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94章 会猎白狼山(上)

第894章 会猎白狼山(上)

    白狼山是辽东大地的一颗明珠.

    五千多尺的高度,即使是在诸多名山中也不算小,更何况是耸立在一望无隙的草原上。远远望去,山顶森严茂密,碧绿如墨,云气缭绕,宛如仙境,难怪在此游牧的胡人都把白狼山当作圣山。

    山分东西两峰,西峰略矮,可是在峰顶有一白色巨石,望之如羊似狼,白狼山的名字,便来自这块巨石。据说,当年孤竹国就在白狼山附近,以这座山为圣山。周武王灭商,孤竹国君之子伯夷、叔齐兄弟不肯食周粟,采薇首阳山,也就是在这里。

    不过,要说白狼山最著名的遗址,还要算曹**征乌桓,在白狼山大破塌顿之后,在此立石纪功。

    那一战,也是张辽、张郃、徐晃归入曹**帐下的成名战。张辽率领并州精骑冲锋在前,张郃率领他的大戟士,徐晃率领河东劲卒紧随其后,奋勇冲杀,先摧其锋。曹**能够大破塌顿,这三个人功劳最著。

    不过,那一战他们虽然立了大功,对他们的个人却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影响。张辽直到建安二十年的逍遥津之战才扬名天下,徐晃也是直到建安二十四年在樊城击破关羽才一举成名,而张郃则更是直到陇右之战才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将。

    五子良将,其实也有不同,要论在曹**心目中的地步,名声略逊的于禁、乐进远比名声响的张辽、张郃和徐晃更重。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跟曹**的时间最早,而张辽三人比较迟,而且都是降将。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啊。”站在纪功碑前,魏霸感慨道。

    法邈有些心神不宁。他不时的眺望远处,催促魏霸离开。本来说好的,到白狼山转一圈,露个面,打几只野物,留下到此一游的标志,然后就迅速返回。可是魏霸似乎喜欢上了白狼山的风光,留连忘返,仅是在这块纪功碑前,就停了大半个时辰,还没有离开的意思。

    “将军,我们还是走吧。”法邈苦笑道:“再等下去,你就是选择和毋丘俭对阵了。”

    “你的意思是说,毋丘俭一定会来?”

    法邈一怔,连忙摇头道:“我是担心他会来。”

    “不会吧。”魏霸爬上了那块巨石,从怀里掏出一个铜管,套在眼睛上,极目远眺。秋天到了,草色渐黄,草原上如果出现身穿玄甲的魏军骑士,会非常醒目,他一定可以发现。不过,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只看到一望无际的草原,仿佛一张巨大的金色地毯。

    “将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魏霸不以为然,继续调侃道:“伯远,你说,如果毋丘俭就埋伏在某处,等着我,我能杀出去吗?”

    法邈苦笑道:“将军,你真想在这儿等毋丘俭?”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会一会呢?我也想看看,一别经年,他有没有进步啊。”

    “将军知道他要来?”

    “还没有看到。”魏霸重新坐了下来,双手抱膝。“不过,我和他惺惺相惜,知道他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定会在某个地方等着我。”

    法邈急声道:“那我们还不快走?我们只有一百余骑,不是他的对手。”

    “伯远,有时候数量并不代表质量。”魏霸嘴角轻轻一挑:“既来之,则安之,此处风景不错,好好欣赏一下吧。毋丘俭一来,就没时间再看了。那时候,我让你看看我给毋丘俭准备的礼物。”

    法邈闭上了嘴巴,脸色有些难看。魏霸主动要和毋丘俭对阵,这个情况出乎他的意料。

    ……

    八十里外,野狼谷,毋丘俭看着那个面色平静的汉军斥候,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眼神凌厉如刀锋。

    他在这里藏了七八天,也没等到魏霸来白狼山的消息。就在他要放弃的时候,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客人。这个客人告诉他,魏霸已经上岸,带着一百二十骑,正在赶往白狼山,按照他们的速度,现在应该已经到了白狼山。他将在白狼山呆半天,曰落之前起程返回。

    “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机会很难得。”来人很从容,显然早有准备。“魏霸现在位高权重,已经很少亲历战场。要想在战场上击杀他,几乎没有可能。这也许是你唯一的机会,如果错失了,你这辈子也许都不会再有这么好的机会。”

    毋丘俭眉头紧蹙,他知道这个人说得对,要想击杀魏霸,这也许是最好的机会。他倒不担心来人骗他,他虽然离白狼山有八十里,可是他安排了不少斥候在白狼山附近,很快他就会得到魏霸到达的消息,也能知道他们有多少人马,足以验证这个人说的是真是假。

