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20章 以命搏命

第920章 以命搏命

    魏霸将手中的筷子拍在案上,眼神一变,眉头紧锁:“张郃疯了?”

    他不是没预料到过这种情况,只是经过仔细的分析,对于以万计的大军来说,这种战术要求极高,简直和让拿惯了大锤的铁匠绣花一样,有些强人所难。就算他成功了,这个时间窗口也非常小,成功的机率不大。

    可是,正因为这个计划看起来不合理,当战局往这个方向发展的时候,魏霸还是有些不太敢确定张郃会采用这种最亡命的办法。这不太像张郃应该做的事情,反倒有点像周胤。

    所以魏霸说,张郃疯了?

    他不相信张郃会疯,但是他不得不防着张郃会疯。他立刻下令,中军的步卒做好接应的准备。魏风只有五千骑,如果张郃只是想发动侧翼攻击,分攻正面阵地的压力,派出五六千骑兵冲杀的话,魏风还能挡得住,如果张郃将一万骑全部压上,那魏风可就危险了,溃败在意料之中,他必须做好让步卒接应的准备。

    命令传了下去,整个大营立刻进入战斗状态,所有的将士都冲向自己的岗位,等候着进一步的命令。

    这时,田复已经和魏风杀在一处。

    双方兵力相当,魏军胜在经验,这些人都是跟着张郃、田复征战多年的悍卒,骑术精良,武技高强,更重要的是他们战斗经验丰富,互相之间配合默契,集体冲杀时能够互相掩护,协调攻击。而魏风所领的五千骑士相对来说实战经验少一点,胜在装备好,他们身上穿的是全是魏家铁作出品的精甲。防护能力比魏军的制式札甲好,也更轻便,手里拿的也是更加锋利的战刀、长矛。他们都是陈到帮着训练出来的,依照的标准就是蜀汉最精锐的骑兵——白毦兵的标准,经过大半年的训练。他们虽然初经战阵,却依然不可小觑。

    一开始,双方就使出了所有的本事,竭尽全力的想压制住对方的气势,将形势导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战马奔腾,箭矢飞驰。喊杀声震耳欲聋,双方都杀红了眼,不顾生死的猛踢战马,极尽可能的保持速度,持续不断的冲击对方的阵地。

    一枝枝利箭带着不祥的厉啸,飞上天空。刺破寒风,射入一个个温热的身体,溅出一朵朵血花,惊起一声声惨叫,却没有太多的人去关心。双方都将速度加到了极致,箭刚刚离弦,敌人就到了面前。速度慢一点的甚至来不及放下弓弩,敌人的刀矛反光就照亮了眼睛。他们嘶吼着,双腿夹紧战马,双手握紧武器,向离自己越来越的敌人发起攻击。

    魏风挥舞着似矛似戟的三刃长铩,纵马奔驰,长铩划出一道道弧光,接连斩杀数名魏军骑士。他从小习武,力量过人,比长矛、长戟要重上一倍的长铩在他手中轻盈无比。展示出了不亚于在重甲士手中的威力,面前无一合之将。

    他和田复相隔十余步擦肩而过,几乎能看清对方凶猛的眼神,甚至不忘举起手弩,向对方射了几箭。可惜在混乱的战场上。在他们之间有无数匹战马在奔驰,他们的箭都没能射中对方。

    魏风扔掉了手弩,举起长铩,继续冲锋。骑兵练成以来,这不是第一次参加战斗,在谯郡的时候,他已经和夏侯霸率领的魏军精骑交过手,不过那只是零星的接触,如此规模的骑兵冲杀却是第一次。他兴奋得声音都有些颤抖,敌人的热血更激发了潜藏在他心里的杀气,他猛催战马,越战越勇。

    田复没有那么激动,这几年,他一直没有停止战斗,早就习惯了这种纵马奔驰的激情,他甚至有些鄙视奋勇冲杀的魏风。在他看来,为将者,不仅要勇,更要有智,只知道冲锋战斗的人,充其量只是一介莽夫,不可能独当一面。张郃决定将主攻方向设为侧翼,也许就是看中了魏风的鲁莽。从双方的阵型可以看得出来,魏风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在什么地方。

    如此一来,取胜的机会又增加了几分。

    与魏风不同,田复不屑于亲手斩杀多少敌人,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指挥上。他穿着最坚固的战甲,身前身后围绕着重重叠叠的亲卫,根本不可能有敌人冲到他的面前,让他斩杀。他不是怕死,他要确保整个冲锋阵型保持完整,这样才有可能完成预定的任务。

