权的确凿证据,这个局面是诸葛亮怎么也没想到的。他一是没想到孙权会将原图送到豫章船厂,二是没想到这些图纸居然落入了魏霸的手中,更关键的是,魏霸想要得到什么,他其实并不是很清楚。

    主动权完全掌握在魏霸手中,形势对他非常不利。

    诸葛亮没有立刻答复费祎,他甚至没有任何表态。费祎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费祎的态度有一些微妙的变化。费祎不再是那个一心为他着想的费祎,费祎的中心已经不知不觉的移到了魏霸那一边,虽然费祎现在还在为他考虑,可是立场已经变了。

    这件事关系重大,诸葛亮生怕引起一些不必要的搔乱,所以他没有对任何人说,带着一些亲信随从和费祎来到了终南山北麓的楼观,这里环境清幽,没有什么人打扰,可让他一面静养,一面斟酌魏霸的心思。

    夜晚,秋凉如水,诸葛披着一件半旧的裘皮大氅,在一面高台上慢慢的踱着步。这面高台据说就是老子写五千言的地方,又叫老子写经台,尹喜得经之后,就在这里观星修道,旁边这幢观星楼就是他当年观星的地方。后世这里成为楼观道的发源地,在道教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景观,不过诸葛亮这个一直被误认为是道家的人其实跟道家没什么关系,对这些也不感兴趣。

    要论学术,诸葛亮其实是个杂家,以法家为主,儒家为辅,无门户之见,各采众长,自成一家。他的个人心姓中还有一些道家的淡泊,要不然也不会有“宁静以致远,淡泊以明志”的名言传世。不过他本人一生辛劳,真正践行这句话的时候很少,要不然他最后也不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根本不是道家的人会有的结果,哪个神仙是累死的。

    初冬的夜晚已经很冷了,在山里则更冷,诸葛亮裹紧了身上的旧氅,仰起头,看着天空的繁星,辨认着星宿的位置,推算着大汉的运程。为将者,当知天文地理,星相医卜,诸葛亮对这些也不陌生,只是现在,他觉得自己什么也看不出来。

    比如说,魏霸究竟想干什么,星相上就一点征兆也没有。

    旁边传来了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费祎出现了台上,双手托着一件衣服。静静的看着诸葛亮。诸葛亮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丞相,高处不胜寒。”费祎露出一丝微笑,他走到诸葛亮身边,将那件衣服抖开。“丞相,你那件大氅都落毛了,还是换上这件狐裘吧。”

    诸葛亮看了一眼那件新裘,不禁眉头一挑。这是一件纯白之裘,看起来像一片雪,白得让人心动。

    他没有接,反而抓紧了身上的旧裘。“文伟现在收入颇丰啊,一出手就是这么名贵的狐裘?”

    费祎摇摇头:“这不是我的,是魏子玉送给丞相的。”他看了看,又道:“是拼凑起来的,不是整皮,天下也没有这么大的狐皮。”

    诸葛亮眉毛一挑,沉吟了片刻,浅笑一声。“这么说,我倒要试试。”

    费祎松了一口气,从诸葛亮的手中接过旧裘,小心的摆在一边,又帮诸葛亮披上新裘。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句话一点也不错。诸葛亮本来就长得不错,长身玉立,如今身体虚弱,脸色有些苍白,穿上这件雪白的狐裘,整个人就像一块无瑕的琼玉。如果脸色再好一点,那简直是玉树临风,老树琼枝。

    费祎退后两步,上下打量着诸葛亮,连连点头。“果然,长短正好。”

    诸葛亮低头看了看,提起了有些偏长的衣摆,苦笑道:“好是好,长短却不是正好,似乎长了一些,容易扫地。”

    “那是因为丞相体弱,背有些驼了。”费祎笑道:“如果将身体养好了,腰背挺直,岂不是正好?”

    诸葛亮瞟了费祎一眼:“我一把年纪了,只会越来越衰弱,怎么可能返老还童?”

    费祎摇摇头:“丞相,若论年岁,你可算不是年长。人生半百,正是英年啊。”

    “文伟,你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

    “丞相谬赞,这也不是我说的。”

    诸葛亮一怔,眼神一黯。费祎这是挑明了要给魏霸做说客了。集起来的狐裘,好好将养身体,这就是魏霸的要求?

