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70章 遗憾(加更,求月票!)

第870章 遗憾(加更,求月票!)

    虽然意犹未尽,可是有陛下在此,九卿以下的官员还是不敢多作停留,将盘中最后一块果干扔里嘴里,将最后一口椰汁喝尽,恋恋不舍的下船去了。

    甲板上恢复了平静。

    刘禅看看诸葛亮,又看看魏霸,不时的伸出舌尖舔一下嘴唇。他听故事还没听过瘾,很想再问问魏霸,可是诸葛亮在侧,他又不敢太放肆,只好乖乖的站在一旁。刚才人多,相父给他面子,现在没几个人了,焉知相父不会教训他一通?

    魏霸和李严站在一旁,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闲话。魏霸的心事已了,很快就要离开成都,而李严却还没着落。是留在成都与诸葛亮较量,还是去关中,他还没有做好最后的决定。

    诸葛亮双目微合,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看起来仿佛睡了。原本躺椅就是用来休闲的,晒着春日的阳光,吹着不寒的春风,随着躺椅来回摇晃,恍若回到了摇篮时光,人很容易放松下来。可是诸葛亮却做不到这些。他睡在躺椅上,一动不动。

    过了很久,诸葛亮睁开了眼睛,缓缓坐起。

    “子玉。”

    正在和李严闲聊的魏霸听了,和李严交换了一个眼神,快步走了过来。

    “丞相有何吩咐?”

    诸葛亮摆摆手:“我有几个疑问,你能给我解答一下么?”

    “我尽力而为。”

    “那个亚历……山大二十岁登基,征战十三年,然后呢?”

    刘禅眼神一亮。他正想听故事呢,没想到丞相先挑起这个话头了。这可真是难得啊。

    魏霸沉默了片刻,淡淡的说道:“他病死了,他的帝国四分五裂。”

    “哦。”诸葛亮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露出一丝原来如此的笑容。

    魏霸看在眼里,也不分辩,过了片刻,他又道:“他就像一颗流星,虽然划过天空的时间很短,可是却非常耀眼。就像我大汉的骠骑将军霍去病,虽然英年早逝,却青史留名,不可磨灭。”

    诸葛亮脸上的笑容一僵,慢慢消失不见。

    魏霸不动声色,接着说道:“亚历山大在地中海南建了一座城,名字就叫亚历山大,搜罗了地中海沿岸千百年来的大量书籍,至今仍是西方学者心目中的圣殿。”

    诸葛亮的眼神慢慢缩了起来。

    魏霸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亚历山大有如此成就,和他的老师亚里士多德有关。亚里士多德是目前西方学术的集大成者,他的影响和我华夏文明的孔子类似,不过依我看来,他有过之而远不及。”

    诸葛亮沉默不语。

    魏霸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丞相,其实在我看来,你本来最有机会成为亚里士多德那样的圣贤。”

    “如此圣贤,我岂敢奢求,能完成先帝托付的遗愿,我就心满意足了。”诸葛亮打断了魏霸的话,长叹一声:“可惜,我连这一点都没能做到,只能有待来者了。”

    魏霸没有再说什么。他看了诸葛亮一眼,施了一礼,缓缓退到一旁。诸葛亮开口询问亚历山大的事情,他就知道这位老谋深算的丞相想到了什么,不过他早有准备,所以说了这么一番话,足以触动诸葛亮心中的最柔软的地方。

    读书人想什么?立德,立功,立言。

    诸葛亮也是读书人,他不求富贵,不求享受,那他无欲无求吗?当然不是。从眼前看,他求的是无愧于先帝,向远处看,他求的是青史留名。

    历史上,他做到了。即使没有三国演义的神化,他也是读书人心中的楷模。到四川旅游的人没几人知道刘备的惠陵,可是有几个没听说过武侯祠?

    魏霸说,亚里士多德和孔子相似,而你本来有机会成为亚里士多德那样能名垂千古的圣贤。言语之中的景仰和遗憾溢于言表。诸葛亮再有城府,对魏霸再多成见,听到这句话,也不禁有些凄然。

    一场言语之间的较量刚刚开始,很快又无疾而终。

    因为诸葛亮已经没有了斗志。

    ……

    洛阳,大将军府。

    司马懿在院中舞剑,来回盘旋,动作缓慢而沉着。

    后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司马懿眉头一皱,收了势,还剑入鞘,递给一旁的亲卫。他刚刚放下挽起的袖子,夫人张春华就出现了门口,沉着脸,一声不吭的看着他。

    司马懿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又堆起笑容,快步走上前去:“夫人哪里去?”

