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41章 光与影

    吴懿是蜀汉朝堂上一个很容易让人忽略的角色。作为太后的兄长,他不仅没能像历史上的那些外戚一样独揽大权,而且被边缘化得让人几乎想不起来。论地位,他这个骠骑将军不仅无法和大将军、丞相相提并论,甚至被车骑将军魏霸压过了风头。谈到朝堂上的几个势力,几乎没有人会想到吴懿这个骠骑将军。

    可是真正想起这个人,你就会发现,他其实不容忽视。

    他是太后的兄长,在必要的时候,太后的懿旨就是天子也不能随便驳回。也就是说,他随时都有可能占据道统上的制高点。

    他是骠骑将军,身在关中,手下近五千多精锐,他的儿子吴敏在汉中,代行汉中督的职权,他和姜维等一帮丞相府的亲信关系亲近。细说起来,他掌握的实力远在李严之上。

    可他就是不声不响,默默的站在不为人注意的角落里。

    如果不是法邈提醒,李严几乎忘了这个人。一想起这个人,却足以让他惊出一身冷汗。

    “魏车骑在东,大将军在西,原本是互为犄角之势,现在魏车骑受挫,丞相一举夺回了东线的兵权,接下来他会怎么做?”法邈的声音如同从草原上吹来的朔风,吹得李严彻骨生寒。“大将军,丁忧三年,魏车骑不会闲着,丞相当然也会知道他不会闲着,丞相自己也不会闲着。三年之后,就是见生死的时候,至于是谁生谁死,现在还不清楚,可是大将军你不觉得,你的危机就在眼前吗?”

    “你别说了。”李严厉声喝住。他不是恼火法邈,而是被法邈的提醒吓住了,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没错,他和魏霸是联盟。正是他们互相合作,才将兵权从诸葛亮手里夺了回来。没想到常胜将军魏霸居然失了手,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魏延阵亡了,这给了诸葛亮一个天赐良机,一举夺了魏霸的兵权。

    现在,诸葛亮既掌握着成都的政权,又掌握了一部分兵权。那他接下来会干什么?

    当然是再夺他李严的兵权。没有魏霸策应,现在是李严最虚弱的时候。关中有吴懿,凉州有姜维,李严腹背受敌,只要一个不小心,他随时都有可能被诸葛亮打落尘埃。

    他败了。诸葛亮将所有的兵权收回去,那魏霸也就没什么反抗余地了。

    这是诸葛亮重掌大权最好的机会,以他的性格,他能放弃这个机会吗?

    李严这时候关心天师道的问题,似乎有些轻重不分。他的后背全是冷汗,额头上也有些湿润。他看看法邈,哑声道:“伯远。丞相会怎么做?”

    “少将军去义阳吊丧的时候,魏车骑曾经提醒过他一句话,不知道大将军还有印象否?”

    李严皱了皱眉,不知道法邈说的是哪一句。

    “大将军,在战场上,是什么事都可能发生的。以魏车骑的谨慎都会遭遇彭城之失,关中的形势更加复杂,谁能预料这其中会发生什么事呢?不发生战事。自然是风平浪静,可是一旦魏军主动攻击关中,或者大将军主动出击并州,那就什么可能都有了。”

    李严不说话。在魏霸缺阵的情况下,他当然不会主动出击并州,可是他不出阵,不代表诸葛亮就能让他在关中呆着。如果天子下令出击。他怎么办?正如魏霸提醒的那样,一旦到了战场上,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比如该掩护他的某个人突然不在他该在的位置了。

    李严立刻想起了最近的谈判。两天前,他刚刚收到孟达的消息。说谈判突然中止了,诸葛恪回到了江陵,然后就不见了。

    谈判谈得好好的,谈判的人会突然不见了?就算诸葛恪有事,那正使费祎还在呢,为什么不接着谈?突然中断,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下令停止谈判。

    李严想到了一系列的可能,每一个可能都让他心惊肉跳。

    “伯远,如何是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法邈笑道:“只要大将军心中有定计,就无惧任何阴谋诡计。”

    李严苦笑一声,心道说来轻巧,做起来却是何其的难。

    ……

    司马懿伏在案上,仔细端详着地图。司马昭坐在轮椅上,托着腮,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出神。

    “子上,你说并州会不会麻烦?”

    司马昭没注意,依然看着外面。司马懿没听到回音,愣了一下,抬头一看,看到司马昭眼中流露出的渴望,不由得心中一软,起身走到司马昭的身边:“想出去走走?”

    司马昭一愣,下意识的“啊”了一声:“父亲说什么?”

