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17章 离别歌

    魏国有五都,除洛阳外,还有长安、许县、谯郡和邺城四都。蜀汉第一次北伐,长安失守;李严、魏霸取南阳,陆逊取昆阳,许县失守。如今陆逊兵驻谯郡,看样子也守不住了。如果彭城、睢阳再有危险,则洛阳只怕也危险,五都就只剩下黄河以北的邺城一都。

    谯郡在地理上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只有象征意义,所以张郃决定让夏侯霸来援,暂时放弃谯郡。在他看来,彭城远比谯郡重要,守住了彭城,才有可能守住谯郡,彭城丢了,谯郡必失无疑。

    他以军人的眼光看问题,不愿意因为那些政治上的顾忌而丧失了最后的机会。

    面对张雄的提醒,张郃没有多犹豫,他以车骑将军的身份给夏侯霸下令,严令他立刻向彭城靠拢。严格来说,他这是越权,因为他不是这个战场的最高将领,司马懿才是。

    可是司马懿现在龟缩在睢阳不动,张郃就主动挑起了这个重担。

    “传我的命令,陛下如果降罪,由我全权负责。”

    “喏。”见父亲已经下了决心,张雄不再犹豫,转身去拟军令。

    田复也准备给父亲田豫写信,张郃想了想,亲自写了一封信,让田复跑一趟鲁县,面见田豫。

    田复领命而去。

    ……

    魏军信使向谯郡方向飞奔,田复更是带着自己的亲卫营赶往鲁县,这些消息自然逃不到魏霸的眼睛。追杀堵截很难做到,张郃究竟要传递什么消息,魏霸也打听不到,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张郃的用意进行推测,进行推演。

    大战在即,军营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中军大帐更是昼夜灯火通明,将领、军谋们围着地图,各抒已见,进行战术推演,互相辩驳。

    顾承、虞汜等人也在其中,现在又多了邓艾。邓艾有些结巴,论言辞,不是他的擅长,论外貌,他也不怎么显眼,看起来像个粗手跰足的老农,魏霸也没有表明他们之间的关系,所以顾承等人都没怎么把他当回事。

    战术推演到最后,大家都想不出张郃有什么高超。如果说有什么危险,只能说是王凌、田豫如果来援,会对双方的兵力产生一些影响。至于夏侯霸,他来了,陆逊也会来,双方的实力对比没什么明显的变化。

    魏霸也有些想不通张郃的用意所在了。

    虞汜最后提醒道:“我们不能漏算了司马懿。司马懿在睢阳还有两万人,正常情况下,他要留一部分兵力守睢阳,不会轻举妄动。可是一旦双方僵持,他就有可能突然出手。睢阳到此三百里,如果轻军急行,两天就能到。”

    魏霸连连点头。对司马懿的急行军,他是有印象的。当初孟达就差点死在他手里。这些年,司马懿不显山,不露水,除了守住洛阳的战功之外,他几乎就是书生领兵的典型,很多人不怎么看得起他。可是魏霸很清楚,这是一头蛰伏的猛兽,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露出最狰狞的面孔。

    张祗道:“这么说,张郃就是想造成僵持,让我军无暇他顾,再由司马懿来决定胜局?”

    “我觉得不可能。”冯进摇摇头,否决了这个意见。“张郃虽然是武人,却不是没有头脑的武人。他和司马懿之间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和睦,大概做不到这么大公无私。”

    魏霸一直坐在旁边听,他喜欢倾听部下的意见,这样不仅对他最后做结论有帮助,而且能让他了解部下的性格和品质,也能让他知道各人的长短优劣。没有一个人是全能,也没有一个人是绝对的无能,特别是他的部下来源复杂,随着他的名望和实力增长,越来越多的世家开始投入他的阵营,在新旧之间难免有些冲突,意气之争也是家常便饭,如果不加以判别,人才越多,实际上灾难越大。

    袁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在河北的时候,手下不是没有人才,而是人才太多,以至于拉帮结派,最后反而无所适从。

    世家也是人,而且是很聪明,很实际的人,要想获得他们的效忠,发挥他们的作用,领导者的能力至关重要。作为一个领导者,明断事非,从各种意见中选出一个最合理的,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素质。

    魏霸前世没有做过领导,但是他对诸葛亮的事迹很清楚,这一世又和诸葛亮亦敌亦友,不可避免的要研究诸葛亮的手段。在与诸葛亮的较量中,他的收获可不是读读诸葛亮的传记或者文集就能比拟的。

