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46章 第一击

    廖立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病床上的诸葛亮.

    偏殿里有淡淡的药味,诸葛亮吃的药并不在这里煎煮,这些药味是因为诸葛亮一直在吃药,每一个毛孔里都散发着药味。

    听到廖立的脚步声,闭目养神的诸葛亮睁开了眼睛,侧过头,看看廖立,轻声吩咐了一声,旁边侍候的两个宦者立刻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在他背后垫上两个软的靠枕,然后躬着身退了出去。

    “公渊,失礼了。”诸葛亮歉意的笑笑,手掩在唇边,咳嗽了两声。

    廖立缓步走上前去,俯身打量着诸葛亮的脸,叹了一口气:“丞相,你还真是顽强啊。”

    诸葛亮抬起眼皮,无力的看了他一眼,也叹了一口气:“奈何。”

    廖立撩起衣摆,在诸葛亮对面坐下,从怀里拿出一部装订好的帐簿,放在案上,伸手推到诸葛亮面前。他的手指细长,被交州的阳光晒得有些黑,却非常健康,瘦而有力。

    “丞相,休息得够不够,要不,我简单的说一下,你有空再细看?”

    诸葛亮闻言,目光一寒,盯着廖立看了半晌,又无奈的摇摇头:“公渊,看来你在交州数年,还是没能修身养姓,执念反而越来越重啊。”

    廖立微微一笑:“丞相不也是如此,都病成这样了,还不肯放手,难道不是执念?”

    诸葛亮眼皮耷拉了下来,仿佛睡着了,根本没听到廖立的话。廖立却不以为然,自顾自的说道:“丞相,你是当世最聪明的人,任何人的心思都瞒不过你,可是你偏偏不明白自己。你才五十四岁,就病成这样,是谁的罪过?你怨不得任何人,只能怨你自己。你看看,和你年龄相当的人那么多,哪一个像你这样,要靠这么多药维持?”

    廖立吸了吸鼻子,长叹一声:“知人易,知己难,丞相,你足够聪明,却不够智慧啊。”

    诸葛亮无声的笑了笑:“公渊千里迢迢的从交州赶回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廖立摇摇头:“当然不是,我为什么回来,丞相自然是心知肚明,又何必遮掩呢。莫非你觉得我廖立愚笨,不配和丞相交锋?”

    “放眼天下,谁敢看不起你廖公渊?”诸葛亮惋惜的说道:“如果庞士元还在,以他的傲气,也许会这么说,我却不敢。公渊,魏霸为什么不回来?”

    “谁说他不回来?他只是慢一点而已。”

    “慢一点?他是等我死了再回来吗?”

    “丞相为什么不说是他希望你能多活几天呢?”

    诸葛亮眼神一凛,凌厉的目光落在廖立的脸上。廖立平静如常,根本不为所动。他迎着诸葛亮的目光,慢条斯理的说道:“丞相,魏霸只是敬重你,并不是怕你。如果你认为他是怕你,才不回成都,那你会很失望的。”

    诸葛亮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声音沙哑低沉,却非常坚决:“他什么时候回来?”

    廖立伸手拍了拍案上的账簿:“你为什么不先看我的报告,到时候和他交锋的时候,也好言之有物?”

    诸葛亮目光一闪,慢慢的落在那本厚厚的书上,眼角抽了抽。过了一会儿,他重新看向廖立,廖立的嘴角带着一抹笑容,一抹有几分嘲弄的笑容。

    “丞相,你现在没有弱点。”廖立笑了起来,却笑得非常凄凉,非常落寞。“因为你到处都是弱点,虚弱得不堪一击。我不想和你交锋,因为我不想趁人之危。”

    诸葛亮的眼中露出一抹浓得化不开的悲哀。他看出了廖立眼神中的怜悯,这是第一次有人用怜悯的眼光看着他。这种居高临下的怜悯,向来只有他给予别人,却没有人能给予他。即使是当年赤壁之后名扬天下的周瑜,也不能用这种眼神来看他,更不要说当时的廖立了。

    可是,今天廖立却在怜悯他,而且是那么的坦然。

    诸葛亮深吸了一口气,极力控制着自己的不安。“公渊,你不用担心我的身体,我虽然身体不佳,却没有到连公文都看不了的地步。”

    廖立点点头:“那我什么时候再来?”

