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73章 知耻而后勇

第873章 知耻而后勇

    孙权当然求之不得。

    诸葛亮要让孙登做刘禅的伴读,亲自教导他们,对孙登来说,这是一个天赐良机。孙权一直不喜欢孙登的那股迂腐气,父子之间不合,和他们的理念不同有不小的关系。诸葛亮崇尚法家,和孙权的想法有近似之处,如果由他来教导孙登一段时间,说不定能将孙登的旧习给纠正过来。

    除了学术上的长进之外,孙权更高兴的是这个举措之下蕴含的意味,那就是朝廷没有除去异姓王的打算,至少目前没有。将来他的封地也许会缩小,但是王爵却有传承下去的可能。

    欣喜之余,孙权又有些不解,以诸葛亮的性格,他怎么可能容忍异姓王的长期存在?

    面对孙权的疑问,费祎含笑不语。不过,他轻松的神情却让孙权非常安心,至少不会是什么坏事。被迫称臣之后,蜀汉朝廷不断的出招挖空吴国的根基,孙权为此寝食难安。他生怕曹魏灭亡,天下一统之后,诸葛亮等人会转过头来削藩、分封,总之一句话,最后要把他们这些异姓王除掉。

    现在,诸葛亮要让孙登做刘禅的伴读,还打算让诸葛恪、顾谭等人入丞相府,这可不是做秀这么简单。诸葛亮不了解顾,还能不了解诸葛瑾?这两个人是不会轻易的背弃吴国的。

    孙权虽然还有疑问,但是心里的防范多少松了一些。他接着看下去,后面谈到了最近的战事。一是要求由陆逊为将。以魏延、陈到为副将,汉吴联合出兵。攻击兖州一带,将战线向北推进;一是同意车骑将军魏霸以广陵为基地,训练水师,准备远征辽东。在这个战场上,魏霸为主,由吴国将领进行配合,相关的物资、财赋等,则根据实际情况磋商解决。费祎赶到这里来。就是进行相关的谈判的。

    孙权很满意。诸葛亮做事果然滴水不漏,让你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他把什么都考虑好了,就算占便宜也占到明处,让你觉得他有不得已的困难,而不是故意挤兑你。

    孙权感慨的长叹一声:“唉,丞相坐镇成都。天下可安。”

    费祎笑笑,他知道孙权的感慨是真的。有倾向于汉吴联盟的诸葛亮坐镇成都,掌握至高权力,就算魏霸要耍蛮撒野,也要比之前要困难一些。那时候李严和他串通一气,不管做什么。都能畅通无阻,吴国就是这么被他们折腾完的。

    ……

    经过与费祎的洽谈,孙权基本上同意了诸葛亮的要求。他们谈妥之后,孙权的命令很快送到了颍川,辅国将军陆逊接到命令。立刻赶往江陵。

    得知陆逊到了,魏霸亲自出城迎接。

    陆逊那年驰援辰阳。大腿被马鞍磨破,大病一场,好了之后,腿还是有些瘸,平时不太严重,只有快步疾走的时候才能看出异样。正常情况下,陆逊走路都很慢,只是魏霸亲自出迎,又早早的站在路边等候,陆逊不敢托大,下了车,快步上前的时候,就显得有些狼狈。

    魏霸赶上两步,托住陆逊的手臂,笑道:“辅国将军,无须如此多礼。”

    “理当如此。”陆逊说道。他上下打量了魏霸一番,感慨不已。“后生可畏,古人诚不我欺。”

    “不然。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还比一浪高。若是后人不如前人,焉能有所进步?霸小有成就,也是因为有将军这样的对手磨砺所得。”

    陆逊微微一笑,尽显磊落。魏霸能成名,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打败了他,可是现在他面对魏霸,却没有多少自惭形秽的意思,反而很平静,眼神中只有痛苦过后的淡然。

    对于他来说,被魏霸击败只是人生中的一个挫折,远不是最严重的打击。

    “将军能胜而不骄,诚为可贵,只是不知道将军能不能败而不馁。”

    “我也很怀疑。”魏霸淡淡的笑道:“所以,我虽然侥幸击败过将军,却不敢以为超过将军。自胜者强,我已经看过两个能自胜的强者。”

    陆逊眼神一闪,嘴角微微一挑:“将军太客气了,逊也何德何能,敢与丞相比肩。”

    魏霸哈哈一笑,陆逊这句话说到了点子上。一部《三国志》,除了那些帝王之外,有资格单独立传的人只有两个,就是眼前的陆逊和成都的诸葛亮。他说他们俩是能战胜自己的强者,倒是与历史有暗合之处。

    魏霸把陆逊请上车,两人便说起了相关的战事。一老一少,都是久经沙场的名将,地图都是装在脑子里的,有些话说得不是很明白,旁边的人可能听得稀里糊涂,但是他们都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次步骑协同作战,有万余凉州精骑,陈护军和家父两员大将,再加上辅国将军坐镇中军,想来一定可以势如破竹,直逼黄河。”

    “你不说取洛阳,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

    “将军所言甚是。”魏霸很坦然的说道:“攻洛阳,的确有重大意义,可是目前实力尚不具备。洛阳实在太大了,我们没有必胜的把握。因此,以野战取胜,是我们目前能采取的办法中最好的一个。若能将战线推至黄河,则洛阳不取亦取,江淮之间也可以得到休养生息。”

    “你想拖死曹睿?”

