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18章 反常

    谯县,魏军大营。

    夏侯霸据案而坐,一脸怒气。秦朗低着头,沉默不语。司马师抱着手臂,靠在一旁,云淡风轻的看着帐顶。

    张郃的命令就在案上,刚刚被他们三人传看过,不过反应却完全不同。

    夏侯霸拍案叫好,秦朗忧心冲冲,司马师则不发表任何评价,但是从他的眉眼之间可以看得出来,他有些不屑,甚至于不屑于评价。

    “在这里,我的军职最高,理当由我作主。”夏侯霸将命令收了起来,揣入怀中,起身挥了挥手:“按命令去准备吧。“

    “喏。”司马师一丝不苟的拱了拱手,转身出帐。秦朗却没有动,他一脸愁容的看着夏侯霸:“仲权,此事干系重大,若是大将军父子不肯全力配合,我们怕是没什么机会。”

    “车骑将军就没指望他们配合。”夏侯霸冷笑一声:“大将军在想什么,你明白,我也明白,指望他是指望不上的。他若是愿意出兵襄助,又何至于僵持到现在。元明,别说了,我相信车骑将军,愿意全力以赴。如果你还有担心,那也没关系,你为中军,让司马师殿后,我率领骑兵为前锋便是。”

    “仲权,你看你。”秦朗苦笑道:“我是这个意思吗?我只是说……”

    夏侯霸伸手拍拍秦朗,笑了起来:“元明,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做事有些冲动,你为人稳重,陛下让你我配合,正是取长补短之意。不过,这一次,我请你相信我,相信车骑将军。车骑将军的忠义,你还不知道吗?帮车骑将军,就是帮陛下。”

    “是。”秦朗欲言又止。他顿了顿,起身一撩大氅:“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们就按车骑将军的命令去执行吧。”

    “正当如此。”夏侯霸眉毛一挑,哈哈大笑:“人生能有几回搏。这么多年了,我早就和魏霸交交手,看看是他那个霸厉害,还是我这个霸威风,一直未能如愿。这次终于有了机会,若是放过,岂不可惜?”

    秦朗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

    魏延大步流星的走进了中军大账,冲着陆逊拱了拱手,急不可耐的说道:“伯言,魏军拔营了。”

    陆逊抬起头,诧异的看着魏延。魏延手中有精锐骑兵,斥候营也归他负责,不过一般的消息用不着魏延亲自跑来向他汇报。魏延跑来,又是这副神态,自然是发生了大事。

    “他们去了哪里?彭城?”

    魏延一挑大拇指:“伯言果然是七巧玲珑心,一猜就中。”

    陆逊苦笑了一声。魏延这话是夸他,可是怎么听着都有一种居高临下,长者夸后辈的意思。其实他们的年龄差不多,魏延稍长几岁,但还没到倚老卖老的地步。他这么说话,一方面是习惯使然,另一方面也是提醒陆逊,他的官爵都在陆逊之上,听他指挥只是给他面子而已。

    陆逊这一生经过的荣辱太多了,他不会把魏延的这点小心思放在眼里。他关心的是魏军突然去彭城是什么意思。魏霸正在准备打破张郃的堵截,把粮草、军械送到彭城,助周胤、丁奉坚守,将战局拖向有利于已的方向。夏侯霸等人这时向彭城进军,自然是想帮着张郃围城,可是他们去了,他和魏延自然也会去,双方的实力还是差不多,有意义吗?

    难道魏军是想在彭城决战?

    陆逊仔细斟酌了一番,还是想不明白魏军的真实用意,怎么看,魏军都是无奈之下的挣扎之举。

    魏延不耐烦了。“伯言,想那么多干什么,跟上去就是了,难不成你还真想挖了曹家的祖坟。”

    陆逊笑笑,他可做不出那种事来,挖人家祖坟这种事,又岂是君子所当为。这是董卓、曹操那样的野蛮人才会干的蠢事。即使他们是为了求财,他现在又不缺钱,没必要干这种事。

    “文长将军,你率领精骑缀着,小心一些。我随后跟上,保持距离。彭城距此也就是三百多里,就算慢一点,七八天时间也能到了。”

    魏延点点头,转身出去安排了。

    陆逊在地图前站定,冥思苦想。他有一种预感,一场大战即将爆发,可是他现在却不明白张郃、夏侯霸的用意所在,这让他非常不安。

    ……

    彭城。

    邓艾在彭城南列阵。他今天要在张郃的阵地上凿开一个通道,好把周胤、丁奉需要的军械补给送进彭城。周丁二人在城里守了几个月,虽然没发生什么大战,军械消耗有限,可是粮草却快要用尽了。再不把粮草送进去,他们就要断粮,这几个月的坚守也就失去了意义。

