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99章 月夜白狼

第899章 月夜白狼

    毋丘俭想了很久,呲牙一笑:“魏将军,你太高估我对陛下的影响力了。我可以写,但是不保证陛下会听。”

    魏霸也笑了:“写不写在你,听不听在他,各有各的命。我也是尽力而已,不敢奢望一切如意。”

    毋丘俭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点点头,不得不同意魏霸说得有道理。做不做,是魏霸的事,答应不答应,是曹睿的事。曹睿答应了,魏霸当然求之不得。曹睿不答应,魏霸也没什么损失。就和这次白狼山布局一样,他来不来,对魏霸其实却没那么重要。他不来,魏霸又没什么损失,大不了白跑一趟而已。

    可是,明知曹睿不会答应,毋丘俭却必须答应,他只有保住命,才有机会把自己看到的这一切传到曹睿的耳朵里。魏霸拥有大量的马铠,骑兵的战力太强了,如果突然出现在战场上,势必对魏国骑兵产生冲击。

    明知魏霸有可能会软禁他,不会让他轻易的把消息传出去,毋丘俭也要试一试。忍辱负重,比慷慨赴死更难,却必须要做。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不错,果然是磊落之人。”魏霸拍拍手,坐了起来:“现在,就先请毋丘兄下令那些将士投降。”

    毋丘俭主意已定,也不再婆婆妈妈的,按照魏霸的要求下令被俘的将士投降,并且派人去劝降那些还在附近逡巡,想要救回他的部下。毋丘俭被擒。主力战败,那些原本准备断魏霸后路的人不知如何是好,接到毋丘俭的消息,这才松了一口气,派了几个人过来,与毋丘俭见面,证实了命令的真伪之后,他们解除了武装,向魏霸投降。

    魏霸从里面找出几个有点身份的乌桓人,拿出几副马铠。往这些人面前一放。

    “请诸位带着这份礼物回各自的部落一趟。如果哪位能见到寇娄敦、护留叶之类的大人物,也不妨帮我传个话。我想与诸位大帅做个朋友,秋冬之际,在这白狼山一起打打猎。喝喝酒。我最近打算征伐辽东。有哪位想报仇的。可以来帮个忙,不肯来也没关系,但是请他们看好自己的人。不要来惹我,否则,我会带着铁骑去拜访他们。”

    那些乌桓人面面相觑,战战兢兢。魏霸这话锋里的威胁意味很深,这是jǐng告他们不要插手辽东的事啊。不过,乌桓人和公孙家族有仇,他们应该不会帮公孙渊,倒有可能帮魏霸。

    毋丘俭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越发的担忧。当年乌桓人帮着袁尚兄弟,逃到辽东,结果和袁尚兄弟一起,被公孙康剁了脑袋。这些年,想报仇的乌桓人不在少数,只是实力不济,不敢主动去惹公孙家族罢了。现在魏霸要征辽东,这些乌桓人会不会助阵?

    魏霸到白狼山的主要目的应该还是乌桓人。击败他,只是立威而已,郁闷的是他很不幸的成了魏霸立威的牺牲品。

    这些人各怀心思,谁也不敢随意搭话,气氛有些尴尬。魏霸也不在意,泰然自若的喝着酒,吃着肉。他的沉默更增加了气氛的紧张。篝火照着那几具马铠,马铠上的甲片闪着冰冷的光,透着森森的杀气。

    就在这时,山顶忽然传来了一声狼啸。

    “嗷唔——”

    啸声在山谷间回荡,经久不息。众人诧异的抬起头,赫然发现那块白sè的巨石活了过来,正对月长啸。这下子不仅乌桓人大惊失sè,就连毋丘俭都有些不安起来,睁圆了眼睛,盯着那块巨石,一动不动。

    魏霸眉头微皱,转过头看去。

    “嗷唔——”

    又是一声长啸,这次听得更加清晰,也看得更加清晰。他们离那块巨石不过百余步远,眼力都不错,借着明亮的月光,他们发现不是巨石活过来了,而是巨石上真的多了一头狼。

    一头白狼。

    这头白狼身形很大,粗看起来,比普通的狼要大一倍,浑身雪白,比白sè巨石还要白上三分。它蹲在巨石上,仰首长啸,旁若无人,神情冷漠高傲,如同王者。

    几个武卒抽出了武器,冲了过来,护在魏霸身边,五名武卒半蹲在魏霸面前,举起了手弩。

    白狼转过头,看了篝火旁的人一眼,一动不动。

    “退下。”魏霸轻喝一声,摆手斥退了武卒。他站了起来,在衣襟上擦了擦手,向前迈了一步。

    “将军……”站在一旁,眼神闪烁的法邈连忙拦住了魏霸:“小心一些。”

