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96章 会猎白狼山〔下〕

第896章 会猎白狼山〔下〕

    借着坡势,王双等人迅速将战马的速度提到了极致,展示了他们jīng熟的控马技术。

    顺坡而下,看起来简单,其实比平地冲锋要求还要高。俗话说得好,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时候速度越来越快,稍有闪失,就会马失前蹄,人仰马翻。在骑兵训练中,下坡远比上坡更危险,要求更高。

    王双是陇右人,跟着魏霸这么多年,虽然没能像靳东流一样成为镇守一方的大将,却以他的勇猛和忠诚获得了魏霸的认可。他陆陆续续的有了自己的力量,跟在他身后的这六十名重甲骑士就是其中的一部分,由他的乡党宗族组成的,清一sè的凉州豪杰。

    这些人既是魏霸的亲卫,又是他的亲卫。他负责保护魏霸,他们负责保护他。

    朝夕相处多年,又是来自同一片土地,他们之间的默契已经到了非常人可以理解的地步。王双甚至不需要大声嘶吼,只要举起手中的长铩轻轻晃动一下,这些骑士就能明白他的心意,迅速做出反应。

    有了这六十名骑士的护卫,王双豪气干云,义反顾的杀向了充当毋丘俭左螯的乌桓骑。

    人如猛虎,马如娇龙,六十骑,却生生冲出了千骑的威势。

    他们以王双为锋,两侧向后延伸,如雄鹰俯冲时收在身后的双翅,又似箭矢锋利的棱线,更像一团跳跃的火苗。

    他们卷起一阵微风,呼啸而去,扑向迎面冲来的乌桓人。[

    双方迅速接近,相隔两百步。

    王双举起了手弩,扣动弩机,一口气shè空了箭匣中的十只弩箭,然后将手弩挂在鞍桥上,双手握紧长铩,猛踢战马,迎着冲在最前面的一个乌桓人杀去。

    六十余重甲凉士一起举起了手弩,shè空了弩箭,双手持铩,纵马奔驰。

    弩箭破空,飞驰而去,战马紧随其后,奋蹄狂奔。

    乌桓人也举起了手中的弓,shè出了密集的箭雨。这些都是从小就生长在马背上的乌桓骑士,骑shè是他们的看家本领,shè击速度和准备xìng都非一般乌桓人可比。他们手不停挥,喘息之间,shè出了近千只箭。

    箭雨在空中交汇,倏地又分开,扑向各自的目标。

    在箭阵的数量上,乌桓人显然占了优势,差距很明显,明显得乌桓人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不过,没等他们的笑容绽放,血花先行盛开。

    锋利的箭头迎面飞到,shè入乌桓人的札甲,shè入他们的身体,shè入战马庞大的身躯,一朵朵血花迎风绽放,一个个骑士翻身落马,冲在最前面的数十名乌桓骑士至少倒下了一半,甚至有几匹战马被shè中要害,长嘶着扑倒在地。

    后面的乌桓骑士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一股冰凉的气息笼罩了他们全身。

    不是因为前面袍泽的阵亡——打仗会死人,冲在前面的死亡率更高,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事,不足以让骁勇善战的乌桓人紧张,甚至不足让他们转移注意力。

    让他们紧张的是对阵冲来的敌人,像一团火的敌人。

    近千枝箭准确的shè入了这伙敌人之中,可是却没有出现应有的场面,对方不仅没有一匹战马倒地,没有一个骑士落马,甚至……没有一点反应。

    密集的箭雨shè入奔驰的人群,然后……不见。

    敌人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在急速冲锋。[

    眨眼睛,双方相距数十步,他们才发现对方的战马身上披着火红的马铠,这些马铠将战马的身躯全部保护起来,只落出四条马腿,箭shè不中马腿,只能shè中马身,以及马背上的骑士,可是马和骑士身上的铠甲让这些箭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在空中跳着力的舞蹈,随风飘落。

    杀伤力几乎为零。

    这才是让乌桓人惊骇莫名的。有人想起了传说中的重甲士,眼前这些人马都披甲的人,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重甲士,他们手中挥舞的就是传说中杀人斩马,所不破的长刀?

