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16章 时艰见英雄

第916章 时艰见英雄

    十一月初,邓艾率领一万余步卒,押运着粮草,由长江顺水而下,经中渎水,转运至彭城。

    得知粮草运到的消息,陆逊派魏风率领五千骑全程护送,以策安全。

    当邓艾等人进入下邳县界的时候,夏侯霸也得到了消息,心情非常失落。双方对峙,他和陆逊在谯县一带僵持,魏霸和张郃在彭城附近对阵,谁也奈何不了谁。现在魏霸有援军及粮草到,形势对魏军非常不利。

    张郃、司马懿也好,魏霸、陆逊也罢,这次双方对阵派出的都是最强阵容,谁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战局进入僵持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可是夏侯霸很清楚,如今的魏国已经不是以前的魏国,半壁江山失守,连年征战,国弱民穷,实力已经大大削弱。整个战阵都靠青州、冀州维持,已呈捉襟见肘之窘态。

    魏霸可以传江南运粮补给,魏国却已经找不到更多的补给来源。如果不能在短期内解决战斗,取得决定性的优势,魏国必败。

    如果对手换了一个人,夏侯霸会用骑兵突袭对方的补给线。长途奔袭,本就是骑兵最擅长的战术。切断对方的补给线,既可以打击对方,又可以取食于敌,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凡是战局僵持之时,双方都会考虑这个战术。

    从骑兵数量上来看,夏侯霸显然更有优势。

    可是他不敢,因为他的对手是陆逊。

    他们在谯郡恶战了大半个月。从形势上看,夏侯霸等人一直在攻。陆逊一直在守,可是夏侯霸知道,自己并没有占什么便宜。要想找到陆逊的破绽,实在是太难了。与表面上的攻势相比,夏侯霸等人其实非常小心,生怕被陆逊找到破绽,打一个措手不及。

    与其说是陆逊手下的大军让夏侯霸忌惮,不如说陆逊这个人让夏侯霸忌惮。

    夏侯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机会从眼前溜走。寄希望于张郃能挡住魏霸,困死彭城。实际上,他自己也非常清楚,以张郃的兵力,这个任务已经很难完成了。他只是寄希望于张郃这员老将能够创造奇迹而已,彭城实在太重要了,不能让他控制在魏霸的手里。

    夏侯霸很想赶到彭城。至少分一部分人赶到彭城去支援张郃,可是他不能。与彭城相比,谯郡的战略地位不重要,政治地位却非常重要。他不能轻易离开,只能与陆逊在此对峙,直到皇帝的诏书或者大将军的军令到达。

    ……

    邓艾和魏风快步走进了中军大营。帐门一掀,魏霸从里面走了出来,拍着手笑道:“二位兄长联袂而来,有失远迎,还请多多包涵。”

    邓艾虽然是魏霸的远房表兄。可是在魏霸面前,他从来不敢以表兄自居。听了魏霸这话。他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让魏风走在前面。

    魏风开怀大笑,揽着魏霸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道:“子玉,你嫂子让我给你带句话,你那一招的确太高了。如今铁作资金充足,进展大大加快,估计投产时间能提前半年。”

    “那是好事啊。”魏霸坏笑道:“是嫂嫂运筹得当,她赚钱的本事可比媛容还要强上三分。”

    “哪里哪里。”魏风一脸得意的谦虚了几句,乐得合不拢嘴。

    所有人都以为魏家铁作已经开发出了马铠的新技术,就等着订单开始生产呢。其实魏家铁作只是开发出了新式合金技术,完成了试生产,离真正的批量生产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需要的开发资金更是惊人。如果没有几个大订单的定金投入,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正式投入生产。

    所以魏霸想出了一个办法,他在辽东亮出了马铠,打出了威风,极尽所能的夸大新式马铠的威力,迫使各方为了避免处于劣势,只能向魏家铁作购买马铠,连一片甲片都没看到,就先交了巨额的定金。他们根本不知道,正是这些定金支持了魏家铁作的生产,没有这些定金,新式马铠大面积装备全军就根本不可能实现。

    之所以有这样的误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了解魏家铁作的技术开发模式,不知道试验性生产和批量生产之间的区别,当然也想不到魏霸会用这么无耻的招数空手套白狼。

    从头到尾,真正知道内情的人只有魏霸和魏风夫妻,连魏延都不清楚。他一直在抱怨习夫人不优先装备他的骑兵,如果他属下的骑兵全部装备了马铠,哪里还会让夏侯霸张狂。

    只有魏风明白,如果魏霸能够这么做的话,他绝对不会吝啬这一万套马铠。问题在于魏家铁作现在根本拿不出这么多的马铠,又怎么给他装备。

    兄弟俩会心的大笑,邓艾安静的坐在一旁。魏霸和魏风说了几句家常,转向邓艾道:“士载兄,江南的情况如何?”

