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72章 求之不得

第872章 求之不得

    李严已经给李丰写过信,详细说明要把他从南郡太守任上调到关中去的目的,面对魏霸此问,李丰依然要笑眯眯的问一句:“还要请子玉指教。”

    魏霸眉毛一挑:“知道姜维去哪儿了么?”

    “不是被贬为敦煌太守了么?”

    魏霸轻笑了一声:“敦煌太守是不假,可是贬么,就值得怀疑了。”

    李丰眼珠转了两下,压低了声音道:“丞相这是……”

    “嘿嘿,少将军果然一点就透。”魏霸拍拍李丰的手背,意味深长的说道:“其实,我不点,少将军也能明白,我不过是班门弄斧罢了。少将军,我还有一些旧部在关中,以后还要仰仗你和大将军多多关照。”

    李丰嘴角一挑,笑了起来。他正想通过魏霸来取得那些人的支持,现在魏霸反而要把那些人托付给他,这才叫心有灵犀。他连连点头:“子玉,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他们的。”

    “有少将军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魏霸哈哈大笑,和李丰分开,向来迎接的冯进等人走去。

    冯进非常兴奋,朝廷不仅通过他们和魏霸一起拟定的远征计划,还让魏霸来担任这次战事的主将,经过多少波折,他们终于又能和魏霸一起并肩作战了,心里非常高兴。只是碍于李丰的面子,他们不能表露得太明白。几个人围着魏霸问长问短,气氛融洽和谐。

    “文举,你们几个准备一下,挑一些愿意出远门的将士,三个月内赶赴广陵,准备海战训练。”

    “喏。”冯进大声答应:“要多少人?”

    “少了不能少,也要两千人。如果可能,最好凑足三千人。”

    魏霸挠挠眉梢,有些犯愁。打仗最麻烦的一件事就是思乡情绪。与那些渴望立功的将领们不同,普通士卒不愿远征。按照惯例。他们每半年轮一次岗,每次能回家呆上一个月,就算远一点,把一年的假期假期集中起来,减去在路上的时间,他们也能在家呆上一个多月。可是远征就不行了,千里迢迢。两个月假期用在路上都不够,万一战死,那就是永远回不了家了。

    这次远征辽东,少了不能少。也要做一年的计划,加上前期训练准备,很可能就要两到三年,两三年回不了一趟家,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这次他费了好大力气。终于把老爹从关中拔出来了,可是老爹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留在关中的一千武卒那当然没话说,他到哪儿,武卒就跟到哪儿,可是那一万西凉铁骑却是个鸡肋。原因很简单。那些骑士们无法忍受长期离乡的生活,就算来了,也没什么战斗愿望,逼得紧了,反而可能出事。

    魏霸听了之后,只好另想办法,让老爹亲自赶往关中一趟,尽可能多的说服一些人移居到荆州来,把家属带都上,以后就在荆州定居。剩下的那些人,他准备象征性的交一部分给李严,剩下的精锐拨给赵广做部曲。

    西凉骑士如此,荆襄水师的将士同样如此,愿意忍受几年的离别之苦,远征辽东的人毕竟有限。可是他又不得不带上一定数量的这些人,否则新组建的水师就不是他的水师,而是吴国的水师。在他的计划中,水师大军至少要达到三万人,三千人是作为骨干,保证战斗力的基本要求。

    冯进点了点头,他明白这个道理。

    热闹的接风宴之后,魏霸把魏风带到了大帐里。兄弟俩相对而坐,魏霸瞟了魏风一眼:“行了,别绷着了,这里没外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魏风尴尬的笑了笑,搓搓手:“这次……带我去么?”

    “当然要去。”魏霸笑道:“我把你从孟达帐下要过来,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哪能让你闲着。”

    “那没事,你多安排一些事给我做。”魏风胸脯拍得咚咚响:“我绝无二话。”

    “现在就有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魏霸盯着魏风,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要帮我看着老爹,不能让他有什么闪失。不到万不得已,不准他亲自上阵搏杀。”

    魏风不解。

    “老爹打了一辈子仗,结果被儿子超过去了,再大度的人,心里总有点不是滋味不是?”魏霸摆弄着茶杯,慢吞吞的说道:“远征辽东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最后能不能成行也不知道,总不能让老爹就这么闲着。所以,我军将和吴军联合,先对豫兖发动攻势,老爹率领精骑,肯定是要参战的。我怕他贪功冒进,会有闪失,打算安排你在老爹身边,照应一些。”

