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40章 投石问路

第940章 投石问路

    谁也不会否认,马铠是重要的战略物资之一,其作用不亚于水师的楼船,攻城的烈火弹,对于一向占据骑兵优势的魏国来说,有没有马铠,直接关系到在与蜀汉的对抗中还有没有优势可言。

    张郃付出了惨重代价,重创了魏霸的骑兵,虽说在朝堂上并没有得到什么赞誉,可是明眼人都清楚,这次战事是值得的,至少打断了魏霸的攻击势头。没有了骑兵,就算有马铠也没有用武之地。在平原地带,骑兵的优势还掌握在魏军的手里,魏霸被迫退出东线战场就是明证。

    实际上,很多人心理都清楚,当时如果司马懿及时跟进,这是一次斩杀魏霸的绝佳机会,远远不是重创他这么简单。如果能杀死魏霸,不仅可以消除东线战场的隐患,还能极大的提升魏军的士气,说不定还有反攻的机会。

    之所以不说,只是因为事已至此,说也无益。可是不说,并不等于大家不清楚。

    在魏霸被迫以守孝的名字退出东线战场之后,两国间的形势一时缓和下来,谈判也开始了,似乎双方都无力再战,有意讲和。可是大家都清楚,谈判不过是个幌子,双方都想喘口气,等缓过劲来,还会进行一场更惨烈的厮杀。而很多准备工作,现在就要开始了。

    马铠出现在曹洪的手中,不能不说是一个意外。细想起来,却又在意料之中。

    当年能卖烈火弹,现在为什么不能卖马铠?反正魏霸已经退出战场,卖马铠不仅能赚钱,还能借敌人之手,给政敌以致命打击。为了在朝堂上取得胜利,在战场上通敌的事都屡见不鲜,何况是卖点装备。

    “五十?五百?”

    “现在只有五十,生意做成了,五百也不是不可能。”曹洪笑道:“不过,你知道的。这东西……控制得很严,所以……非常贵。”

    “有多贵?”

    “二十金一套。”曹洪又加了一句:“包括一套相同质量的骑甲。”

    “不贵。”夏侯懋虽然打仗不行,这点眼光还是有的。他立刻意识到五十套铠甲的作用。五十套,装备大军肯定是不够的,装备将领的亲卫骑,在关键时刻用来冲阵,却是绰绰有余。好钢要用到刀刃上,装备了五十套高质量铠甲的精骑冲在最前面,就像给长矛装上了最锋利的矛头,杀伤力大大增强。

    就是这价格有点咬手。五十套。就是一千金啊。

    夏侯懋沉吟着。他自己肯定是用不了。夏侯霸才是最合适的买主,可是夏侯霸恐怕一下子也拿不出那么多钱。他们虽说不是一家,可是夏侯氏终究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曹洪找他来。大概也是希望他们一起把这五十套马铠吃下来。

    “阿叔,这是好东西,值这个价,可是……”夏侯懋拉长了声音,看着曹洪:“能不能分期付款?”

    曹洪一咧嘴,坚定的摇了摇头。

    夏侯懋很犹豫,他不是拿不出这一千金,这些年做生意还是赚了点钱的。可是拿出来之后,他的流动资金就少了。以后再有什么事,手头就紧了。

    “你知道为什么能这么便宜么?”曹洪摇晃着身子,得意洋洋的问道。

    “为什么?”

    “这是一颗石子,问路的石子。”

    “问路的石子?”夏侯懋更糊涂了:“谁要问路?”

    曹洪倾过身子,在夏侯懋耳边嘀咕了一声。夏侯懋顿时瞪大了眼睛:“是他?”

    “嗯。”曹洪点点头:“我知道你拿不出来这么多钱。不过有人拿得出来。你让清河找个机会去问问,看看有没有可能。这可是大功一件,别说我没有关照你。将来事成,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夏侯懋欣喜若狂,站起身,连连作揖:“阿叔,真要成了,我保你万世富贵。”

    “万世富贵太久,我就希望他们不要总惦记着我的钱。”曹洪叹了一口气:“说实话,我现在紧张得很啊,谁知道哪一天,这天又变了呢。”

    夏侯懋连连点头,顾不上再和曹洪絮叨,转身匆匆离去。

    两天后,夏侯懋跪在了曹睿的面前。

    彭城之战结束后,谈判虽然不太顺利,终究是开始了,天气也慢慢的暖和起来,曹睿的病情有了些起色。脸色虽然还是有些白,精神倒还可以。

    听完了夏侯懋的话,他沉默了很久。这个消息听起来太诡异,他不像夏侯懋那样激动,更多的是警惕。他摸着瘦得凹陷下去的脸颊,思索了半天,最后慢吞吞的说道:“马铠可以收下,但是这件事却不可仓促。若是真的,当然是好事,可若是一计,我们损失就大了。”

