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26章 三重计

    张合的身边只剩下不足三千的士卒,有一大半是他的亲卫部曲,还有一小部分是幸存的郡兵。

    包括张合本人在内,个个带伤。

    将士们围在张合的身边,面对着越来越近的汉军,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他们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最后,他们也不知道援军什么时候能来,他们只知道在自己死去之前,不能看着张将军死去。

    短短几个月的相处,即使是那些郡兵也和部曲一样,对张合充满了崇拜和景仰,如果不是这种质朴而强烈的感情,他们不可能在伤亡已经超过三分之二的情况下还保持着斗志。

    张合说,很快就有援军到来,他们就相信了。

    他们相信张合。敌人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如果这时候有援军到来,他们就能反败为胜,就能成为有功之人,也许能得到天子的赏赐,成为妻子儿女的骄傲。

    张合坐在一辆充当防线的辎重车上,轻轻的掩好腰部的战甲。他被一枝流矢射中了腰,现在已经站不起来了,只能坐着指挥。不过,这样一来,更显得他从容镇定,将士们平添几分信心。

    只有张合自己知道,他已经快要绝望了。他的阵地就要破了,可是张雄还没能击退魏霸,更别提击杀魏霸。按照事先的要求,夏侯霸的骑兵马上就要到了。张雄的任务没有完成,夏侯霸就不能通过魏霸的阵地,冲击邓艾的阵地,帮他解围。

    他倒不是怕死,他是担心无法重创魏霸。

    他希望杀死魏霸,可是他不能指望在战场上击杀魏霸。毕竟魏霸现在是一军主将。他只要退上战船,不管有多少骑兵,一时半会儿的都无法击杀他。可是,如果重创他留在岸上的骑兵、步卒,就算魏霸还活着。胜利还是魏军的。

    田复、张雄率领一万精骑冲击魏霸的中军,最大的目标其实是逼退魏霸,为夏侯霸清理障碍,为他冲击、全歼邓艾和丁奉做准备。杀死魏霸,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其实并不怎么现实。

    这个荣耀。他希望留给夏侯霸;如果可能,他希望儿子张雄在战后还能活着,分一杯羹;实在不行,他愿意把这个荣耀留给宿敌司马懿。

    只要能击败魏霸,甚至杀死魏霸。

    可是,现在情况不明。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张雄迟迟没能完成任务。战鼓声响了一遍又一遍,胜利的消息却依然遥遥无期。

    他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意外,以至于张雄、田复以一万骑兵冲杀,都没能解决魏霸的中军。据他之前得到的消息,魏风的阻拦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麻烦,开战不久。魏风就主动退出了战场。

    张合不认为这是魏风自己的决定,他相信这是魏霸的命令。对于这个命令,张合表示很赞赏,很显然,魏霸看出了他的用意,及时做出了应对,但是他并不担心。在夏侯霸的面前,魏风的几千骑兵撑不了太久,迟早都会受到重创的。

    魏延和魏风分兵是一个致使的错误,给了他各个击破的机会。

    对这场战事。张合有三重不同层次的期望。

    最好的期望当然是田复、张雄击杀魏霸,一举奠定胜局。

    如果不能,退而求其次,重创其中军,将魏霸逼上战场。为夏侯霸清理出战场。当夏侯霸赶到战场后,用一万精骑冲击邓艾所部。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任务,对夏侯霸来说,几乎是手到擒来。冲乱了邓艾的阵营之后,夏侯霸还有足够的余力迎战赶来的魏延。至于魏风,在之前的战斗中就受到了损失,再遇到夏侯霸时,基本上没什么生还的可能。

    如果一来,夏侯霸以精锐之师,重创魏霸父子三人,立下赫赫战功,就算是他张合战死,夏侯霸也能凭借着这次战功崛起为一员重将,加上他的宗室身份,足以司马懿父子抗衡。而他的儿子张雄如果也能幸存,当然也能力保鄚县张家的荣华富贵。

    如果出现了意外,连这个目的都达不到,那就只能希望夏侯霸与魏延父子两败俱伤,最后由司马懿来收拾战场。在失去了主力骑兵之后,就算陆逊赶到战场,他也会处于劣势,司马懿还掌握着三千骑兵,加上夏侯霸、秦朗的残部,依然能保持足够的优势。