    “我说,春光正好,我们出去走走吧,闷了一天,出去透透气。”

    “好啊。”司马昭欣喜不已,随即又意识到他们之前的话题,连忙问道:“父亲不研究形势了?”

    “出去一边走一边谈。”司马懿推着轮椅,出了门。有侍卫上前准备接手,司马懿摇了摇头,自己推着司马昭,慢慢的向前走去。司马昭靠在轮椅背上,闭上了眼睛,张开双臂,似乎要将整个天地都揽入怀中。

    “风吹过手心的感觉,真好。”司马昭有些心醉神迷,脸上露出孩童般的天真。

    他受伤致残以后,不可能再统兵作战,一心钻研权谋,又不怎么出来晒太阳,人越发的阴沉,已经很少能在他脸上看到这么纯真的表情。司马懿看在心里,感慨不已。在这两个最年长的儿子当中,司马师最像他,喜怒不形成色,很少能看到他感情外露,司马昭相对来说没那么深沉,遇事不够稳重,可是现在,他们正好反过来了,司马昭比司马师还要内敛阴沉。

    “喜欢,以后就多出来转转。”司马懿道:“在外面吹吹风,有助于头脑清醒,对养生也有好处。”

    司马昭闻言失声而笑:“父亲身体这么好,也要养生?”

    “一张一弛,文武之道嘛。”司马懿也笑了起来:“活得久一点,总是好事。唉,子上啊,你知道不,魏霸最近就在寻仙问道,不仅把陈郡的那个活神仙请到湘关去了,还派人入海寻找仙山。”

    司马昭轻笑了一声:“把活神仙请到湘关,恐怕还是想借活神仙的名招摇撞骗,蛊惑人心,派人入海,恐怕也不是寻找仙山,而是另有所图。父亲,彭城之战,魏霸损失不小,可是他的水师还是天下之雄。他这么做,怕是想扬长避短,避实击虚吧。”

    司马懿有些后悔,他本来就是想和司马昭出来看看春光,不想整天沉浸在阴谋诡计中,提到活神仙,也是想活跃一下气氛,没想到又扯到这上面去了,难得的轻松心情顿时破坏无遗。

    司马懿沉默着,推着轮椅,慢慢的往前走。

    司马昭感受到了司马懿的沉默,也不说话了,闭着眼睛,仰着头,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司马师快步走了过来,扫了一眼沉默的司马懿和司马昭,立刻收住了脚步,笑道:“你们这么有兴致,居然出来踏青,也不叫我一声。”

    “不叫你,你不是也来了么?”

    “叫我一声,我也好带点酒食出来,父子三人对饮,把酒临风,岂不快哉。”

    “现在去拿也不迟。”司马昭摆摆手:“速去,且莫空言,我已经口生馋涎了。要交州蜜酒。”

    司马师大笑,转身而去。司马懿含笑道:“没想到你天天与魏霸为敌,却喜欢上了交州蜜酒,我还以为你恨屋及乌,讨厌一切与魏霸有关的东西呢。”

    “人是人,酒是酒。”司马昭嘿嘿的笑了起来:“再说了,我也不讨厌魏霸,相反,我倒是觉得有这样一个对手蛮有趣的。只是这话不能对兄长说,他一定不喜欢有魏霸这么一个对手。”

    “你觉得子元怕魏霸?”

    “怕倒是谈不上,反正我知道他不喜欢魏霸这块磨刀石。”司马昭睁开眼睛,想了想,忽然说道:“父亲,东边可能出事了。”

    “东边能出什么事?”

    “不知道。”司马昭眯起了眼睛,脸上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习惯的将手肘支在轮椅扶手上,托着腮。过了片刻,司马师提着酒食从远处走来,司马昭忽然说道:“我知道了,子元刚才的神情不对。”

    司马懿回味了片刻,不禁哑然失笑,却不说破:“那我们都不说,看他能忍到什么时候。”

    司马昭也笑了起来,顽皮的神情又回到了脸上,仿佛回到了幼时和司马师一起捉迷藏的光景。

    司马师快步走了过来,看了一眼司马懿、司马昭的表情,不禁诧异的笑道:“你们在说些什么,这么开心?”

    “没什么,我们在想,你今天怎么自己拿东西,没带侍从来。”

    司马师眨了眨眼睛,脸色一黯:“羊家刚刚送来消息,羊徽瑜、羊祜姊弟到海边游玩时,被海盗劫走了。”

    司马懿一听,脸色顿时一沉,眼中有戾气闪过。

    司马昭也愣了一下,随即淡淡的说道:“羊家连说谎都懒得说得周全,眼中还有我河内司马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