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64章 洞若观火

第864章 洞若观火

    诸葛亮沉默了很久.

    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夫人的意思。魏霸回成都之后,一系列的举动中都蕴藏着让他不能安生的用意,与这一点相比,其他的都是皮毛。住在宫里又如何?丞相府来路不正又如何?都不能彻底的击败他,只有累死他,魏霸才能取得真正的胜利。

    一连串的攻击,都是以这个为最终目的。扬汤止沸,不如釜底抽薪。廖立回来之后提交的报告,魏霸回来后提交的远征计划,都是利用他事必躬亲的习惯,用大量的事务让他无法休息,从而达到击垮他的目的。

    魏霸很了解,也抓住了他的弱点,现在,他奄奄一息,魏霸几乎就要成功了。

    可是正如夫人所说,只要还没死,胜负就没定。只有他死了,魏霸才是真正的胜了。他没死,魏霸就还没有成功。

    要破这个局,其实非常简单,不过放手二字。放下那些繁杂的事务,安心休息,魏霸的所有谋划都会化为乌有。

    如果换了以前,诸葛亮肯定不会接受这个建议,可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他自己也清楚,再这么拼命下去,魏霸很快就会如愿。到时候,就算有再大的宏愿,也只能抱憾终生了。

    “就依夫人。”

    “那好,这份计划不用再看了。”黄月英将辽东计划收了起来:“魏霸既然做了这么周密的准备,不可能让你在计划里找到破绽的。他蛊惑陛下亲政,那就由这件事开始,由陛下去做最后的决定。你自己嘛,好好将养身体,我请赵子龙将军来传你养生之道。”

    诸葛亮听着黄月英的一系列安排,不由得露出欣慰的笑容。他握紧了黄月英的手,笑道:“夫人,吾道不孤矣。”

    黄月英帮诸葛亮掖好被角,转身去安排。

    ……

    诸葛亮上书天子,原则上同意魏霸的远征计划,但是呈请天子对计划的细节做出谨慎的安排,毕竟这项计划需要的物资太多,有可能影响大汉的整个经济民生。此外,他呈请天子接受魏霸的建议,重议并州战功,并对荆州战功进行嘉奖,之前的所有官职调整一律罢免,恢复原状,以新议结果为赏罚标准。

    最后,诸葛亮以并州战事损失太大,而自己的身体又不佳为由,坚持辞去丞相之职,并且建议由廖立或者马谡出任丞相,或者任副丞相,行使丞相职责。

    奏疏送到宫里时,还附带了一封给赵云的私信。诸葛亮请赵云教他养生之道,也就是那个最近传得很玄乎的云手。

    诸葛亮的一举一动很快传到了李严的耳中。

    李严坐不住了。

    诸葛亮的这几个举措,明显对魏霸有利,却对他非常不利。同意魏霸的远征计划,那就是放手让魏霸增强实力。推荐廖立或者马谡出任丞相,看起来不偏不倚,可是李严心里明镜也似,廖立也好,马谡也罢,他们其实都是魏霸一党,不管谁出任丞相或者副丞相,都是对魏霸有利。

    至于请赵云教他养生之道,那更是一个幌子。赵云是谁?赵云是魏霸的师父,是元从系最后的象征,诸葛亮天天和赵云在一起,仅仅是学云手这么简单?赵云充当的恐怕是诸葛亮和魏霸之间的桥梁。

    从这种种迹象来看,不管魏霸怎么想,至少诸葛亮有和魏霸和解的意思。

    这是李严绝对无法容忍的。

    但是李严又无法直接反对。诸葛亮向魏霸示好,他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就横插一杠子,岂不是把魏霸推到诸葛亮那边去了?一个诸葛亮已经够他头疼了,再加上了魏霸,他还怎么活?

    李严左思右想,先请来了马谡,探探口风。在魏霸的诸多党羽中,他对马谡最熟悉,自信能多少把握到马谡的一些心理。

    马谡听完之后就笑了。

    “大将军,你此刻的担心,就是丞相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李严强作镇静,笑而不语。

    马谡给他分析了一番。

    魏霸和诸葛亮之间根本没有缓和的可能,诸葛亮几次打压魏霸,先有关中让他父子去阻击魏军,后有让魏霸入武陵,最近的则有把魏延调出关中,企图吞掉魏延的所有实力,以魏霸的姓格,他能一笑泯恩仇?

    就算诸葛亮有和解的诚意,他拿什么来换取魏霸的凉解?别忘了,他现在一无所有,连丞相府都要被迫交出去了。魏延掌握的那一万精骑,也不是他能还给魏延的,因为根本就不是他的。大将军如果入主关中,那就是大将军送给魏延的礼物。魏霸只会感激大将军,不会感激诸葛亮。

    同样,魏霸这几次也把诸葛亮整得不清,当庭指责并州战功不平,指责丞相府来历不正,逼着诸葛亮搬出皇宫,哪一样不是直指诸葛亮的软肋?可以这么说,诸葛亮落到今天这步田地,至少有一半责任是魏霸的。就算诸葛亮宽容大度,能够原谅魏霸,魏霸能相信他么?

