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06章 魏霸的局

第906章 魏霸的局

    曹洪、曹馥父子打仗不怎么样,不代表他们就笨。他们能把生意做得这么大,本身就说明他们的智商不低。这察颜观色,闻风辨味的本事,那还是有的。要不然曹洪也不会在汉魏征战不休的时候,想把女儿嫁给魏霸。

    和夏侯徽被俘嫁给魏霸不同,他们这是投资。虽然最后魏霸因为避嫌,不肯接受这桩婚姻,转而让关兴做了曹家的女婿,可是对曹家来说,这笔生意还是做成了。关兴是谁,他是魏霸的内弟,现在手握荆州兵权,是魏霸是信得过的亲信之一。他还是蜀汉元从系的代表之一,现在又登上了魏霸这艘大船,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曹家的投资依然是成功的。

    因为这层关系,曹馥不可能不关注两国的形势,他要为自家的投资减少风险。魏霸本人在东海,他的父兄在睢阳,魏风的夫人在襄阳生产马铠,过了长江,就是魏霸的大本营,关凤、夏侯徽都在江南替他打理家业,这么大的一个排场,魏霸想干什么?

    如果说原来曹馥还有些犹豫的话,听了习夫人这句话,他就真的明白了。

    逼曹睿称臣,为魏霸再进一步找点战功。不管曹睿是真称臣还是假称臣,只要他同意谈判,魏霸就在和诸葛亮、李严的斗争中抢占了主动权。真要是曹睿同意去帝号,称魏王,魏霸这么大的功劳,能不封个王?有孙权、曹睿两个异姓王在先,凭什么魏霸就不能封王?

    魏霸现在有称王的实力。他要突破的只是一个名份。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只要开始谈判。并且谈判是由魏霸主导的,魏霸就掌握了主动权,他的这番苦心经营也就有了回报。谈上一段时间,就算最后没谈成,魏霸也争取到了时间。而对于曹睿来说,坐到谈判席上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相反能获得一些喘息的时间。

    称了臣,做了一家人。那敌对关系就没有了,马铠也就可以买卖了。至于买了马铠之后,曹睿还会不会翻脸,装备了马铠的骑兵是用来对付胡人,还是对付汉军,那就是以后的事了。也许他会就此认命,也许他会垂死反扑。都是有可能的事。

    曹馥心领神会,告辞而去。

    ……

    曹馥离开襄阳之后,没有立刻回洛阳,相反,他轻车简从,日夜兼程。赶到了湘关,以看望妹妹的理由,和关兴见了一面。两人谈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曹馥就心满意足的走了。

    来回数千里。曹馥累得像条死狗,却收获颇多。他回到洛阳之后。立刻拉着老爹曹洪进了书房。

    听完曹馥的一番话,曹洪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好半天才说道:“这竖子……好大的局。”

    “可不是呢。”曹馥摸了摸瘦削的脸庞,苦笑道:“这哪是要称王的意思,我看他说不定还想再进一步,直接坐了那个位子。”

    “能不能再进一步,本来就要看实力大小。”曹洪人老成精,迅速恢复了平静,淡淡的说道:“当然武皇帝刚刚起兵的时候,也没能想到会有今天。这人心嘛,总要和实力相衬,要不然都不会有好下场。袁术野心大于实力,结果死了。皇甫嵩实力大于野心,结果白白的浪费了一个大好机会,也把自己的命送掉了。魏霸走到这一步,退是退不下来的,要进么,难度也不小。”

    曹馥点点头。他太清楚老爹的意思了。建安后期那几年,即使曹操已经以丞相之尊掌握了所有的大权,离君临天下只有一步之遥,可是多少人前仆后继的反对他,甚至连他的乡人都为了汉室和他斗争。如果不是那几次斗争太过惨烈,让曹操耗尽了心神,他也不至于死得那么早。

    现在,魏霸也走上了这条路,难度比曹操还大,因为在他的前面还在诸葛亮这样的权臣。不过魏霸也有他的优势,他还年轻,有足够的时间来部署,不像曹操到了年过半百才意识到自己有机会,而且必须再进一步,实力是有,体力却不足了。

    “你到湘关去一趟,是非常有必要的。”曹洪眨着眼睛,神秘的笑了起来。“如果早几日回来,这件事恐怕一点希望也没有,现在嘛,有了毋丘俭那封信在先,陛下又冷静了几日,成功的可能大多了。”

    曹馥茫然不解。

    曹洪对他讲了一件事。就目前而言,这件事还是秘密,限于极少数的人知道。大概半个月前,曹睿再一次收到了毋丘俭的信。毋丘俭已经被俘两个多月了,当然不可能自由的给曹睿写信,这封信和第一封信一样,应该都是得到魏霸允许,甚至是授意的信。不过,曹睿从这封信里看出了不同的味道。

