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43章 潘氏兄弟

第843章 潘氏兄弟

    魏霸刚到临沅,就收到了大将军李严的公文,丞相诸葛亮要求他回京述职,并一起讨论出兵辽东的事。除此之外,李严还给他附了几句话,简略的说明了为什么会这么迟的原因。

    虽然只是几个字,却透露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看着那几个字,魏霸笑了笑,把公文递给廖立。廖立看完之后,又随手递给了法邈,轻声笑道:“丞相还是那么周密,滴水不漏,一点机会也不给人留。”

    “可惜,他终究不是金刚不坏之身。”魏霸耸了耸肩,不以为然的说道:“三十年前这么拼命,那是该当如此,三十年后还这么拼命,事无巨细,事必躬亲,和二三十岁的人拼体力,我只能说他实在太失败了。”

    廖立无声的笑了起来。魏霸这句话虽然说得很粗俗,却不得不说一针见血。诸葛亮才五十四岁,和他与李严年岁相当,甚至比李严还要年轻几岁,身体却是最弱的一个,和他的这种做事风格的确有分不开的关系。人的一生,不同时期的体力和智力相差很大,二十多岁的时候精力充沛,却缺乏经验,以勤补拙,无可厚非,可是到了五十岁左右还这么拼命,只能说他一直被细务所牵,没能突破那个界限。

    与其说魏霸是在说诸葛亮,不如说魏霸是在说他。他这次去成都,如果不出意外,肯定会出任九卿一级的职务,甚至有可能代替诸葛亮成为丞相。魏霸不希望他像诸葛亮那样做事,更希望他能起到一个掌控大局的作用,真正把握住成都,在诸葛亮死后,不至于让李严一人独大。

    对皇帝的控制,是政治斗争中必可不少的环节,诸葛亮和李严争夺了这么久,在最后的时刻,还要拖着病体回成都,不就是想夺回对皇帝的控制么。

    廖立能理解魏霸的用意。从那年在沅溪部落第一次见面,他已经和魏霸共事了五年有余。不知不觉中,他成了魏霸最得力的助手,甚至对魏霸的野心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对魏霸的做事方法,当然更是体会至深,根本不用魏霸说得这么明白,他也能体会。

    “公渊先生,你先行一步,我到江陵之后要停一下,和李丰见个面。”

    “好。”廖立没有多问,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

    船到临沅,廖立就带着随从下船去了。他的家就在临沅,这次去成都任职,不知道哪天才能回来,当然要抓住机会回家一趟。说起来,他也有好些年没有回家了。之前是因为被贬,没脸回家,后来是因为忙,一直没时间回家,这次取道临沅而不是更方便的长沙,也是魏霸特地照顾他。

    魏霸在潘家老宅住了下来,受到了潘家热情的接待。潘濬远赴交州之后,担任了交州刺史,主管交州的监察工作,消息早就送回临沅,潘濬的儿子潘翥、潘祕如释重负。现在魏霸亲临,他们当然要尽地主之谊。

    潘翥字文龙,三十多岁,身体健壮,武艺还不错。在吴国的时候,做过骑都尉,有过领兵经验。潘祕字文奥,还不到三十,相对来说要文弱得多,武艺也仅限于强身健体,书生气比较足。

    他们都比魏霸大一些,原本见到魏霸时有些拘谨,不过魏霸是个热闹人,很快就和他们说得眉开眼笑。潘翥还下场和魏霸比试了两下,魏霸对他的武艺非常满意。

    “文龙,你领过兵,可有水师作战的经验?”

    潘翥笑道:“吴国将领,多少都有水战的经验。其实水战和陆战区别也不大,只要把战船当成战马就是了。另外,就是要通水性,否则落水就会很危险。我家就在沅水边,儿时偷偷下水游泳,没少被老爹揍。”

    魏霸大笑:“那文奥呢?我估计他不会水吧?”

    “他不会。他从小就是个书呆子,喜欢读书,不像我这么野。”

    潘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魏霸收起战刀,扔给敦武,洗了手,重新回到堂上。“潘公有福,女儿也是聪明贤惠,两个儿子一文一武,俱是人才,着实让人羡慕。二位,天下未平,你们可不能就此闲居养老啊。”

    潘翥和潘祕互相看了一眼,兴奋不已,连忙躬身行礼。

    “愿为将军效劳。”

    “潘家偌大的家业,不能不留一个人守着。”魏霸笑道:“我也不能太贪心,要不然潘公以后会对我有意见。你们兄弟两个商量一下,谁愿意远行,谁愿意留守?”

