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85章 战彭城(第四更,求保底月票!)

第885章 战彭城(第四更,求保底月票!)

    三十里以外,张合端坐在大帐里,双目垂帘,黝黑的脸如古井无波。

    可是他的心里却一点也不平静。

    出发前,天子对他说过的话回响在他耳边。

    “将军,大魏能不能绝境重生,就看这一次能不能抓住机会了。”

    作为五子良将中最后一位追随曹cāo,如今又是唯一一位在世的战将来说,这是一个比山还要重的嘱托。重得张合必须要时刻挺直自己的腰背,不敢有任何疏忽。

    天下形势对曹魏不利,即使是身为武将,张合也能感觉到压在洛阳城头,压在天子曹睿心头的那片乌云有多重。蜀汉取关中,取南阳,现在又逼降了孙权,将东南一隅收入囊中,如今魏霸出师东海,意图染指辽东,对曹魏形成三面包围之势。

    失去关中凉州,曹魏曾经仗以称雄天下的铁骑失去了优势,如断双腿。

    孙权称臣,大江天险此重为汉所有,曹魏再断一臂。

    若再失辽东,则曹魏的心腹将遭受最沉重的一击,彻底失去抵抗力。

    天子说,这是绝境。一点也不错,这是真正的绝境。

    不过,绝境往往也代表着机会。成都的蜀汉朝廷摆下如此阵形的同时,也犯了一个严重的失误。就是像一个剑客,在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击刺之后,固然取得了压倒xìng的优势,可是也耗尽了自己的力气,露出了一个致命的破绽。

    在普通人眼里,这也许不足为道,可是在高手眼里,这却是一个可以转败为胜,绝境重生的良机。

    曹睿看到了这个机会,想要抓住这个机会。他出的第一招就是派出了张合这位硕果仅存的五子良将。

    只有如此,才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才能掩盖真实的意图。

    这是对张合的器重,也是张合最大的荣耀,更是一个沉重的jīng神压力。

    张雄走了进来,看到父亲端坐沉思,连忙放轻了脚步。

    “什么事?”张合轻声问道。

    “刚收到的军报。”

    “念!”

    “喏。”张雄打开军报,一封封的念了起来。

    这些军报从不同的地方传来,有关于彭城、下邳的,有关于颍川方向陆逊部的,有关于寿chūn方向吴军的,还有关于青州方向蜀汉水师的。

    “魏霸在蓬莱打渔?”张合睁开了眼睛,神情有诧异。

    “是的。”张雄再次看了一眼军报,“他已经在蓬莱呆了大概有半个月了。”

    “示而不用,引而不发。”张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仅仅用一万人,就牵制了我军两三万人,还让青州陷入紧张之中,可谓得兵法用势之妙。”

    “是的。”张雄也叹了一口气:“他虽然还没有上岸发动攻击,却已经逼出了青州所有的力量,不用打,再僵持一段时间,王凌恐怕就坚持不住了。”

    “所以我们的时间非常有限,机会稍纵即逝。”张合直起了身体,接过军报:“彭城的情况如何?”

    “城门紧闭。”张雄说道:“几rì以来,彭城一直在加强城防,坚壁清野,自然是要固守了。”

    张合沉默了半晌:“若果真如此,此子不足惧。”

    张雄愣了一下,转过头,看向张合。张合摆了摆手:“让将士们饱餐一顿,人不得解甲,马不得卸鞍,你带人巡营,不得有任何大意。”

    “喏。”张雄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一夜无事。

    第二天早上,张合下令大军出发。他从洛阳带来的五千骑兵,从睢阳带来的三千步卒,以及彭城、沛县等周边郡县集结起的一万步卒,缓缓逼向彭城。

    昨天夜里,张合让全军戒备的命令预示着战斗就在眼前,所以人还没有到彭城,气氛已经紧张起来。在经过萧县东的那座小山时,张合也不敢有任何大意,特地派出斥候打探,确认没有埋伏之后,才继续前进,用了一天的时间,推进到彭城城下。

    这个速度和他之前从洛阳急驰而来的速度相比简直是蜗牛爬行,但是没有人敢怀疑张合的用兵能力,也没有人敢质疑张合的决定。即使这些命令执行起来不是很方便,他们依然做得一丝不苟。不仅是那些追随张合多年的禁军将士如此,刚刚归属张合指挥的郡兵同样如此。

    当周胤再一次站在城头,看着远处井然有序的魏军大营时,他感慨道:“这就是名将的魅力。”

    丁奉在城下仰起了头:“仲英,总有一天,你也会像他一样的。”

    “承你吉言,共同进步。”周胤抱拳,向丁奉拱了拱手。

    “哈哈哈……”丁奉也抱拳回应:“共同进步。”

