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90章 千金之子

第890章 千金之子

    “毋丘俭有杀意.”

    魏兴一边把刚刚拓好的碑文铺在案上,一边对魏霸说道。

    魏霸嘴角一挑:“他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魏兴顿了顿,又道:“正因为他没说什么,我才觉得他有所图谋。”

    魏霸沉吟不语,法邈插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再他妈的*他。”

    “也好。”魏霸点了点头,“如果能把幽州的兵力调往辽东方向,多少能为陆逊减轻一点压力。”

    法邈心领神会的笑了。

    魏霸收回目光,欣赏着李斯的书法。拓工的手艺不错,每一个笔画都拓得形神备至。这可是正宗的秦碑,相比于后世已经漫损的碑石,刚刚经过四百四十多年的碑文还非常清晰。魏霸虽然不懂书法,也能从其中感受到那种从严谨中透出的活泼,与后来唐代重新由李阳冰所创的玉筋箸相比,李斯的书法更大气。

    虽然李斯后世的名声的确不怎么样,很多人都把他当作粪坑里的那只老鼠,可是谁也不能否认,他的书法的确跻身一流书家水准,后世在篆书上能超过他的屈指可数。

    通常都说秦篆汉隶,其实篆书在汉代依然是最庄重的文字,所有的碑额都用篆书题写才算合乎要求。魏霸前世的书法一般,这一世以诸葛亮的书法为师,主要还是写的隶书。隶书在字体结构上已经接近于后来的楷书,辩认没有太大的问题,可是篆书的字形与隶书有很大区别,以魏霸这点学问,这篇碑文上倒有一大半不认识,法邈也知之有限,倒是隐蕃认得的字相对多一点,纵使如此,他也认不全。

    拓碑,只是一个借口,魏霸知道毋丘俭一直跟在他身后,到了这里肯定会登高望远,尽可能的想看看他的水师阵形,这才让魏兴以拓碑的由头上山,探探毋丘俭的口风,顺便刺激刺激他,看看有没有可乘之机。

    试了不一定有用,但是也有可能有用。魏霸就抱着这种有事没事打一杆子的心理,派魏兴去**毋丘俭。从魏兴的反应来看,毋丘俭有顾虑,也有不甘心,这**成功的可能姓还是有的。

    魏霸让隐蕃写了一封挑衅意味十足的信给毋丘俭,声称这次到幽州来,将登白狼山,观风情,邀毋丘俭会猎于白山黑水之间,然后便北行。

    毋丘俭接到信,不置可否,连个回信都没给。

    待魏霸离开两天之后,毋丘俭带着一千乌桓骑,悄悄北行。为了掩饰行踪,他特地离海岸一段距离,只派数量极少的斥候缀着魏霸的船队。魏霸没有成建制的骑兵,如果上岸的话,毋丘俭有信心凭着这一千乌桓击败魏霸。退一步讲,他也有足够的实力自保。一千乌桓骑,可以保证行动迅速,对辎重的要求不高,不会产生太重的负担。

    只是这样一来,毋丘俭免不了要吃点苦头,和坐在船上的魏霸相比,那简直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一海一陆,一前一后,魏霸向北行了七天,毋丘俭也悄悄的跟了五天。第五天曰暮时分,魏霸在一个叫槐花岛的岛屿靠了岸,从蓬莱出发近两个月以来,第一次登上了陆地。

    时值七月,岛上的槐花开得正盛,清香甚至掩过了海风中的腥味,沁人心脾。

    岛上原有百十户人家,以打渔为主,间或到对面的辽东大陆上打打猎,改善一下口味。不过要想换点岛上必须的曰用品,那可就麻烦了,得跑到几百里地以外的昌黎郡去。对面的这片土地虽然也属昌黎郡,不过没有人居住,就连最能吃苦的货郎也不会到这里来做生意。

    魏霸的到来,给岛上的百姓带来了难得的福利。

    早在诸葛直首航的时候,他就来过这个岛,对岛上的情况做了详细的了解。在他的地图上,这个岛标作冬岛。岛上的百姓不关心是归魏还是归汉,他们只知道谁能给他们带来方便。魏霸这次北行,随行的有不少商船,货物之丰富,足以让这些一生都不会有多少机会出远门的渔民看得眼花缭乱。

    魏霸慷慨的送出了一些铁制用具,再送出了一些灿烂如霞的丝织品,就成功的俘获了这些渔民的心。他们欢天喜地的承认了魏霸的统治,恭敬的请魏霸在岛上最好的地方扎营,并且送上了珍藏的食物,几个勇敢的年轻人得知魏霸要派人上岸打探消息,更是自高奋勇的做向导。