    政治上,有很多东西根本不会形诸文字,而是需要用心去领会。换句话说,这非常讲究悟性。

    魏霸长年累月的坚持静坐反省,对他的成长非常有帮助。

    张祗和顾承都有过与武人政权作对的经验,从心底里,他们不喜欢武人,对张郃,他们的评价并不高。当然这个评价是指个人品德的评价,而不是对他用兵能力的评价。他们认为张郃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司马懿身上,不会用自己为饵,为司马懿创造机会。这一点,应该是比较客观的。

    作为曹魏硕果仅存的宿将,张郃对司马懿的升迁不可能一点想法也没有,让他心甘情愿的给司马懿做铺路石,这不太合常理。

    “张郃不会主动这么做,他肯定是想凭一已之力取胜。”虞汜提醒道:“可是,就目前双方的兵力而言,他取胜的机会并不大,换句话说,不管他愿意不愿意,这个机会可能都要留给司马懿。也就是说,我们不能把目光仅仅放在彭城,还要把睢阳的司马懿纳入考虑范围。”

    众人争执不下,自然把目光转向了魏霸。

    魏霸已经沉思了很久。感受到众人的目光,他知道考验他的时候到了。

    他直起了腰,气定神闲的开了口。

    “战场争兵,互相用计,这是很正常的情况。不过,最后能不能成功,还要看对方中不中计。如果对方谨慎,再好的计也是白费。”魏霸目光一扫:“其实,你们刚才说的是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张郃打算怎么战胜我们,这就要先看他能调动哪些力量,可能做出哪些安排。第二个问题是,司马懿在想什么,他留在睢阳不动,难道仅仅是为了防备我军切断他的后路吗?孟达等人如果要出兵,动静不会小,他完全有时间回防。”

    “那将军的意思是说,司马懿在等机会?”

    “我想应该是,他不仅是在等我们露出破绽,他可能也在等张郃露出破绽。”魏霸笑笑:“就目前而言,曹魏军中能和司马懿抗衡的,大概也只有张郃了。他们两人出兵兖州,一个在彭城,一个在睢阳,几乎没什么合作,已经表明他们之间谈不上什么默契,要说配合,也只是想把对方也当作棋子而已。”

    虞汜等人心有同感。不论是战场上还是朝堂上,敌人从来就不仅仅是指敌国的人,更多的时候反而是指同一阵营的人。

    “张郃是武人,我们几个武人去揣摩他的战术。”魏霸笑笑:“世洪,司马懿是世家,你们几个也是世家子弟,思路上有共通之处,揣摩司马懿的心思,就交给你们。他们明争暗斗,我们取长补短,焉有不胜之理?”

    虞汜笑了,躬身领命。

    ……

    鲁县,田豫看完了张郃的亲笔信,沉吟良久,眼神闪烁。

    田复紧张的看着田豫,连大气都不敢出。他不是怕父亲,而是怕父亲拒绝张郃的安排。

    过了好一会,田豫放下信纸,打量了一下田复额头的微汗,神色松驰了些。“锦江,你跟着张将军有四五年了吧?”

    田复点了点头:“太和三年,与诸葛亮战于陇右,至今六年有余。”

    “六年时间,应该能让你了解一个人了。”田豫慢吞吞的说道:“你觉得张将军这么做,合适么?”

    田复迟疑了一下,重重的点了点头:“合适。”

    田豫叹了一口气:“锦江,你让我很骄傲,又让我很失望。”

    田复笑了笑,没有反驳。

    “去吧,回报张将军,我会按照他的要求出兵。”

    “多谢父亲。”田复大喜,起身要走。田豫摆了摆手:“你等等,我们父子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了。今天,我和你喝一顿酒。”

    田复眉头一挑,随即又坐了回去。

    田豫让人准备了一席酒,菜肴很丰盛,绝非军中所能找到的东西,丰盛得让田复有些惊讶。可是田复没有多问,他甩开腮帮子,饱餐一顿,最后恭恭敬敬的敬了田豫三杯酒,趴在地上给田豫磕了三个头,大笑出营。

    田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杯中酒,沉默不语。

    大营外,田复带着亲卫骑飞驰而去,豪迈的歌声远远传来,马蹄踢起的烟尘如龙,过了良久才渐渐散去。羊发掩着口鼻,看着已经消失在远处的人影,眉头微皱。

    “这是什么歌?”羊发问旁边的一个魏军都尉,“听起来慷慨雄壮,却又有些悲凉。”

    “荆轲别太子丹。”都尉笑道:“我们燕人最喜欢唱的离别歌,和你们齐鲁唱的调不一样吧。”

    “原来如此,那倒是长学问了。”羊发心中暗凛,脸上却露出温和的笑容,顺手将一把钱塞进都尉的手里:“今天送来的酒,将军喝得还满意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