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62章 家国

    是否要裁撤丞相府的提议被刘禅一句话压了下去,可是魏霸的两份奏疏却在短短的时间内不胫而走,满城皆知。这里面固然有杨戏的文章写得漂亮的原因,但根本原因还是魏霸直接针对丞相诸葛亮的犀利激起了足够多的兴趣。

    意见大致分为两派。一派是有利益诉求的世家官绅,一派是没什么利益诉求的普通百姓和中下层士子。前者又分为两类,一类是依附丞相府,不愿意看着丞相府就此垮台的利益既得者,这些人以荆襄系为主,一类是被丞相府压制,一直升迁无望的人,这类人以东州系、益州系为主。

    在这两类人中,前者的声音很弱小,原因很简单,随着李严、魏霸先后走上舞台,荆襄人现在有更多的选择,除了像杨仪那样因为与魏霸有私仇,无法改投门户的人之外,大部分都不会死抱着丞相府这棵大树,在这个时候还拥护丞相府的,要么是在丞相府已经得到了相当高的地位,如蒋琬、张裔等人,要么是真的佩服诸葛亮,被诸葛亮个人魅力所吸引的。在那些经学传家的读书人眼里,论学问,论风度,不管是魏霸还是李严,都和诸葛亮有相当大的距离。

    支持诸葛亮的声音中,音量最大的却不是这些人,而是普通百姓和那些没有卷入上层斗争的官员。在他们看来,诸葛亮擅权不擅权的并不重要,他执法公平、严于律己、生活朴素的品德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执法公平,所以他能让普通人活得有保障。豪强们不敢太放肆;因为严于律己,生活朴素,所以百姓们相信他们交上去的钱都用在了正处,而不是被那些当官的收入了自己的腰包,心理上要平衡一些。

    抱这种态度的人最多,声音也最大,可惜,他们的声音再大也无法传递到朝堂上去。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到朝堂上发言,最后能决定的还是那些中高层高僚。

    很快,就有不同的声音出现。有人提醒那些支持诸葛亮的人,诸葛亮的确生活朴素,可是在他的治下,百姓的生活越来越艰难也是事实。他接连出兵征伐,消耗巨大。关中百姓承受不了沉重的负担,纷纷南逃,其中就有人逃到成都。成都若不是在大将军李严的控制下不肯支援关中,又得到了交州商路的补助,能过得这么轻松?如果还是由诸葛亮掌权,他肯定会把成都的财赋抽空以支付关中的战事。

    换句话说。你们今天过得还算马马虎虎,不是因为诸葛亮的功劳,恰恰相反,正是因为诸葛亮失去了对成都的控制,你们才避免了食不裹腹的结果。到成都各市去看看吧。那里有一半稻米是从交州运来的,而成都各工坊的产品又有一半是通过镇南将军的辖区。卖往海外或者吴国,没有镇南将军的功劳,你们连饭都吃不上,还有力气在这儿为诸葛亮打抱不平?

    退一步讲,镇南将军也没说丞相不好啊,他只是说丞相府的权力过大,有可能被奸人所利用。曹操用丞相府架空朝廷,把皇帝变成了傀儡,最终覆灭了大汉,不过是十多年前的事,无数人有目共睹。镇南将军从长治久安的角度来考虑,建议剥夺丞相府的兵权,恢复大汉正常的制度,这又有什么不对?丞相爱民如子,难道镇南将军就是恶人,你们去问问镇南将军治下的百姓,看他们究竟怎么想。

    事情说到这一步,不少原本支持诸葛亮的人就有些动摇了。关中百姓逃往荆州、并州,这是不争的事实。益州人这么做的不多,是因为益州还活得下去,没有愿意轻易的背井离乡,可是关中百姓取道成都,前往荆州、交州的却不少,而且商贾来往,这样的消息也是耳熟能详,这足以说明镇南将军治下的百姓过得不比益州的百姓差,换句话说,镇南将军理政治民的能力不比丞相诸葛亮差,他有足够的资格来指责诸葛亮。

    论打仗,丞相更不如镇南将军。丞相率领数万大军出关中,打了这么多年,收获有多大,大家心里都有数。而镇南将军打了多少胜仗,大家同样心里有数。两者一比较,镇南将军建议剥夺丞相府的兵权就更显得理直气壮。

    打仗是要死人的,你不会打仗就不要打,不能拿将士们的性命开玩笑。

    ……

    成都城里议论纷纷,不可避免的传到了相关人等的耳中。魏延这几天不敢出门,生怕被人拦住责问。论打仗甚至打架,他都不怕谁,可是打口水仗显然不是他的长项。与其被人问得面红耳赤,不如在家躲着。

    当然,躲也未必能躲得过去,时常有人上门来讨教,搞得魏延郁闷不已,越发的恼火。

    魏霸已经有几天不归家了,那天朝会之后他就没有魏延面前出现,魏延想找他问问都没机会,反而要承受他那两份奏疏带来的骚扰。一想到此,魏延就气不打一处来。

    魏延知道魏霸这些天住在哪儿,停靠在江边的那艘巨型战舰就是他晚上的宿处,也是魏家未成年子女最喜欢去玩的地方。魏延自恃身份,在魏霸没有发出正式邀请的情况下,他不肯主动登舰,可是现在,他不得不考虑到舰上去一趟了。

    要不然这小子不归家啊。

    魏延左思右想,拉不下老脸,终于被张夫人发现了。张夫人哭笑不得,只好让人通知魏霸,说自己想去看看那艘战舰。魏霸接到消息,立刻派诸葛诞亲自到魏府来迎,把他们夫妻接到了船上。

    走上巨舰,踏着厚实的甲板,魏延老马识途,走了几步,便在一个地方跺了跺脚:“这下面藏的是五百步弩?”