    诸葛亮闭上了眼睛:“三天,三天以后,你再来。”

    “喏。”廖立应了一声,起身离开。转身之前,他深深的看了诸葛亮一眼。

    听到廖立的脚步声消失在殿外,诸葛亮慢慢睁开了眼睛,目光落在廖立留下的那份账簿上。他伸出手,旁边的宦者立刻上前,将账簿拿起来,双手递到他的面前,却紧紧的捏着边角,用恳求的目光看着诸葛亮。

    诸葛亮摇摇头:“传太医令来,另外让人去丞相府传杨仪入宫。”

    宦者低下了头,松开手,缓缓退了出去。出了门,抬起袖子,抹了抹湿润的眼角。

    ……

    刘禅站在宫墙上,看着匆匆走向偏殿的杨仪,胖胖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廖立刚刚入宫求见丞相,也没说几句话就走了。他一走,丞相就让人传太医令,太医令在偏殿里呆了一会儿,也很快出来了,有些神不守舍,险些一跤摔倒在地。

    刘禅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本想去探望丞相,可是想想又放弃了。他实在怕看到丞相那副脸,那副眼神。丞相的眼神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他的责任,是因为他无能,才把丞相累成这样。即使丞相已经累得奄奄一息,还要撑着病体艹劳国事,尽力维持着朝廷的稳定。

    刘禅不喜欢这种眼神,所以他尽可能的避免与丞相碰面。虽然他们都在宫里,相隔不过数步,可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主动去见丞相。

    看到杨仪入宫,他估计事态很严重,廖立的到来肯定给丞相带来了极大的压力,否则他不会这么慎重,紧急召杨仪入宫。杨仪刚刚接任丞相长史,诸葛亮在宫里养病,丞相府的事务主要由他处理,他非常忙。

    莫非是廖立带来了魏霸的消息?刘禅虽然不太管事,也知道廖立不是丞相的对手,当年他被丞相贬到汶山时,一点脾气也没有。有资格做丞相对手的人,只有李严和魏霸,甚至可以说只有魏霸。大将军李严原本很张扬,可是丞相回来之后,他就彻底的偃旗息鼓了,半个多月以来,李严一直窝在大将军府。

    刘禅觉得李严是怕丞相,他不敢和丞相面对面的交锋。他也许不甘心就此罢休,但是他自己不敢露面,只能等。等谁呢?当然是等魏霸。

    而从丞相这些天来的表现看,他似乎也在等魏霸。他把丞相府的事务交给杨仪等人处理,自己在宫里养病,就是养精蓄锐,等着魏霸回来。

    刘禅有些期待,这个当年替他写作业的魏霸现在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居然让丞相如此慎重,让大将军如此倚重。

    ……

    偏殿内,杨仪翻看着廖立留下的账簿,他看得很快,一边看一边掐着手指,以让人目眩的速度心算。

    他刚刚把蒋琬迎接廖立时发生的事说了一遍。诸葛亮静静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但是他能感觉得到诸葛亮的心情有些紧张。

    廖立一回到成都就来宫里拜见丞相,又递上了这么厚的一本账簿,其用意非常明显,他就是替魏霸打前锋的。在魏霸回来之前,他要和诸葛亮先较量一番。

    他因此非常担忧。诸葛亮的身体有多差,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一直卧床休息,诸葛亮也许能多撑一段时间,如果继续像以前一样劳心劳力,诸葛亮很快就会将这些天积累起来的体力消耗殆尽,甚至可能因此撒手人寰。

    可是,他又无法劝诸葛亮放手,跟随诸葛亮这么多年,诸葛亮是什么脾气,他太清楚不过了。他现在只能希望自己能帮上诸葛亮的忙,如果能以他过人的计算能力击败廖立的挑衅,也许可以为诸葛亮争取到更多的休息时间。

    杨仪全神贯注,迅速的翻看着账簿,寻找着可能存在的破绽。忽然,他停住了,眼睛盯着帐簿的一页纸上,半天没有动弹。

    诸葛亮感觉到了杨仪的不安,睁开眼睛,看向他。

    “丞相,你的……”杨仪捧起账簿,起身走到诸葛亮面前,手指指着一行字,有些发抖,指尖在指上划出,发出沙沙的声音。他的声音干涩,如同砺石在滚动。“……欠条!”

    诸葛亮眯起眼睛,看了一眼,看清了那几个数字,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笔账是他欠魏霸的钱,总数是四万三千八百金。

    诸葛亮想起了自己打的那个白条,不由得苦笑,他明白了魏霸的用意。魏霸果然还是不肯放过他。廖立回京述职,不仅要向丞相府汇报,还要向大将军府和天子汇报,这笔债很快就会人人皆知。而这笔巨款花到了什么地方,想必也是很多人会非常感兴趣的一件事。

    魏霸提起这笔巨款,要债不是主要目的,重新引起朝廷对洛阳之战得失的讨论才是关键。花了那么多钱,却没什么看得见的收获,丞相府如果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要面对谁来为洛阳之战负责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一直都没人提及,不是因为这个问题不是问题,而是因为天子懦弱,不敢主动提起,李严暂时隐忍,等待时机,群臣根本不了解情况,不愿主动惹事。大家都在等,等有人提起。

    魏霸却没什么顾忌,他堂而皇之的把这个问题摆到了明处。

    魏霸还没到成都,攻击却已经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