    至于赵云,你就更不用担心了。第一次北伐时,和魏家父子一起出兵关中的就是赵云,赵云的两个儿子能有今天,也和魏霸密不可分。赵云本人也许会留恋旧情,不肯和诸葛亮撕破脸,可是赵统、赵广会因此背叛魏霸,转投诸葛亮吗?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诸葛亮这么做,更多的是离间之计,当然也不排除真的怕累死了,暂时退却,调养身体。

    听完了马谡的分析,李严将信将疑。他话锋一转,又提到了继任丞相的人选。

    马谡很坦然的说,我的确想做丞相,不过此时此刻,廖立在各方面都比我强,而且他和魏霸的关系也远比我和魏霸的关系亲密,从各方面来说,我都竞争不过他。好在我比他年轻十多岁,我还等得起,所以这次我就不参与了,免得大将军为难。

    马谡这么说,李严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没有立即表态,只是说尽力帮马谡争取。

    李严随即又想了个办法,他对天子刘禅说,魏霸的战舰就停在检江,很多成都人都去看了,陛下你没有兴趣去看看么?刘禅本来就听说过这件事,现在李严又正式提起,他正中下怀,立刻下诏出宫。

    得知天子要来,魏霸非常意外,不过也没什么要准备的,只是打扫干净,做好天子驾临的相关准备就好了。没费多少周折,天子刘禅带着随从人员登上了他的战舰。

    看到如此庞大的战舰,刘禅大开眼界,拉着魏霸问长问短,还特地让战舰沿着检江上行了十多里,行到人烟稀少的地方,又让霹雳车和巨弩试射了一番,开心得眉飞色舞。

    看完了表演,刘禅意犹未尽,对魏霸说道:“爱卿,原本朕还担心你的远征有些困难,看到这样的战舰,朕是真的信了。”

    魏霸笑道:“陛下,这艘战舰是第一批,看起来庞大,其实姓能还不是最好的。臣已经下令合浦船厂的匠师们进行改进,将来打造的战舰会比这艘更强。”

    刘禅连连点头,又有些狐疑的说道:“这样的战舰还不足以征服辽东么,再花费巨资打造新的战舰是不是有必要,如果得不偿失,那可会有人说朕劳民伤财的。”

    魏霸躬身施礼:“陛下,这么说的人,一定没有见过大世面。合浦的胡市遥远,去一趟不容易,那成都的胡市近在门口,去看看总不是难事吧?他们如果到胡市去打听打听,就知道天下之大,绝非大汉所能包容。据臣所知,西方的大秦就不亚于大汉。那些胡商乘商船往来贩货,就能成为巨富,若是以此等巨舰行商,那又是何等丰厚的利润?”

    “胡市?”刘禅狐疑的眨了眨眼睛:“成都有胡市么?”

    李严凑了过来,笑道:“陛下,成都有胡市是人人皆知的事,怎么陛下反而不晓?这么说来,丞相不设史官,也是为了陛下着想,要不然,陛下不谙民情这一点免不了要写入青史的。”

    刘禅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魏霸说道:“大将军虽是玩笑话,却也有道理。陛下既为天下之主,岂能不通晓天下事务?说起来,臣也有责任,没有派人将相关的胡事报与陛下。陛下,你愿意听臣说说这天下的大势么?”

    “好啊。”刘禅顿时兴奋起来,搓着手道:“快快,我们到飞庐上去,一边赏景,一边听你说。”

    李严也笑道:“既然陛下如此有兴趣,何不就在这巨舰之上召开会议,召群臣一起来听镇南将军解说,让他们也开开眼界?以后再议,他们也能少一点愚昧无知的阻挠。”

    “甚好,甚好。”刘禅开心的抚掌大笑,立即派人去召群臣。趁着这个空档,李严把魏霸拉到一边,低声笑道:“子玉,这可是一个好机会,远征计划能不能实现,就看你能不能让那些人动心了。”

    魏霸连忙拱手:“多谢大将军成全。”

    李严摆摆手,不以为然的说道:“子玉啊,我和丞相都老了,再蹦跶还能蹦跶几年?陛下富于春秋,你也正当少年,将来是你们这些年轻后辈的天下。我能做的也就是趁着还有一口气,尽可能的帮衬你一点。其他的,就只能靠你自己啦。”

    魏霸笑道:“大将军,你身体这么好,再活三十年肯定不成问题。陛下还年轻,我等虽小有才智,可是天下这副担子还是太重了,不能没有大将军这样的智者来引路啊。丞相么,嘿嘿,他的确是不世出的智者,可惜,我不是姜维,入不了他的青眼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