    魏风的阵型是标准的雁型阵,攻击力最强的骑士冲在前面,像大雁坚硬的喙和修长的脖颈,直冲敌阵,意图穿透敌阵,将对手一分为二,后面则是横阵,像大雁展开的双翅,用厚实的阵势去冲垮敌人,尽可能的杀伤。

    而田复的阵型却反其道而行之,他的中军也突前,但只是稍微突前,冲锋在最前面的是两翼,经过四五里路的奔驰,两翼的千人队已经领先整个大阵三百多步,如同反掠的翅尖,将敌人反围了进去。

    他们的目的不是杀伤魏风率领的这五千骑兵,而是绕过他们,杀伤的任务自然有后面的张雄来负责,他们的任务是绕过魏风,冲击魏霸的中军。

    所以,魏风现在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魏军的主力在两侧,中间的阵势非常单薄,他很轻松的就穿越了田复的大阵,眼前豁然开朗,然后便看到了远处的烟尘。

    魏风有些吃惊。他知道张郃手下有一万多骑,是他的两倍,但是张郃的步卒不多,他要同时面对邓艾和周胤的夹击,必然要留下一定的骑兵做预备队,不可能把一万多骑全部派上阵。可是现在,在田复的身后居然还有一批数量不明的骑兵,他就有些搞不清张郃的用意了。

    不过,他没花多少时间去搞清张郃的用意,他也来不及变阵,他能做的就是下令再次加速,迎向正在接近魏军精骑。

    魏风和张雄迎面相撞,再次展开厮杀。

    田复在付出了有限的代价后,也没有停住脚步,再次加速,径直冲向魏霸的中军。

    魏霸依水列阵,他的东面就是泗水,水师大营就在泗水中,就目前而言,没有一支力量能够在水上击败魏霸的水师,冲击魏霸的右翼。魏霸的前军是正在攻击的邓艾,在魏风没有接战的情况下,他要防备只是后背。因为兵力有限,他只能将王双率领的重甲士安排在后阵,同时紧靠水师大营,一旦有风吹草动,他可以迅速撤上战船,依靠战船强大的防护能力和远程打击能力作战。

    可是现在,魏风与两倍于己的魏军精骑搅杀在一起,阵势前移,魏霸的左翼就暴露在田复的面前。田复就像是一个高明的剑客,虚晃一招,诱得魏风扑空,露出了破绽,随即刺出了致命的一剑。

    应该说,这个高明的剑客其实是张郃,田复只是他手中的剑。

    张郃没有攻击看起来兵力最少的后阵,而是选择了实力最强的左阵,看起来有些让人不可思议,却也正是因为不可思议,他取得了意外之功。

    田复绕过魏风,轻松的杀到了魏霸的中军面前。

    在他面前,只剩下六千多步卒组成的阵地。以四五千精骑冲击这样的阵地,就算不能一击必杀,也能取得明显的优势,造成不小的杀伤。

    田复毫不犹豫,立刻下令骑兵发起了冲锋。

    马蹄翻飞,一口气奔了四五里路的战马再次加速,冲向了严阵以待的汉军。

    魏霸坐在中军指挥台上,转过身,打量着越来越近的魏军骑士,看着远处被烟尘笼罩的战场,心情非常沉重。

    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张郃真的疯了。

    不是说他神经出了问题,而是他做出了不同寻常的举动,实施了一个近乎疯狂的战术。他不再像一个温文尔雅的雅歌将军,他现在和周胤一样,是一个疯子。就像周胤不顾一切的杀入彭城,搅乱了局势一样,张郃不顾一切的排出了一个两败俱伤的杀阵。

    他不要彭城,他不顾自己的性命,他只想击杀一个人。

    那就是他魏霸。

    张郃不留后手,用一万精骑猛冲他的左翼,又让田复虚晃一招,诱魏风出击,然后直击他的中军,这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抛开一切顾虑,击溃他的中军,斩杀他本人。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战术。只要稍有差池,张郃就会自食恶果。原因很简单,他将一万精骑派出来攻击魏霸的中军,自己的中军就面临着邓艾和周胤的夹击,同样面临险境,甚至比魏霸更加危险。魏霸还可以退上战船,暂避一时,而张郃却没什么地方可躲。

    认识到张郃的处境比自己更危险,魏霸并没有轻松的感觉,相反更加紧张。他相信张郃不会孤注一掷到这个程度,就算他疯了,他也不可能真像周胤一样不顾一切,把自己陷于险地。至少,他除了眼前能看到的这些人马之外,还有更多的杀招。

    比如正在接近的夏侯霸,比如两天前还在鲁县,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田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