    昨天晚上,就有人建议袭击张合的大营,也有人建议在山上埋伏,等张合经过的时候冲出来。结果这些决定都被周胤否决了。周胤的想法很简单,张合是什么人,什么样的yīn谋诡计他没有看过,袭营、伏击这样的伎俩如果能打败他,他墓上的树都有手臂粗了,哪能活到今天。要想击败他,就不要想投机取巧,就只能堂堂正正的击败他。

    斥候没有打探到昨天夜里魏军的jǐng戒情况,但是他们看到了今天张合进军时的谨慎,对周胤的分析佩服得五体投地。要想打张合的埋伏,那基本上和白rì做梦差不多。

    那就只有等着张合来攻城了。

    城外有兵近两万,城里有兵近一万,不管怎么看,这应该都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远处,张合端坐在战马上,看着彭城下的羊马城,皱起了眉头。

    彭城东北两面临水,只有西南两面可攻,易守难攻,城墙也很结实,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若不是周胤长途奔袭,出其不意,想要强攻彭城,没有五倍以上的兵力是做不到的。现在周胤占了彭城,只要不出意外,他完全可以守住彭城,可是他居然在城外设了羊马墙,这是一个守中带攻的战法,显示出了年轻人特有的冲劲。

    周胤想要对攻吗?张合揣摩着对手的用意。他原本没有计划攻彭城,可是如果周胤想对攻,那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只是这样一来,他就要改变自己的计划。

    张合下令扎营,他考虑了一个晚上之后,决定先试一试,看看周胤究竟想干什么。

    当阳光照在彭城的城头时,魏军向彭城发动了攻击。

    战鼓声中,在弓弩的掩护下,民夫们推着填壕车等战具向护城河走去。城头一片安静,并没有想象中的箭雨倾泻下来。只有一枝枝冷箭从八十步外呼啸而至,几乎每一枝冷箭都能激起一声惊呼甚至惨叫,这种jīng准打击虽然不能阻止魏军填壕,却极具杀伤效果,更能打击魏军的士气。而城头的箭手们每一次shè中,却爆发出一阵欢呼,士气为之高涨。

    经过半天的努力,魏军以一百八十多民夫的xìng命为代价,在护城河上架起了五道浮桥。张合一声令下,五百魏军分成五队,冲向彭城下的羊马墙。

    看着魏军发起攻击,城头的周胤举起了手,轻轻的摆了摆:“弓弩手准备。”

    传令兵晃动手中的彩旗,鼓手敲响战鼓,将他的命令传了出去。原本一直在做shè击游戏的弓弩手们收起了笑容,齐唰唰的举起了手中的弓弩。

    强弩都尉一声厉喝:“准备——shè!”

    “嗡”的一声,数百枝箭离弦,其中还杂夹着数只如长矛一般的巨箭。巨箭带着凌厉的杀气,越过百步,shè向正在通过浮桥的魏军。

    “呯”的一声,一枝巨箭洞穿了一面盾牌,将盾牌的魏军队率一箭shè杀。巨箭力量惊人,即使将队率一箭shè穿,依然余势未消,带着队率的身体斜行数步,扑通一声掉入水中。

    魏军的攻击队形一乱,原本紧密的防护出现了漏洞,数十枝箭随即shè到,又有三四名魏军中箭,惨呼声扑倒在地,引起了更大的混乱。

    队率被shè杀,没有人进行统一指挥,只能以什伍为单位,各自作战,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混乱。五组魏军有三组被同样的战术打乱了节奏,只有两组冲过了护城河,举起盾牌,冒着箭雨,冲向了羊马墙里的汉军。

    丁奉眉毛轻挑,神情轻松。他率领的部下都是久经沙场的悍卒,即使是同等数量情况下的厮杀,他们也毫不惧sè,更何况这种人数悬殊的战斗。他随即命令正当魏军的将士准备作战,其他将士保持jǐng戒。

    战斗随即打响。汉军将士借助埋设好的拒马、羊马墙,对冲过护城河的魏军展开了强有力的阻击。他们并不是被动的防守,而是把魏军诱入阵势,然后进行包抄,倚仗人数的优势对魏军进行剿杀。

    人数处于劣势,头顶又有密集的箭雨威胁,不时的有冷箭呼啸而过,夺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魏军战斗得很辛苦,他们虽然很努力,很勇敢,还是落了下风。

    张合坐在指挥台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漏壶,耳朵却在倾听远处的厮杀声。

    近一个时辰后,阵前的喊杀声渐渐停止,首批攻击的五百魏军士卒只有不到一半人退回了阵地,近三百具魏军将士横尸阵前

    \

    “梦”     “小”“说” “网”

    “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