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28章 枯荣

    其实李丰也没有费祎想像的那么蠢,只是他现在的确抽不出心思来关注这些,初次担任一郡太守,诸多事务接踵而来,一下子把他给忙个四脚朝天。

    好容易把步骘送走了,李丰忽然觉得南郡空荡荡的,除了部下的那些将士,连个百姓的人影都看不着。可不是嘛,从建安十四年周瑜攻击江陵开始,到现在二十多年,先是魏吴交手,后来汉吴交手,接着汉魏交战,再接下来吕蒙袭取荆州,再次与魏国交手,南郡就没有消停过。南郡四通八达,交通方便,百姓逃难很容易,早就逃得人影都见不着了。

    没人,怎么守地?李丰犯了难。前思后想,他只得去找孟达、魏霸帮忙,孟达也没什么办法,他自己也没几个人,南阳现在也地广人稀,比南郡好不到哪儿去。不过魏霸帮了李丰一个大忙,他把夏侯玄招募来的海盗**,邓艾招募来的山越调拨了五万多户过来,充实到江陵周边的几个县。有了这五万多户,江陵一下子热闹起来了,至少像那么回事,不再那么冷清了。

    有了人就可以屯田,屯田就有粮,就可以兵。魏霸建议李丰趁热打铁,把襄阳水师调到江陵来驻防。这样一方面可能减轻孟达的负担,另一方面可以加强李丰的实力。吴军水师大部分折戟沉沙,除了魏霸新组建的交州水师之外,襄阳水师可以说是天下实力最强的水师,将来必然是伐吴的主力。把这些人收归自己的麾下。李丰自然求之不得,当即照计行事。

    除了调来襄阳水师之外,李丰又听取魏霸的建议,从那些海盗里料简了三千多精壮,充实到襄阳水师里。为此,魏霸送了一些从豫章打劫来的战船给李丰,这份厚礼让李丰欣喜若狂,感激不尽。只是亲眼看到吴军打造的战船,李丰确认了战船技术的泄密,不免又对诸葛亮咬牙切齿了一番。

    在魏霸的大力协助下。南郡很快进入了正轨。可是追查战船技术泄密的问题却一直没什么进展。经过半个月多的追查,基本可以肯定这件事和襄阳水师无关,嫌疑最终落在了关中的诸葛亮身上。李丰毫不犹豫的把事情通报给成都的大将军李严,要求就此事追究诸葛亮的责任。他相信。李严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彻底把诸葛亮的兵权夺过来。

    每天忙于公务。李丰忙得很兴奋,甚至有些亢奋,在这种时候。他就算有所担心,也不可能和魏霸翻脸,做出让魏霸不高兴的事。为了表示感谢,他还特地为魏霸请功,催促大将军府对立功将士进行嘉奖,让他们开开心心的过年。特别是那些新迁来的百姓,第一年能不能过好,对李丰将来的政绩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大权在握的李丰踌躇满志。费祎经过江陵时,他特地请费祎赴宴,在席上,他询问了一下费祎的关中之行。费祎当然不能把真相告诉他,只说是去关中向诸葛亮催讨债务。李丰也知道诸葛亮欠魏霸一笔钱,听到这句话,深信不疑,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指责了诸葛亮一通,说他宁可与孙权交好,也不肯支持自己人,实在是大有问题。

    费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诸葛亮被魏霸、马谡联手逼得进退两难,已经够让人心酸了,现在还被李丰这样的蠢货奚落,实在是明珠蒙尘,瓦砾当道。最让他无奈的是,他明明根本看不起李丰,却非常清楚魏霸的用意,作为魏霸的心腹之一,他不得不和李丰虚以委蛇。

    这种经历实在算不上有趣,费祎第二天一早就像逃也似的离开了江陵,渡过大江,赶往洞庭湖。

    魏霸还在洞庭,看到费祎,看到费祎带回来的那件狐裘,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叹了一口气,眉宇间尽是说不出的失落。

    很快,魏霸就起程离开了岳阳,他要回到交州过冬。而费祎则接受了新的任务,带着魏霸准备好的礼物,赶往成都。

    ……

    成都已经吵翻了天。

    魏霸用十一天时间,以雷霆之势逼降了孙权,迫使孙权向蜀汉称臣,还割让了南郡、长沙,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意料到的结果。在此之前,这件战事已经大张旗鼓的讨论了很久,久得让人都有些疲了,以为最后可能会不了了之,大家各让一步,相安无事。

    谁也没料到,魏霸会做出三面进攻的部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服了孙权。等朝堂上的那些大臣知道战事爆发的时候,实际上大战已经结束,吴太子孙登已经在赶往成都的船上了。

    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胜利,快得让人瞠目结舌。

    大将军李严的威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曾经显赫一时的丞相府彻底没落了,与大将军李严的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相比,丞相诸葛亮是个不知兵的书生成为公论。就算有几个为诸葛亮打抱不平的人,也只能在私下里叹叹气,没人敢拿到明面上来说。