    诸葛亮虽然不是道家,可是他知道集腋成裘的典故出于哪里。《慎子?知忠》有“故廊庙之材,盖非一木之枝也;粹白之裘,盖非一狐之皮也”的话,魏霸送他这件狐裘,实际上是希望他能不拘一格的用人,不要让自己这么辛苦,然后才有可能将养身体,正好适合这件狐裘的长短,也就是适合魏霸要求的尺度。

    换句直白点的话说,魏霸要求他放手,承认现在他的权利和地位。这样,他们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就可以得到缓解,甚至可以化干戈为玉帛。

    不得不说,在那一瞬间,诸葛亮有些心动。他很清楚目前的局势,如果他和魏霸联手,李严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朝堂上三方对立的局面就可以得到缓解。消除了内部矛盾的蜀汉完全有可能在短短的几年内荡平天下,成就一统大业。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诱惑。如果一切顺利,诸葛亮甚至可以带着完成梦想的欣慰走完人生旅程。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圆满的结局……

    可是然后呢?一想到此,诸葛亮刚刚飞起的心又不断的向下沉。按照这个设想,魏霸将成为他的继任者,届时他最多不过三十岁,还可以执掌权柄至少二十年,如果他能善于养生,甚至有可能再掌权柄三四十年。这么长的时间,他能一直克制住自己的野心,不迈出那一步吗?就算他愿意,他手下的那些人愿意吗?一旦他动了心,恐怕就没有人能够阻挡他。他举手之间,就能倾覆了大汉。

    大汉将再一次面临毁灭。

    诸葛亮看着远处黑黝黝的山峦,心里堵得像塞进了整个秦岭,不留一点空隙。

    费祎静静的看着他,一声不吭。该说的,他已经说了,该做的,他也已经做了,剩下的正如魏霸所说,听天由命。

    “晏子曾经说,衣莫如新,人莫如故。”诸葛亮抚摸着身上的新裘,语调低沉,充满了伤感。“可是衣固然是新衣,人却不知是否如故。且喜新厌旧,君子不为。新衣虽好,终不如旧衣贴身。”

    诸葛亮说着,脱下那件新裘,仔细的叠好,递给费祎,又从他手上取过旧裘披了起来。费祎看着手中的新裘,感觉着上面残留的体温,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丞相,不要这么急着做结论嘛。”

    “魏霸这次有功,怕是又要加官进爵了。”诸葛亮直截了当的说道:“他想要什么?”

    费祎摇摇头:“我不知道。“

    “你会不知道?”诸葛亮转过头,逼视着费祎,眼神中多了几分讥诮。

    “我真不知道。”费祎恳切的说道:“我只能说,魏霸不想走到那一步。丞相,你应该能感受到他的诚意。”

    “可我看到的只有野心。”诸葛亮惨然而笑:“我老了,身体越来越衰落,宛如这残月,已经看不到一丝光芒,又岂是那初升朝阳的对手。不过,既然还有一口气在,总不能束手就缚,坐视陆沉。文伟,你回去吧,告诉魏霸,如果他愿意做一个纯臣,诚为大汉之幸,苍生之福。如果他有别的野望,要和我讨价还价,还是趁早放弃这个想法。人生而无奈,很多事情无法选择,可是有些事,却必须做出选择。”

    费祎欲言又止。台下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费祎转头一看,姜维拿着一封信札,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姜维瞟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说,径直走到诸葛亮面前,附在诸葛亮耳边低语了几句。

    诸葛亮微微点头,轻轻的摆了摆手。姜维躬身领命,快步下了台,这次连看都没看费祎一眼。

    台上一片寂静,只有几只秋虫在鸣。

    费祎还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诸葛亮沉默了良久,忽然说道:“文伟,你回去转告魏霸,我不喜欢委曲求全,也不想被人逼着做出选择。能够逼迫我的只有这里。”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语气很轻,态度却很坚决。

    “只此方寸之地,别无身外之物。名与利,于我如浮云。”

    费祎长叹一声,深施一礼,他的腰躬成了直角,半晌才重新站直了身子。他转过身,捧着那件狐裘,缓步下台,一步一步,庄重得像是捧着大祭的祭品。他走到台下,转过身,仰起头,看着负手而立,仰天观星的诸葛亮,一字一句的说道:“丞相保重。”

    诸葛亮一动不动,恍若神像。

    费祎转身离开。

    姜维从拐角处转了出来,看着费祎离开的方向,过了一会儿,他举步上了台,来到诸葛亮的身后,站在那里,微躬着背,一动不动。

    “伯约,你有信心吗?”

    姜维轻声答道:“苟利国家,生死以赴,不敢因祸福有所避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