    毋丘俭建议曹睿效仿孙权,向蜀汉朝廷称臣,去帝号,保留王爵。为了说服曹睿接受这个建议,他详细的介绍了魏霸的战略意图,力证曹魏前景黯淡,负隅顽抗,只会亡国灭种,除了让曹家祖宗不能血食之外,还会给中原衣冠造成更大的伤害,让塞北的胡人趁虚而入。

    最后,毋丘俭泣血渴求曹睿接受谈判,能和魏霸一样,把强大的武力用于驱逐胡虏,远征海外,开疆拓土,布圣人仁德于四野,宣大汉声威于万里。

    不管毋丘俭的词藻有多华丽,意思有多恳切,对曹睿来说,这封信只有两个意思:一,劝曹睿投降,二,不管曹睿降不降,毋丘俭已经决定降了。这让曹睿怒不可遏,据说当时就气得吐了血,晕倒在地。醒来之后,他暴跳如雷,下令将毋丘俭的家人全部下狱。

    不过,曹睿冷静下来之后,重新看了几遍毋丘俭的信,暂时将第二层意思放在一边,重点研究了毋丘俭描述的魏霸布局,他又发现,毋丘俭的建议非常实在,他描述的前景不是一点可能没有,相反,有很大的可能会成为现实。且不管汉魏相争会不会让胡人趁虚而入,就魏霸所布的局而言,魏国似乎没有什么好的对策可以破局。

    在经过和蒋济等近臣商讨之后,曹睿的态度软了下来,接受了一个缓兵之计的建议,决定先和蜀汉谈判,争取一点喘息的时间。如果仅仅是去帝号,能够保有现在的所有实际利益,他也不排除可以接受。当然了,如果像孙权那样,被逐步吞食掉,他肯定是不会答应的。就曹洪看来,曹睿实际上还是想缓一缓,这几个月来,魏国已经全力以赴,他本人也已经筋疲力尽了,都需要时间来调整一下。

    在这种情况下,曹馥带来这个消息,对曹睿不吝于是一个安慰。至少还有机会得到马铠,还有机会反击。

    曹馥明白了,喜得眉飞色舞。他到湘关去,不过是想从关兴姊弟的嘴里得到一些准确的消息,现在看来,这个辛苦还是值得的。

    曹馥随即求见天子,汇报了自己这一行的结果。最后他告诉曹睿,别说是敌对关系,就算不是敌对关系,襄阳现在也不可能供应魏国马铠。李严要了五千套,魏延那里需要五千套,魏霸不用说,他肯定是优先供应对象,目前数量还不定,大概是一万套,除此之外,诸葛亮要增加禁军的力量,大概也要两三千套。襄阳铁作的生产任务已经排到了一年之后,现在就算接下了魏国的订单,也不可能交货。

    曹睿听得心惊肉跳。李严、魏延、魏霸这三个人,两万套的马铠,可不全是用来对付魏国的么?就和下棋一样,魏霸这是布了一个大局,不由得他不往里钻。魏国不买马铠,自然会处于绝对的劣势,买了马铠,也只是减小了力量差距,依然处于劣势地位。在这种情况下,硬碰硬,对魏国没有任何好处。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抢先魏霸的局还没有布好之前进行反击。从曹馥打听到的消息来看,这些马铠要全面到位,需要一年的时间。抓住这段时间进行反击,也许魏国还有一线生机。

    可问题是,魏国有反击的实力么?

    魏霸的三路大军中,他自领的水师在东海,魏国根本没有实力和他在海上对抗,只能处于被动守势。从西路看,李严有关中的地形做掩护,没有优势兵力,根本不可能杀入关中。如果李严优先装备了马铠,那夏侯霸等人杀入关中也只会自取其辱。最有可能的还是兖州,就目前而言,这个战场的实力差距是最小的,也是最有可能取胜的。

    然而也仅仅是可能而已,并没有绝对的把握。

    更让曹睿担心的是,就算这个战场打赢了,对整个局面也于事无补,反而会让司马懿立一个大功。

    谈判,争取一段时间,利用这段时间,不管是自制,还是购买,抢在蜀汉军全面装备马铠之前,先将魏军装备上马铠,是比较可行的办法。

    这可能是缓兵之计,也可能是饮鸩止渴。魏国想利用这段时间喘息,魏霸同样想利用这段时间来完成布局,最后谈判究竟对谁有利,还要看双方谁能更有效的利用这段时间。

    也许,谈判最大的好处不在战场上,而在朝堂上。汉魏双方休战,必然会诸葛亮和魏霸失去合作的目标,他们之间也许会爆发更大的冲突。在天下一统的任务完成在即,诸葛亮也许会提前发动对魏霸的反击,力争在离世之前铲除这个隐患。

    曹睿想了很久,决定接受建议,派人去江陵,和一直驻留在那里的费祎接触。与此同时,他给毋丘俭回了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