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30章 将星陨落

第930章 将星陨落

    秦朗被魏延击杀,冲锋阵型被硬生生的打断,失去了追击魏风的机会。虽然最后将魏延和他的五百骑士全部击杀,却也付出了千余人的代价,可谓是一场出乎意料的惨胜。魏延和魏家武卒的强悍让魏军将士胆寒,秦朗又阵亡,群龙无首,无奈之下,这些骑士只好回报夏侯霸。

    夏侯霸大吃一惊。

    他知道秦朗的能力,要不然也不会让秦朗承担这个任务。秦朗看起来不怎么说话,也很少看到他发怒的时候,面对那些文臣儒士“佞臣”的指责,他通常也只是沉默以应,很少看到他反抗。其实以天子对他的信任,他要捏死那些人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可是他一直没有这么做。

    不说,不等于不能说。他和秦朗共事这几年,一起接受张郃的教诲,在他们几个人当中,秦朗是最不起眼的那个,可是这不代表他是能力最差的那个。在某种程度上,他指挥大军作战的能力不比他夏侯霸差多少。

    他被魏延以五百骑击败,不能说是他的水平不够,只能说魏延太强。

    张郃从昏迷中醒来,听到这个消息,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有魏文长作伴,黄泉路上不孤单。”

    夏侯霸眉头一皱,刚要安慰两句,张郃吐出一口气,溘然长逝。

    “父亲——”满脸是血的张雄冲了进来,正好看到张郃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愣了片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抚尸痛哭:“父亲,是孩儿无能,未能击破魏霸中军……”

    夏侯霸站了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又慢慢的吐了出来,他俯下身子,拍拍张雄的肩膀,含泪道:“士杰,车骑将军求仁得仁。心愿已了。身后哀荣,自不待言。我等后辈当以将军遗愿为志,与魏霸再战,以慰将军英灵。”

    张雄哭倒在地。

    夏侯霸随即派出斥候四面打探。同时下令整合残军。向东南方向撤退。这一战已经结束了。张郃的大军几乎全军覆没,他的损失也不小,现在东有魏霸。西有陆逊,粮草又不足,再战无益,不如趁着魏霸也没缓过劲来的时候早早撤退。

    夏侯霸撤出战场的消息很快送到了魏霸的面前,魏霸也是有心无力。他的中军尽毁,邓艾、丁奉所部损失了近万人,身边只剩下不到万人的步卒,就是想追杀夏侯霸也没那力气。夏侯霸还有七八千人,几乎全是骑兵,他如果去追,只怕夏侯霸求之不得,列队欢迎。

    魏霸守营不出,派出斥候向西打探。遇到陆逊,得知魏风无恙,而魏延率领五百骑断后,全军覆没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悲痛,失声痛哭。

    这是他出道以来从未有过的重大挫折。总兵力损失近两万五千人,看似和张郃的损失差不多,可是魏家武卒、重甲士和骑兵这些多年积累下来的精锐力量几乎折损殆尽,现在连父亲都战死在沙场之上,简直是对他这个年轻名将的一个极大讽刺。

    这一仗,他一直被张郃压着打,竭尽全力的结果只是不让张郃趁心如意,尽管如此,他还是付出了前所未有的惨重代价。现在,看起来是张郃、夏侯霸败走,可是他自己清楚,其实战败的是他,他的损失远比张郃更为惨重,实际上丧失了再战的能力。如果不是司马懿有意保存实力,想在最后阶段再来抢夺胜利果实,没有迅速跟进,如果不是陆逊明智,抢先占领萧山,挡住了司马懿,现在的情况可能更惨。

    虞汜理解魏霸的悲哀,却还是尽到了一个谋士的责任:“将军,此刻尚不是悲伤之时,还是尽快和陆将军取得联系,共商大计为好。此刻,当派人去请回镇东大将军首级,让他得个全尸。”

    魏霸连连点头,依计行事。

    ……

    夏侯霸退出三十里,遇到了急匆匆赶来了司马师。看到军中树起的丧旗,司马师心中狂喜,脸上却看不出半点喜色。他在张郃的遗骸前致了哀,然后对夏侯霸说道:“将军,此刻魏霸主力尽损,正是攻击的好时候,为什么撤退?”

    夏侯霸没心情理他,张郃、秦朗战殁,让他心情非常低落。再者,这次仗打成这样,没能克竟全功,说白了也和司马父子不作为有关。如果司马懿早点向彭城方向移动,张郃又怎么会死,秦朗怎么可能阵亡,就连魏霸本人可能都跑不掉。

    仗打完了,他们跑来了,还摆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做给谁看呢?