    “去接我的儿子。”张春华面若寒霜,目光如电,似乎要戳到司马懿的面皮里去。

    “子元回来了?”司马懿摇摇头:“那也没必要去接啊,哪有……”

    “我儿子腿断了,行走不便,我不去接,谁去接?除了我这个做母亲的,还有谁记得他?”

    司马懿顿时哑口无言,随即又狂喜不已。“子上回来了?”

    “我刚收到消息,人已经到洛阳了。”张春华的眼中泛起泪光:“原来你还记得他,我以为你已经把他给忘了呢。”

    “夫人,我怎么能忘呢。”司马懿哭笑不得:“若不是我写信给诸葛亮、李严求情,又送上一大笔赎金,他们能把子上放回来?夫人,你在家休息,我去接便是了。”

    “你是堂堂的大将军,岂能屈尊去接儿子,还是我去吧。”张春华语带讥讽的说道,拨开司马懿的手,大步向前院走去。司马懿无奈的摇摇头,跟了上去。他知道夫人对司马昭受伤被俘的事一直耿耿于怀,一直在盼着司马昭能被赎回来,现在人到洛阳,她肯定按捺不住,非得亲自去接一下。

    司马懿随即安排了车,和夫人一起出了洛阳城,在城南的千秋亭,他们等到了风尘仆仆,面容消瘦的司马昭。

    一看到司马昭,张春华就泪如泉涌,揪着司马懿破口大骂,如果不是司马昭抱住,司马懿少不得要挨几下。好容易才把张春华拉开,司马懿诧异的指着司马昭的腿:“子上,你……”

    司马昭的两条腿都断了,被从膝盖处截去。这个情况大出司马懿意外,他原本收到的情报是司马昭断了一条腿。

    “父亲,腿断了没关系,只要这儿没坏就行。“司马昭淡淡一笑,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司马懿长叹一声,转过身,弯下腰。司马昭吃了一惊,连忙说道:“父亲,不可。”

    “是我无能,才让你陷落敌营,吃了这么多苦。我背你一段,也是应该的。”司马懿背对着司马昭,淡淡的笑道:“再说了,你小时候我可没少背过你。就当是重温一下当年吧。”

    司马昭眼神一黯,俯身伏在司马懿的背上。他的手绕过司马懿的脖子,几滴温热的液体滴在他的手背上。司马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趴在司马懿的背上抽泣起来。

    司马懿背着司马昭,缓缓的向自己的马车走去。他老了,没有年轻时的强壮,可是背着司马昭却一点也不吃力。司马昭不仅骨瘦如柴,而且失去了两条腿,轻得连他这样的老人都能轻易的背起来。可是他却觉得背上有一座山,压得他寸步难行。

    一个残废,就算脑子再好,又能有什么出息?司马昭这一辈子算是毁了。而这一切,都是毁在他的手里,如果不是他被魏霸击败,司马昭又怎么可能落到这步田地。

    内疚和自责充斥着司马懿的心,他背着司马昭,一步步的来到自己的马车前,小心翼翼的将司马昭放了上去,自己又爬上了车。

    司马昭已经拭去了泪水,他伸手将司马懿扶了上去,轻声说道:“父亲,听说魏霸的辽东计划了吗?”

    司马懿点点头。魏霸在巨舰上讲解天下大势,这件事早就传到了洛阳,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不过,对于具体的内容,他知道的并不多。他的探子无法亲临现场,听不到太详细的内容。

    “蜀汉重新评定了并州战功和荆州战功,魏霸是最大的受益者。”司马昭缓缓说道:“他升任车骑将军,全权负责远征辽东的计划。此外,大将军李严出镇关中,近期可能有攻击并州的计划。”

    司马懿眉心微蹙:“李严出兵并州,是牵制?陆逊是不是也要出兵兖豫?”

    “应该是。”司马昭微微颌首:“蜀汉摆出这样的阵势,用意很明显,就是三面包围,让我军疲于应付。三路大军,此起彼伏,用不了两年时间,我们就会筋疲力尽。到时候魏霸出辽东,我军必败。”

    “那……他们送你回来,是劝降的?”

    司马昭盯着司马懿的眼睛,默默的点了点头。

    司马懿抚着车轼,缓缓的吁了一口气:“条件呢?”

    “去帝号,保留魏王的称号,谯郡或魏郡任选其一。”

    “这是谁的决定?诸葛亮还是李严?”

    “我不知道。”司马昭摇摇头:“把这个消息传达给我的是新任大鸿胪费祎。如果陛下愿意接受这个条件,同意谈判,他将是蜀汉的主使。”

    司马懿笑了一声,不屑一顾……(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