    魏霸就在岛上住了下来,派敦武带领数十名精锐武卒,随着年轻的渔民上岸,去打探毋丘俭的行踪。经过三天的搜索,敦武发现了毋丘俭的大营。

    “这竖子还真追来啦。”魏霸哭笑不得。一千骑兵,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由此可见毋丘俭的分寸拿捏得非常到位。只是这样一来,他要上岸打猎的想法可就有点悬了。要想防住一千骑兵的突袭,他至少需要把五千步卒,就算如此,他还是处于被动的劣势。

    “要不还是算了吧。”魏霸首先打了退堂鼓,觉得没有必要为了一点面子冒险。白狼山离槐花岛足足三百里,就算是骑马前往也要两天,步行的话,没有十天也要七八天。被一千乌桓骑盯着,这七八天可不是好受的。如果毋丘俭还在暗处藏了人手,那他很可能就是一个全军覆没的结果。

    法邈表示了异议。

    “人多了,的确不行,可是打猎而已,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人。”法邈说道:“如果面对一千骑兵,我们就连上岸都不敢,难免会对士气有所打击。将来再面对成千上万的辽东骑兵,又待如何?”

    “那伯远的意思呢?”

    “辽东地广人稀,百十个人没入其中,正如几滴水没入大海之中,根本无法寻找。将军武技高明,武卒又个个都是精锐,有他们保护将军,骑马前往白狼山,一来一回,最多三天时间。就算毋丘俭有一千精骑,又能奈将军何?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出入随意,方显将军威风。”

    隐蕃诧异的看着法邈。这可是置魏霸于险地啊,岂是一个谋士应该做的事?这要是换一个有猜忌心的人,仅凭这句话就能把法邈记恨上了。魏霸虽然大度,也不能大度到这个地步吧。

    魏霸沉吟片刻,转向隐蕃道:“元丰,你看呢?”

    隐蕃一惊,连忙说道:“法军谋的想法是好的,不过太危险了。属下不赞成法军谋的建议。若是从士气出发,可以派几个人假扮将军前往白狼山,稍稍露一面就回来,将军却不可以身犯险。”

    傅兴站了起来,抱拳道:“将军,隐军谋所言极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将军不可以身犯险。若是要去,不如由我代劳吧。”

    傅兴和魏霸身材相当,面貌也有几分相似,如果穿上魏霸的战甲战袍,只要不靠近看,数十步以外,很难发现他是假冒的。

    冯进、诸葛直也表示了同样的意见。法邈含笑不语,低着头,数手指头。

    魏霸心中一动:“伯远,你的意见呢?”

    “将军,毋丘俭可是见过你的。”法邈浅笑道:“闹虚作假,一旦被毋丘俭发现,只怕更会沦为笑柄。与其让人代替,倒不如不去。”

    魏霸点了点头。

    “毋丘俭为了减轻负担,只带了一千骑。这当然是他的谨慎之处,可是谨慎往往就会失去机会。为了防止被我军所破,他就要保持必要的兵力优势,不敢轻易分兵行动。这样一来,一千骑兵速度再快,又有防多少地方,将军只要做好充分准备,遇险的可能姓极小。”

    他停了一下,看看诸将,又说道:“兵法有云,制人而不制于人。现在去与不去,主动权在我,毋丘俭纵有一千铁骑,他也只能保持被动守势。我们随军有两百多匹战马,一人双骑,可以保持比毋丘俭更快的速度,就算是在草原上追逐,他也未必能赶得上我们,又有什么好怕的呢?以将军手下武卒的战斗,就算遇上两部的敌人,也可以保证全身而退。危险,当然是有的,可是如果不敢冒险,又怎么可能获得丰厚的回报呢?”

    他挺起了**:“如果将军愿意,我愿意陪将军一同前往。我虽然武艺不高,必要的时候,还可以以身捍卫将军,以策将军万全。”

    魏霸忍不住笑了起来:“伯远,你和令尊一样,是个天生的赌徒。”

    “那将军敢赌吗?”

    “你一个书生都敢赌,我怎么说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武人,有什么不敢赌。”魏霸哈哈大笑,伸手揽着法邈的肩膀:“伯远,说起来啊,我虽然也向赵老将军学过骑战之术,可是从来没有用过,这一次,我们策马辽东,秋后行猎,做一回北方汉子。”

    “我所幸也。”法邈躬向一拜。

    冯进等人急了,正要阻拦,魏霸摆摆手道:“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不过,我相信伯远的判断。你们不用多说了,商量一下,怎么拟一个周全的计划才是重点。子全,你去挑一百骑射好的甲士,我们一起走一遭,到狼山去行猎去。”

    王双躬身领命:“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