    不过,如果真如他所说,魏霸只打算在白狼山呆半天时间,他现在就必须出发。否则,入夜之前,他追不上魏霸,反而被魏霸发觉的话,魏霸很可能趁夜突围。双方都是骑兵,而且魏霸一人双马,他的备马不足,又要先奔驰八十里,马力消耗过大,速度必然会吃亏,很难追上魏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霸从眼皮子底下溜走,丧失一个可能是改变大魏国运的机会。

    如此重大的机会面前,毋丘俭却有些迟疑。弟弟毋丘秀已经回了辽西,率领一千卢龙边军,押着粮草正在赶来,还有一天的路程,就能和他会合。有了这些粮草,他就不会有挨饿的可能,现在离开,他就有可能面临断粮的危险。

    然而现在不走,等到毋丘秀赶来,魏霸大概也走了。

    毋丘俭左右为难,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他沉吟良久,直到一个斥候冲了进来,向他汇报发现了魏霸的踪迹,他这才下定决心,站了起来:“出发!”

    毋丘俭留下几个人去迎毋丘秀,自己率领千骑赶往白狼山。

    一旦做出了决定,毋丘俭就不再犹豫,下令所有骑士全速前进。八十里,如果全速前进的话,一个半时辰后就可以到达白狼山,完全可以截住魏霸。这么做,对战马的体力是个巨大的考验,奔驰八十里之后,战马所剩体力有限,战斗力肯定会大打折扣。可是毋丘俭依然有信心,因为他有近千骑,而魏霸只有一百二十石,兵力上的绝对优势,可以抵消体力上的弱点。

    相反,如果不能及时包围魏霸,双方开始长距离的追逐,那他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能不能及时围住魏霸,是成败的关键。

    毋丘俭纵马飞奔。

    一个时辰后,他离白狼山只剩下三十里。他下令将士们稍做休息,给战马喂一次草料,饮点水,为稍后的战斗做准备。他坐在一旁,一边啃着干粮,一边将斥候们打探来的消息汇总起来,做最后一次战前计划。

    越是靠近白狼山,汇报的斥候越多,消息越及时准确。魏霸就在白狼山上,就在武皇帝纪功碑前,他的身边只有一百余骑,还有数量相近的备马,还论人还是马,都是强壮,战斗力不可小觑。可是毋丘俭并不担心这个,一百二十骑,战斗力再强,也无法抵消数量上的悬殊。他担心的是魏霸发现了他的踪迹,提前开始撤退。

    三十里,是斥候侦察的常见距离,魏霸深入险境,应该会把斥候放得这么远。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发现魏霸的斥候,但是他必须做好被发现的准备。

    经过反复斟酌,毋丘俭将一千骑分为五队,两队共四百人向南,绕到魏霸的身后十里,准备截击魏霸,其余三队成倒品字形前进,相互之间各五里,他自率一队居后,就像挥舞着两只螯足的巨蟹,两只螯足一左一右的钳住魏霸,然后亲自从中间突破,六百人围攻一百二十人,五比一的优势,就算损失大一点,也足以重创魏霸。这样一来,就算魏霸突围逃窜,面对其他两队的追杀,他也很难逃出生天。

    毋丘俭觉得这个方案是最稳妥的方案,攻守兼备。只要能击杀魏霸,他愿意把这一千乌桓骑全部葬送在这里,包括他本人。

    休息了小半个时辰过后,毋丘俭看了看开始偏西的太阳,微微一笑,对摩拳擦掌的骑士们说道:“听说魏霸好享乐,随身带了不少美食,杀了他,我们也尝尝一下他的手艺。”

    骑士们轰然大笑,意气风发的飞身上马。那个不速之客只是笑笑,也跟着上了马。毋丘俭看了他一眼:“你要跟着么?”

    那人笑笑:“我倒是不想跟着,可是使君肯放我走么?”

    毋丘俭嘴角一撇,从亲卫手中接过一面盾,扔给他:“小心点,别被流矢射中了。”

    那人接盾在手,掂了掂,笑道:“多谢使君。”

    毋丘俭打量了他片刻:“你的身手不错,以后跟着我吧。”

    “多谢将军谬赞,愧不能从命。我还要回去复命呢。”

    毋丘俭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一踢马腹,飞奔而去。

    骑士们上马,开始慢慢加速,六百多骑,分成三队,两队在前,一队在后,向白狼山方向飞驰而去。另外四百人分成两队,已经在此之前向南奔驰,准备截断魏霸的退路。

    “快!快!”毋丘俭连声催促着,心提到了嗓子眼。离白狼山还有三十里,全速前进也需要小半个时辰,希望赶到白狼山下的时候,魏霸还没有离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