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83章 勾心斗角(第二更)

第883章 勾心斗角(第二更)

    “密切注视司马懿的动向。”陆逊说了一句,重新低下头,翻看那本魏霸带给他的《西域记》。

    陆岚讶然:“将军,我们不出兵吗?”

    “出兵?往哪儿出兵?”陆逊一边看书,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当然是和司马懿接战了。”陆岚有些着急:“我们等了这么多天,不就是想和司马懿野战吗,他现在出了洛阳,战机已经出现。”

    “出洛阳城还远远不够。”陆逊摇摇头:“至少也要等他出荥阳,最好等他进入陈留。”

    陆岚恍然大悟,有些羞愧的摸了摸鼻子。他知道自己有些太急躁了,不够沉着。过了片刻,他又道:“那我们……继续等?”

    陆逊翻书的手指顿了一下,抚着胡须,略作沉吟:“派人去江陵通知陈到,让魏延进入豫州。”

    “喏。”

    ……

    襄阳,柔玉池。

    魏延jīng赤着上身,只穿着一条牛鼻裤,展开双臂,在水中臂波斩浪。强健的肌肉在皮肤下滚动,仅从背后看,谁也不会想到他已经年过半百。

    池边,刚刚两周岁的小魏安兴奋的舞动着藕节般的小胳膊小腿,想挣脱保姆的怀抱,保姆不敢大意,他就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扭过身子,拍打着保姆的肩膀。

    魏延游了回来,伸出手:“把安儿给我。”

    保姆为难的看了他一眼,只好把魏家递了过去。魏延接了过来,咧开大嘴,哈哈大笑,抱着魏安浸入水中。魏安兴奋起来,拍打得水花四溅。魏延一手托着他,让他在水中划动。魏安撅着小屁股,玩得不亦乐乎。

    看着孙子,魏延眉开眼笑。

    魏延最近心情不错。原本他以为关中的一万jīng骑基本上带不出来,只能白白的让给李严或者姜维。没想到魏霸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以南郡、襄阳一带的空闲土地吸引那些凉州骑兵全家迁居荆州。这一招的吸引力的确不小,凉州乱了这么多年,原因就在于凉州贫瘠,凉州人想杀入关中,占领关中的土地。当初羌人之所以愿意帮魏军打仗,就是希望能在关中立足。现在有机会到比关中更好的荆州安家落户,那当然是求之不得。

    所以,魏延的一万jīng骑带了一半出来,而陆续跟着迁来的百姓则近两万户,相当于两个大县。这些人进入襄阳和南郡之后,有不少人成了魏家的部曲,算是弥补了这些年魏家在关中受到的损失。而习家、马家这样和魏家关系亲近的人家,当然也从中受益不少。

    因为暂时不可能上阵,所以魏延把手下的骑兵交给了魏风训练,跟着陈到学习骑战之术。自己偶尔去看一下,大部分时间就在家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魏风怕老爹寂寞,还让人去江南去接魏霸的生母邓氏,也很快就要到襄阳了。

    风头被儿子压过的郁闷,在家庭温暖的抚慰下,渐渐的消于无形。魏延享受到了一生中最好的时光。

    “文长,好清闲啊。”随着一阵稳健的脚步声,披挂整齐的陈到突然出现在池边,一边抹着额头的汗,一边打量着池中的魏延。

    “哟,叔至,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陈到笑了一声,在池边的椅子上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在手中,又拿了一块交州来的果干扔进嘴里。“我帮你练兵,还不能来蹭顿饭吃?”

    魏延哈哈大笑,抱着意犹未尽的魏安上了岸,把咧着嘴要哭的魏安交给保姆,又在他的小屁股上轻拍了一记,也不擦一下身上的水,一屁股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瞟了陈到一眼:“你今天来,不是蹭饭这么简单吧?”

    陈到看了他一眼,呷了一口酒,从袖子里取出一封公文,推到魏延面前。

    魏延眉头一挑,用指尖捏着信看了,不由得沉下了脸。公文是陆逊发给陈到的,却是让他率领骑兵进入豫州。从昆阳到江陵,再由江陵到襄阳,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陆逊在搞什么鬼?

    “知道为什么发给我,而不是发给你么?”