    “无妨,我什么阵仗没阵过,难道还怕一头狼?”魏霸轻轻的推开法邈,走出人群,慢慢的向那块巨石走去。

    毋丘俭最先冷静下来,他冷眼打量着魏霸和法邈,却发现法邈冷汗涔涔,神情惊惶,不禁有些狐疑。这头白狼来得古怪,魏霸不顾危险,要上前与这头白狼近距离接触更加古怪。在他看来,这十有**是魏霸布置好的一个局,一方面用武力恐吓这些乌桓人,另一方面又利用草原上的胡人崇拜狼,特别是白狼这种圣物的心理特征,故意安排这么一个场面,好让乌桓人对他心生敬畏。当年他在武陵可能就这么干过,现在到草原上来再干一次,自然是轻车熟路,不在话下。

    可是,法邈惊惶的神情让他怀疑自己的推断。如果这是魏霸布的局,那么作为魏霸的心腹,法邈不可能不知情,这甚至有可能就是他的谋划。那么他此刻的表情就有些不对劲了。毋丘俭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法邈再会装,也不可能一点破绽也没有。可是他现在从法邈的脸上的确找不到一点破绽,他分明看到了法邈鬓边的冷汗,能看到法邈咬得紧紧的脸颊,甚至能听到法邈牙齿打战的声音。

    他不相信法邈是真的紧张,但是他也不敢肯定法邈就是在装。

    就在毋丘俭将信将疑的时候,魏霸已经向前走出了十来步,巨石上的那头白狼忽然站了起来。它一站起来,更能看清它的身形巨大,在月光的照耀下,它仿佛披了一身的雪,是那么的圣洁。隔着这么远,众人虽然看不清它的眼睛,却能感觉到它那有如实质的眼神,以及眼神中透出的威严。

    魏霸本来走得就很慢,一看到白狼站了起来,他停住了,似乎有些犹豫,不知道是该继续向前,还是保持距离。

    毋丘俭目不转睛,仔细的看着这一切,试图把所有的细节都记在脑子里。这头白狼来得太突然,这一幕太诡异,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他大致也能猜得到。他渴望找到破绽,戳穿魏霸的这个伎俩,破坏他这个局。哪怕是为此付出xìng命,也在所不惜。

    《易》云: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毋丘俭博览群书,对这样的事知之甚悉,更何况眼前这位年轻的对手就是这方面的老手。

    白狼山,绣在大氅上的白狼,再加上突然出现的雪白巨狼,这些事联系在一起,不能不让人生疑。

    毋丘俭屏住了呼吸,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跳。

    旁边的乌桓人也不例外,他们大多目瞪口呆,有几个已经伏在地上,颤栗不已,连头都不敢抬了。

    武卒们好一点,他们更多的是紧张,紧握着手中的武器,随时准备扑上去保护魏霸。

    就在此时,那头白狼仿佛点了点头,转过身,消失在巨石身后。

    白狼一消失,那股无形的威压顿时消失失,篝火旁的众人本能的松了一口气。毋丘俭也不例外,不过他还是心有疑虑,目光依然注视在魏霸、法邈等人的身上,猜测着魏霸接下来将要干什么。

    魏霸大步走了回来,借着火光,毋丘俭发现他的脸sè有些白,气息也显得比较急,仿佛刚刚受了不小的惊吓。

    “他妈的,怎么会招了狼?”魏霸叉着腰,站在篝火旁,用力吐了两口气,目光落到了一旁还没烤的肉,眉头一皱:“莫非是血腥味把它吸引来的?”

    毋丘俭不由自主的插了一句嘴:“不可能,狼是最谨慎的东西,大军在此,它们不肯靠近的。”

    “那就是它原本就住在附近?”魏霸眉头一皱,一转身,厉声喝道:“给我搜,把这个山头都搜一遍,一个洞口都不能放过。”

    一队武卒冲了出去。

    毋丘俭哭笑不得,魏霸这么紧张,可不像是神将应有的风范啊。莫非这头白狼真的是不请自来?

    “将军,狼神不是能触犯的。”一个乌桓人结结巴巴的说道:“这里是白狼山,是狼神的地盘,将军派人搜山,如果触怒了狼神,上苍会降罪于……我们的。”

    “你能肯定它是狼神?”魏霸将信将疑:“万一只是一头野狼呢?我等驻营于此,有野狼在侧,如何安睡?”

    乌桓人哑口无言,他当然不敢肯定这是狼神还是野狼,正如魏霸所说,如果是野狼,今天夜里谁也别想睡好。不管你有多好的武技,到了夜里,就是狼的天下。

    “将军,不管是狼神还是野狼,我们都不要住在这里了,还是下山去找一个安全的山洞。明天准备些牺牲,祭拜一下,求个心安。或许是杀戮太重,惊扰了生灵也说不定。”

    魏霸皱着眉,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毋丘俭沉默不语,他越发无法判断真假了。

    乌桓人惊惧莫名

    \

    “梦”     “小”“说” “网”

    “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