    在这种情况下,魏霸就算能侥幸逃走,东线战场也将以魏国的胜利告终。在三五年内,魏国将恢复之前的江淮战线,而魏霸就算拥有了马铠,一时半会的也没有骑兵可以装备。

    退一万步讲,他也能实现皇帝陛下的愿意,为即将开始的谈判争取一些主动。

    现在,一切计划都已经展开,主力夏侯霸即将登场,而张雄的任务却还没有完成,这让张合有些不安。与这个相比,他自己的援军迟迟没有出现,倒不是那么重要的。

    他本来就做好了战死的准备,可是他不能容忍计划的主要目标受挫。

    按照事先的约定,还有半个时辰,夏侯霸就要赶到战场了。他希望张雄能争口气,能在夏侯霸赶到之前完成任务。

    ……

    邓艾和丁奉暂时停止了攻击,他们已经遥遥相望,中间只隔着张合一道宽不足五十步的阵地,击破这道阵地,他们就击败了名将张合,顺利会师,然后就可以回头支援魏霸了。

    他们要喘口气,让连弩车重新装箭,霹雳车重新装弹,也让将士们恢复一下体力。

    邓艾看着远处的张合,心中涌过一阵阵的不安。张合的镇定让他心里没底。打到这个时候,张合居然还没有崩溃,这似乎不能仅由张合的个人魅力来解释,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

    最大的可能就是张合还有杀手锏。

    夏侯霸不是他的杀手锏,夏侯霸赶来不可能是为了救他。他的杀手锏只可能是另外的人。

    田豫?邓艾知道,大战之前,张合曾经派田复赶到鲁县,面见田豫。如果田豫率领三千骑兵赶到战场的话,那将是一场灾难。他和丁奉苦战大半天,体力消耗很大,损失也不小,面对田豫的精骑,他们最多自保,却拦不住他救出张合。这样一来,他们付出的所有代价都白费了。

    邓艾看了看西边起伏的天际线。彭城的北面是获水,东面是泗水,田豫要来,最大的可能是在西部渡获水。

    那里一片平静,没有看到有骑兵出没的踪迹。可是邓艾很紧张,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夜鸟惊飞。

    邓艾和百步外的丁奉交换了一个眼色,不约而同的举起了手,下达了再次攻击的命令。

    胜负,就在须臾之间。如果能在援军赶到之前击杀张合,战局就会对他们有利。

    ……

    彭城西十里,起伏的山峦之间,魏风端坐在马背上,紧紧握着马鞭,手心全是冷汗。

    即使离彭城十里,他也能听到彭城下的战鼓声,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一定很危急。魏霸只有八千步卒,要面对近万的魏军骑兵的冲杀,他付出的代价必然惊人。

    他身后的山谷中,三千多骑兵正在休息。他们和他一样不解,一样迷茫。

    他和田复、张雄的交锋开始得很突然,结束得更突然。他刚刚穿透张雄的战阵,就接到了魏霸的命令。魏霸命令他立刻脱离战场,绕了一个大圈子,赶到这里隐蔽,截击可能出现的敌人。

    他不知道这可能出现的敌人是谁,司马懿?但是他相信魏霸,魏霸让他来,他就来了。虽然他非常想去彭城战斗,为魏霸分担一些压力。

    他非常担心魏霸,他担心魏霸会战死在沙场上。他知道魏霸看起来很威风,其实压力更大。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轻易退到战船上的。

    他极力想搞明白魏霸让他到这里埋伏的用意,可是他真的想不明白。他派人向西打探消息,就目前得到的消息而言,五十里以内没有司马懿的踪迹。

    那可能的敌人究竟会是谁呢?

    一个斥候冲了过来,在山脚下翻身下马,一路狂奔到魏风的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将军,敌人,敌……人!”

    “哪来的敌人?”魏风顿时精神起来,暗自叫了一声:“子玉又猜中了。”

    “田豫,三千骑兵。”斥候已经说不出话了,举起三根指头,连连摇动。

    魏风倒吸一口冷气。田豫的三千骑兵出现在这里,自然是要去彭城的。彭城下激战正酣,这三千生力军一旦投入战场,不管是对魏霸来说,还是对邓艾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压力。

    “快说,具体情况如何?”魏风蹲下身子,急不可待的询问起来。

    听完了斥候有些断断续续的汇报,魏风站起身来,下令出发。

    三千多骑冲出了山谷,杀向获水。

    为了速度,魏风连行藏都懒得掩饰,三千骑兵如咆哮的巨龙,狂奔而出。

    刚刚赶到此地打探的魏军斥候看着这一幕,吓得面色如土,纷纷跳上马,回头就跑。魏风率部紧随其后,那些人看起来倒像是替他领路一般

    PS:周一,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