    彭城北面是东流的获水,在城北汇入泗水,然后一起南流,水面更加宽阔,是天然的护城河,不利于攻击,西侧是起伏的丘陵,也不利于大兵团的摆开,能够发起正面攻击的只有城南。张郃守在这里,邓艾也将一万精锐步卒摆在了这里,魏风率领五千骑兵在左侧三里列阵,防止魏军骑兵突袭。在他们的身后,是魏霸的八千中军。

    阵势已经摆好,只等魏霸的命令。

    魏霸坐在中军指挥台上,看着远处的彭城和彭城外的魏军大营,看着张郃的战旗,依然在沉思。

    他想不通张郃想干什么。

    田复已经从鲁县回来了,但是王凌和田豫都没有动静。谯郡倒是有消息传来了,夏侯霸等人率领三万步骑正在向彭城靠近,陆逊和老爹魏延在后面跟着,双方都保持着正常速度,每天前进四十里,还需要三四天时间才能到达彭城,就算骑兵速度快,也需要两天的时间。上万的骑兵可不是几千几百骑兵,可以远距离奔袭,他们需要带大量的辎重,只能和普通的步卒一样前进。

    至于睢阳方向,现在还没有任何新的消息,司马懿还睢阳城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个时候发起攻击,把粮草送进城去,任务就算完成了。

    一切看起来很顺利,可是正因为这个顺利,魏霸的心里有些不安。

    “将军,该发起攻击了。”虞汜弯下腰,在魏霸耳边提醒了一句。

    魏霸暗自叹了一口气。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想了,也许是张郃没办法了,只能这么做,自己反而想多了。还是抓紧时间吧,等夏侯霸他们赶到,反而不好打了。

    夏侯霸有一万三千多骑兵,将对整个战场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攻击!”魏霸摆了摆手。

    传令兵舞动彩旗,将命令传了出去。前军接到命令,战鼓声蓦然炸响,已经部署到阵前的霹雳车开始轰鸣,将一颗颗石弹射上了天空。石弹呼啸而过,砸向魏军阵地。连弩车也开始射击,密集的箭矢汇成一片乌云,划过天空,射向魏军。

    与此同时,魏军也开始了反击,无数的石弹、箭矢扑向汉军。

    双方开始用远程武器互相攻击。

    邓艾并不急于进攻,他很清楚双方的优势在哪里,别看魏军也有霹雳车、连弩车,可是他们的石弹供应是一个大问题。这段时间,张郃在这里没闲着,应该准备了大量的石弹,可是他们的储备量终究不如蜀汉军来得丰富。随着时间的推移,魏军的霹雳车威力将会随着石弹攻应不足而减弱,他们会转而拾捡汉军射过去的石弹来用。

    邓艾当然不会让他如愿,开始攻击不久,将石弹对魏军阵地造成了一定的破坏之后,他就下令改用烈火弹攻击。烈火弹落地就碎,魏军根本没法再利用,而且他们也没什么烈火弹储备,只能使用石弹继续攻击。

    邓艾估计,最多一天时间,魏军的霹雳车就会成为一堆废木头,到时候再改用石弹进行攻击,就可以达到更好的攻击效果。等拥有了压倒性的远程打击力量之后,再让步卒发动攻击,可以减少伤亡。

    战局按照邓艾的估计向前发展,双方攻击了一天之后,魏军将准备了几个月的石弹消耗殆尽,霹雳车慢慢的停了下来。入夜,张郃派出士卒拾捡阵地上的石弹备用,可是数量非常有限,显然支持不了多长时间,战局开始变得对邓艾有利。

    第二天,邓艾改用石弹,又增加了两百多架霹雳车,对魏军阵地展开狂轰滥烂。没有足够的石弹进行反制,魏军阵地很快被从天而降的石弹打烂,不得不放弃了第一道阵地,扔下一堆霹雳车,向后撤退。

    邓艾再接再厉,下令将霹雳车向前推,不让张郃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前军攻击顺利,汉军士气高涨,魏霸的心情却一直无法舒展。入夜,他站在地图前,百思不得其解。张郃明知处于劣势,依然不肯撤退,他这是想干什么?

    “夏侯霸到了哪里?”

    “相县,还有两天时间可到彭城。”顾承道:“陆将军和魏将军跟在其后二十里。”

    “田豫呢?”

    “一天前收到的消息,他还在鲁县,没有出兵的动静。”顾承沉默了片刻:“羊家送来消息,田豫父子……像是生离死别。看样子,田复有死战之意。”

    “田复?”魏霸想起了那个同龄人,更加困惑。那可不是一个轻易愿意放弃的人啊。难道张郃真的是想困兽犹斗,决一死战?

    这还是那个机巧善变的张郃吗?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