    魏霸从舱里快步走了出来,正好听到魏延的话。不禁笑道:“阿爹,你真是火眼金睛啊。什么都瞒不过你。”

    “什么火眼金睛?”魏延莫名其妙。

    “呃……就是能看透一切的神眼。”魏霸掩饰着,又向张夫人行了礼:“二老今天怎么有兴趣出行,是准备踏青么?”

    张夫人瞟了魏延一眼,笑道:“你这巨舰已经成了成都一景,不知道多少人来看过,那些丫头小子们回到家更是羡慕得不得了,我们却还没见过,今天我一时心血来潮。就拉着你爹来开开眼。”

    魏霸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脑门:“是我疏忽了,早该请二老来检阅才对。来,我给二位介绍一下,里里外外的看个通透。公休,把所有的装备都亮出来,今天我阿爹、阿母来检阅,要拿出点精气神来。不能露怯。我阿爹的眼光可挑剔着呢,你们要是不全力以赴,可瞒不过他的眼睛。”

    诸葛诞大声答应,立刻去准备。魏延抚着胡须,得意洋洋,一时忘了自己的来意。张夫人冲着魏霸偷偷的挑了挑大拇指。夸魏霸这小马屁拍得恰到好处。

    魏老将军登舰检阅,这事儿可不小。得知魏延要来,魏霸就派人出去收拢那些放假的将士,悠长的号角声一起,几乎整个成都城都能听到。在附近散心休闲的水师将士立刻扔下手里的事,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战舰。此刻正好赶上演习。

    刹那间,舰上一片忙碌,隐藏在甲板下面的霹雳车、连弩车全部升了上来,全副武装的将士们在甲板上奔跑,脚步声响成一片,随着一声声呼喝,所有的武器都做好了攻击的准备,连长矛般的巨弩都放进了箭槽。

    诸葛诞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对魏延躬身施礼:“将军,准备完毕,随时可以攻击。”

    魏延吃惊不已,他指了指那些蓄势待发的霹雳车和连弩车:“这些都能发射?”

    “当然能。”魏霸淡淡的说道:“我这可是实战用的战舰,不久前横扫长江,接下来还准备远征辽东,哪能玩花活。只要阿爹一声令下,这些武器全部可以发射,不过从射程来看,还攻击不到成都。如果阿爹有兴趣的话,我们把船移到郫江,那里可以直接攻击到成都城头。”

    魏延眼睛一瞪:“竖子,你想造反么,直接攻击成都?”

    魏霸憨憨一笑:“玩笑而已,哪能呢。要不是阿爹来视察,我连武器都不敢露出来。”

    魏延想起来了,自己上舰的时候,眼前可看不到什么武器,就连船上的将士都没有披甲,只带着随身的环刀。这么说,魏霸倒的确够谨慎的。

    “散了吧,这里是京畿,我可不想被人误会。”魏延挥了挥手,多少有些意犹未尽。“你打算用这样的战舰远征辽东?”

    “嗯,我打算用两年时间,再打造十艘这样的巨舰。”魏霸眉毛一挑,诱惑道:“阿爹,有没有兴趣听听我这几天和大将军讨论的内容?”

    魏延撇了撇嘴:“你那计划,我早就看过,又能有什么新鲜的。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消遣吧。别的我不关心,那骑兵的事……可谓谈妥?没有精骑,到了辽东也没什么用啊。”

    魏霸也不吭声,转身对诸葛诞说道:“收起武器,降下战旗,把船开起来,沿着江走一段,让我阿母散散心。”

    诸葛诞应了一声,转身去安排了。

    魏霸对张夫人行了一礼:“阿母,你在飞庐上看看风光,我向阿爹汇报一下辽东的战事准备。”

    张夫人笑盈盈的点点头,拉着魏霸的袖子,问道:“子玉,你们征伐辽东,要动用哪些人马?”

    魏霸心领神会:“荆州、交州战区的人至少要去大半,阿爹掌骑,兵力可能不太够,我正在和大将军商量,看看能不能把阿兄也调过去,有他照应阿爹,我也能放心些。”

    张夫人微微一笑:“你思虑周密,我就不担心了。你阿爹就是这脾气,你哄哄他就是了。他也是左右为难,人家说忠孝难两全,他是家国难兼顾啊。”

    “我明白。”魏霸感激的看了张夫人一眼:“多谢阿母费心。”……(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