    邓艾躬身行礼,拿出一份书札递给魏霸。这是长沙太守张表写给魏霸的,主要内容就是汇报今年长沙的收成情况。

    长沙是江南四郡中人口最多的一个郡。如果不算魏霸入主江南之后吸引来的那些外来户口,而是以东汉末年的人口计算,长沙一郡的人口就抵得上其他三郡的人口总和。即使是现在,长沙郡依然是江南四郡中人口最多的一个,比名列第二的零陵多出一半。长沙郡被纳入魏霸的统治,对于魏霸的实力增长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张表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很清楚自己肩上的重任。魏霸让他做长沙太守,可不是真因为他的文章做得好,而是希望他能把这个重任挑起来。而张表自己也希望通过这个机会,重振广汉张家,给父亲张松正名。

    张松是刘备入蜀的功臣之一,可是因为张松在刘备成功之前就被刘璋杀了,刘备本人没几年又死了,所以广汉张家在蜀汉朝堂上的地位有些尴尬。他们被益州人排斥,被东州人排斥,却又得不到荆襄系的接纳。如果不是如此,张表当初也不会决定来投魏霸。

    现在魏霸给了他机会,他当然要好好表现。每年八月,秋收之后,就是各郡统计人口、钱粮税赋的时候,在年底之前,各郡要派上计吏赶到京师,向丞相府报告收成。魏霸作为统领江南各郡的军事长官,他当然也要收到一份报告,只是这份报告通常没这么快,要到年底总结的时候,他才能看到。张表让邓艾把报告提前带给魏霸,也是利用了邓艾这个优势。

    魏霸大致扫了一下几个数字,非常满意。“伯达的能力足够做一个合格的太守,他的官声如何?”

    “还好。”邓艾简短的说了两个字,直接把话题扯到了战事上。“将军,彭城被围也有四……四个月了吧?”

    魏霸哭笑不得,心道这货果然是个不怎么懂人情事故的,难怪最后会被钟会那娃整死。他反问道:“士载兄有什么好建议?”

    邓艾不假思索的说道:“将军在彭城逗……留,不能发挥水师的长处,终究不……如在海上安全。数万大军对峙,魏军的骑兵又占优势,一旦被他们找到机会突……袭,很可能就是覆……败之局。兵贵胜,不贵久,以艾之见,还是尽快打破张郃的壁……垒,将粮草军械送进彭城为好。”

    魏霸笑道:“那士载兄以为谁能当此重任?”

    邓艾站了起来,拱拱手:“将军所领为……水师,荡寇将军所领为骑兵,都不擅长步……步战攻坚,还是由……由我来做前锋吧。”

    “就知道你没安好心。”魏风跳了起来,笑骂道:“这一路上你都不肯休息,就是在长沙闷得慌了,想到彭城来过瘾吧。”

    邓艾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我真不……不是这个意思,好吧,我的确有……有点这个意思,不过,速战……速决,以免夜长梦……多,这的确是兵……兵法所重。”

    魏风还要说,魏霸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士载所言甚是,由你来做前锋,最合适不过。子柔,你领骑兵掩护侧翼。”

    “喏。”魏风收起了笑容,严肃的应了一声。

    “士载,你远来辛苦,休整两日,然后再战。”魏霸指指邓艾:“张郃是成名的老将,经验丰富,无隙可击,你要小心些。”

    “喏。”邓艾躬身领命。

    ……

    彭城下,魏军大营,张郃背着手,在帐中来回踱着步。张雄和田复跪坐在他面前,脸色阴沉。

    他们刚刚收到田豫的消息,王凌依然驻在鲁县,不肯南下支援。而魏霸的援军却已经赶到彭城,兵力达到两万三千余人,比他们还多出近万人。

    他们的优势只在于骑兵多一点,可是考虑到魏霸的骑兵可能装备了防备能力强悍的马铠,骑兵数量的优势很可能被抵消,而且魏霸攻,他们守,骑兵的优势无法充分发挥,大打折扣,他们已经处于劣势。

    如果魏霸现在开始发动攻击,打破他们的围堵,将粮草和军械送进彭城,他们这几个月的辛苦就全白费了。

    “传令夏侯霸,让他向我靠拢,到萧山立营。”张郃沉默良久,断然下令:“锦江,再给你父亲写信,让王凌留在鲁县吧,请他南下支援我军,共取彭城。”

    张雄提醒道:“将军,夏侯霸要护谯都。”

    “洛阳都守不住了,还守什么谯都。”张郃挥挥手:“夺回彭城,才有可能守住谯都,彭城若失,我大魏大概就只剩下邺城可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