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77章 声东击西

第877章 声东击西

    公孙修礼貌的笑着,不以为然.

    战船再强又能如何,你不是还是上岸作战嘛。在海里,你天下无敌,上了岸,还是魏军步骑称雄。在魏霸崛起之前,吴国水师就有绝对压倒姓的优势,可是他能跨过淮河么?

    退一步说,就算你们有实力攻打营州,也只能突然袭击,哪有仗还没打,就先把作战计划暴露给对手的道理。如果不是你们虚张声势,想恐吓我们,就是你们太自以为是。如此愚蠢的人,还值得我们合作吗?

    公孙修辞别了魏兴,回到王宫,将事情的经过报告给了公孙渊,然后下了一个结论:接受魏国的册封是明智的,蜀汉在短期内无力威胁到辽东,想比起来,还是魏国的威胁更大些。

    公孙渊赞同公孙修的看法,可是他依然不能释怀。管辂的断辞像阴魂不散,一直萦绕在他的心头。管辂以神相著称,他的断辞又说得那么肯定,能是乱来的吗?而且蜀汉异军突起,仅仅五六年时间就掌握了主动权,这分明是要一统天下的节奏啊。魏霸南征北战,少年成名,有些轻佻那也可能,可是诸葛亮、李严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们能这么大意?

    公孙渊决定拖一段时间再说,他虽然没有答应向蜀汉称臣,却也没有拒绝。他对魏兴说,我向曹魏称臣,那也是没办法,谁让我离他太近呢。大汉声威虽烈,暂时还波及不到辽东,我只好再等等了。当然了,如果魏车骑需要战马或者辽东的特产,我一定拱手奉上。

    魏兴没说什么,带着公孙渊的信和礼物,离开了襄平。

    魏兴乘坐的船刚刚离岸,公孙渊的使者就带着密信赶往洛阳。

    ……

    司马师匆匆的走进了中庭,正在舞剑的司马懿看了他一眼,慢悠悠的收起了剑,还剑入鞘,递给司马师,一边擦着汗,一边问道:“什么事如此紧张?”

    “辽东急报。”司马师将剑抱在怀里,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公孙渊送来的消息。

    司马懿花白的眉毛轻挑,沉吟了片刻:“子元,你怎么看这件事?”

    司马师轻松的笑了笑:“父亲,我觉得这是魏霸的声东击西之计。”

    司马懿眨眨眼睛,抬起手,轻轻的抚着眉头:“怎么个声东击西之计?”

    “魏霸的战船的确很强,可是陆战的能力却未必有多大的提高。他最强的步卒来自于荆州和交州,离青州万里之遥,有多少人愿意背井离乡,万里征战?所以,他带到广陵的水师只有万人,仅凭这万人是不足以登陆青州的,他肯定还要在吴地征募新兵,也就是说,他的主力将是吴人。”

    “吴人能全力以赴的为他作战吗?”司马师不屑的笑了一声:“他要想建立起听命于自己的力量,没有一年时间是做不到的,所以,他注定了只能虚张声势,吸引我们的注意力而已。真正能对我们产生威胁的,恐怕还是陆逊。”

    司马懿沉吟不语,侧耳倾听。

    “魏延离开了关中,带走了不少骑兵,李严初到关中,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解决诸葛亮离开后留下的问题,且诸葛亮连年征战,关中积储有限,李严不仅没有主动出击的能力,自保都有问题。为了防止我军出击关中,让陆逊出兵攻击兖州,以牵制我军,便成了他们最好的选择。陆逊善战,又有魏延、陈到相助,一旦突入兖州,我们很可能丢失洛阳。”

    “因此,综合各方面的条件来看,魏霸在东海生事,也是为了策应陆逊,最终目的是保住关中。此所谓声东而击西之计也。”

    “兄长,你说的没错,可是你不要忘了,魏霸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司马昭坐在轮椅里,从侧院转了出来。经过大半个月的调养,他的脸色恢复了圆润,只是眼神中的那种冷漠却再也无法消散。

    司马懿瞟了司马昭一眼,什么也没说。司马师却笑了一声:“怎么,他能平地飞升?”