    魏延虎着脸,一声不吭。

    陈到也不着急。他和魏延相处多年,对魏延的脾气一清二楚,对陆逊这么做的用意也一清二楚。

    “文长,能不能保持对洛阳的压力,关系到整个战局的形势。”陈到慢慢的呷着酒,打量着远处的山峦,再一次感慨魏延的享受。“可是你也清楚,我们并不占绝对的优势,又是和吴军第一次合作,相互之间难免有些猜忌,一旦被魏军抓住机会,各个击破,则整个形势都有崩坏的可能。”

    魏延闷声闷气的说道:“我没有猜忌他,是他在猜忌我。”

    “陆逊不是在猜忌你,是因为他太知道你的脾气了。”陈到笑道:“当然了,我不排除他这么做,是子玉可能关照过他什么。你也清楚,子玉在东行之前,陆逊曾经亲自赶到江陵,和子玉长谈了一夜。”

    听到魏霸的名字,魏延的脸sè缓和了一些 ,恼怒的嘟囔了一句:“这小竖子,又在诋毁老子。”

    “知子莫若父,反过来说也对。”陈到伸过手,拍拍魏延搁在桌面上的手臂:“文长,你知足吧,能有子玉这么一个处处替你着想的儿子,是你的福气。听他的安排,你一定有机会痛痛快快的打几仗,不过现在嘛,还是要按捺住xìng子,不能坏了大事。”

    “你陈叔至亲自登门做说客,我就算不给陆逊面子,还能不给你面子?”魏延佯怒的瞪了陈到一眼,站起身来:“热不热?脱了那身甲胄,下水较量一番?”

    陈到眨眨眼睛:“我习惯在大江里游,这儿……太窄了。”

    “且!”魏延转身就走:“那你稍候,我换身衣服再来,领你去看看岘山风光。”

    ……

    成皋,魏军大营。

    司马懿负着手,站在地图前,眉心轻蹙。

    司马师抚着剑,站在他的身后,面sè沉静,不知道在想什么。

    司马昭坐在轮椅上,双目微阖,双手交叉,搁在腹前,两个大拇指互相绕着圈。

    父子三人一动不动的这么对峙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大帐里一片沉寂,只有三个不同的呼吸声。

    “陆逊……不上当啊。”司马懿长叹一声,首先打破了沉默,转过身,慢慢的踱起了步。

    “那我们待如何?”司马师面对着司马懿,眼神却看着司马昭。

    “子上,你说说看。”

    司马昭睁开了眼睛:“我们父子离京后,陛下重新调整了洛阳的防务。燕王曹宇为卫将军,陈泰为长史,曹爽做了城门校尉。陛下的意思很明显,他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将洛阳的控制在自己的手里。我们父子只是用来对付陆逊的一枚棋子。”

    司马懿缓缓点了点头,却没说什么。

    “陛下以洛阳为诱饵,以父亲统领的大军救援兖州为掩护,实质是为反攻关中做准备。”司马昭撇了撇嘴:“真正的主力是并州的夏侯霸、秦朗等人,以上驷对下驷,机会很大。”

    “关中那么好攻吗?”司马师似笑非笑的说道。

    “从眼前的状况来看,应该是这样。”司马昭仰起头,和司马师交换了一个眼神。“魏延将大部分jīng骑都带到了荆州,姜维又带走了一部分人,李严刚到关中,手下的骑兵非常有限。诸葛亮在关中几年,也没有积储下什么钱粮,好象还欠了魏霸一大笔钱。李严现在想必很后悔。如果秦朗、夏侯霸等人由蒲坂突入冯翊,并不是没有可能,至少可以截断函谷,收复新安,将战线重新推到潼关一带。”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保证南阳的孟达、魏延等人无法及时驰援,所以,父亲必须出荥阳,诱陆逊野战于陈留。”

    “可是陆逊不上当,我又能怎么办?”

    “陆逊不愿意,也许孙权会愿意。”司马昭揉了揉太阳穴:“我只是在想,孙权有没有这个胆量响应陛下。如果孙权不敢响应,那陛下又有几分成功的可能?”

    司马懿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这么说,我不东行是不行了?”

    “目前看来是如此。”司马师插了一句话:“父亲,魏霸虽然还无法撼动青州,可是他诡计多端,军事上无法解决,不代表他就会坐等。他若是绕过青州,威胁冀州,青冀同时震动,国家危矣。”

    “唉,看来只得如此了。”司马懿无奈的摇了摇头。正如司马师所说,看起来魏霸暂时没有能力动摇青州根本,可是一旦让魏霸站稳脚跟,东路却有可能是威胁最大的一路,因为青州、冀州都在魏霸的威胁之下,如果这里出了问题,魏国就真的麻烦了。

    于今之计,明知曹睿别有用心,也只得以国事为重了。

    陛下不是常人啊。司马懿想起曹睿那张清瘦的脸,越想越觉得心凉。恍惚中,这张脸和曹丕一点也不像,却和曹cāo竟有几分相似,特别是眼神,锐利如刀。

    难道曹丕当初得胜,并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因为曹cāo看中了曹睿?这个念头一冒上来,司马懿忽然觉得浑身生寒……

    \

    “梦”     “小”“说” “网”

    “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