    “你愿意去打,你就去打吧,我损失太大,要回去休整。”夏侯霸怏怏的说道:“你把粮草拨给我,然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司马师看看夏侯霸,没有再吭声。他知道夏侯霸现在心情不好,惹恼了他,肯定会给他难堪。不过,他的确觉得挺可惜的,现在魏霸无力再战,正是进攻的好时候,放弃实在太不应该了。

    可惜归可惜,但是没有夏侯霸的配合,他也不敢自己去彭城。他在原地驻扎,派人给司马懿送信,请求下一步行动的指示。两天后,他收到了司马懿让他撤军的命令,他只好叹了一口气,返回睢阳。

    魏霸派魏兴带了一份厚礼,追上了夏侯霸。夏侯霸收下了礼物,归还了魏延的首级。

    夏侯霸脸色阴沉的对魏兴说道:“请你给魏将军带一句话,这次张车骑未能完成的遗志,将来我一定会替他完成。请他千万不要败在别人的手上。”

    魏兴拱了拱手,又向一旁双眼血红的张雄施了一礼:“二位将军,张将军一直是我家少主心目中真正的名将,能和他一战,三生有幸。二位将军也是我家少主仰慕已久的对手,将来如果能和二位在战场上相遇,一定全力以赴,各展才华。不过……”

    魏兴顿了顿,一声叹惜:“其实我家少主并不希望与诸位自相残杀,而是希望能与诸位并肩作战,开疆拓土。张将军不幸辞世,魏国栋梁已折,还希望二位将军能够进谏魏帝,愿他认清形势,效吴王称臣于汉,使天下一统,还百姓太平。”

    夏侯霸皱起了眉,冷笑一声:“请他放心,张将军虽然辞世,我大魏还有不怕死的好男儿,胜负未可知,也许他应该劝劝那个长不大的阿斗向我大魏称臣才是。”

    魏兴无奈的摇摇头,带着魏延的首级匆匆离去。

    ……

    夏侯霸率军撤走,司马懿父子也退回了睢阳,彭城重新安静下来。魏霸花了近十天的时间,将战场上的尸体清理干净,汉军将士的尸体,他是要带回去的。汉人事死如生,每一个人都要回到家乡安葬才叫入土为安。魏军将士的尸体,他也派人送还给夏侯霸,至于他怎么安排,那就是他的事了。

    这一战,对汉魏双方来说损失都不小,总伤亡超过五万,是这么多年来不多见的一场恶战。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场大战持续的时间不过三四天时间,其间的凶险大概也只有魏霸等当事人自己心里有数,外人根本不了解这里面有多少玄机,自然也无法理解张郃策划这一战的目的所在。

    魏霸自己很清楚,他这个穿越者这次差点被张郃给坑了。即使他在关键的时候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也被张郃废了武功,没有三五年的时间,他恢复不了元气。

    认识到这一点,他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几年内应该如何处置。就目前而言,他一方面要稳住东部战线的局势,防止魏军反扑,另一方面,他还要防止来自成都的各种手段。在他的武力不足以压制吴军的时候,如果诸葛亮再使出什么手段刺激一下孙权,东部战线有可能出现崩溃。

    他首先想到了陆逊。

    陆逊这次态度很鲜明,没有任何犹豫的站在了他这一边,挡住了司马懿,而且阻止了想要和魏军拼命的魏风。他虽然没有参加什么激烈的战斗,却真正决定了战场的走向。如果没有他控制了萧山,夏侯霸不会走得那么决绝,那么果断。

    魏霸和陆逊长谈了半夜,然后又花半夜时间,写了一封奏表,向成都朝廷汇报彭城的战况,请求奖赏有功人员。在战功簿上,他把陆逊列为首功。

    写完奏表,他没有立刻发出去,而是先睡了一觉,准备醒来之后再斟酌一下。不料,他刚刚睁开眼睛,就有人来报:偏将军王平奉大将军李严之命,押送五千匹战马来到彭城。

    魏霸沉默了片刻,让人把王平叫了进来。看完李严的命令,他问了王平一句话:“你知不知道,你在路上至少多用了二十天的时间,因为你拖延的这二十多天,我军遭受了重大损失?”

    王平有些不以为然。他知道自己用时超过了命令,主要是因为他在关中的时候走得很慢,一直在等丞相的消息,希望丞相能够否则李严的命令,不要让他走这一趟。他不想离开陇右到魏霸的麾下听命。

    “路上不太平。”王平漠不经心的回答道。

    “仅仅一句路上不太平,不能搪塞你的责任。”魏霸将李严的命令放在一旁:“来人,请出天子旌节。”他笑笑,眼神残忍:“王平,你很荣幸,你是我请出天子旌节所杀的第一人。”

    王平顿时面如土色,急声道:“你不能这么做。”

    “我能!”魏霸摆摆手,喝道:“拖下去,斩首来报。”

    (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雨家的万点打赏。

    继续求月票,下旬了,形势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