    潘祕沉吟片刻:“我是个书生,做不得大事,还是由兄长出仕吧。将军征战四方,用得上兄长这样的人。”

    魏霸笑笑:“文奥兄,你这么说,恐怕不见得是真心话吧。”

    潘祕尴尬的笑笑。

    “你是不是怕我介意你的身份,不敢真用你,所以干脆把兄长推出来?”

    “这个……”潘祕满脸通红,他的心思被魏霸说中了。他之所以推荐兄长出仕,自己呆在家里经营产业,并不完全是因为兄友弟恭,而是知道自己身份特殊。他的妻子陈氏是孙权的外甥女,身份敏感,魏霸不可能不了解这一点。与其被魏霸拒绝,不如主动退出,成全兄长。

    “我知道你的夫人是吴王的外甥女,不过,外甥女难道还会比从女更亲近?娶了孙氏宗室女的人我都敢用,我还不敢用你?”魏霸哈哈大笑,“文奥,你要守家,我不反对,但是守家不等于不可以出仕。以你的学问,我想就不需要我的推荐了,你直接去找邓太守,我相信他会安排一个合适的职位给你。”

    潘祕感激莫名,又有些紧张。魏霸看出来了,又道:“至于文龙,你可不能在家呆着了,先跟我去一趟成都吧。如果辽东能够成行,你再随水师去一趟辽东。”

    潘翥本来还有些失落,听到这句话,心里那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如果能随征辽东,那还担心什么立功的机会。不过他还是有些犹豫:“将军,你刚才说,你部下有人娶了孙氏宗室女,不知是哪位?”

    魏霸眉毛一挑,带着三分得意:“周大都督的儿子周胤,娶的可不是正宗的孙氏宗室?”

    潘氏兄弟惊骇莫名。周胤在魏霸的手下?周胤被贬的事不是秘密,可是他失踪的事却没几个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到了魏霸部下?在吴国的时候,可是一点风声也没听说啊。

    “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周家母子兄妹,已经在成都团圆了。”魏霸哈哈大笑。“可能是吴王觉得这件事比较丢脸,所以一直没有公布。你们不知道,也在情理之中。”

    潘氏兄弟相视苦笑,这件事他们的确不知道。不过他们也能理解,周大都督的儿子投降魏霸已经够骇人听闻了,而太子妃也参与其中,事情恐怕更复杂,说不定太子都和这件事有牵连。涉及到王室的事没有小事,孙权不肯把这件事公布于众,也是情有可由了。

    仅从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孙权的统治已经虚弱到什么程度,难怪老爹回到临沅之后,关凤上门来请,他就跟着去了交州。他大概早就听到了一些风声,知道吴国不可能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所以主动依附魏霸,还给了关凤一个大面子,化解和关家之间的积年恩怨。

    当然了,这件事也许早就开始了,妹妹那么聪明的人,知道的内幕又多,不可能不早做准备。她把潘氏老宅送给魏霸做临时居所时,可能就为今天做好了铺垫。当年妹妹潘子瑜嫁给赵统,他们兄弟还觉得有些不值,现在看来,妹妹的选择简直是太英明了。

    这桩婚姻太值了。

    三言两语之间,潘家兄弟的前程就定了下来。潘翥连夜挑选了五十名部曲,担任了魏霸的牙门将,跟着魏霸起程,赶往江陵。而潘祕则准备了一番,赶往辰阳拜见太守邓飏。

    李丰早就接到了魏霸要来的消息,乘船赶到公安相迎。两人见面之后,自然是谈笑风生,相见甚欢。说笑了一阵之后,李丰把魏霸拉进船舱,脸上的笑容一收:“子玉,你准备什么时候起程去成都?”

    魏霸笑道:“怎么,我刚来,你就赶我走?”

    李丰笑着摇摇头:“怎么会呢,我恨不得你天天呆在这里。可是,大将军更需要你。”

    魏霸露出不解的表情。

    李丰叹了一口气:“丞相实在太厉害了,连出妙手,大将军有些支撑不住,急需你回成都支援。”

    魏霸眉头微蹙,沉吟片刻:“丞相在关中,久战无功,大将军胜劵在握,怎么会支撑不住?少将军,丞相究竟出了什么样的妙手,居然让大将军如此为难?”

    李丰苦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魏霸:“这是大将军的亲笔信,你自己看吧。”

    魏霸迟疑的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遍,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过了良久,他长叹一声:“我那老爹还真是……唉!”

    李丰目不转睛的看着魏霸,一句话也不说。魏霸为难的拍了拍额头:“这么说,我还真得早点赶往成都。不过,离开江陵之前,我想和少将军商量一下出师辽东的事。少将军,你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