    面对这种情况,留府长史蒋琬和张裔更是谨小慎微,不敢有任何出格之举。而大将军府的气势则如日中天,无人难当。

    在满朝文武都指责诸葛亮的时候,李严站了出来,义正辞严的为诸葛亮辩诬。他说,诸葛亮并非是有人说的那么不堪,他的功绩有目共睹,只是因为操劳过度,体力不支,不能亲临前线,这才有并州之败。为国家考虑,应该让丞相回成都休养,养好了身体,才能更好的为陛下效力嘛。

    李严说得很好听,可是言外之意却同样清晰。他这话一说,那些闻风使舵的人立刻出动,上书要求天子召诸葛亮回京养病。天子刘禅面对如雪片般的奏疏,不敢做任何表态。只好让人把这些奏疏抄送大将军府和丞相府。

    蒋琬等人彻底慌了神。让诸葛亮回成都,哪是让他养病,这是要剥夺他权利的意思,至少是要剥夺他的兵权。诸葛亮一旦离开关中,再想回去,那可就千难万难了。他这些年的辛苦,不出意外的话,会全部便宜了李严。

    没等蒋琬等人拿出应对的办法,李严又发起了第二波攻击。年底本来就是丞相府最忙的时候,各州郡的上计要集中到丞相府进行最终的审核。没有杨仪这个会计高手坐镇。那些堆积成山的账册就已经让蒋琬他们晕头转向了,李严却觉得不够,又提出了议功的要求。

    他要求由大将军府和丞相府合作,对年初的并州之战以及下半年的荆州之战论功行赏。而且要求尽快进行。以便天子在新年大飨时对有功之臣进行嘉奖。

    这个要求彻底把蒋琬等人逼到了墙角。

    其实根本不用议。赏罚很明白,就是赏李严父子等人的战功,罚诸葛亮、姜维并州之败的责任。

    蒋琬知道议功的后果是什么。他却不能推辞,打完仗,论功行赏是必然的事情,没有规矩,还怎么治国?他们紧急向关中请示,可是关中的消息却让他们更崩溃。

    诸葛亮真的病倒了,根本不能理事,现在主持日常事务的是杨仪和姜维。这两个人偏偏还不合,杨仪想让姜维只负责军事,其他的事务由他来负责,实际上就是想暂时代替诸葛亮,可是姜维却坚持要在日常事务里插一腿,不让杨仪独揽大权,搞得杨仪非常恼火,写信向蒋琬等人报怨姜维贪权。

    外忧内患,丞相府风雨飘摇,就像狂涛巨浪中的一叶扁舟,谁也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倾覆。

    风雨不仅在成都的朝堂上,也不可避免的波及到了城外。

    诸葛亮不在家,诸葛庄园没什么人来往,除了诸葛均、蒋琬等几个人偶尔来一下,几乎没什么访客,大门整天都关着,一点生气也没有,和隔壁门庭若市的魏家庄园简单是一个天一个地。

    这一天,诸葛均循例来见嫂嫂问安的时候,正好看到费祎坐着马车,风尘仆仆的从远处驶来。诸葛均心头一喜,停住了进门的脚步,拱起了手,露出了笑容,迎了上去。

    费祎非常尴尬,他让车夫停住了马车,从车上走了下来,和诸葛均见礼。

    见费祎站在那里不动,根本没有进门的意思,诸葛均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有些僵。

    “文伟从何而来?”

    “刚从荆州回来。”费祎脸上有些发烧,尴尬的说道。

    诸葛均点了点头,强笑道:“一路辛苦,那就不要耽搁了,先办正事要紧。文伟请自便。”

    费祎像是被打了一耳光,往日的从容荡然无存,匆匆上了车,从诸葛庄园门前经过。

    诸葛均看着费祎的背影,怔了半晌,转身进了门。黄月英已经在堂上等着,看到诸葛均的脸色不对,便问了一句。当她听说费祎从门前经过,却不是奉诸葛亮之命而来时,她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非常沮丧。

    费祎是什么样的人,她当然是知道的,这样的人都离开了诸葛亮,转投魏霸,对诸葛亮来说,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她沉默了良久,才恢复了平静,淡淡的说道:“人各有志,江夏费氏不能断了传承,由他去吧。”

    诸葛均心中涌过一阵悲凉,哽咽道:“嫂嫂,兄长卧病不起,奈何?”

    黄月英看了他一眼,眼圈红了。“朝廷自有法度,我无诏不得离开成都。以目前的情形来看,我离开成都只会给你兄长带来更多的非议,只能千里寄书,以托相思。你如果方便的话,不妨去一趟长安,把瞻儿也带去。数年不归,又一次病倒,我真不知道他能不能熬过这一关。人在病中,有个至亲之人在身边,总是个安慰。”

    “喏。”诸葛均话音未落,泪水夺眶而出.

    (未完待续……)

    ps:  虽说女性读者估计不会太多,可是还要祝半边天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