    魏风恍然大悟,摸着鼻子干笑了两声。别说老爹魏延了,连他都觉得有些不自在。有这么一个能干的弟弟,压力很大啊,更何况是老爹那样骄傲的人。魏霸安排他保护老爹,大概也是知道他这点小心事。

    “老爹的一万精骑不可能全带过来,但是,我和大将军说好了,三年内,每年要供我一万匹战马,以保证骑兵的战斗力。你手下的那些人,能改成骑兵的,都改成骑兵,尽可能凑起一万人,老爹什么时候解甲归田,这骑兵就都是你的。”

    魏风睁大了眼睛,狂喜不已。一万精骑?那可比掌握两三万步卒还要牛逼啊。这哪里是一个荡寇将军能当得起的,孟达手下才多少骑兵,三千而已。

    “此外,护军将军陈到也将参加这次战事,他是和赵老将军齐名的老将,曾经为先主掌骑,骑战的本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有多好。你要多和他亲近,不要学老爹,拉不下面子。”

    “行行,子玉,你放心,我一定用心向陈将军学习骑战。”魏风喜不自胜。他再愚笨,也能知道这是魏霸给他安排的福利。能向陈到学习用骑,是很多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魏霸笑了起来:“兄长,好好干,阿母可盼着你立功,光宗耀祖呢。”

    魏风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

    大鸿胪费祎缓缓的走进了武昌宫,看着端坐在王座上的孙权,他笑了笑,躬身施礼。

    孙权叹了一口气,招了招手,示意费祎入座。“文伟,孤早就觉得你不是平庸之人,果然,一步踏入九卿之列,平步青云啊。”

    费祎微微一笑。“大王谬赞,愧不敢当,这也是大王顺应形势,祎才能完成任务,得此微功。”

    “文伟啊,你这话,让孤情何以堪?”孙权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服吴国称臣,仅仅是微功?”

    费祎摇摇头:“吴国称臣,当然是大事,可是我的功劳不足道。这件事能成,一是大王明智,二是车骑将军善战,我等不过穿针引线,从中搓合罢了,不值一提。”

    孙权眨巴着碧眼,无可奈何。费祎这话说得是难听一点,却也是实情。他向蜀汉朝廷称臣,可不是费祎能说,而是魏霸能打。虽然现在他也明白过来了,可是时过境迁,他想反悔也不行了。

    “这次到武昌来,又为何事?”

    “奉陛下之诏,丞相之命,来与大王商量一起出兵兖州的事。”费祎拿出天子诏书,双手递给孙权。孙权接过来,慢慢的看了一遍。在此之前,他已经听到了大概的消息,魏霸在准备辽东战事的时候,他们不能闲着,要一起出兵讨伐兖州,不让曹魏有清闲的时候。不过。现在打下兖州也和他没什么关系了,共分天下已经成了妄想,他不过是个看热闹的。

    因此,他并不热心,相反有些抗拒。这分明是蜀汉朝廷要抽空吴国实力的阴招,他还有什么热情可言。他一边看着诏书,一边问道:“丞相身体如何?”

    “最近注意休息,练习云手,大有起色。”

    费祎把最近诸葛亮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孙权浓眉微皱,诸葛亮真的打算和李严、魏霸和平共处了?这可不是好事啊。有诸葛亮居中调度,魏霸、李严两头猛虎在外,还有什么人能拦得住他们统一天下的步伐。天下如果统一了,他还能割据江东吗,恐怕诸葛亮回过头来就要收拾他了。

    “丞相一把年纪,还能改弦易张,真是不容易啊。”孙权强笑着,刚要再说些什么,忽然眼睛睁得老大:“什么,要辟顾谭入丞相府?”

    费祎笑眯眯的看着他:“大王有什么想法?”

    “顾谭是我吴国的臣子,是孤安排给太子的师友,怎么能再入丞相府为官?”

    “顾谭的确有才,不过,要和丞相比起来,还有所不足吧。”费祎轻抚胡须,不紧不慢的说道:“辟顾谭入丞相府,是因为丞相爱才,希望能尽绵薄之力,为国家多造就几个人才。不仅是顾谭,若不是碍于叔侄身份,诸葛恪也要入丞相府的。”

    孙权听出了话外音,他看着费祎,眼神闪烁。

    费祎笑盈盈的说道:“另外,丞相有意让太子做陛下的伴读,一起就学,不知道大王意下……”

    孙权惊喜不已:“是丞相亲自授课么?”

    “当然了。”费祎笑道:“如今丞相府的事,大部分都交给副丞相廖立处理,丞相不怎么过问。他现在的精力大部分都用来教导陛下。”

    “能得丞相教导,是犬子的福气。”孙权抚掌而笑:“也是孤的福气啊。求之不得,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