    没等乌桓人回过神来,双方已经接触。王双怒喝一声,长铩电然而至,将一名目瞪口呆的乌桓人挑于马下。他策马狂奔,势不可挡的杀入了乌桓人的队列。

    鲜血冲天而起,血腥的战斗拉开序幕。乌桓人顾不上紧张,双腿死死的夹住马腹,双手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将迎面冲来的敌人刺去、砍去,以纯熟的骑术控制着战马,尽量避免和对方正面相撞,力求在双马交错而过的瞬间,用长矛刺破对方的铠甲或者身体,用战刀劈开对方的咽喉或者手臂。

    战刀和长铩相斫,丁丁当当,清脆的撞击声响成一片。

    战刀砍在战甲上,火星四溅,此起彼伏的火花旋起旋灭,照亮了双方的面容。

    十数息之间,双方脱离接触,在他们的身后留下了五十多具尸体,全是身穿札甲的乌桓人,没有一个红sè的身影。

    乌桓人头皮发麻,他们知道自己的战刀有多少次砍中了敌人或者他们的战马,长矛有多少次刺中了对方的身体,可是他们却没有看到一个敌人落马,甚至没有看到一个敌人受伤。更让他们恐惧的是,敌人根本视他们的攻击,他们甚至不做大幅度的避让,只是一心一意的挥舞手中的长刀,连续的击刺,割杀。

    他们不是在战斗,他们是在屠杀。

    两百多乌桓人,还有一大半坐在马背上,可是他们之中有一大半人身上带伤,几乎人人受到了惊吓。

    没错,他们久经沙场,不知道经历过多次惨烈的厮杀,可是他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战斗。

    两百人对五六十人,本当是摧枯拉朽般的胜利,现在的局面却有些诡异,诡异得让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留给乌桓人恐惧的时间非常有限,王双等人冲过去之后不久,魏霸带领着六十余名由魏家武卒组成的骑士冲到了乌桓人的面前。

    阳光下没什么新鲜事,先用手弩密集shè击,再用手中的长铩刺杀。利用坡度将速度提到极致的魏霸等人如同一阵风,卷进了乌桓人的队伍。

    乌桓人长途奔袭而来,早已是强弩之末,又刚刚经过了一次匪夷所思的战斗,惊魂未定,面对从山坡上冲下来的敌人,他们连加速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迫投入了战斗。

    以逸待劳,以有备待备,这一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没有悬念。

    魏霸纵马奔驰,端平了手中的长铩,却没有亲手斩杀一个敌人的机会。一是双方一擦而过,接触的时间非常短,二是敦武等几个武卒护在他的前面,将所有有可能伤及他的敌人一律斩于马下,根本不让他有和敌人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冲锋过后,他手中的长铩依然灿烂如新,连一丝血迹都没有。

    法邈紧跟在他的身后,手中却没有长铩,他是文士,平时可以舞两下剑,上了马却不敢松开马缰,只能伏在马背上,死死的抱住马脖子,以免从颠簸的战马上摔下去。一低头一抬首之间,他们已经从乌桓人的阵地上冲了过去。

    法邈伏在马背上,回头看了一眼,乌桓人的队伍稀稀拉拉,粗粗估计一下,最多还剩下五十骑。相比于王双冲锋时追求速度,以穿透为先,魏霸率领的第二波攻击速度并不快,他们对受挫在先的乌桓人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屠戮。

    “加速,加速。”魏霸高举长铩,大声呼喝,猛踢战马,加速向前狂奔。

    武卒们齐声应喝,加速奔驰,在奔跑中重组阵型。

    在他们的前面,王双率领六十名骑士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杀向了刚刚赶到的毋丘俭。

    毋丘俭率领两百余骑士作为主力,和前面的两个螯足原本相距五里,在目力所及之处,就是为了防止魏霸向两侧逃窜,奔到山坡下的时候,发现魏霸还在山坡上,他已经收缩了阵型。相隔也就是三四里的样子,对于相向全速奔跑的战马来说,三四里也就是二三十次呼吸的距离。

    可是毋丘俭没有二三十次呼吸。当他看到一片火红从那两百乌桓骑士身后出现,又汇成一团火,向他冲来的时候,他就屏住了呼吸。

    从对方的阵型大小上,他能大致估计出对方的人数,肯定不会超过一百,以之前打探到的消息来看,这些人应该在五六十之间,和两百乌桓骑士相比,他们处于绝对的劣势,按道理说,双方对冲,就算不全军覆没,他们也剩下不少几个。这一团火应该黯淡了很多才对,就像将要熄灭的火苗。可是他看到的情景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这团火根本没有减弱的迹象。也就是说,他们的损失非常小,根本就是皮毛。

    这不合常理,不符合他的预期。如果五六十人面对两百人还能保持如此明显的优势,那一百多人就有可能完全碾压两百人,就有可能和四百人相抗衡,就有可能从六百人面前轻松脱围。

    毋丘俭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他惊讶的发现,那个前来告密的汉军斥候已经不见了。刹那间,毋丘俭脑子里嗡的一声,他意识到自己中计了。

    白狼山就是一个陷阱,不过猎人不是他而是魏霸,他不过是魏霸要捕捉的猎物。

    更新快纯文字

    \

    “梦”     “小”“说” “网”

    “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