    “陛下圣明。”夏侯懋松了一口气,他只管传递消息,行与不行,那是天子的事。天子答应把马铠收下来,他的好处就到手了。

    看到夏侯懋那副没出息的样子,曹睿暗自叹了一口气,先帝怎么会看中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夏侯懋退了出去,曹睿在殿上坐了很久,眼神一时发亮,一时又充满疑惑。

    ……

    关中,李严背着手,在书房里来回踱着步。他走得又快又急,脚步生风。

    他接到了两个消息,两个消息都和魏霸有关,也和他有关。

    第一个消息:魏霸将襄阳的魏家铁作搬走了,搬到哪儿去了不知道,反正不在襄阳了。他已经付了魏霸五千套马铠的巨额资金,却一套马铠都没看到,现在更好,连铁作都不见了。魏霸想干什么,想卷款潜逃,还是想借鸡生蛋,拿我的钱去恢复元气?

    明知这不太可能,可是李严还是很不安。这可是一笔吓死人的巨款,比诸葛亮当初欠魏霸的钱还要多。那四万金已经拖得诸葛亮体无完肤,如果被诸葛亮知道这件事,查到他的头上,这笔亏空他是扛不住的。

    第二个消息:魏霸以为亡父招魂的名义,招集了天师道各区的重要头目齐聚湘关,说是谈玄论道,可是谁知道他们究竟谈些什么。天师道的大本营在益州,除了关中治和洛阳之外,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在成都周围。魏霸把这些人招集到湘关,很可能是想通过他们的耳目对益州的民间施加影响——益州信天师道的人可不少,不管是家资殷实的世家豪强,还是食不裹腹的普通百姓。

    在战场失利的情况下,转而寻求民心的支持,这一点李严可能理解,但是理解不代表能接受,特别是其中有关中治的情况下。在李严的心里,关中已经是他的地盘,魏霸这么做,就是在挖他的墙角。

    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严快要暴走了。

    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法邈走了进来,躬身施礼。

    “大将军。”

    “伯远啊。”李严在转身的刹那间,脸色缓和了下来,虽然还是看不到笑容,却没有了那种狠厉。“最近身体怎么样,可曾找天师道的祭酒们看看?”

    法邈笑笑,他知道李严究竟想问什么。“大将军有所不知,天师道的祭酒们去义阳为故镇东大将军和阵亡将士招魂,现在又去了湘关论道,哪里还有时间给我祷祝。不过也没关系,我回家之后,食乡土之气,已经好了。”

    “去义阳为魏延招魂的事,我知道,怎么又去了湘关?”

    法邈掩着鼻子,笑了起来:“大将军,你又何必明知故问。”

    “什么意思?”李严被法邈搞得糊涂了。

    “魏车骑在彭城失利,其实细说起来,也不能算战败,只是没能像以前一样大胜罢了。丞相趁着他守丧的机会,派马忠前往广陵,这摆明了是要夺他的兵权。碍于孝道,陛下不下诏夺情,他就不能自己主动要求夺情,要不然岂不成了笑话。既然如此,他干脆就把天师道的头目们请到湘关论道,以示无出山之意。请了那么多人,如果不请关中区的,岂不是显得故意和丞相做对?”

    李严眼神闪烁,并不完全相信法邈的解释。

    “当然了,招集天师道头目论道,不仅有赌气的意思,还有收拢人心的目的。大将军也知道的,他之所以能得到荆州、扬州那些蛮子的拥戴,一方面是有他的赫赫战功,另一方面和他借鬼神而御众也分不开。现在战场上受挫,当然更要借鬼神之力来维护人心,免得积累多年,一朝土崩瓦解。”

    李严眼珠转了转,脸色缓和了些。法邈的这个解释应该是比较接近事实的。

    “大将军,你和魏车骑同舟共济,不会不理解他现在的处境。不过,大将军为魏车骑担心的同时,更应该关注一下自己的安危。”

    “我?”李严忍不住笑了起来:“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魏车骑受挫,自顾不暇,此时此刻,大将军不觉得后背有些空落落的,无依无靠吗?”法邈收起了笑容,很严肃的说道:“我听说,骠骑将军最近和成都的书信往来可有些频繁。”

    法邈不说还好,这么一提醒,李严顿时觉得自己后背不仅空落落的,还有些凉嗖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