    “如果可能的话,不比攻城更好吗?”

    “如果可能,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陆逊微微颌首:“可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连续作战,我们的损失也不小。”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将战线向前推,尽可能的到魏国去打。”魏霸停顿了片刻,又说道:“相关的物资。我们会统一调度,必不会让江东负担太重。有所不足之处。我们以朝廷的名义借,将来一钱不少的还给你们,还会给你们一些利息。当然了,利息可能不会太高。”

    “朝廷借钱,还有利息?”陆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可大出他的意料了,朝廷用兵平叛,需要财赋,直接加税增赋便是了。就算是借,那也未必会还,更别说给利息了。这是做生意么?

    “这是为了避免朝廷轻忽战事,穷兵黩武,才做出的硬规定。”魏霸笑笑:“我这次去成都,最大的成绩大概就是和丞相敲定了这件事。不关系到国家存亡,不得随意增赋。这将是一个必须遵守的约定,以后会一直这么干,只是目前还不宜公开。将军是吴地第一个知道的。”

    陆逊无声的笑了笑,过了片刻,他欠身道:“多谢将军。”

    “不客气。”

    ……

    魏霸把陆逊迎进了城,设宴招待。宴会的气氛并不融洽。冯进等人都对陆逊没什么好感,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有父兄战死在夷陵的那场大战中,而罪魁祸首就是这位陆逊。要和杀父仇人坐在一起把酒言欢,这的确不太容易。不过,魏霸设宴。他们又不能不一类,只好低着头坐在一旁。闷着头喝酒。

    陆逊也觉得有些尴尬,他不知道魏霸为什么会这么安排,这明显是找不痛快嘛。不过,以他对魏霸的了解,他这么做大概不会是无意之失,肯定是别有深意。

    他决定静观其变。

    魏霸四下一看,登时了然。他咳嗽了一声。

    冯进等人立刻把头抬了起来,目光炯炯的看着魏霸,谁也不去看陆逊一眼。

    魏霸一伸手,指向陆逊:“这一位是谁,想来不用我介绍,你们也都能知道。不瞒大家说,陆将军将是未来一段时间内江淮战场的主将,做副将的有两个,一个是家父镇东大将军,一个是护军将军陈到陈叔至。”

    冯进等人沉默不语,大帐内除了魏霸的声音,只有粗重的喘息声。

    “我知道,诸位对此不满。其实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也非常不满。”魏霸双手扶在案上,目光扫视着众将:“我大汉也算是人才济济,可是诸位能不能告诉我,有谁能够指挥近四五万大军,在方圆千里的战场上和同等数量,甚至可能更多的魏军作战而有胜算?如果有,请站出来,叙述一下方略,哪怕不是很周全,我也愿意鼎力向陛下举荐。”

    冯进等人面面相觑,在座的除了魏霸和陆逊,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能力。指挥一支四五万人的大军作战,而且是面对同等数量的魏军,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骑兵数量不落下风,可是指挥这么大规模的战事,依然需要极高明的运筹能力。

    “没有?”魏霸提高了声音,脸色变得很严肃。他厉喝一声:“耻辱!懦夫!”

    众人惊骇莫名,不知道魏霸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而且口出恶言。只有陆逊猜出了魏霸的用意,不由得苦笑一声。

    “你们恨陆将军,是因为他曾经在战场上击败你们的父辈。你们如果想复仇,就应该在战场上击败他。可是你们做不到,只能像小儿女一般的怒目而视。这样你们就能击败陆将军,洗清自己的仇恨?”魏霸厉声道:“错!你们这样只会让人耻笑。如果有机会再一次在战场上相遇,你们会比你们的父辈输得更惨,输得更加彻底。”

    冯进、张威等人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我可以不谦虚的说,我是唯一击败过陆将军的人。”魏霸放缓了口气,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们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能击败他。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们。进入武陵之前,我就知道有一天我将面对他,不得不与他为敌,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开始利用每一个可能的机会去研究他。当我们在战场上相遇的时候,我对他以前的一切了如指掌,而他却对我知之甚少。”

    “所以,我赢了他。”魏霸环顾四周,冷笑一声:“现在,我把他请到你们的面前,让你们来学习,来研究,你们却只会像个没长大的小儿一样撅着嘴,坐在一旁生闷气?知耻而后勇,你们连学习的勇气都没有,还想建功立业?”……

    PS: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