    “他能不能平地飞升,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如果水陆并进的话,青州不安,却也是可以预料的。”

    “就凭他那万余人?”司马师嗤的冷笑一声:“如果连这点人都对付不了,那王凌也该伏剑自刎了。”

    司马昭轻轻的拍了拍轮椅的扶手:“兄长,魏霸神出鬼没,他会让王凌疲于奔命的。就算他不上岸,青州局势紧张,对我大魏也非常不利。你不要忘了,青州衣被天下,在兖豫不安的情况下,青州已经成为冀州以外最大的财赋来源。”

    司马师哑口无言,他看看司马昭,又看看司马懿,突然笑了一声:“父亲,子上的思虑越来越缜密了。这一点,我倒是没想到。”

    “兄长天天在忙,我天天在闲,当然有更多的时间来做梦。”司马昭笑道。

    司马师走到司马昭身后,将手搁在他的肩上,轻轻的拍了拍:“子上,你不要太悲观,智胜天下,亦是豪杰。有你相助,父亲会轻松许多,你看他现在不是有很多时间来练剑了么,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司马昭笑笑,反手拍拍司马师的手,目光却落在司马懿的脸上。司马懿思索了片刻,点头道:“你们俩说得都不错,我也觉得魏霸的用意是策应陆逊,牵制我军,以策关中万全。可是魏霸狡猾,虚亦可能化为实,所以不能掉以轻心。青州是国家财赋之地,不可须臾有失,当再派精兵支援。王凌没有与魏霸交手的经验,我担心他不是魏霸的对手。”

    他抬起头,看着司马师兄弟:“你们觉得田豫怎么样?”

    司马师兄弟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父亲,此人非常合适。”

    司马懿随即向天子曹睿做了汇报,曹睿考虑之后,也觉得田豫非常合适。田豫有掌骑的经验,正好可以弥补王凌骑兵不足的缺陷,方便往来驰援,两人配合,应该可能守住青州,让魏霸无处下口。有田豫在青州,司马懿、张郃就可以手握重兵,随时准备奔赴关中,伺机夺回关中。

    诏书很快发往青州和并州。

    ……

    魏霸听完了魏兴的汇报,满意的点了点头,便让魏兴下去休息。

    魏兴走出大帐,迎面便看到了羞怯的楠狐,魏兴喜出望外,拉着楠狐的手道:“你怎么来了?”

    楠狐红着脸,吱吱唔唔的不说话。魏兴哈哈一笑,也不顾别人看着,揽着楠狐的肩膀,亲热的说道:“夫人呢,你不在的时候,谁照顾她,敦武的婆娘?”

    “夫人身边还能少了人?”楠狐瞟了魏兴一眼:“夫人都怀上第二胎了。”

    魏兴眨眨眼睛,哈哈一笑:“那我们也得抓紧了,要不然以后谁来保护小少主啊。”

    大帐内,魏霸靠在椅子上,眼睛盯着对面的地图,一手支颐,手指在唇上的胡须上慢慢摩挲着。法邈背着手,在账内缓缓踱着步,眉头微蹙,正在紧张的思考。

    “将军,我看还得以海路为主,陆路的进展太慢,而且我们根本没什么优势可言。”法邈抬起头,眼中露出狠厉之色。“如果从海路突入青州,占得一席之地,以我军的军械优势,守住一两个城池,应该没什么问题。”

    魏霸笑笑:“可是你想过没有,一旦登陆作战,我们就不能轻易的退出来,否则必然对士气有所损伤。海路是没错,可是我们不能被他们困住,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样才能制人而不制于人。”

    “可是如果不登陆,总在海上漂泊,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所以,我们最好能找一个海岛,足够大,能让我们屯兵,又能避免被魏军攻击。”

    “那就要等打探地形的斥候回来再说了。”

    “你怎么忘了,有一个现成的人对那边的地形了如指掌?”

    法邈眨了眨眼睛,一拍脑门,笑道:“将军不说,我还真把这件事给忘了。”

    话音未落,麋芳、麋威叔侄二人掀帐而入,向魏霸躬身施礼。魏霸起身还礼,请他们入座,笑**的对麋芳说道:“将军离乡多年,可还记得家乡的风土?”

    麋芳叹了一口气:“梦中常归故里,一草一木,依稀在目。”

    “那将军可知这一带有没有什么大的海岛,能够供应万余大军驻扎,又有良港以供战舰停泊?”

    麋芳略作思索:“有,而且很多。”

    魏霸和法邈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

    “将军,我给你楼船两艘,水师三千,两个月时间,你给我选两到三个海岛,作为我大军远征的中转基地。诸葛直做你的副手,负责你的安全。”

    麋芳大喜,连忙起身行礼。他当年把关羽坑得不浅,魏霸不记前仇便也罢了,居然还让他作前锋,这可是意外之喜啊。

    “请将军放心,芳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子烈,你也随行,不过,你的任务是与辽东、青州、冀州一带的商业来往。财帛动人心,利用我们的外销优势,把那些有钱人吸引过来,不从者,挤垮他们的产业,吸干他们的血。”

    麋威微微一笑:“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